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5章 在路上

告别了中州,林墨踏上自己人生新的旅途。

在旅程开始的时候,她很独特的选择了坐火车而不是坐飞机。跨越四省,全程二十八个小时的火车,不知道为什么对她有种特别的吸引力。江之寒当然不会拒绝这个小小的要求——他还没有坐火车去过青大呢——于是,带着亲爱的妹妹,两个人在站台挥手告别送行的历蓉蓉江永文和古老师林叔叔,正式开始小丫头人生中一段全新的旅程。

开车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半,到青州大概是次日下午五点左右。江之寒订了一个软卧的包厢,四个铺位,只有他们两个人,算是有点小小的奢侈。小黄跟着他们一起去青州,却坚持在旁边的硬卧车厢买了个铺位。

爱女第一次出远门,林叔叔心里很是舍不得,所以路上吃的东西准备的齐全的有些离谱——想想半年的时间女儿吃不到自己做的饭菜,这样的心情也不难理解。总之,从包装好的零食水果,到早餐的小面包鲜奶,到饭盒里装好的凉面,卤菜,和凉菜,江之寒光吃的就背了整整一大包。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火车离站的时候,林墨还有些小忧郁。但随着铁轨出了城,慢慢的延伸到山间河边,她心情似乎慢慢的好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即使路过那些不停车的小站,她也认真的把站名记下来:

1:45,我们过了奉浦镇

她在纸上记下来,抬头对江之寒说:“到时候寄回家给爸妈看……”

江之寒笑她,“72次过站表有现成的,我给你拿一份去。”

林墨白他一眼,“哥,你就会扫兴!”

火车慢慢的驶离了城市,在平原里笔直的往前开。远处有些零零星星的小屋,铁轨边更多的是一片片种着庄稼的农田。

林墨越发的起了兴趣,指着一片问江之寒,“这是什么呀?”

江之寒愕然的看她一眼,“这都不知道?”

林墨嘟嘴,“你也不知道吧?”

江之寒笑,“这是玉米地呀。”

林墨不服气,过了一阵,又指着一片,“这个呢?”

江之寒皱眉,“林墨,油菜花你都认不出么?”

林墨悻悻的,“嗯,好像真是油菜花耶!”换来江之寒一阵大笑。

车窗外,农田飞也似的往后退,林墨继续考校着江之寒。江之寒耐心的告诉她,这是辣椒,这是水稻,这是……

林墨睁着大眼睛,有几分疑惑的看着江之寒,不太确定他是不是随口说个名字哄她的。

江之寒摇摇头,叹道:“林墨,你号称无书不读,到头来却是一个五谷不分的,哈哈!”

林墨嘟嘴,“我……我没去过农村嘛!”

奇怪的问江之寒,“你怎么会认识?你也不是农村长大的呀!”

江之寒笑,“有句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都像大小姐你这样五谷不分,岂不是完蛋了!”

林墨嘀咕道:“我吃过很多猪肉,但没有见过猪跑路啊!”她被嘲笑了一番,有些气鼓鼓的,离家的几分愁绪倒是飘散开去。本着好学的精神,她辨认着下一块田,“这是水稻吧?”看到江之寒肯定的眼神,林墨很高兴的唠叨,水稻田是这样的,我今天知道了……

驶过一片平原,傍晚的时候,火车进了山区。

林叔叔准备的食物实在太丰盛太可口,江之寒五点多的时候就把东西摊了一桌子,床上还放了几个盒子,在列车上买了三瓶小瓶装的啤酒,和林墨对着西边的夕阳享受起美食来。

林墨吃了口凉粉,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叹道,“几个月都吃不到爸爸做的饭,我一定会想死的……”

正说着话,火车进了一个长长的山洞,周围一下子变得漆黑一片。几秒钟后,才有车内的灯亮起来。

轰隆隆,轰隆隆,车轮碾过铁轨的声音单调而重复,带着固定的节奏。

林墨看着江之寒,“哥,我可喜欢过隧道的感觉了……火车在里面开着,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但忽然间,眼前一亮,便出了山洞,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

江之寒怔怔的看着她,忽然想起那个最长的梦,有些走神。

恍惚中,他能听到一个声音,我叫林墨,我叫林墨……

慢慢的,那声音消减了,变成了另一个呼唤,哥!哥?!……

江之寒回过神来,林墨在他眼前摇动着手指,“你怎么了?”

江之寒一笑,“梦靥了……”

※※※

火车上的日子,说慢也慢,说快也快。

吃完晚饭,收拾一下餐具,在长长短短的隧道进出中,夜色很快就降临。一天最后一次查票,然后就到了睡觉的时间。

江之寒选了下铺,林墨却爬到对面的上铺,脑袋朝外,看着延绵无尽的夜色,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江之寒说:“林墨,睡觉了……正好,在列车上预习一下大学寝室熄灯睡觉的感觉。”

林墨嗯了一声。

江之寒又说:“对了,你吴茵姐问你,要不要住到校外。和我们住也好,你要单住也好,好早些替你安排。”

林墨想了想,说:“吴茵姐也问过我呢……我告诉她,还是先体验一下集体生活的味道吧。我读了十二年的书,还没有住过校。住校外的话,和同学们的来往大概会少很多……”

江之寒说:“你说的也有理。我看呀,你是个爱热闹的,没准会喜欢集体宿舍。”

说话的功夫,灯熄了。

良久……

林墨在上铺小声的问:“哥,你睡着了吗?”

江之寒说:“睡着了,也被你叫醒了!”

林墨委屈的哦了一声。

江之寒问:“睡不着吗?”

林墨嗯了一声。

江之寒问:“太兴奋了吧?”

林墨想了想,“有些兴奋,又有些想爸爸妈妈……好多念头翻来覆去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江之寒说:“那就赶快闭眼数羊吧!”

林墨撒娇说:“那个对我完全没用的!”

江之寒说:“那怎么办?……要不要我给你唱催眠曲啊?”

林墨噗嗤一笑,悉悉索索的从上床下到对面的下床。夜色里,江之寒只能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

盖上毯子,林墨央求道:“真睡不着,哥,陪我说说话吧……”

江之寒不耐的说:“一下午还没有说够吗?”

林墨也不生气,“你不觉得,黑黑的说话,很有些不同的味道么?”

江之寒说:“不觉得!”

林墨不理他,自顾自的说:“你第一次出门上大学,心里没有很多的期冀么?”

江之寒沉默了一会儿,“老实说,不是那么多,但多多少少有些吧。”

林墨问:“你对大学从来没有很期待过?”

江之寒答道:“大概高二的时候,对大学的期待是最多的。高三毕业以后,反而没有那么强烈。”

林墨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说:“大概是世面见的比较多了吧……”那时候的另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出口。失去了和你分享那份期待的人,纵有万种风情,却与谁人述说呢?

又一段沉默。

当江之寒以为林墨已经睡着过去的时候,她又说话了,“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江之寒哀叹一声,“你真睡不着啊?”

林墨咯咯笑了笑,“是……很严肃的问题哦……”

见江之寒不答声,她又说:“假如……我这只是个假设性的问题……假如过了两年,你大学毕业了,甚至研究生也毕业了,公司越做越大,和吴茵姐结婚了。好多年过去了,也许是五年,也许是七八年,思宜姐和倪裳姐姐都还没有男朋友……有一天,她们碰到你,或者说,她们告诉你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我喜欢的人还只有你,你……你会感到……你会怎么想,又怎么办呢?”

好一阵,江之寒的声音响起来,“假设性的问题……不需要解决方案。”

林墨不肯放过他,“我也知道啊,绝大多数人一生都不会只谈一次恋爱,总会有分手,总会有下一个。不过,不过……我觉得你的情况又有些不同。姐姐们虽然是过去时了,她们还是很信任你,很依赖你,还在你身边。哥……你真的不担心么?不担心……她们总是停在原地,不肯往前走么?”

江之寒淡淡的回答她,“你是小说看多了……”

林墨轻轻哼了一声,“认识你以后,我才知道小说其实也蛮真实的……”

江之寒重重叹了口气,“丫头,你睡不着觉,也不用这么折磨我吧!”

林墨说:“姐姐……姐姐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一直在身边照顾她,你不怕吴茵姐会……不太高兴吗?”

江之寒哼了一声,“我现在就很不高兴!”

林墨叹道:“我知道不该提这些不开心的事,应该把它们留在身后。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就忍不住想起……”

江之寒沉默了一会儿,“你觉得,你的吴茵姐是这么小气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