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3章 陪你走过

回到家,已是午夜已过。

历蓉蓉和江永文早已睡了,吴茵的卧室里还亮着灯。江之寒本来是觉得吴茵住在家里太拘束,想让她住到别的地方,但吴茵害怕历蓉蓉多心,到中州的时候现在还基本都住在江之寒家里。

江之寒推开门,把它轻轻的在身后关上。

吴茵抬起头,放下手中的书,“回来了?”

江之寒嗯了一声,“你还没睡?”

吴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倪裳还好吗?”

江之寒说:“还好,一直睡着呢。”进浴室胡乱的洗了洗手,擦了把脸,把上衣脱下来擦了擦身子,出来换了身衣服。

吴茵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道:“白……阿姨,怎么会在那辆车上?”这是她忍了好久,一直没有开口问他的问题。

江之寒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测,她是和倪建国摊了牌,一时间心情郁闷,才想离开中州几天。那辆车的终点站,是她妈妈的老家,现在还有一处房子空在那里。”

吴茵咬了咬下唇,“倪裳……还不知道?”

江之寒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答道:“她不知道……也许,暂时还是瞒着她好些。”

吴茵嗯了一声,陷入沉默。

过了好一阵,她忽然说:“楼哥传过来一份很长的名单,是给你的。”

江之寒哦了一声,问:“在哪里?”

吴茵指了指书桌,江之寒过去拿起名单,大概扫了一遍,便把它塞进自己随身带的一个包里。

吴茵犹豫了一下,终还是问道:“是从机场搞来的名单?”

江之寒看着她,“是的,这是那天下午两点到四点半之间抵达中州的所有航班的乘客名单,我想比对一下,看看白阿姨接的那个同学是谁?”

吴茵眨了眨眼,“你要找她?”

江之寒嗯了一声,“那两天就她们在一起,我有些疑问……不搞清楚了,心里总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吴茵问:“你……还是想知道白……白阿姨怎么知道倪裳爸爸的事的?”

江之寒点头。他走到床头,在吴茵脸上亲了一下,说:“快睡吧,我也该出去睡了。”

※※※

江之寒早练回来,父母和吴茵都已经吃过了早饭。他忽然想到,父母真的是老了,起床的时间似乎越来越早。坐下来吃了早餐,江永文收拾好,就和历蓉蓉出门买菜去了。江永文终于从原来厂子里办了离职,现在在市区林志贤帮忙找的一个公司做技术指导,一周只需要去上三天的班。

送两个人出了门,吴茵就对江之寒说:“有两件事儿,这几天没时间告诉你。一个是黄阿姨打电话来说,她听说有家香港公司在和市政府谈,说想要收购三味连锁书店……”

江之寒打断她,“什么意思?我们书店?……我们又不是国营企业,他们和市政府谈什么?”

吴茵说:“具体的情况很复杂,她也知道一鳞半爪。黄阿姨说,等你空下来,去找一找她。”

江之寒说好。

吴茵说:“还有一件事,就是在偃城那面他们看中了一块地,就在学军中学旁边。冯一眉说希望你去看看,好最后拍板。”

江之寒皱眉思考了一会儿,说:“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帮我跑一趟吧……你和冯一眉去吧,这次我把最终决定权交给你。”

吴茵嘟了嘟嘴,“这么大的事儿……”

江之寒无所谓的说:“不就是一个小区开发嘛。再说,我们只是参股方,又不是主要投资方,没多少钱投进去的。冯一眉手下有不少专业人才的,你去听听意见,最后做个决定就好。”

吴茵看着他。

江之寒说:“我对你有信心……而且,我最近暂时离不开中州。”

吴茵垂下眼光,良久,开口道:“那我就去一趟吧……这件事完了,我想飞一趟沪宁,那边有三所学校的资料我已经仔细看过,想去实地看一看。我妈打电话来说,父亲有松口的迹象。一旦父亲同意了,我准备把哥哥接过去。”

江之寒说:“也好。钱什么的,你不要考虑,我来出。我觉得你重点考察一下他们设计的教程方法,是不是打的虚假广告。沪宁那边……对了,凝萃在那里,我问问她,看她认不认识什么人,知道一些这方面的情况,可以给出些参考。”

吴茵深深的看他一眼,“那……我就从偃城直接飞沪宁。”

江之寒说:“也好……离开学也不远。我大概过一两周就会回青州去。”

※※※

敲了敲门,门打开,是倪建国。

江之寒向他点点头,也不等他说话,便脱了鞋,换上拖鞋,嘴里问道:“你好些了吧?”

倪建国皱起眉头,还是勉强回了一句,“好些了……”

江之寒直起腰,看着倪建国问道:“对了,白阿姨……出事之前去机场接了一个老同学,我问过倪裳,她说她不在中州,没听她妈妈提起。你……知道她接的是谁吗?”

倪建国看着他,“你有什么事找她?”

江之寒说:“我还是想知道白阿姨为什么忽然想去隆中。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她最后几天接触的就是她,和那个给她打电话的人。所以……我想找到她了解一下。”

这个事你就不用管了,这句话到了喉咙口,倪建国把它吞了回去,没有说话,自己走回沙发上坐下。

江之寒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叠纸,递给倪建国,“我托朋友搞了一份那天下午抵达中州机场的所有旅客名单。什么时候你有空,身体好些了,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看看,上面有没有你熟悉的名字?”

倪建国吃惊的看着江之寒,心里对他的能量和想要知道这件事的决心震惊不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如果找到了,知道了原因,你想要干什么?”

江之寒呼口气,“多半什么也干不了……不过,不做有些不甘心而已。我只是抱有幻想,她们兴许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倪建国心里跳了一跳,“比如说……”

江之寒摇头,“我也不知道……对了,倪裳昨天下午选好了墓地,她告诉过你了吧?”

倪建国对他好像很亲近的语气很是不适应,他皱起眉头,说:“我知道了。”

江之寒看了他一眼,忽然说:“放心吧……你最担心的,是不会发生的。”

倪建国坐在沙发上,险些跳了起来。他知道什么?这是倪建国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旋即他看见江之寒眼里有些失落的表情,才知道他暗示的是什么。

倪建国能听到自己的心像京剧的大鼓一样,咚咚咚的还在使劲的跳着,他咽了下口水,面无表情的说:“和你女朋友感情很好吧?”

江之寒淡淡的说:“是啊,已经见过彼此父母了……对了,倪裳在吗?”

回答他的是倪裳从卧室里探出的脸。她脸色略有些发白,眼眶下的青黑色却是消减了不少。看着江之寒,她抿紧了嘴唇,挤出一句话,“你来了?”

※※※

江之寒开着车,倪裳坐在副座上,去清风陵园支付尾款。

车里的空调嘶嘶的作响,CD里放的是首抒情的歌: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也迷人

愿再可,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携手说梦话

像昨天,你共我

……

没有人说话,好像都沉浸在音乐里。

倪裳终于开口道:“这一个星期,耽误你不少工作吧?”

江之寒苦笑,“还好。做起来永远都没完,不做呢好像世界也在转。”

倪裳又沉默了一会儿,问:“吴茵……呢?”

江之寒说:“她今天去公司开会了。明天要去偃城,然后飞沪宁,她哥哥在那边有些事情要处理。”

倪裳试着问:“你不用去吗?”

江之寒说:“过一阵我就回青州。”

倪裳轻轻的哦了一声。

沉默重新降临。

到了陵园,大概是上午十点四十,倪裳带了钱,迅速的交款拿收据,给了对方碑上需要刻的字的稿子。一切做完,十一点二十,差不多是吃中饭的时候。

江之寒和倪裳走出办公楼,进了车里,打燃火,问她:“回去和你爸一起吃中饭?”

倪裳说:“他今天要回教育局去。他说身体差不多好了,准备提前回去上班。”

江之寒淡淡的说:“找点事情做也好,可能比呆在家里胡思乱想还好些。”

倪裳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既然这样,我请你吃中饭吧。再往北边走,有处别人介绍的地方,平常嫌太远了,今天既然到了这个方向,再开四五十分钟应该就可以到。如何?”

倪裳说:“好……”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想找个时间请大家吃个饭,这些天麻烦他们太多事……吴茵如果明天走的话,今天晚上好吗?”

江之寒看她一眼,“你这几天也够呛。我看都是好朋友,不如以后再说吧。你好好修养修养,马上就要开学了呢。”

倪裳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

中午的野鸡粥很鲜,倪裳胃口不错,吃了两小碗。

江之寒吃的不多,不过吃了五碗,因为碗实在太小。

放下碗,用纸巾擦了擦嘴,他评论道:“比我做的鱼片粥好。”

倪裳扁扁嘴。

江之寒说:“很高的评价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差不多呢。”

倪裳又扁扁嘴,嘴角带出一点点笑。

江之寒说:“吃的太多了,走一走消食吧。听说这里才是真正的森林公园呢。”

倪裳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但鬼使神差的,她还是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走出饭馆,找了一条上山的路。路是石板路,但明显走的人不算多,到处有青苔,还有些残缺。

大概是最近下过雨的缘故,树叶都青翠欲滴,林子里也能听到潺潺的水声。越往上走,越感觉到凉爽。七八丈的树木,撑起密密的树冠,把阳光完全屏蔽在外面,真是个消暑的好去处。

和在车里一样,两人几乎没什么话说,只是一路往上走。

终于,走到这一处的山顶,看见一个石椅。倪裳已微微的在喘气,额头上有些汗迹。

江之寒说:“坐坐吧。”

于是两个人坐下来,这一片却是竹林。竹子据说是种奇怪的植物,春雨过后一天能长高三尺。

如果远处这时有个镜头,这是幅绝佳的画面:高耸入云的竹林间,有一张小小的石椅。两个年轻人并肩坐在那里,眼睛都看着前方。女孩子脸色还带着些疲惫,但掩不住她的秀色容光。男孩子剑眉星目,身材挺拔,看着远处的眼神有些迷茫。嗯,正是可以吸引小姑娘的那种迷茫。

倪裳闭上眼,感觉风吹过竹林时的声音。慢慢的,她又睡了过去,身子斜了斜,靠在男孩儿的肩头上。

江之寒展开右臂,把女孩儿揽在怀里,很温柔的抱着。

他希望,可以就这样抱着她,陪她度过这一段最艰难的日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