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5章 坐庄【2】

一周以后,三新发布新闻通稿,和GE的谈判进入最后的阶段,有望获得一个大的订单。股价开始稳步上扬,但幅度和量都在控制之中,江之寒这一方之外的热钱还没有加入这款游戏。

又过了一周,沪宁和京城两个著名股评人,和三家金融机构不约而同的向客户,读者,和股民隆重推荐三新,其理由和牛大神讲述的大同小异,只是切入点略有些差异。为了从不同的侧面来强调公司的光明前途,江之寒还是费了不少心思来写这些文稿的。

又过了半个月,三新发布了公司历史上首个季度财报【以前发布的是半年财务通稿】。根据这份财报,和GE的合同已经达成,收入会计入下一个季度的财报。得到这个消息以后,公司股票终于迎来了第一波放量的大涨,连着收了四个涨停板。

股票大涨以后,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专家开始推荐三新,在每月涨幅和季度涨幅的名单里公司都名列前茅。

五月份的季报是第一个巨大的考验,因为投资者和投机者的期望值已经被推到了高峰。

五月三号,劳动节后第一个周一,三新正式发布上季度财报:和GE签订两年的供货合同,营收比去年同期增长百分之四百七十七,超过了专家们的预期。比这更好的消息是,三新宣布说,和CERT的谈判前景光明,合同金额可能超过和GE的合同。同时,和欧洲巨头TNT,以及日本头号医疗设备商YUR的谈判也正式开始,在这个产品领域,三新有信心横扫世界市场。三新同时宣布,公司用于精密生产线的一套新产品已经进入研发的最后测试阶段,美国化工和精密制造的两家巨头对这个产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有意愿订购样品进行测试。

天地良心,这些消息都是真的!

六月份,从去年十二月底的低谷,三新的股价已经上涨了百分之三百八十八。

六月的第一周,价格回调终于来到。

在接近股价历史新高的阻力线,江之寒运用手上的资金,开始打压股价。两周的功夫,股价在最低处回调了超过百分之二十三。三新股票开始进入价格盘整期。

盘整期持续了仅仅五周,七月中旬的时候,强大的买单开始进入市场。江之寒手下的资金在阻击了几次未果以后,果断的退出市场,转而进入买方。

七月二十号,三新的股价比两年多前的历史最高价格已经超出了百分之十五。江之寒手里所有的资金已经投入市场。

八月七号,新季度财报前的最后一天,三新以涨停做收。股票的疯狂上涨,已经超越了江之寒的预期,也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现在支撑股价的,已经不是他们,而是千千万万迟了一步发现这块闪亮金子的人们。他们急切的想要拿到一张车票,挤上这趟抢钱的快车。

八月八号,公司新季度财报出炉。

三新和CERT正式达成协议,合同金额是和GE合同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和上一季度相比,公司营收上涨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和去年同期相比,数字则达到了骇人的百分之六百八十五。三新和TNT以及YUR的谈判进度喜人。同时,GE和CERT都表达了入股三新的强烈意愿。

请注意,意愿是这里的关键词。

江之寒选择对三新的炒作,并没有使用欺骗的手段。他把重点放在如何配合新的大合同,季报,股评推荐,和新闻稿出炉上面。这里面的时间点,一个一个掐的要很准,才能有先抑后扬,持续加温的作用。

拿到一个合同,销售收入算在哪一个时间段,是全球所有上市公司都会耍的把戏。通过调配合同金额在不同财政季度甚至年度的分配,上市公司才能给出更符合市场预期的结果,这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花招,或者说伎俩。

江之寒在年初的时候,就提出不要急于谈成和GE,还有CERT的合同,而是配合财报的时间点来达到更好的效果。不得不说,这是他天才光芒的闪现。

但五月份以后,江之寒和主要的持股方开始有了分歧。王家为首的资方,为了最大化和CERT合同的金额,在谈判中擅自调低了价格,严重影响了下一个财政年度的利润,以及公司的中长期发展前景。江之寒原先对三新的中期发展还是有一定现实期望的。虽然他只是一个打工的,他还是提出几点建议,包括把投资收益回投一部分到研发中,包括在和CERT的谈判中坚持某些底线。但他这个作为,被王中裳认为是超越了他的本份,根本就不予理睬。

在江之寒看来,三新本来是有相当的发展前途。如果相关人等能够耐下心来,进行一定的再投入循环,三到五年内的收益绝会对比这一年百分之几百的暴利来的还高。但很显然的,资方的主力并没有这样的远景,捞到钱就跑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八月二十一号,王中慧到了青州,在清风阁的小包厢和江之寒吃饭。江之寒很坦诚的和她交换了自己的看法,以及和王中裳的分歧所在。他提出来,做庄到目前为止可算是功德圆满,自己也到了可以卸任的时候。

王中慧告诉江之寒,她是力主至少做庄三新三到五年,扎扎实实的进行一个中长期投资的,但她的声音占不了多数,因此这件事情只能到此为止。而且,她暗示江之寒,其他几个参与者一大部分做庄的资金是私底下挪用的,所以在很短的期限内有回炉的压力。

八月二十八号,江之寒正式退出三新的项目。

作为曾经的主持者,他心里很清楚,疯狂的股价会在下一个季报到来之前可能会达到顶峰。股价涨的太快,现在来讨论三新公司的价值已经毫无意义,每个人谈的要么是成长的潜力,要么是技术图形。这大半年来,除了江之寒主持的六月初的盘整,三新的上涨可谓雷霆万钧,所有卖方的阻力都被一口吃了,骨头都不剩一根。

但作为局内人,江之寒知道,和TNT以及YUR的谈判,最终成交的单子远比预想的小。吃准了三新急于成交的态度,日本人和德国人开始胡乱压价,而公司负责谈判的人为了近期的业绩可能会屈辱的同意。这个先例一开,美国人在两年合同到期以后,必定会狠狠的压价讨回公道。还没等竞争者出现,三新居然自己斗垮了自己!

江之寒坐在他青州的办公室里感慨,缺乏远见,急功好利才是这些公司无法持续性成长的第一祸害!

十月二十六号是今年最后一次财报的日子,在那之前也许还有一波疯狂吧,至少现在主持坐庄的人已经等不及了。九月份刚过,三新以每周一次的新闻稿,连续刊发振奋人心的“大牛”消息:

和TNT谈判进入最后的技术阶段

和YUR谈判进展顺利

公司接待GE亚洲高层,洽谈可能的合作事宜

工业巨头HON高层访问公司,对三新的新开发产品非常感兴趣

和TNT谈判已经完成

和YUR顺利达成协议

美国著名共同基金经理罗伯特先生准备入股三新

和这些新闻稿相配合的,是三新在所有证券相关报纸版面上受到的追捧。在年度最佳投资,年度最佳推荐,年度最佳中小公司,最有潜力公司等等各种评比和榜单上,三新都是名列前茅的,声名赫赫的那一个。

作为附加效应,牛X从预测熊市的天才,转变成选择牛股的达人。支持们这样唱:

信牛X

得牛股

九月中旬的时候,江之寒意外的听林墨说起,她妈听说一家叫三新的医疗机械公司前途无量,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购买它的股票。江之寒当时苦笑了一声,说马上打电话回家,千万不要买,切记切记!

基于前两个季报的爆炸性好消息,和公司不断释放的利多,配合着专家们和金融机构的力捧,三新在九十月份迎来了又一个疯狂上涨的阶段。

十月三号,江之寒发信息给明矾,让他把自己这边私底下持有的三新三天内全部抛光。

也许价格还能再往上蹦一蹦,但江之寒深知,炒作的那帮家伙如此疯狂的在季报前挥霍利多消息,说明十月二十六号可能就是他们总撤退结束的时间点。而大量资金的撤出,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为了安全起见,江之寒决定先走一步。

疯狂还在继续,但丧钟已悄然敲响!

十月六号,明矾发来简短的两个字Email,完毕!

十月十六号,在江之寒授意下,三新炒作的所有收入中的百分之九十,转入C﹠J投资公司账号,他的NASDAQ投资正式拉开大幕。

十月二十号,王中慧发来一封信,上面写着他这次的报酬。江之寒看了一眼,把它随意塞进抽屉里。

十月二十一号,江之寒致电王中慧,婉拒了她许诺的报酬。江之寒说,这是他对她在宁州和江南省几个项目施以援手的回报,以及在小翠湖事件中帮助的感谢。王中慧礼貌但坚决了回绝了他的要求。最后她说,不拿钱是不合行规的,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你拿一半,剩下一半我就收了当私房钱。

江之寒放下电话,扁了扁嘴,如果早知道是拿一半的话,老子还不如拿个全份。妈的!……

※※※

十月二十六号市场关闭后十分钟,三新发布了最新一个季度的财报。

江之寒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手里拿着新闻稿,微微的摇头。

财报的数据仍然很好看,拼死拿下来的两个新合同让公司的营收增长率又创新高。主持炒作的人,已经违背了江之寒的初衷,财报里面有好几个陈述很明显是编造出来的,当然只有江之寒这样曾经身在局里的人才能看个分明。

股价上,三新也许还能苟延残喘一番,甚至借着东风往上再窜一窜。但江之寒心里知道,这个公司在王家的主持下已经死了,它失去了技术带给它的活力,别说长期,中期来看,已经无法承载股市赋予它的非理性的预期,股价的暴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而股价下跌的时候,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哭爹喊娘……

江之寒坐在书房里,思绪却飘散开去。

第一次做庄,第一次操纵大量财经资源,甚至操作舆论,他得到的远比转入C﹠J的那两千万美金为多。散户在股市里不是不可能赚钱,但你必须看清方向,坐在资金大鳄的那一边。如果你不小心被浪头卷到了对面,你面对的对手不见得比你聪明,但就像两个人对赌,他作弊看到你所有的底牌,而你对他的只能是猜测,这局牌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

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股市,机构资金的管理者,规章制定者,和大银行大财阀都在零散投资者面前占据着信息不对等的优势,但这之间也有度的差别。以纳斯达克或者道琼斯为例,上市公司Director以上级别的高管买卖自己公司的股票,都要公布记录。这些人的配偶登记交易账户的时候,都必须注明自己的身份。任何有内部交易嫌疑的单子,都可能受到证监会的追踪和调查。所有这些举措,虽然不能根本上的消除自己炒自己获利的事情发生,但至少增高了你那么做的风险,威慑了一批人,从制度上起到了一定的制衡作用。

但才开始萌芽的国内股市,所有这些机制都还不存在,或者说存在着仍然是一纸空文。所以,这中间的乱象和违规,只有亲自站在这一边实践过才能真正体会。

江之寒认识王家姐弟,最初是因为倪裳在宁州的事情。但那以后,公司上的事务和王中慧有很多交集。江之寒本身是一个生性比较谨慎的人,在公司快速扩张的过程中,他不愿意过快的扩招人员,过度膨胀公司的规模,所以很多业务是外包出去的。汉港开发和外贸公司这两年在江南省和宁州市至少有四个重要的投资项目,由于进入太快,扩张太快,没有在当地慢慢的发展人脉配合,运作中也或多或少的遇到了一些和地方行政机关的摩擦和刁难。江之寒拜王中慧的帮忙,很快的摆平了所有的事情,但也欠下不少人情。虽然已经给予了经济上的报答,人家开口要求帮忙【甚至算不上帮忙,而是看重】的时候,就没有太多的理由推拒。

说到底,随着公司的几乎非理性的膨胀和扩张,江之寒自己也被绑在了庞大的战舰上,有点被绑架的味道。欠下人情,就要偿还;建立关系,就需要发展。

有些路,一旦走出第一步,就没有太多回头的选择……

江之寒站在书房的窗前,忽然想起林墨的母亲古老师,如果她听信别人的话买了三新的股票,明天,或者是下个月,下一年的开始,她就是痛惜自己辛辛苦苦挣来财富灰飞烟灭中的一个吧!

那样的人会有千千万万,而多半都是所谓的弱势群体。

而获利的呢,这间房里就站着一位,把财富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

江之寒笑了笑,心里说,反正都要给人赚去,在我手里比在那些混蛋手里,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呢!

这是他的自我安慰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