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8章 倪裳远行

秋天的校园,桂花已经开了,淡淡的香味被秋风一吹,弥漫在空气里,不浓烈,却无处不在。吸一吸鼻子,便使劲往里钻。

林墨深吸了一口气,说:“真是香啊……吴茵姐,我们宿舍到了,要不要上去坐坐?”

吴茵轻声说:“今天就不去了,我说好了要去经济系办公室见一个老同学……对了,小墨,寝室住的惯么?如果住不惯,不如搬出来和我们住,那边房子空出来有两个房间呢。”

林墨摇摇头,和江之寒吴茵同住一个屋檐下,绝对不是她想要的。虽然可以常常见到,但她很肯定那不是她想要的……

走到宿舍楼下,吴茵停下脚步,从包里掏出个信封,递给林墨。

林墨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吴茵抿了抿嘴,“上次倪裳给我写信,我一直没回呢。我给她写了封短信,替我带去吧。麻烦你同她说,我祝她一切都顺利,希望她在那边能开心快乐!”

林墨哦了一声,乖巧的说:“我知道了……”

她站在那里,看见哥哥的女朋友背影渐渐远去,自己倒是发了一回呆,才收拾住心绪,上了楼去,却是没什么精神,又躺倒床上睡起来。

※※※

宁州国际机场。

林墨和张小薇来送倪裳。一行的老师学生大概有十一二人,加上送行的足足有五六十人,在候机厅里极为显眼。倪裳这个星期和系里学生会里还有社团里的朋友同学分别吃过饭道过别,谢绝了他们今天到机场来送的好意,但自己在大学最好的朋友和最亲近的“妹妹”当然是个例外。

把托运的行李办好,拿了登机牌,还剩一些时间,大家便分散开来,和来送行的亲朋好友抓紧最后的机会说话告别。

倪裳看着林墨和张小薇,轻轻的说:“要走了……”过了一会儿,她说:“还真舍不得你们呢!”就要远渡重洋,哪怕坚强如倪裳,心里难免有好多好多的愁绪和不舍。

张小薇是个很能克制自己感情的女孩儿,她拉着倪裳的手,说:“不是说春节要回一趟中州吗?到时候又见面了,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倪裳说:“我是想中途回来一趟,但领队老师说,允不允许,还没有定论。我一定会争取的……”

停了停,她说:“小薇,你……真的考虑好了?不准备读研究生,准备找工作?”

张小薇点头,“你就别担心我了……好工作虽然不好找,要找到一个一般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你知道我们家,我那个宝贝弟弟去实验中学,花不少钱,父母经济压力也很大。我早点工作,可以替他们分担一些。再说了,我对继续读书兴趣也不太大……”

倪裳沉吟了一下,“学生会和系里面负责毕业生工作方面的老师,我都和他们说过了,不过他们能帮的大概也有限……”有几分歉然的看着好友。

张小薇捏捏她的手,“都说不要担心我了……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啊?”

倪裳嗯了一声,转头去看林墨。

林墨展颜一笑,“我才大一呢,姐姐,正是该享受的时候。你就更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享受的!”

倪裳知道林墨是逗她开心,“你有你哥你嫂子照应着,倒真不用我担心。小墨,大学说起来四年,过起来挺快的。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享受它。”

林墨说:“向姐姐你保证,我会的……把你努力工作认真学习没有享受到的那一份,我也一并享受了!”

倪裳说:“我爸的事……”

林墨说:“姐姐,你就放心吧。我爸说,他每个星期都一定抽空去看一次。教育局的医疗健保挺不错的,温姐姐家和教育局的领导很熟,她说她也叫她爸妈打过招呼。我想,只要不累着,平时多注意,叔叔一定不会有事的……”

倪裳看着她,眼里满是感激,“小墨,说起来我是你姐姐,倒是总劳你帮我的忙。”

林墨嗔道:“这可不是姐姐和妹妹之间说的客气话!……你尽管放下心,家里不会有事。我倒是希望你呀,去了美国,能够邂逅一个帅哥,和布拉德皮特一样帅就好,其实强尼德普或者基努里维斯类型的我也喜欢……”她双眼放光,很有些花痴的潜质。

倪裳一笑,“成,我一定替你留意,把电话号码帮你要上一个。”

林墨说:“谢谢,不用了,姐姐你留着自己用就好。”转头问张小薇,“小薇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倪裳笑着说:“她是正宗的科斯特纳饭。”

林墨啧啧了两声,“好独特的品味哦,小薇姐……”离别的愁绪在玩笑中似乎消散了一些……

※※※

林墨和张小薇在宁州机场送别倪裳的时候,吴茵正在青州的办公室里主持一个会议。江之寒呢,他懒懒的坐在文楚家的书房里,面前放着一杯啤酒。

文楚隔着他几步,坐在她最喜欢的转椅上,抬眼看了看他,“所以……你找到了那天到中州去的倪裳妈妈的朋友?”

江之寒一口饮尽,“我找出了她的名字,给她发了一封信,告诉她白阿姨去世了。但……我没有去找她……”

文楚沉吟着说:“我觉得你做的是对的……逝者已逝,有些东西找出来又有什么用?说实在的,这……也是天意。天意……之寒,你再能干也是抗拒不了的!”

江之寒带着些醉意,不服气的说:“怎么会有这样混账的天意?”

文楚柔声说:“你的思维有一个误区……总想找出来倪裳母亲车祸去世的责任人。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多的责任。也许,你不应该苛责自己,也不应该为这事去苛责别人!”

江之寒哦了一声,“难道不忠于婚姻不应该被指责吗?”

文楚看着他,“应该,不过那是道义上的责任。你要把她的车祸强摊到相关人等的身上,那是不公平的,之寒……我给你打个比方,也许并不是很恰当。我们假设白阿姨有个好朋友,她从某个渠道偶然知道了朋友丈夫不忠的这件事。你说,她该不该告诉她呢?比我们老一辈的人,对婚姻的忠诚都很看重。她多半会想,我必须得告诉她,不能让她蒙在鼓里。至于告诉她以后,她是原谅她的丈夫还是选择离婚,那是她的选择,但她有权力知道真相。然后呢……她就告诉她了。再然后呢,就像你推测的那样,白阿姨觉得心情不好,想找个地方散心,便坐车去了别处,却不幸遇到了车祸……之寒,你说,难道你应该追究那个告诉她的朋友的责任吗?应该把她的去世的一部分强加到她的身上吗?在我看来她并没有错,这不过是……命运罢了……”

江之寒今天喝的不少,但还不到他的量。看看窗外的天空,他好像能看到一架正起飞的波音747或者是空客340。曾几何时,虽然离开了,他还能感觉自己守候着她,但现在她终于飞走了,飞到遥不可及的地方……

在心底深处,困惑着江之寒的还有另一件事。他查到了白冰燕朋友的名字,给她写了信通知过世的消息,却犹豫着并没有去找她面谈。因为他很害怕谈话的结果,是他最不想听到的事情……

呵呵傻笑了两声,江之寒说:“楚楚姐,我们俩的初恋都好失败哦……”

文楚温柔的看着他,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剥掉了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他不再显得无所不能,而是焦虑脆弱,而那种脆弱能够自然的激发起你保护他爱惜他的欲望。

文楚柔柔一笑,“我觉得还好。之寒,好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全心的投入,有过一段初恋呢!所以,相比起来,也许我们,尤其是你,还是幸运的……”

江之寒傻笑了一声,“呵呵,最近有好多人跟我讲这个道理,好奇怪的道理……”他咕哝了两句,忽然眼前一黑,一头倒在靠椅上,慢慢的沉到地上去。翻了个身,他很开心的抱着一只椅子腿。一会儿的功夫,居然打起呼噜来。

文楚蹲下来,看了他半晌,不禁摇摇头,伸出手拍拍他的脸颊,“之寒……之寒……”,回应她的是更响的呼噜声。

文楚叹了口气,伸手提着他的衣领,想把他拉起来。可是男子实在太重了,她尝试了两把,便理智的放弃了。

下一刻,文楚起身去拿了一张薄的毛毯,盖在江之寒身上,自己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书房的地板上,低头看着他,眼里全是怜爱。

小家伙,好好睡吧。等你睡醒了,你又会是那个看起来无所不能的模样;当你长大了,你终会发现,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在人生中能遇到这样几个女子是多么大的一个幸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