《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3章 签证处的黑妹妹

江之寒现在在美国注册了两家公司,SmartWarehouse和MiDirectImport,基本都还是空壳公司。

在美国注册公司极容易,律师费八百块一交,填几份表格,连人都不需要在场,更不需要什么资格论证,两个星期的功夫就批下来了。

SmartWarehouse现在已经在东海岸租赁了一家仓库,萍乡厂的产品也运了一批过去,同时雇佣的有两个当地人,有些联系的事情却是车文韵在帮忙。研究生毕业以后,车文韵转到了首府华盛顿附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江之寒聘请她兼职帮忙,也是想让她经济上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

上个月的时候,舒兰跑了一趟美国,为在那边准备扩展的业务做早期的准备和评估。投资纳斯达克这一块儿,在哪里运作都是一样的,倒不需要去美国实地考察。但结束三新操盘以后,江之寒把资金转入C﹠J投资公司,开始运作纳斯达克投资,也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去美国看一看。

在心底深处,他其实是有几分好奇。也许,他更想看的,是车老师和倪裳现在生活学习的地方——帝国主义头号敌人的心脏,到底是如何一个模样呢?

※※※

护照很快就办下来,接下来是要去美领馆领取签证。车文韵从美国发过来邀请函,邀请江之寒去讨论合作事宜,要签的当然是商务签证。

离青州最近的美领馆在沪宁,江之寒计划好了头天晚上到达,约的是第二天早上的面谈。

江之寒这个土包子,出发前打电话给车文韵,傻傻的问,去面谈需要穿西装打领带吗?电话那头,车文韵咯咯笑着,声音清脆如同少女,她说当然不要,别穿拖鞋光着膀子就好。

五号下午,江之寒坐公司的车去沪宁,傍晚时分到达,给他接风的当然是身为地主的温凝萃。

从大二寒假开始,温凝萃就开始在汉港实习,她现在是汉港沪宁分公司的重要角色之一,这个妮子对房地产好像有特别的有兴趣。

小车直达温凝萃大学附近约好吃饭的愚人饭庄,江之寒报了温凝萃的名字,走进包厢,她已经坐在那里了。

江之寒微笑,“好久不见,温大小姐。”

温凝萃撅撅嘴,“不是美帝国主义帮忙,你也没空接见我吧,江总!”

江之寒赔笑说:“这是哪里的话?”

温凝萃说:“我听说你最近都忙到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地步,就算是总理都远远不如啊……”话里似乎带些刺。

江之寒周围的女生,不仅个个聪明,口才了得,还有精诚团结的倾向,剩下一个孤零零的被压迫的,多半都是他自己。

江之寒赔笑说:“最近可好?有没有吊到帅哥?”

温凝萃轻轻哼了一声,“我就这么急着钓帅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江之寒被她逗得笑了起来,“你的匈奴是沙西?”

温凝萃狠狠的说:“赚钱!”过了片刻,她补充说:“赚比你更多的钱!”

江之寒一挑大拇指,“有志气!我支持你。”

温凝萃说:“是啊,你支持我做一辈子老姑子……”

江之寒说:“你太小看自己了!我看好你在四十岁前一定能超过我!”被温凝萃狠狠的瞪了一眼。

温凝萃说:“说正经的,听说你最近帮人做庄,赚了大钱!”

江之寒一笑,“你的消息总是那么灵通,连我的商业秘密都知道……”

温凝萃嗔道:“你这家伙,把老百姓的血汗钱都赚到手,没有愧疚过啊?”

江之寒不屑道:“这是什么话?投资股市,风险自负——写的清清楚楚呢!再说了,钱被我赚了去除暴安良,劫富济贫,不比被其他混蛋赚去有意义多了?”

温凝萃暗中观察江之寒,男子的情绪看起来还不错,好像没有她想像的那么萧索。她展颜一笑,“脸皮越来越厚,难怪生意越做越大!”

江之寒说:“有点逻辑好不好,那个脸皮厚既不是必要条件,也不是充分条件。成功主要源于我眼光好,战略决策正确,识人用人到位。当然,也要感谢国家感谢党给我们如此好的发展环境,感谢父母把我培养长大。”

温凝萃笑颜如花,江之寒还能讲些无聊的调皮话,无端的让她感到有些亲切。她不想看到他转变的太快,变作一个成天板着脸的虚伪资本家。

江之寒说:“说正经的,听说你最近工作很努力,组织上对于你的前途很是看好!”

温凝萃横他一眼,“少在我面前充领导啊!我打工也是替我妈打工!”这话说的在理,黄阿姨好歹也是也董事。

江之寒恼道:“这话说的!好像我常在你面前摆谱似的……说实在话,除了小顾,谁在你面前摆过谱?”

温凝萃怒道:“不准提他!再提和你翻脸……”

江之寒一愣,“啊?!……你们这是……”

温凝萃打断他,“我是认真的哦。”

江之寒咕哝道:“床头打架床尾和……”声音很小,还是被温凝萃猜到了两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江之寒颓然道:“不准谈工作,说我摆谱;不准谈你们家小顾,这是我们最常见的话题;你要我说什么呀?”

温凝萃看他一眼,“要不讲讲你最近的心路历程?”

江之寒耸肩道:“凝萃,你不会经常收听我们青州的明珠台吧?那里面有个主持人,最喜欢说,今天让我们的嘉宾来说说他的心路历程……寒死我了……”

温凝萃笑笑,“是吗?”

江之寒说:“里面还有个女生,声音还挺好听的。不过她特喜欢说邂逅,而且总念成XieGou。有一天,我听她讲心情故事,一股脑连说了三五十个XieGou,怎么听怎么别扭,差点儿连中午的饭都吐出来!”

温凝萃努努嘴,“你还挺闲的么……”

江之寒笑,“偶尔听听,运气不好……”

谈笑间,温凝萃叫来一瓶五粮液,江之寒大惊,喝白的?

他开口说:“你可不能喝醉了。现在你越长越漂亮,不像高一那时还是个黄毛丫头,我一定把持不住的!”

温凝萃似笑非笑的,“排挤我高一时长的丑?”女孩儿现在一米七五的身高,修长的大腿,打扮的迷人又有风情,不去当模特儿真是浪费了人才。

她毫不示弱的回应说:“你把持不住就最好了!我录个音录个像什么的,吴茵历阿姨一个发一份,嗯,倪裳林墨伍思宜她们也可以转发一份,我妈也发一份。你看可好?”

江之寒瞠目结舌,“你妈也寄一份,你确定?”

温凝萃温柔的笑,“让她看看你的真面目啊……我妈可一向喜欢你的紧。”

面对彪悍的温凝萃,江之寒只有举手投降,“我是怕你心情不好,说点笑话替你解闷。说的不好,别生气别生气,呵呵。”笑的很谄媚。

收起笑容,江之寒说:“说正经的,我明天还要面谈呢,可不能喝多了误事。”

温凝萃斜了他一眼,“面谈?!有什么好谈的。美国入境不就是怕移民倾向么?你告诉他,美国总统一年挣多少钱,二十万美金,撑死不到两百万人民币。我一年挣多少钱?移民美国,你们请我我还不去呢!”

江之寒一拍桌子,“说得好,有气魄!……来,凝萃,当浮一大白。”

两人满满的喝了一盅。

夜色暗下去,酒杯满了又空。

就像那年在四合院一样,温凝萃和江之寒相对而饮,不醉不休。

※※※

江之寒酒精战场的考验,保证了他不仅昨晚把半醉的温凝萃送回了寝室,今天还一点都不头痛的准时出现在签证面谈处。

但很快他就头痛了。

签证处等候的人,一直排到门口,一字长蛇般的延伸了好几十米,还好久都不动一下。

终于,江之寒熬过了等待,走过年轻的武警小伙子身边,进了屋,领了号。天呀!里面还有整整一屋子的人……

有这么多人去美国?江之寒使劲挠挠头,有些不理解。他坐在椅子上,开始反向思考——美国难道也有那么多人到我们这里来?也要坐在一间屋子里等上那么久?江之寒不知道的是,反过来通常是没有面谈这件事情发生的,要发生也是抽查。

一个不大的屋子里坐着两三百号人。一抬头,能看见一个钟,有气无力的,极慢极慢的往前移动,江之寒过了好久去看,才移了一分钟,让他怀疑是不是忘了加油,这秒针走的太慢。

江之寒不是一个没耐心的人,打坐两个小时也是家常便饭。但约见谁等这么久,他这些年还从没有遇到过,连学校领导市领导召见他,也没让他等过二十分钟以上呢。

好歹我们江同学现在是个成熟的人,知道从无聊中找到生活的乐趣。很快的,他总算找到了——观察屋子里的众生百像。

他一个个观察过去,年轻的学生模样的人,九成是签留学的;年老的颤颤巍巍坐在一起的老夫妇,这是探亲的;那个穿着西装像乡镇企业家的,还有那个一身短裙【再短签证官隔着窗口也看不见呀,啧啧,真是可惜了……】的,多半和自己一样是签商务的……

江之寒继续挖掘细节:那个闭着眼在念念有词的,一看就很紧张,在准备英文答案么?那个坐在椅子上东张西望的,嗯,和自己一样,对等待很不服气;还有那位,不停的在胸口画着十字架,OMG,OMG,啧啧,这个一定能过,据说老美最喜欢OMG的人了……

一个小时后,江之寒连观察生活都厌倦了。他痛恨自己低估了对敌斗争的困难,没有带本小说来解闷。这时候旁边座位换了一对老夫妻,江之寒总算找到事情做,很热情的帮助两位填表格,顺便聊起他们的女儿,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唉,虽然有代沟,虽然老头老太很祥林嫂,总比枯坐着傻等要好上不少……

239,239号!

连叫了三次,江之寒才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的号,是自己!

他蹦起来,几步就冲到B窗前,一个黑妹妹站在后面。嗯,身材很不错,长的……够黑!

黑妹妹面无表情的说:“早上好!”居然说的是中文。她眼睛看着文件,没有抬头。

江之寒大概昨夜是喝的不少,又没有研究过程序,冲口而出,“都中午了……”

黑妹妹诧异的抬头看他……

江之寒心想,我这不是抬杠吗?陪个笑脸,“你中文说的不错。”他很慷慨的表扬道。

黑妹妹歪了歪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是说中文还是英文?”语调有些怪,发音还算Ok。

江之寒愣了愣,“可以选啊?……这个,我的英文,可能还不如你的中文呢!”他很谦虚的说。

黑妹妹又抬了抬头,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秒。

过了一阵,她开始发问:“SmartWarehouse公司邀请你去谈什么?”

江之寒说:“谈合作啊。”

黑妹妹,“具体点。”

江之寒说:“我们有两个加工厂,做电子和机械原件的,以后准备和SmartWarehouse合作,在他们那里建立库存,这样供货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

黑妹妹打断他的长篇大论,“你在这两个公司,是什么身份?”

江之寒说:“我是股东……嗯,同时还兼任高级顾问。”

黑妹妹抬头看他一眼,又飞快的翻手上江之寒递交的文件,“你的材料显示,你还是大学学生?”

江之寒说:“是的,今年大四。”

黑妹妹说:“还没有毕业?”

江之寒说:“就要毕业了。”

黑妹妹说:“就是还没有。”

江之寒心里Kao了一声,这不是抬杠吗?他悻悻的说:“是,还没有。”

黑妹妹问:“大学还没有毕业,你怎么成为公司的股东?”

江之寒说:“我投资的,所以我是股东啊!”

黑妹妹面无表情的,“你的收入来源?”

江之寒很骄傲的说:“高二开始创业,就是自己做生意。”

黑妹妹这次终于抬头多看了他两眼。

江之寒以为已经震慑住她,没想到她一句话不说,又低下头,唰唰唰在文件上写起来。

江之寒心想,接下来就是啪啪啪盖章通过了吧?

啪啪啪,一阵盖章的声音……

黑妹妹抬起头,“你的申请需要审核……”

江之寒瞪大了眼,“什么意思?”

黑妹妹说:“你的申请材料上的陈述,我们需要调查是否属实?”

江之寒皱眉,“现在就可以调查,打电话就能问到啊,那个,银行证明也可以开给你!”

黑妹妹还是那副表情,“那不是我的职责,我们有专门的人负责调查。”

江之寒问:“那……需要多久啊?”

黑妹妹说:“通常需要两周到一个月,也可能更长,我们不保证时间……”

江之寒瞠目结舌,美帝国主义的官僚主义很猖狂啊……

他问:“那……”

黑妹妹说:“你可以走了,等待我们的电话通知。可能需要再一次面试,也可能直接给你批复。”

江之寒眨眨眼,“就完了?”

黑妹妹把他的文件放到一边,在里面按了下一个数字,299……

江之寒不知道怎么就想到温凝萃的话,他脱口而出,“喂,我可不想移民美国啊……我比你们总统挣的还多!”

下一刻,他被一个中方的老头工作人员赶了开去。

走出签证处,江之寒恨恨的想,该死的美国佬,刁难我,让我等了三个多小时还搞官僚主义,我一定要到你们那里去,把你们的钱统统都赚回来!

回头看了看那不起眼的建筑,江之寒还是很恼火,阿Q式的安慰不能宽慰他受伤的心。想起黑妹妹古怪的神情,他心里说,我有没有撒谎,至少工资册上我比你们总统是挣得多嘛……他有没有灰色收入,我可就不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