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87章 身心俱疲

江之寒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端起杯子,三下五除二的把早餐消灭掉,起身去厨房又准备了一份儿一模一样的。回到客厅,江之寒把杯子递到倪裳眼前,轻轻说:“喝牛奶。”

倪裳一动也不动。

江之寒耐心的端着杯子等了足足一分钟,才伸出右手扶住她的背,把杯子凑到她嘴边,轻轻的倾斜着。就着他的手,倪裳机械的喝了两口。她现在一点儿不抗拒江之寒的身体接触,大概是完全不在乎这方面的原因。

慢慢的服侍她喝了半杯牛奶,江之寒把她放下,拿起手机打起电话来。

刚放下电话,只见倪裳弓着身子,干咳起来。江之寒赶紧走过去,绕到沙发背后,轻轻的帮她拍背。呕的一声,她把刚才喝的牛奶全吐了出来。

江之寒心里一叹,抱着她的肩头,把她平放在沙发上,自己去洗手间找了拖把,先把地上的呕吐物清理干净,又拿了张毛巾,去洗手间浸湿,出来帮她擦了擦脸。倪裳任他摆弄,也不做声。

江之寒去了厨房,烧了一壶水,倒好一杯,放进冰箱里冷了冷,然后端到客厅里,把倪裳扶起来,让她就着自己的手喝了几口水。

把水杯放下,江之寒走到沙发头上,单膝跪下来,说道:“昨天我到这里来之前,已经叫市教育局的人通知在长夏的你父亲。他们给那边的单位打了电话,一时还找不到他,也不知道他具体住在哪个宾馆。”

倪裳总算有了些反应,偏过头,看着他。女孩儿的眼神一夜间好像就黯淡下去,失去了神采。

江之寒不忍和她对视,略略偏过了目光,继续说:“我昨天找了几个人给南风那边打电话通融了一下,今天会去一个车,把你母亲的遗体先拉回到市殡仪馆来。虽然她随身的物品都确认了,你还是需要去一趟……”

倪裳肩头抖了抖,看着江之寒,似乎在苦苦思索什么。

江之寒看着她,说:“倪裳,你……必须振作起来,你必须勇敢起来。你妈告诉我,你外婆去世前,她对你讲过,你才是这个家以后的顶梁柱。你长大了,已经过了让他们来照顾你的年龄,现在轮到你去照顾他们了。不管……他们是活着还是过去……”

倪裳的眼睛终于闪了一闪,她声音有些抖动,“我……妈妈告诉你的?”

江之寒看着她的眼,点头说:“是的……这两年,我和你妈妈偶尔有些接触,相处的还算好。我能感觉到,她有多么爱你,也知道你有多么难过。但现在,是你该为她做点事情的时候了……”

倪裳眨眨眼,似乎在消化他的话。过了好一阵,她问:“妈妈……为什么会在那个车上?”

江之寒说:“那辆车是去你外婆老家的,她也许是有事去小住一段时间?……至于详细的情况,等你父亲回来,他应该知道的比较详细……”

※※※

九点钟,张小薇和林墨到了。

江之寒把倪裳交给她们,自己走到阳台上打了几个电话。打完电话,他静静的站在阳台上。下过一夜的雨,气温已经降了下来。太阳悬在半空,吹过来的风还有一丝丝凉意。

江之寒扶着阳台的栏杆,俯看下面那条送倪裳回家时曾天天走过的小马路,心里满是苦涩。和白冰燕交好,开始的时候是他想要重回倪裳身边帮助她的一部分。后来,他感觉和白冰燕相处的越来越投机,相互之间也慢慢培养出一些信任。但如果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她,或者在她来找自己第一次之后和她完全没有来往,这个惨剧也许不会发生吧?

他耳边还回响着倪裳昨晚的叫声,我做错什么了?

江之寒也这样拷问自己,我做错什么了?是那盘录像带吗?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我真的做错什么了吗?他抬头看看天,摇了摇头,心里也满是憋屈。

难道,这世上真的还有天意?

十点钟刚过,倪建国的电话打回了家。倪裳在电话里和他讲了几句,就呜呜的哭了起来。电话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好久,大概有二十几分钟吧。挂掉电话,林墨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静静的陪着她。

张小薇抽个空,走到阳台上,见江之寒站在那里,背影看起来很萧索的样子,或者这只是她自己心境的反射。

她走过去,说了句无用的废话,“怎么会这样?”

江之寒扭头看了她一眼。

见他满眼都是血丝,张小薇关心道:“你一夜都没睡?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江之寒说:“我在等去南风的人给我回电话。”看了眼张小薇,又说:“劝她吃点东西……两顿没吃饭,这样是挺不过去的。还有,中午打电话叫人送点外卖吧,清淡一点儿的。”不知道为何,江之寒对这个女生有一种本能的信任。

江之寒要等的电话还没有回来,吴茵的电话先到了。江之寒在电话里说,我可能没办法去南岛了。听得出他声音的疲惫,吴茵问他发生什么事情,江之寒老实的说,害怕是林墨在的那辆长途车上,倪裳的妈妈在上面。电话那边,吴茵惊叫了一声。过了好久,她才说,过两天我就飞回来。江之寒让她安心陪母亲和哥哥在南岛度假,吴茵没有再多说什么,把电话挂了。

中午很快就到了,张小薇叫了外卖,倪裳又接到倪建国的电话,说今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票已经订不到,只能坐明天的飞机。江之寒让倪裳告诉倪建国,在旅馆等候消息,自己来帮他解决这个事情。

下午两点钟,江之寒等的电话终于来了,遗体已经运回到中州殡仪馆的太平间里。江之寒心里不是没有抱有那么一点点幻想的,电视剧电影里不是常有那样的情节吗?他见林墨和张小薇已经劝倪裳吃了点东西,女孩儿的精神略微好了些,平日脸上时不时带着的那坚毅的神情又回来了。狠了狠心,他叫上三女,自己开车,便往殡仪馆而去。

※※※

奇迹并没有发生。

回到家的倪裳很疲惫,但在殡仪馆里洒了些泪水以后,她已经不再哭了,只是一味的沉默着。林墨和张小薇商量了一下,决定一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来陪她。

下午五点半,倪建国的飞机抵达中州。五点四十,江之寒带着林墨离开了倪裳家,张小薇留了下来,说好明天这时候林墨来换她的班。

江之寒开车先送林墨回家。到了单元楼楼下,林墨看着他,心疼的说:“太疲惫了开车也不好,上去休息一下,好吗?”

江之寒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停了车,和她一起上了楼。林叔叔今天有个应酬,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江之寒坐到沙发上,一下子觉得骨头架子都散掉了。二十四个小时没有闭眼也许还是次要的,这一天一夜,他心思百转,想到太多的东西,精神的疲乏远过于身体的疲惫。

他慢慢的躺下来,闭上眼,心里却避不开各种各样纷沓而至的念头,并没有太多的睡意。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有人推了推他。江之寒睁开眼,见沙发前的茶几上已经摆了几盘菜。

林墨说:“吃晚饭了,今天爸爸不回来。”

江之寒摇了摇头,说:“你先吃吧,没什么胃口。”

林墨坚持道:“你是怎么劝姐姐的?……明天,也许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姐姐和倪叔叔大概都快垮掉了吧,你要是不去帮忙的话,谁去做事?”

江之寒摇头苦笑,“我……是谁呀?”

林墨看着他,眼神很坚定,“那并不重要,我们想要的就是多帮姐姐一点……那就足够了。”

江之寒觉得自己还是个蛮奇怪的人。他虽然真的觉得没有胃口,但一大碗饭还是很快的被他装进肚子里,并没有什么困难。吃过饭,林墨在客厅里放了点音乐,自己去厨房洗碗收拾。端着水果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江之寒已经歪在沙发的一角,闭着眼似睡非睡。

林墨把果盘放下,拽着他的胳膊让他起来。江之寒太重了,林墨拉的很是费劲,小脸都红了。

江之寒嘀咕道:“干什么?让我眯一会儿……”

林墨推着他,一只手帮他稳住重心,费劲的终于推着他进了自己的卧室。一松手,江之寒便直直的躺了下去。

林墨像是在对自己说:“沙发太短,只能让你睡这里了。”帮他把拖鞋脱掉,把两只脚移到床上,在身上盖了自己的薄毯。江之寒闭着眼,一会儿的功夫,就有鼾声传出来。

林墨在床头蹲下来,温柔的看着他。哥哥睡着了的脸上眉头仍然邹成一团,她嘟了嘟嘴,伸手按住他的额头,想要把它们抚平,手一松开,那眉头又皱在了一起。

她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听着那有节奏的鼾声,扁扁嘴,小声评论道:“比我爸打的还响。”

在床上,江之寒似乎嘟囔了几句。林墨凑过去,仔细的倾听,他迷迷糊糊的在念叨,小茵……小白兔……倪裳……白阿姨……

林墨发了回呆,把卧室的门轻轻带上,自己回到客厅里,往沙发上一躺。

音乐还在放着,里面传来的又是那首歌。

林墨跟着哼了两句。在心里,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从mary到sunny和ivory,哥,到底有多少女孩需要你一生去操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