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84章 心悬

晚上一番搏斗,吴茵出奇的勇敢和坚韧,时不时的还有反抗的小技巧,让江之寒费尽了心力,才收获了三两次投降的娇吟。

大概是被耗尽了力气,江之寒很快便沉沉的入睡了。

慢慢的,天黑下来,山壁有了形状,火车的声音愈来愈响,又是一个旧梦重访的夜晚。

在梦里,江之寒似乎能意识到这是一个梦,他念叨说,来吧,看看今天又有什么新花样。

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同的是这一次火车往前开的特别的久,似乎没有尽头,似乎只有第一次才能和它比比长短。

江之寒现在和林墨认识已深,他能听出来那声音是她的嗓音,但他始终听不清楚最后那两个字:“我是……”,是谁呢?他仔细辨听,明明是林墨的声音,那名字却是呼之不出。

※※※

身子使劲被摇了摇,好像有一道白光闪过,那隧道终于到了尽头。

江之寒勉力睁开眼,眼前的景象有几分模糊。然后,他慢慢的聚焦,吴茵美丽无暇的脸就在据他三五十公分的地方。

带着几分忧虑,吴茵说:“你今天怎么了?一觉睡到十二点,我进来看你几次了。我可从没见你赖床赖到这么晚,是身体不舒服?”

江之寒傻傻的哦了一声。

吴茵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头,轻笑说:“你老是笑人家林墨爱睡懒觉,今天自个儿也睡到了中午不是。昨晚好大的雷雨,你倒是睡的踏实,被人抬出去卖了都不知道。”一夜大雨后,气温下降了不少。上午吴聪就打来电话,但吴茵看江之寒睡的香,便没有吵醒他,许诺吴聪下午再一起出去打游戏。

被人抬出去卖了都不知道……这句话好熟悉来着……林墨爱睡懒觉……嗯,林墨……

林墨!

江之寒噌的一下坐起身子,吓了吴茵一跳,“怎么了?”

江之寒说:“林墨……林墨在哪儿?”

吴茵白他一眼,“林墨和古老师去南风老家了,昨天才出发的,你睡迷糊了吧……”

江之寒说:“对……”手忙脚乱的找着什么。

吴茵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江之寒说:“我的手机?”

吴茵说:“在书桌上呢。”

江之寒赤着脚跳下地,三步两步跑过去抓起手机,手指一阵急按,找到林墨的号码,拨了过去。林墨的手机,是她考上青大后从江之寒这里得到的礼物。

半晌,江之寒颓然放下手机。没有信号。

江之寒想了想,给林叔叔店里拨了一个电话,得知他出去进货去了。江之寒留言说,让他回来立刻给自己回个电话。

放下手机,看见吴茵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江之寒道:“做了个噩梦……”

吴茵松了口气。

江之寒一脸严肃的,“这个梦……通常很灵的。”

这次梦以后,录像带的事情被揭露了出来,让江之寒越发相信这个梦的神通。但梦还没有终止,千万,千万不要还有什么样出乎意料的大事!

他拿起床头的电话机,噼噼啪啪拨了个号码,“喂……楼哥,这两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吗?……不,我不是说公司。嗯,你知道南风县吧,那边儿有什么特别的事儿发生?……哦,我只是随便问问……好,再见。”

放下电话,江之寒嘟嘴,皱眉,傻傻了发了一回呆,然后手脚麻利的进浴室,三下两下梳洗好了,换上出门的衣服。

吴茵看着有些古怪的他,“你要去哪里吗?”

江之寒说:“我不知道。”

吴茵说:“那先吃早饭……中饭吧。”

江之寒哦了一声,到了饭厅,吴茵揭开罩子,桌子上摆着小米的粥,泡的嫩姜,上好的腐乳,切开的金黄金黄的咸鸭蛋,加上凉拌的空心菜,正是夏天爽口的早餐搭配。

江之寒摇了摇头,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大惊小怪。他拔了几口饭,试图开始享受这可口的早餐。

刚吃了五分钟,吴茵拿着手机从卧房里出来,“楼哥的电话。”

江之寒接过来,说了几句,手抖了抖,那手机没拿稳,嘭的一声,掉在了木头的地板上。

※※※

一点半的时候,林叔叔的电话打回来了,林墨和古老师昨天去了南风,但晚上并没有接到她们打回来的电话。但林墨父亲说,他昨晚上帮着送邻居的一个小孩儿去医院,有两个多小时不在家,所以他也不太肯定是不是错过了她们的电话。

江之寒想了想,说道:“林叔叔,你现在就回家,一直呆在那里,等她们的电话,可以吗?”

林墨父亲警觉起来,“小寒,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江之寒说:“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嗯,昨天中午有一辆从中州去南风的长途客车因为山体滑坡翻车了……”

林叔叔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使劲跳了几下,好像快蹦出来了,“你是说……”

江之寒说:“你先别急,我只是瞎疑心。对了,你知道她们俩坐的是几点钟的车?”

林叔叔说:“应该是上午九点左右,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林墨她妈说,那个车不挤,当场去买票上车就可以。”

江之寒说:“好,那你回家等电话,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现在去了解一下情况,嗯……晚一点可能会去一趟南风。”

挂了电话,和坐在旁边的吴茵交换了一下目光。

自从楼铮永打电话来通报那边有一个车祸的消息后,江之寒就处于现在这个状态。他表面上看没什么特别,但越来越了解他的吴茵能看出他全身都紧绷着,整个人似乎焦躁的徘徊在失控的边缘。

吴茵当然清楚林墨对江之寒是何等的重要,最亲的妹妹,一起经历过生死,几乎是他最宠溺的小女生。她有些担心江之寒的精神状态,便打电话请小黄去酒店照看一下哥哥和母亲,把司机老周叫来开车,自己陪着江之寒一边往南风赶,一边打电话询问相关的情况。

但愿,这不过是虚惊一场吧?吴茵心里这么想,但她深知,江之寒并不是咋咋呼呼的一个人,他忽然爆发的担心和紧张应该是有一些源头的。

吴茵放下手机,对江之寒说:“交管局那边了解的情况,省道现在还是关闭的,车翻到了崖下面,到现在还没有确定具体的位置,更不要说更具体的情况。由于这两天的雷雨大风,南风县城附近部分地区断电,程控电话通讯在某些地方也断掉了。所以……你别太担心,可能是没办法联系上。”

手机嘟嘟的响起来,这次是林志贤秘书的电话,“江总,我打电话了解了一下情况。兴隆乡的派出所暂时电话联系不上,一旦联系上了,我会让他们派人立刻去你给的地址查看,然后尽快给你反馈消息。客运办我了解了一下,情况是这样的。昨天有三班长途车上午是从中州出发,要经过事故现场的。这三班车的终点都不在南风,但都会在南风县城停站。一班车是到忠县,早上七点五十五出发,一班车是到隆中,早上八点二十出发,最后一班是到成竹,是九点正出发的。现在那边比较混乱,我们暂时还不能确认任何一班车的准确信息。因为省道那个方向仍然封锁着,也没有一班车是返回的。实际上,山体滑坡,到底掩埋了几辆车,有多少掉到悬崖下面,现在南风那面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

江之寒插嘴问道:“如果是去南风县城,一般会乘坐哪般车?”

林志贤的秘书是个比较能干的,相关情况了解的很细。他说:“据我所知,时间上没有太大的差别。价钱上,去隆中的车最便宜,不过也便宜不了多少钱。去成竹的车是最新的进口空调车,所以是最贵的,路上时间大概能少那么二十几分钟,因为那边的路实在不是那么好。现场抢救的情况现在还不太清楚,那边整个组织比较混乱,我们正在联系南风县委县政府的人了解情况。”

他顿了顿,接着说:“根据林局指示,王警官已经开车来和你汇合,他会跟车和你一起过去。其它有任何需要的地方,请你给我打电话。”

江之寒谢过他,刚挂掉,小顾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师兄,我帮你问了问,在现场的是张团长下面的一个工兵连,连长姓马。他们现在好像主要在清理道路,因为被埋的车据说比原先报道的多很多,现在抢救工作集中在那一块儿,其它的就不太清楚。张团长和我很熟的,他已经打过招呼了,你要是到了现场,有什么需要,直接和马连长说,他会全力配合的……嗯,林墨应该没事的,那小丫头一看就是有福气的人。”

难得听到小顾一句安慰的话,江之寒心里一暖,谢过他。

放下电话,老周已经把一个警笛放到了车顶上。呜~~~一阵凄厉的响声,小车飞快的往前驶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