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86章 重入此门,物是人非

Andrew的二舅因为私事飞来中州,作为自己最大的合作者,江之寒理所当然的要设宴招待。因为对方应酬很多,江之寒客气的让他定时间,结果恰巧和父母回中州的接机冲突了。江之寒要去参加午餐聚会,只能委托老周开车去接,又打了电话给林墨,让她代自己去机场。谁叫她挂着干女儿的名份呢?

吃过饭,聊了一阵,江之寒和程宜兰就告辞出来。程宜兰回公司办公,江之寒抽空回趟家。

到了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历蓉蓉和林墨正坐在沙发上,一起筛选这次出去拍的照片,江永文坐在旁边看一场甲A的重播,时不时和林墨讨论两句。

历蓉蓉招呼江之寒坐下,一起看照片。才看了不到十分钟,江之寒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历蓉蓉皱着眉头,看他一眼,挥手让他赶快走开,嘴里念叨道,“哪能忙成这样?是总理么,要日理万机。”林墨坐在旁边,哧的笑出声来。

江之寒回到自己的卧室,接了电话,却是楼铮永的。

楼铮永的声音有点低沉,“之寒,啊……有个消息告诉你。”

江之寒说:“楼哥你讲。”

楼铮永的声音似乎少见的有几分犹豫,“前两天,你去南风之前,我打电话给交管局的人,叫他们如果失事客车的乘客名单出来,第一时间通知我。后来林墨回来,我忙起来,也忘了告诉他们不用了。总之……他们今天发给我一份现有的名单传真……”

江之寒蓦然坐直了身子,感觉有血液涌上大脑,“有……我认识的人?”

楼铮永低沉着嗓子,“是的……我给你打电话前,还核实了一下,其中有一名乘客是……是倪裳的妈妈。”

历蓉蓉虽然嘴上抱怨,心里还是疼儿子的。看他回家就接电话工作,便放了照片去削了些水果,切成片,对林墨说:“给你哥端一盘去吧……还有,告诉他手机不要打多,杂志上说西方研究结果手机会有辐射的。”

林墨嗯了一声,起身拿起盘子,走到江之寒的卧室,轻轻敲了两下门,推门进去,只见江之寒坐在床边,双手撑在膝盖上,把头埋在手里,正使劲揉自己的头发。

林墨大吃一惊,她轻轻的把果盘放在书桌上,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来,柔声问:“哥,出什么事了?”

良久,江之寒都不作声。

终于,他抬起头,看着林墨,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那辆客车……我以为你在上面那辆客车,倪裳的妈妈在上面……”

※※※

倪裳回来给母亲庆生以后,又回了一趟乡下。这一次回来,算是这个暑假活动的终结。她昨天中午到的家,下午两点父亲就离家出差到长夏去了。本来应该在家里的母亲也不在,回来之前通电话的时候,白冰燕提起过她可能要外出两天,让倪裳回家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倪裳问起父亲母亲去了哪里,倪建国也讲不清楚,只是含糊的说大概有事要离开中州几天。

听到门铃响,她想着应该是母亲回家了。走到门前,从猫眼里往外看,却意外的发现江之寒站在外面。

打开门,倪裳把他让进屋里,忍不住往他后面看了看,他是一个人来的。

有多长时间,他没有来过自己家了?应该有三年多了吧。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了一下,倪裳的家电器家具都换了新的,但总体的格局和当初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不过物是人非,这里面住的人……

倪裳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替他开了,递到手上。坐下来,静静的看着他,等待他的来意。虽然表面镇定的很,心里却是扑通扑通不争气的越跳越快。江之寒已不是当日的江之寒,他贸然上门,绝不会是无缘无故的。

江之寒仰脖子喝了一大口可乐,偏过头,看着女孩儿的眼,轻轻叫她,“倪裳……”

倪裳嗯了一声,男子的神情有些疲惫,眼里有些看不透说不出的东西,让人看了忍不住会生出些怜爱的感觉。

江之寒的下一个动作完全出乎倪裳的意料,他伸出手,把她拉过来,揽进自己的怀里。

倪裳啊的轻声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但男孩儿的拥抱很有力,她没有挣开。下一刻,她放弃了,轻轻靠在他胸前,心里波涛汹涌。

发生了什么?他……和吴茵分手了?他家里可出了什么大事情?或者是,公司遇到了大麻烦?倪裳一时间思绪万千,理不出个头绪。

江之寒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她,没有欲望,没有激情,而只有一个安慰爱护的姿态。倪裳和他是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的,她很快就感觉到了,男孩儿的心跳很平稳,甚至有些慢。他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背,好像不是一种寻求抚慰的姿态,而是要传达某种关心或是怜惜。

江之寒终于开口了,“倪裳……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我们还是要往前走的,是不是?”

倪裳轻轻的嗯了一声,心里已经有些打鼓。

江之寒心里叹了口气,任何言语修饰,在这样的事情面前都是徒劳。他低头看着倪裳的眼睛,“有个很不好的消息……你母亲出了车祸,她……去世了。”

倪裳眨了下眼,近处看她一双大眼睛更显得黑白分明,但这时候却有几分呆滞。她又眨了一下,好像没听懂这句话。

终于,她开口说:“你说什么?”声音却已经哑了。

江之寒尽量平静的说:“前两天暴雨造成的山体滑坡,有一辆长途客车翻到了崖下。我才收到的消息,你妈妈在车上。”

倪裳又眨了一下眼,盯着江之寒,她说:“不是真的!”

江之寒微微叹了口气,神色温柔的看着她。

倪裳摇摇头,又说:“你骗我!”她使劲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

江之寒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只是温柔注视,眼里全是怜惜。

女孩儿眨了下眼,眨住一滴眼泪来。然后又眨了一下,又是一滴。她睫毛颤动,越来越快的眨着,每一次都带出一滴泪,顺着光洁的脸颊往下流,一会儿的功夫,就湿透了衣衫。

她无声的哭着,眼睛离着江之寒不过几十公分的距离。江之寒觉得自己整个心都化掉了,好像里面到处都是窟窿,每一处都能感到疼痛。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终于哇的一声,叫出声来。看着面前生命中最亲密的男生,她歇斯底里的叫道:“我做错了什么!……会被这样的对待!我做错了什么!”

江之寒抬起右手,按着她的头,把她按到自己的胸前。

在她耳边,他只能轻轻的说:“别难过了,啊,别太难过了……”一切言辞都太苍白,他只是想发出些声音,证明自己的存在,给她一点点依靠。

很久很久,没有人回应他。

低下头去,他板起女孩儿的脸,她已经晕了过去。

※※※

白冰燕出车祸这件事,知道来龙去脉,并能推测出所有经过的也许只有江之寒。从某个渠道【白冰燕自称是吴茵告诉她的但吴茵否认】白冰燕知道了江之寒手里有一盘关于倪建国的录像带,她大概猜测到是怎么一个东西,于是约了江之寒见面。她设计好了一系列问题来试探江之寒,虽然江之寒抵死不认,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然后,她回家和倪建国摊牌。倪建国应该是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白冰燕自然很生气很难过,不想看到他。因此,她选择了去她母亲的老家隆中小住一段日子,上次倪裳外婆病重的时候她就陪着去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听倪裳提起那里的房子并没有卖掉。车到南风附近,不幸出了车祸。

江之寒不能确定的只有两点:白冰燕到底是从什么渠道知道录像带的事【吴茵坚决否认告诉过她】,倪建国知不知道消息是从自己这里泄露出去的。听倪裳回忆,母亲走之前和她通过电话,但显然在电话里她并没有告诉女儿她父亲出轨的事。

窗户外,天已经蒙蒙亮了,又一个夏日的凌晨,而江之寒现在真切的痛恨夏天。

他的手臂有些发麻,因为倪裳枕着它,在客厅的沙发上睡了半夜。她醒过,哭过,梦呓过,抽搐过,然后又浅浅的睡去。江之寒睁着眼,琢磨着这件事前前后后的所有细节,回想起和白冰燕交往的过往时光,想着自己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竟然一夜之间一点睡意都没有。眼睛终究有些疲劳,他拿左手揉了揉,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倪裳,心里有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

七点多钟的时候,倪裳醒过来,木木的看了看江之寒,起身回自己的卧室,很久都没有出来。

八点钟,倪裳走出屋,到厨房里默默的倒了一杯牛奶,拿出两个小面包放在盘子上,给江之寒端过来作早餐。她把牛奶杯子和放面包的盘子放在江之寒前面,自己走到沙发的另一角,把身子窝进去,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