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2章 第二滴泪

绿荫底下,层层叠叠的墓碑之间,江之寒坐在一级石阶上,倪裳躺在他怀里,双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腰,虽然睡着了,一点儿也没有松开。

江之寒坐在这里很久了,他生恐自己动一动,便把她惊醒过来。吴茵开着车,带林墨张小薇和阮芳芳先回城里去,她打电话给老周,让他开车到青峰陵园来等着。

江之寒轻轻的摩挲着倪裳的有些失去了水分和光泽的头发,心里全是怜惜。他揣摩着,在外婆的墓前,想起她临终前的嘱托,倪裳终于崩溃失控了。弹簧拉的越紧越久,崩坏的几率就越大。从这个角度看,江之寒是愿意看到倪裳终于被触发着发泄了一回。

他希望,这会是一个分水岭:过去和将来,生与死,哀悼与前行。

除了怜惜,江之寒心里何尝没有些懊悔。如果时光倒流,他也许不会傻傻的去录那一盘录像带吧。对付倪建国,其实只需要些耐心,需要些时间,需要建立一种威慑,就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但十六七岁时的他,即便成熟聪明,又怎能有这样的认识,或者那一份耐心?

世事之不如意,便是如此。在某个阶段,某件事情似乎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以你那时的智慧阅历,那时的资源能力,看起来永不可能克服。当时间流逝,你更加强大或者更加成熟以后回头去看,觉得也不过尔尔,但已经物是人非,看到了却不再摸得到。

和倪建国的冲突,被白冰燕不待见,再加上倪裳和父母的紧密关系,以及自己对倪建国的敌视,这四者合在一起,曾经在江之寒的心里,根深蒂固的认为无法跨越。但四年以后,他回头看去,除了父母在倪裳心目中至高地位这一点没有改变,其它的都不是他以前想象的那样。白冰燕不仅不再排斥他,还很有些要招他为婿的意思。倪建国的敌意,会是一个障碍,但恩威并施,并非不可以化解一部分。至于说自己曾经极度的厌恶他的虚伪,在见多了人和事之后,江之寒倒也觉得稀松平常,做岳父是会让他稍稍的不爽,但还没到不可忍受的地步。

时间流逝,江之寒曾经的某些“道德洁癖”似乎也被时间之水冲刷走了不少。

现在横亘在倪建国和他之间,或者倪裳和他之间的,已不是那个雷雨夜的冲突,或者七中校园里的自残,或者单元楼下的羞辱。那些事情,在白冰燕的死面前,显得渺小无聊的近乎可笑。

白冰燕死于车祸。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纯属天意。说句诛心的话,她那天即使不在去隆中的路上,如果天意如此,在中州市区她也可能遇到某种飞来横祸。那天倪裳家附近就有一个人被大风吹落的十六楼坠落的花盆给生生砸死。

但江之寒不这样想。

他现在是一个执拗的人,比四年前甚至更为执拗。某个念头只要生根发芽,就会一直在那里,旁人很难改变,他自己也很难消除。

在江之寒看来,如果说山体滑坡是天意,司机反应不够快不够冷静是助因,倪建国的背叛是把白冰燕推向那辆车的推手,那么那盘录像带就是导火索,而虽然不是出自自己的意愿让她知道录像带的存在,他终究是那个源头。在白冰燕死的背景画面中,江之寒能清楚看到自己的身影,怎么抹也抹除不了。

※※※

抱着倪裳的身子,看着太阳逐渐西斜,江之寒坐在那里,害怕移动会惊醒她。她现在太需要多一点点的睡眠。

吴茵让老周带来一张小毯子,江之寒把它盖在倪裳的身上。山风吹过,热气退散,已略有些凉意。他在密密麻麻的墓碑中抱着她,听着女孩儿平顺的呼吸声,看到她沉沉的停在梦中,心里说得上百感交集。

背后是她外婆的墓碑,不久以后会竖起一个新的,那是她母亲的。而怀里的女孩儿,在经历了那么多艰难和突来的不幸之后,仍然坚强应对,仍然依赖着自己。

当今天倪裳情绪崩溃之时,她迷迷噔噔的走过来,扑进他怀里的时候,江之寒确认了这个事实。

虽然这一周来,陪伴在她身边最多的是她的几个好友,张小薇,薛静静,林墨,和阮芳芳。在内心深处,倪裳最信任最依恋的还是他,还是江之寒,四年前已经分手的前男友。

江之寒觉得自己不配这份信任和依赖,就像她父亲不配她的关心和信赖一样。在心里,江之寒对倪裳诉说,在把你亲爱的妈妈推向悬崖的手当中,有你这辈子最信赖最亲密的两个男人。你父亲欺骗了她,背叛了她,是那个最大的罪魁祸首。他也欺骗了你,如同以往一样,不敢告诉你真相,不敢告诉你妈妈为什么登上那辆去隆中的汽车。而我呢?我会是他的同谋——我会和他一起编织这个谎言,让你蒙在鼓里。

我不能让你才失去了母亲,又知道父亲在这里面的角色。那样的打击合在一起,我不确信你能挺的过去。也许有一天,当你有臂膀可以依靠,或者当他垂垂老去的时候,抑或是我良心发现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真相,告诉你他和我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和该承担的责任。我也会告诉你,在今天以后的岁月里,我会怎样惩罚他,报复他,让他为这件事付出看不到的代价。

但不会是今天。

江之寒低下头,隔的很近,温柔的看着沉睡中慢慢舒展开眉头的女孩儿,他曾经全心爱过的,现在仍刻骨铭心的,在他心中的某个地方,永不会被任何人所代替的那个人。

他轻轻叹了口气,很小声的自言自语说:“倪裳……我真的有些不甘心,还有些委屈。每当我靠近你的时候,我总是存了最好的愿望,要去帮你,和你身边的人。为了你,我妥协过,我退让过,我从没想过回报,我只想你能够好好的,像我每次告诉你那样,再快乐一点,享受你的人生……可是,为什么好意总得不到保佑,反而时常造成更大的伤害呢?大一的时候,我去找你母亲,只是想让她帮助你度过霍天雄的难关,然后我们慢慢的熟起来,我发现她和你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们可以很愉快的相处,然后……我有时候想,如果在她那次跑来警告我之后我从未去找过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即使她仍然讨厌我,即使我们现在形如陌路,至少你不会遭遇到这样的痛苦。难道,冥冥中真的有天意?而这天意是要让我离你远远的才不会给你带来伤害?我不信有这样王八蛋的天意!”

江之寒看着倪裳,她睡的正香,不知道他在唠叨些什么。

回头看来,江之寒觉得,似乎每件事都可以做的更好,或者任一件事做的好那么一点点,时间点正确那么一点点,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他坐在那里,有自责,有懊丧,有不甘,有委屈,也有怜惜,有疼爱。不知道怎的,他呆呆的看着女孩儿的面容,有一滴泪滑落下来。

曾几何时,他发过誓,不再为她流下一滴泪水。

但终究,他没能做到。

※※※

老周下了车,绕到另一边,把车门打开,江之寒向他点头致谢,横抱着毯子里裹着的倪裳,往楼上走去。到了房间门口,他从倪裳兜里摸出钥匙,开了门。屋里黑漆漆的,没有灯光。江之寒抱着倪裳走到去卧室的门廊,看见倪建国卧室的门紧闭着,没一点儿声响。

他抱着倪裳,进了她的卧室,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市区的温度还很高,连毯子都不用盖。江之寒帮倪裳脱掉凉鞋,把两条腿都移到床上,在昏暗的房间里坐下来,就坐在床沿上,静静的看了她好一阵。

过了一会儿,他站起身来,走到客厅里,想了想,扭开了一盏灯。像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一样,江之寒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陷入沉思。

十几分钟后,他站起来,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仔细查看了一下,里面有冰冻着的林墨带来的包子,凉拌的素菜,张小薇买的卤菜,和吴茵带来的各式水果。江之寒偏头想了一会儿,开始四处寻找什么。终于,他找到了他想要找的:米缸。

从米缸里舀出一筒米,放进锅里,又把冰柜里冰冻的鱼片拿出来,取了些姜葱,舀上水,把米淘好,在热水里解冻了鱼片,开始做起鱼片粥来。

一切就绪,江之寒等到水沸腾了,东西都下了锅,才把火扭到中小,盖上锅盖,走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把音量全部关掉,一个一个频道按下来,终于找到一个在播足球的频道,便放下遥控器,把灯关了,眯着眼,似睡非睡的看起来。

厨房里,灶台上的锅咕咕的冒着气。卧室里,倪建国和倪裳似乎都睡的很熟。江之寒一个人窝在客厅,只有电视闪动的画面的光。他忽然觉得很奇妙,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这里,过这样一个夜晚。

粥终于熬好了,江之寒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十五分。他关了火,盛了一碗,从冰箱里随便找了两盘凉菜和卤菜,淅沥呼噜的自己吃起来。从下午到现在,他还没吃过一粒米,一静下来才感到肚子贴在一起的饥饿。

五分钟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江之寒把碗洗干净,到处找了找,找到一个保温杯,往里面盛了些粥,端着进了倪裳的房间。

借着他扭开的过道的灯,江之寒能看见倪裳侧面的脸蛋,她鼻子一抽一抽的,还沉浸在梦乡里。江之寒环目四顾,慢慢适应了屋内的微弱的光线,能大致看到房间的布置。他惊讶的发现,倪裳的房间和他记忆中的几乎没有改变一丝一毫,那墙上的挂饰,那盖着钢琴的花边绒布,那床头柜上的家庭合影,竟然全和四年多前一模一样。连房间里那特有的暖暖的甜香,也恰如昨日,淡淡的把他包裹在中间。

江之寒把保温杯放在床头柜上,在黑暗中拿起上面的一支笔,撕下一张纸,写道:杯子里有粥,锅里还有,热一下可吃。把纸压在保温杯下面。

坐在床沿上,江之寒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睡着的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从云背后露出脸来,月光穿过窗帘只拉上一半的窗户,洒了点银辉在她的床头。借着月光,能看见她微微颤动的长长的睫毛,柔和的唇线,和侧脸的轮廓。

江之寒心里叹了口气,不止一次的,在他的生命里,他曾发誓要好好照顾她,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和方式。但每一次他努力做了点什么,后来却感觉欠她欠的更多,这委实是让他感到迷惑又无奈的一件事。

但不管做了多少,似乎只要静静的坐在这里,看一会儿她熟睡的模样,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在这个房间里。

不同的是,上一次,雷电交加,大雨磅礴。

而这一夜,皓月当空,无比温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