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91章 最后一根稻草

伍思宜和倪裳在单元楼的楼下最后拥抱了一下。

伍思宜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捧着倪裳的脸,隔的很近,柔声说;“裳,要坚强。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倪裳点头,这一次她没有说谢谢。她只是淡淡的说:“你也别太累了,注意保重身体。”

伍思宜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江之寒,转身走向街边正等她的小车。拉开车门,她回头向倪裳挥了挥手。

看见小车消失在视野里,倪裳收回眼光,偏头看了一眼江之寒。江之寒从近处看,能清楚的看到她的嘴唇干裂的厉害,像是被烈日暴晒过一样,有很多白色的干壳和裂口。

江之寒皱着眉头,“你水喝的太少了……”

倪裳嗯了一声,低头往前走。走了几步,她开口说:“前几天殡仪馆那边花销是多少,爸爸说了,把帐算清楚,好一起把钱付给你。”因为告别仪式那天,从餐厅到接送用车,以致大厅租用,花木布置,都是江之寒下面的人操办的,倪裳虽然是做决定的那个人,但账目的往来完全不清楚。

停顿了一下,倪裳补充说:“这次……收了不少的礼金,应该够了。”小心翼翼的,像是在解释。

江之寒很不在意的嗯了一声,问她:“事情都办完了吧?”

倪裳点头。

江之寒说:“你也该休息一下了……一直这样撑着不是个办法。小薇和林墨,还有芳芳都说你现在睡的太少。”

倪裳摇了摇头,“真的不太睡的着……也许,再撑几天,撑不住时就会多睡一会儿。”

说着话,两人上楼进了屋。

薛静静见倪裳进来,起身告别说刚才打电话回家,家里有事让回去一趟。倪裳要送她下楼,在屋门口被她拦住了。薛静静说,我们之间何须如此客气,你回去好好休息才是正经。

送走薛静静,倪裳回来对张小薇和林墨说:“小薇,林墨,明天开始你们不用常常过来了。事情已经都处理完了,太阳又这么毒……我也挺好的……”

她们说话的功夫,江之寒去了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个西瓜来,切成片装在盘子里,端着进了客厅,先递给倪裳一牙,然后女孩儿们轮着发过来,最后自己也拿了一片。

倪裳小口小口的咬着西瓜,微微的皱着眉头。

林墨转头问她:“姐姐,不好吃吗?”

倪裳轻声说:“这西瓜味道好淡,一点儿也不甜。昨天小薇让我挑,结果没挑好。”

江之寒微微一怔,转过头,正好碰上张小薇的眼光,两人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忧虑,这西瓜很甜。大概是疲劳过度,或是心情压抑,倪裳的味蕾有些不太管用了。

江之寒心思转动,觉得大伙儿坐在这里,倪裳还需要端着架子招呼说话,虽然是好朋友也要花些精神。但如果留她一个人呢,会不会太空虚寂寞,以致于胡思乱想呢?应了关心则乱这个词,他踌躇起来,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他仔细打量对面沙发上的女孩儿,脸色有些焦黄,眼角满是血丝,长久缺乏睡眠让眼袋都现出来,嘴唇干裂,头发似乎失去了水分显得有些凌乱而干燥。倪裳虽然从不是爱打扮的女生,但向来把自己收拾的清爽整齐,这些天大概已没有了这样的心思。

江之寒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虽然是陈词滥调,但也许真的只有时间才是疗伤的最好武器吧。不过对于倪裳这样心思敏感情深切的人,即使一场失恋也困扰了她好多年,更何况是生离死别。伤口会总在那里的,希望能渐渐的被岁月的风沙掩盖的深一些罢了。

几个人坐着讲些闲话,兴致都不算高。忽然间,主卧室里砰的一声响,倪裳条件反射的第一个从沙发上跳起来,三步两步冲了进去。过了好一阵,她走出来,摇摇头说:“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把床头柜上的水杯打翻了……”

五个人都有些焦虑的看着她,倪裳却似乎没有察觉到,她坐回沙发,偏头对张小薇说:“小薇,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妈妈的墓地还没有选好,我可不想她老呆在殡仪馆的柜子里。”

张小薇说:“这个事情急不来,今天回去我就开始搜集一下信息。”

倪裳盯着她的眼,呆呆的好一阵,忽然兴奋的说:“不用……我知道妈妈想去哪里,我知道的。”她的语调忽然高亢起来,带着一点点歇斯底里的味道,浑然不觉大家都担心的看着她。

倪裳一把抓住张小薇的手,“小薇,走,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好不好?晚了也许就没有空位了。”说着话,她已经站起身来。

张小薇为难的看着她,“倪裳,现在的太阳正毒着呢……你的身体……”这时候正是下午两点多,一天最热的时候。

看见张小薇转头看着自己,一副你快来拿主意的表情,江之寒站起身来,说:“既然就剩这么一件事儿,趁早做了也好。我去把车开到楼下来。”

倪裳愣了一下,说:“不用了,我和小薇去就好,你们先回家吧……其实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江之寒看她一眼,径直往外走,边走边说:“青峰陵园那么远,还是自己开车去比较方便。”

倪裳啊了一声,呆立在那里。半晌,她才开口道:“你……怎么知道?”一帮女孩儿都惊奇的盯着江之寒看。

江之寒在门口回过头来,“你不是要去青峰陵园么?”

倪裳傻傻的说:“是的。”

江之寒穿上鞋,“那不就得了。你们过五分钟下来,我的车差不多就到了。”

※※※

青峰陵园是倪裳的外婆埋骨灰盒的地方。为了那个超大的墓地,当年白冰燕可是下了血本。

江之寒的车比较大,所以后座挤了四个女生也不算太挤。到了墓地,一行人先直奔门口的办公楼。这么个大暑天的下午,生意相当的清淡。有个经理很客气的接待了他们,听说倪裳家曾在这里买了个豪华的墓地,就愈发热情起来。把图册拿出来仔细查一查,恰巧倪裳外婆的墓地旁边那块还空着,这么贵的东西这个年代还真的没有太多人问津。

倪裳问他价格,对方说这个要9988,因为还要大些。他推销说,里面可以作为家庭墓地,立好几个碑,多立一个只要再加三百块就可以了。几个女孩儿都蹙起眉头,这话说的可真不吉利。倪裳倒似乎不在意,但对这个价格还是有些犹豫。

她习惯性的转头看着江之寒,像是要让他做主一样。

江之寒问:“你爸的意见?……”

倪裳说:“我问过他,他说这件事都听我的。”

江之寒也不想和那家伙在那里讨价还价,说什么以后还可以多立几个碑。人都还没死呢,再无产阶级唯物主义,也太晦气了不是?于是,先缴了一千块押金,简单的签了个合同,就算预订下来,一周之内交付余款就可以了。

一行人出了办公室,倪裳说要去那里看看,便陪着她往她外婆的墓地走。

青峰陵园地处郊区,又在山上,天气比起市区相当清凉一些。这里绿化确实搞得不错,绿树成荫,走在树下倒也不觉得炎热。

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这里位于陵园的最高一层,往下看,密密麻麻的墓碑至少有成百上千。在山脚下,一条小河蜿蜒流过,那河水比起大江来要清澈不少,这就是所谓的靠山面水的好风水来着。

倪裳走到外婆墓前,其余的人都停住脚步,隔着她好一段距离。倪裳低下头,喃喃的似乎在和她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忽然跪了下去,把脸贴在墓碑前的地上。

江之寒的听觉最灵敏,能断断续续的听到她在说,“外婆……你……我照顾妈妈,妈妈……你们在一起了,好不好?”她并没有哭,实际上在殡仪馆见过母亲的那天以后,倪裳就没有哭过。即使在告别仪式上讲话的时候,或者是在火葬场送别的时候,她眼角含着泪,但从没有流下来。

倪裳脸贴着地,喃喃低语,几个女孩儿都略微转过了头,不忍去看她。往远处看,青山绿水,这里似乎还真是一个安息的好地方。

过了约莫十分钟,倪裳还跪在那里。一行人都有些不安起来。林墨看了一眼张小薇,不知道是不是该走过去安慰她,见张小薇站着没动,她又回头看了眼江之寒,江之寒抿着嘴,定定的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表示。

阮芳芳心里叹了口气,正准备走过去,倪裳忽然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跪的太久的缘故,她腿一软,打了个晃。旋即她稳住了身子,往这边走过来。

所有的人都立刻发现了不对,倪裳眼睛直直的,有些发肿,一路走过来,眼里像没有看到前面的人一样。站在最前面的阮芳芳伸了一下手,她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然后是林墨,然后是张小薇。

一直走到江之寒面前,她忽然投进他怀里,伸出双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腰。她的气力如此之大,江之寒能感到痛感。

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倪裳把头埋在江之寒胸前,忽然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没有压抑,没有克制,没有管周围站着的所有人,没有想过江之寒的女朋友就在他身后,她像只受伤的野兽一样,肆无忌惮的痛哭着。

江之寒轻轻拍着她的背,知道她终于忍耐过了那极限。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柔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

女孩儿们都扭过头去,各自心里的心思却不是外人可以琢磨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