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503章 公事与私事

这家代工厂最近遇到了大麻烦。他们替美国那家大公司生产的衣服,被鉴定含某种对儿童,尤其是五岁以下儿童有害元素超标百分之三百七十五,被美国政府相关部门要求召回全部产品,洋娃娃销售公司还面临可能的消费者法律诉讼,因为有三个儿童出现严重的身体不适症状。

事发的时候,恰巧工厂最新的一批货到港。美国公司扣下了所有的货,不仅没有付款,还扬言要状告加工厂,负担部分召回和法律诉讼的经济损失。

这件事情当中,制衣代工厂其实是很冤枉的一方。他们通过香港一家很大的贸易公司承接的美国玩具公司的代加工合同,而香港公司在转发美方产品要求的中文版本时,并没有在衣服材料的相关标准上给出任何要求。所以说,代工厂是严格按照合同交付产品,责任并不在它们那一方。

但现实社会中,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代工厂现在面临严峻的挑战:美国公司拒付货款,导致他们的现金流动遭遇到很大的困难。现在有消息传出来说,因为这个纰漏日本公司也在考虑是否使用继续他们的产品。

虽然他们并不是真正的责任方,但一向通过外贸公司和美日公司打交道,工厂内部缺乏对外沟通的渠道,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生产上面。代工厂是竹山一对夫妻白手起家一手建立起来的,他们胆识眼光努力都无可挑剔,但在应付这件事上却显出眼界的不足,有些不知所措。工厂规模虽大,百分之九十六的生意却都压在这两家大公司上,承担的风险也很大。失去一个客户,就倒掉了半壁江山;失去第二个,就意味着彻底完蛋。

因为这个缘故,两夫妻有把公司卖掉套现,再重起炉灶的想法,而伍思宜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买低的时机。

在伍思宜的初步计划中,她准备接手公司,手里就有了全套的设备,工人,和十年积累下来的在业界的名声和经验。由于姑姑的缘故,伍思宜在香港很有些来往。她计划着在香港走法律途径,起诉那家外贸公司,让它们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同时派人直接去美国和日本同玩具公司谈判,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她相信这两个公司的生意是可以挽回的。

从更长远的角度考虑,伍思宜受江之寒的影响,认为代加工会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回报率比较高的投入,而她姑姑在香港的朋友恰好有做服装设计的。伍思宜在计划书里写道,玩具娃娃销售到世界不同地区的产品,通常在服饰上会有一些差别,来迎合当地的审美观。她认为这是一个增加产品附加值的极好途径,如果能够把在香港的服装设计室资源和代工厂的资源想办法结合起来,不仅帮忙加工,也承接一部分设计工作,前景应该会更加光明,利润率也能够显著提高。

伍思宜的这个收购建议,很合江之寒的胃口。买低是他最中意的一个策略。当某些公司有暂时性的困难,但长远来说仍然具备独特的资源或者是竞争优势的时候,恰好是进入的最好时机。而制衣代工厂所处的行业,正是江之寒规划中重点投资的几个产业之一。初看起来,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契机。

江之寒看着女孩儿,心里难免有不少感慨。伍思宜以前喜欢说自己是个胸无大志,好逸恶劳的人,不想成天忙碌着,只要能享受生活就好。但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她努力的学习吸收股票投资方面的知识,为了能在事业上对自己有所帮助。后来母亲的生意出了问题,她又毅然辞去优渥而相对轻松的银行工作,南下羊城,担起经营的重担。

终于有这么一天,伍思宜在经商的路上更加主动积极,找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也开始闪现她的天赋,江之寒又怎能不为她感到高兴呢?

看着伍思宜,江之寒赞道:“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

伍思宜嫣然一笑,“这是我的优点哦,朋友交的比较多,提供消息的渠道还蛮畅通!”

江之寒说:“好吧,他们给你提供消息,我给你提供资金,希望你,思宜,能够成功!”

※※※

谈完了私事,就轮到公事了。对这一部分,江之寒更忐忑不安一些。思宜主动的郑重其事的找自己谈私事,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自从分手以后,两人的关系中断了好一段时间,天南地北连电话也没有一个。上天保佑,伍思宜终于肯回到生活里,重做那个红颜知己的角色。自那以后,伍思宜在江之寒面前就少了些以前的温柔迎合,更多的是嬉笑讽刺,好像真的不把他当作外人,有时候也让江之寒很是头痛。

伍思宜开口说:“倪裳出国了……”

江之寒看着她,静静等待下文。

伍思宜说:“她出国之前,我们曾经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电话,大概有三个小时吧……”看着江之寒,“有些话,我本来是想和你讲讲的,但想着也许会违了她的意愿,也就算了。”

喝了口水,伍思宜似乎漫不经心的说:“我最近和茵姐联系挺多的。汽车销售那边的事儿,她很重视,现在亲自在抓。升任常务副总以后,我看她魄力更足了。”

江之寒点头。

伍思宜说:“前不久香港秋冬季时装展览,我去看了几场,还帮她挑了几件衣服,所以私事上也常和她打电话。”

深深看了眼江之寒,她说:“我这一两个月大概和她通过八九次电话吧……每次问起你,你都不在身边,很多时候是吃饭的时候……”

江之寒皱眉说:“我工作也很忙……”

伍思宜说:“小墨这丫头和我也常打电话。我问起来,听说几个星期都见不到你,小丫头虽然没明说,也很有些不开心呢……”

江之寒垂下眼睑,沉默。

伍思宜叹了口气,“之寒,有些事情,按理是你的私事,怎么都轮不到我来管。但我的脾气你是知道一二的,狗咬耗子的事,做的不是一回两回了。她们也许有些顾虑,害怕你不高兴,有些话想说却不敢说,我可没那么多顾虑!”

江之寒抬起头来,看着女孩儿。

伍思宜说:“倪裳妈妈去世了,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们都一样。也许……你感受更深一些。倪裳出国了,我想……我们都有些失落。但是,之寒,身边的人,总要照顾吧?”

江之寒冷然道:“我没有吗?”

伍思宜毫不退让的迎着他的眼光,“茵姐刚刚毕业,就担起常务副总的担子,工作更忙,责任更大,正是需要关心支持的时候。就算林墨,是你妹妹吧,第一次离开家门到外地读书,父母不在身边,也是需要关心照顾的时候。你敢说,这些日子你对她们关心照顾不比以前少?”

江之寒张了张嘴,却没有分辨。

伍思宜带着几分冷然,“俗话说,疏不间亲。要论关系,吴茵和林墨,现在和你都比我要亲,原来是轮不到我来议论你该怎么和她们相处的……”

江之寒说:“思宜,你怎么这么说?”

伍思宜严肃的说:“我说的不对么?……不过我有过惨痛的教训,我想多多少少也是你的教训吧!之寒,珍惜眼前人。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两次踏进同一个陷阱里面……”

江之寒挺了挺腰杆,难掩的有几分动容,“思宜,……我承认白阿姨的去世,对我影响很大,倪裳出国也影响了我的情绪……但,也许和你想象的有偏差。这中间有些事情,即使是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讲。总之……”

伍思宜说:“谁没有情绪高低的时候,在工作中生意上,你不是从来都很注意不要感情用事吗?”

江之寒叹口气,“工作和生活,终究是不一样的。思宜,你在生活里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吗?”

伍思宜说:“你说的没错,工作和生活不一样。生活可能更难一些。你说的也没错,我很多时候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江之寒,你要知道,伍思宜控制不好她的情绪,大多数时候影响的不过是她自己,不过是少吃一顿饭,或者多哭几声的区别。你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有时候会让别人吃不下饭,流的是泪。有不少你身边的人观察着你的脸色,以你的喜忧为自己的喜忧吧……”

盯着江之寒,伍思宜认真而郑重的说:“之寒,你不是说过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光是在事业上是这样,在生活里……同样如此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