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6章 感情,道德,与责任

林墨说:“这和小气无关……如果我喜欢一个人喜欢的紧,看到别的女孩儿对他如此依恋,心里也会有想法的。”

江之寒说:“那……我是高看你了,林墨!”

林墨叹口气,“我的脑子会说,是呀,她刚刚才经过那样的事情如此的悲伤,即使作为好朋友也应该尽力去帮她。可是……也许我的心会不同意。你要知道,哥……女生跟随心的时候比跟随理智的时候要多。”

见江之寒不接她的话,林墨又说:“我不是说吴茵姐姐一定会这么想,她也许比我们都要大度,都要体贴。我只是忍不住想……如果……唉,不说了。你知道,哥,才认识你的时候,我是一心想着你和姐姐能重归于好的,所以第一次在机场见到吴茵姐,总有些疙瘩,也挺恨你移情别恋那么快!可是,后来接触多了,我觉得吴茵姐也很好,一点不比姐姐差。再后来呢,见到了思宜姐姐,觉得她也很好,爽利能干,又体贴细心,和我脾气挺投缘呢。也许,你现在把她们都当好朋友,当作红颜知己,可是一旦出了大事,譬如思宜姐妈妈的公司出了问题,姐姐的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她们第一个想到要依靠的……不还是你吗?也许,有一部分是因为你能力特别强,但……难道没有一部分是因为她们……心里还有你吗?”

江之寒没好气的说:“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呢?袖手不管吗?”

林墨说:“当然不是……只不过有时候……有时候总觉得她们好可怜,你已经找到新的幸福了,她们还在原地踏步呢!”

这一次,沉默来的更长。

林墨小心翼翼的,“生气了?”

江之寒说:“都是我的错吗,林墨?”

林墨说:“好像……好像也不是。不过同情弱者是很寻常的心理嘛。如果姐姐或者思宜姐找到新的男朋友,比你帅很多,又有钱,又体贴,又高大,又……我就会转过来同情你了!”

江之寒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什么奇怪的理论?”

林墨说:“书上说,爱情之所以是爱情,第一个特性就是独占性。不过书上也说,最深的感情就是要超越占有,能够以他的幸福为幸福……我觉得思宜姐和姐姐都做到了,挺伟大的!”

听不到江之寒的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林墨补充说:“我大概就做不到!”

江之寒狠狠的说:“千万别去做!我妹妹看上谁,就一定要把他占有,不能和人分享!”

林墨哧的笑了一声,“说的好难听!……对了,哥,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要诚实的回答我。”

江之寒说:“最后一个么?阿弥陀佛,快说吧!”

林墨问:“你可曾想过,像张无忌那样,甚至是像韦小宝那样,让几个姐姐都跟着你?”

江之寒愣了愣,“等我投胎到几百年前,我一定会努力的……”

林墨坐起身来,“就是说,你心里是很想的,只不过觉得在现在这个社会里不太现实,是吧?”

江之寒不出声。

林墨叹了口气,颓然躺下,“所以啊……男生都是靠不住的,心里一味想的就是占有。要做到以他的幸福为幸福,哪怕自己在旁边守候,就只有女孩子才能做到。”

江之寒有几分抓狂,“你完了没?可以睡觉了吗?”

林墨嗯嗯了两声,似乎自言自语的在说着什么,但声音太小,却是淹没在火车的轰隆隆声中,听不真切。

※※※

出了青州站的站台,远远就看见吴茵真丝Tshirt,短裤,高跟鞋,架着墨镜,一身很酷的打扮,站在外面张望。

林墨背着一个大包,把手里的拉杆箱塞在江之寒手里,自己快走了几步,迎上去,嘴里招呼道:“吴茵姐……”

吴茵笑着看着她,“今天晚了,就不用去学校报道,明天再去。先在我们那里住上一晚,好么?”

林墨点头,“不打扰你们吧?”

吴茵生气的说:“这是什么话?……我其实想着你能一直住我们那里,不过之寒说你不愿意。”

林墨嘻嘻笑了笑,“电灯泡亮久了会熄的哦!”挽着吴茵的手,朝等在外面的小车走去。

四十分钟以后,车停在老的汉港青州办事处前面。这里现在已经是江之寒和吴茵在青州正式的住处,一楼是厨房饭厅和一个办公室,二楼则有两间卧室,一个储物间,和一间书房。

吴茵让江之寒带着林墨去她的卧室,自己去厨房里忙乎。等到两人下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六菜一汤。

林墨笑问:“吴茵姐,你这是变魔术么?”

吴茵说:“你们今天晚点了。我做好了菜,看到有时间,才跑到火车站去的……”

江之寒坐下来,对林墨说:“感谢你啊,我从没有享受过六菜一汤的待遇……”

吴茵说:“我的手艺很一般,不如你哥,比林叔叔那更是天上地下。林墨你就将就吃一点吧!”

大家客气一番,便开始替林墨的接风宴。

吃过晚饭,吴茵拒绝了林墨的好意,自己收拾了碗筷,拿到厨房去洗。江之寒则去了办公室,处理这几天堆积起来的文件。

林墨站在一边,陪吴茵说话。等到收拾好一切,吴茵领着她上楼,说:“火车上一定睡不好,今天早些休息……以后周末或者平时任何时候,想过来就到这里来住,我天天和他大眼瞪小眼,我不厌他也厌了……”

林墨娇笑道:“你说什么呀,吴茵姐?”

两人进了林墨的卧室,吴茵和她说了会闲话,问起倪裳的情况。

林墨说:“姐姐……已经去宁大了。过一两个月,她会作为交换学生,去美国留学呢……”

吴茵哦了一声,半晌,说:“出去走走,也许对她也是件好事!”

林墨心里早已转了很多遍,要不要今天把倪裳的信交给吴茵。她终于下了决心,去贴身的包里把那封信拿出来,递给吴茵,“吴茵姐,姐姐写了封信给你……”

吴茵有几分吃惊的扬了扬眉毛,把信接过来,又和林墨闲聊了一阵,吩咐她早些睡觉,说明早陪她一起去看早晨的翠湖,然后再去学校报到。

出了林墨的卧室,回到自己那一间。江之寒还在楼下处理公务。

吴茵走到她最喜欢的那个靠窗的位置上,坐下来,扭开落地灯,把那信拿出来,看了起来。

吴茵,

给你写这封信有些冒昧。比这更糟糕的是,我大概也不太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会不会想要解释,却让误会来的更深。

在青州和中州,有机会和你相处了几日,在我认识的女生中,你一定是最漂亮的,大概也是最温柔的,工作生活中看得出都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也有一颗宽容的心。我想林墨说的很对,你也许是最能包容他缺点的那个人。

我和我父母的感情极深,而妈妈的去世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都撑不过去了。全靠那么多朋友,包括你和之寒,还有林墨他们,我才能度过那一段最艰难的日子。

如果你认识我更久的话,你大概会知道我这个人自诩是比较自制的人,按照江之寒的话说,框框比较多,想要遵守的规矩比较多,通常我是能做到用理智来指挥行动,不要做出格的事情。

但那天在青峰陵园的时候,还有后来的几天,我确实允许自己任性了一下,没有顾全你的感受。因为我觉得如果再努力思考的话,我会整个崩溃掉,葬礼和那以后的事情已经让我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我承认,我对江之寒还有很多依赖的感觉。事实上,他周围的很多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对他有这种依赖,大概是因为他确实能力强于我们,又有强大的自信。靠着他的帮助,我才能走出最困难的这一段时间,但我真心的希望那段日子不会为你们感情的芥蒂。

这样讲,我也不知道你是否会觉得我很虚伪。或者说,是我自以为是的夸大了事情可能的影响。如果是后者,虽然有些尴尬,我还是乐意看到的。

江之寒是比较念旧情的一个人,对于我,对于思宜,他现在都还给予了很多帮助。从某种角度讲,我想称它是优点应该不为过。但我能感觉到,他现在深爱着你。他也说过,怀念旧日的一些美好,和珍惜眼下的幸福之间的区别,他能够把握。

很多人评论过我,有人说倪裳是善良的是待人真诚的,但也有人说倪裳是精于算计是虚伪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不是会去破坏人家感情的女生。

因为对于我来说,责任和感情一样重要,道德和感情一样重要。

如果没有道德和责任,再去奢谈感情,甚至放纵感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是我从小就受的教育,和至今仍信奉的原则。

所以,我其实想说的是,衷心的祝你们幸福。像我春节说过的那样,要把幸福进行到底。

我相信你是最适合他的,我也相信,在以前感情的失败中,他也学到了教训,变得更成熟,能够更好的把握爱和负起责任。

最后,请接受我的歉意,为了我一时的自私和任性。

这就是我真心想要和你说的。

P.S.写完了,我自己看看,好像有些不知所云。但既然写了,还是托人带给你,希望你至少能够感受到我的诚挚,歉意,和祝福。

祝,一切都好。

倪裳

吴茵叹了口气,把台灯关上,坐在窗边看黑漆漆的夜色。

她心里说,所以,你还是爱他的,阻止你前行的不过是道德和理智而已……可这样一个女孩儿,即使她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也让人生不出太多的敌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