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4章 江边话别

高三的暑假,本应是神仙般的日子,没有高考的压力,也没有就业的压力。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憧憬,而高中厮混的好朋友们还在身边,可以最后的疯狂一次。

对林墨来说,这个暑假有些苦涩。倪裳姐姐的痛苦,她陪伴着走过白冰燕去世后的那一周,有着切肤的感受。回到家里,她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去敲爸爸妈妈的门,认真的和他们说晚安。古老师林叔叔先是惊讶,然后是感动,大概也能体会她忽然多增的那一分爱意的表示。

江之寒要提前一周多回青州,吴茵这时候已经在那里了,她打来电话,邀请林墨和江之寒一路。林墨征求了父母的同意,高兴的答应下来。她也希望早一天看到青州,看到翠湖,希望那样可以减少一分心里淡淡的愁绪。

下周一的火车,周五的时候,林墨约了倪裳姐姐,要到她家里去告别。倪裳却说,不如在外面找个地方说话吧,便定了去图书馆前那俯瞰大江的小饭店。

这时的中州,已不如七月和八月初时那么炎热。两人早早吃了晚饭,打了个车,去了大江边上的河滩。夕阳已落到山后,西边天空的彩霞正是绚烂夺目的时候。

河边比城里略微凉爽一些。随便找了个地方,倪裳和林墨就地坐了下来。林墨穿了一件白色的V领Tshirt,下面是红色的牛仔式样的短裤。倪裳也是短袖短裤的搭配,却是上白下黑,左臂还戴着黑色的袖笼,是悼念亲人去世的标志。

林墨握着倪裳的右手,说:“我周一就走了。不过青州离宁州好近,我可以经常来看姐姐,还有小薇姐……嗯,我每个月都可以来,好不好?”

倪裳揽过林墨的肩头,把她搂在怀里,“我也想在宁州好好招待你呢,向大家炫耀一下我有这么出色的一个妹妹。有想追的没有,都到我这里来报名!”

林墨嗔道:“不许笑我!”

倪裳笑了笑,“大学了呢,林墨……可以谈恋爱了。”她凑近她耳朵,轻声问:“想不想?”

林墨哼了一声,“才不想!”

倪裳问:“那你最想的是什么?”

林墨笑道:“早上睡懒觉,晚上不睡觉,上课的时候骑车去游翠湖……”

倪裳说:“这个也要学你哥吗?”

林墨说:“才不是呢。吴茵姐说,他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比我爸起的还早。人生多么无趣,二十岁就比五十岁的老人睡不着觉……”

倪裳说:“我是说的第三点……”

林墨嘻嘻笑了两声,对于姐姐终于开朗起来,心里很是高兴。她凑趣说:“我即使要找男朋友啊,也不能让他们到姐姐那里报名呀。”

倪裳说:“干嘛?我不会和你抢的。”

林墨说:“关键不在你身上。那些来报名的家伙,多半心怀不轨,是想通过认识我曲折认识姐姐的,这就叫曲线救国,你听说过没有?”

倪裳失笑。她叹了口气,说:“墨墨,我真想在宁大多招待你几次,和你一起去爬爬玉山,可惜啊,大概是不能了……”

林墨大吃一惊,从她怀里坐起身来,“这是为什么呢?”

倪裳说:“我们学校和美国一所学校前不久结了对子,搞了一个双向学生交流计划,是短期的,大概半年多吧。系里老师说,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给我一个名额……”

林墨说:“你要出国?!”

倪裳说:“我本不想去的。但……这几天,我爸和我谈话,一定要我参加这个,说对我以后发展大有好处,至少可以开开眼界,提高英文,然后那边的设备教学据说都要好些……”

林墨说:“哦……我也觉得挺好的。”

倪裳说:“你知道,我爸现在一个人在中州,我很不放心。他现在身体也不太好,如果在宁州的话,还可以随时飞回来。但要是去了美国,就没有这么方便。唉,这一个多月,他基本上什么都听我的。但在这件事上,他很坚持,一定要我按他的意思办。”

林墨想了想说:“姐姐,我觉得……叔叔一来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对你的学业事业都有帮助。二来,他大概也想……让你到远处去散散心……”如果是江之寒在这里,得出的推论一定截然不同。他大概会说,倪建国是这一年不愿面对女儿吧。

倪裳说:“我也是你这么想的……所以,我已经答应他了。”

林墨嫣然一笑,“好啊,姐姐,那……我寒假可以去美国找你吗?”

倪裳说:“我倒是想欢迎你,不过春节我大概会争取机会回家一趟的。”

看到河风吹乱了林墨的头发,倪裳帮她理了理,说:“我找你到这儿来坐坐,一是和你道别。但我并不是开学就走,所以如果九月份你有空到宁州的话,我们应该还能再见一面。”

林墨说;“九月份我一定抽个周末让哥开车带我去你那儿。对了,等你走那一周,我们到宁州来给你送行。”

倪裳说:“好……还有两件事,我想和你说说。”

林墨笑道:“姐姐你尽管吩咐……”

倪裳白她一眼,严肃了脸色,斟酌着说道:“第一件事,是和你哥有关的。”

林墨收起笑容,眸光流转,认真的看着倪裳。

倪裳握着林墨的一只手,“小墨,我真的……真的把你当作我妹妹一样,你知道吗?”

林墨嗯了一声。

倪裳犹豫了片刻,还是说:“所以我才和你说这个……其实,我也觉得,我说这话挺可笑的,但我们之间,应该是什么都可以说的吧。”

林墨认真的点点头,鼓励姐姐继续往下讲。

倪裳说:“关于你哥,我总觉得……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些担心他……”看看林墨,她只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倪裳继续说:“按理说,他有个很能干的女朋友,我是没有……没有道理替他担心。但作为朋友,我总觉得……之寒他这几年大概事业太成功,所以……我说不太好。不过,林墨,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你觉得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一定要告诉他。愿意批评他的人越来越少,而他能听的进去话的人也越来越少,你应该是其中一个。吴茵肯定是一个,他妈妈也是一个,但吴茵对他好像百依百顺的,他和他妈也不如前些年那么亲近,又不在身边。所以,我只是说万一……你看到了他做的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告诉他。忠言逆耳,但也许是他最最需要的。”

倪裳看着林墨,解释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明白我想要传达的意思……”

林墨打断她,“我想我明白的,姐姐……”

倪裳说:“那就好,还有一件事是关于吴茵的。”

林墨心里一惊,微微张开了嘴。

倪裳叹口气,看了看不远处滚滚流过的江水,收回目光,她柔声说:“前几周,我实在是压力太大了,所以……有些任性,有些事情思虑的也不周到。其实,我那时候也是知道的,但太由着自己了。”

林墨柔声说:“姐姐……”

倪裳叹道:“林墨,你以后有了男朋友也许能体会到,如果有人当着你的面,扑到你男朋友怀里痛哭的话……”

林墨认真的说:“姐姐,那是不一样的……”

倪裳说:“我那时候脑子已经乱了,真的……也许别人会说是借口,但我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崩溃掉了,没办法思考,不想再思考,甚至感受……其实说是借口也没有错,我那时就是自私,不再愿意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思考去感受……”

林墨认真的说:“对吴茵姐,也许我了解的不如我了解姐姐那么多,但我相信,她是通情达理的人。”

倪裳默然半晌,才有些艰难的开口说:“虽然好像没什么必要,也有些可笑……我还是写了封信给她,你能帮我带给她吗?”

林墨点头。

倪裳低头看着地上的沙石,像是在自言自语,“林墨,你也许看到,思宜现在和我很要好。但几年前,她也曾经恨过我呢。她和之寒分手,固然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但……我也许是其中一个因素。所以,我很害怕,我很害怕会伤害到他这一段关系……我这样说也许太自大了,不过我是真的害怕。如果那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哪怕我只是被动的扮演了一个小小的角色,以后回想起来,他一定会恨死我的。”

倪裳悠悠的说:“我……我们认识以后,现在回头想起来,总是他在帮我,我并没有为他做过什么。这……也还罢了。你知道吗,小墨,既然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至少我不想成为他幸福的拦路石,真的不想呢。”

林墨咬着下唇,看着倪裳近在咫尺的脸。她眼角似乎有些晶莹,但并没有泪水流下来。

这一刻,林墨忽然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姐姐有多么的爱他,多么的为他着想。她有些惊惧的想,这才是爱吧。与她相比,我那些小心思不过是浅浅的喜欢和迷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