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9章 林墨的小心思

上上周去宁州送倪裳赴美回来,林墨心里一直有些郁郁的。周一到周二,她都有些提不起精神,上午的时候独自骑着自行车,翘了课,去翠湖边读她的闲书。

逃课的林墨,让她在同学们的眼中,尤其是男生们的眼中,多了几分亲近。要知道,大学里逃课的人很多,但大一就敢翘课的,却是寥寥可数。

迎新晚会上,林墨长裙飘飘,一曲梁祝,娓娓拉来,技惊四座。对外行来说,更有震撼力的当然是技艺之外的容貌和气质。她站在那里,温婉雅静,在喧嚣的场子里也洒脱自然,仿佛自己站在花香流水的森林,说不出的一股脱尘的味道。但当她展颜一笑,青春的活力顿时奔涌而出,又让人感不到任何高高在上,甚至感不到距离,仿佛她就是邻家的小妹,可亲可近。

在青大,漂亮的女孩儿可是珍稀动物,更不用说有才艺的漂亮女孩儿。当班上和系里的同学,尤其是男同学,都期待着一位矜持难以接近的美女出现的时候,课堂上的林墨和生活里的林墨让他们小小的吃了一惊。

林墨几乎是班里唯一一个会在课堂上举手提问的女生,虽然她来的通常是最晚的,对不喜欢的课偶尔会逃掉。林墨一定是班上唯一一个和男生在课间大谈足球和军事的女生,在众多巴西,阿根廷,和意大利球迷之中,她骄傲的宣布自己是德国队的坚定拥护者。她很有兴致的听喜欢显摆的男生分析苏27对抗F16会是什么结果,时不时蹦出来几句很有“深度”的分析。如果说到金庸古龙,男生很快都发现她的知识要渊博很多。林墨的记忆力极好,所以看过的书中的细节常常信手拈来,很能震慑住大家。

林墨和宿舍班里的女生处的也不错,这要归功于她性格中的几个特质:随和,大方,还有神经略微有些大条。大家很快都知道林墨家里是比较优渥的,还有一个有钱的哥哥,她房间里常有零食和大家分享,书柜上很多最新买来的女生喜欢的杂志书籍,和她打声招呼,她从不吝于出借。江之寒以前总结的经验,拳头和金钱通常是交友的两大必杀技,林墨倒是继承了一样。女孩子之间,难免有些议论是非,蜚短流长,但林墨天生不喜欢参与这些。对其他人议论她,她通常也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久而久之,倒是给人留下了些“傻姑娘”的印象。

开学第一个月,林墨和班里系里的男生在教室里嘻嘻哈哈聊天的时候,还有很多女生背后说她会吸引男生【其实心里想的是“勾引”】,但后来见她和谁都那样,也没见和哪个优秀的男生特别亲近,这种议论倒是少了许多。

关于所有的这些议论,林墨知道一些,但从不想去了解太多。就像她曾经告诉江之寒的一样,在他身边,她似乎被一种奇异的磁场所改变,快快的长大了。这三年多来,她在父亲的小店辛苦实习过,她跟着姐姐和小薇姐卓雪姐在最贫困的村落帮助过那些最可爱的孩子,她经历过生死关头,她看过生离死别,她体会过淡淡的相思,浓浓的依恋,还有所有的那些微妙的复杂的情感。和三年前在那条小路上和江之寒交谈时的林墨相比,她已经长大了太多,远不止三岁。在她眼里,同龄人的某些言语行为有些扮家家一样的稚气。

※※※

成熟的林墨,当然也有她的烦恼。

送倪裳姐姐的时候,江之寒没有去。但她能感受到,倪裳姐姐远去美国,似乎也带走了些什么,好像顺带的把哥的一部分也带的远离了。暑假陪着倪裳走过那一段日子,林墨心里本来就有些忧郁,还好她是天性开朗的姑娘,大学翻开的新一页多少分散了她的心思,让她在兴奋好奇中有那么多的期待。

青大很好,翠湖很好,同学们很好,逃课去读闲书也很好,但似乎……还缺少了点儿什么?是呀,曾经和青州远隔千里,高三的时候,江之寒还履行他的承诺,大约每一个月左右就飞一次中州【虽然部分也是工作的需要】,和她聊天,给她建议,替她减压,给她讲笑话,带她去吃小吃,和她一起展望大学的新篇章。终于,有朝一日她考进同一个大学,同处在同一个校园里,但倪裳姐姐离开这前后快一个月的时间,居然和他一次面也没见过。这其间,就算是吴茵姐,也和她一起吃过两次饭呢。

终究,我不过是他心目中的一个小妹妹,是排在那么后那么后的一个人,林墨对自己说。聪慧如她,大概体会到些什么,也许是连倪裳自己也没有发觉到的。倪裳母亲的去世,对江之寒的波及不仅是一个昔日爱人今天挚友的母亲去世那么简单,里面似乎有更多的故事。但江之寒不说,林墨自然不会问起。

倪裳的出国,掀起了往事上蒙着的桌布,让江之寒心里有了些涟漪。所以,他连来关心一下我的心情也没有了吧,林墨这样想。

在心里,她难得的哀叹了一回,也感伤了好久。她早就告诉自己,要摆正位置,妹妹当然是排在父母和女友之后的。好吧,也在前任女友之后。但是,她忽然觉得,那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些,仿佛教室里第一排和最后一排的距离。

不得不说,林墨心里偶尔会掠过一丝委屈,为自己感到好多的不公平。对于他,我不过是闲暇时可以宠溺的妹妹,或者烦心时可以无拘无束交谈的对象吧。而对于我呢,他是和父母一样重的存在,他是可以用生命来交换的那个人。

这公平吗?林墨躺在上床,看着天花板,和墙上挂着的红色小提琴,问自己。她轻笑了一声,即使不公平,那也是我自找的,可不是他强迫的,不是吗?

红十月的青大文艺节,林墨被学院推选去演奏小提琴。和迎新晚会不一样,这个舞台要大很多,规格也要高不少。学了几年的琴,虽然没想过走职业的路子,林墨对自己的天赋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像所有学琴的人一样,她想拥有一个自己的舞台,来展现自己的才华。

她还想,她心里最看重的那个人,能坐在台下,倾听她的演奏,和她分享那个时刻……

※※※

林墨把饭盒放好,爬上床,懒懒的准备睡个午觉。昨晚的表演很成功,一身浅色连衣裙的姑娘,亭亭玉立在那里,让音乐随着手臂流淌出来,很神奇的让所有的人屏息凝听,沉默之后是雷鸣般的掌声。

林墨从音乐中苏醒过来,鞠躬道谢。趁着那几秒钟的时间,她飞快的搜索着台下,在一群同学朋友之间,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不知道怎的,明媚的心情黯淡了好多,她保持着风度走到后台,心里的叹息却是大声的似乎所有人都能听见。

就这样无聊的想着心事,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那恼人的广播又响起来。下午还有两节马列理论课。林墨很不想去,但理智告诉她,自己点名已经被抓过一次,再逃就要面临巨大的危险。于是勉力起了身,拿起马列课本,往书包里一塞,想了想,又放了本英文版的麦田守望者进去。四处看看,寝室里的人居然都走光了。林墨咕哝了一句,今天倒是都勤快的紧,出门往教室走去。不自觉的,她的鞋拖在地上,嚓嚓的发出很大的响声。

大学课堂里,女生通常是坐在最前面的,马列课上的林墨例外。她和寝室里最好的一个朋友,叫古丽丽的,坐在倒数第二排。还好并不是夏天,否则她早已昏睡过去。

两节课的时间,林墨标记了一下,自己的麦田守望者才看了二十页不到。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点名了,总算不虚此行。

林墨今天神情恹恹的,倒也没掩饰,课间的时候平常喜欢找她说话的同学都没有过来多说什么,但还是有人玩笑道,林墨,能在马列课上看到你,也是一个神迹啊。尽管心里装着事儿,林墨还是被逗笑了,咯咯的纠正他,不准诽谤我,我每次都来的。

下课铃一响,得到号令的无比无聊的同志们都站起来往外走。林墨正准备收拾东西走路,却不知道怎么打发课后的时间。

古丽丽叫住她,“等我一会儿,有件事和你说。”

林墨见她神神秘秘的,不由提起了几分精神,“是不是二班那个男生来找你了?”

古丽丽白她一眼,“找你还差不多。我这几天可又代你收了五封情书啊,见你没什么精神,先还没拿出来烦你呢……”

林墨说:“直接扔掉好了……免得我看了名字,以后见了人总觉得怪怪的……”

古丽丽叹口气,“唉,林墨,大家都说你平易近人,最好相处。我看你呀,才是真正的冰山美人!”

林墨说:“你就别编排我了,有什么事情快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