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83章 谎言

吴茵替自己和哥哥母亲订好了去南岛的机票,就在大后天,比历蓉蓉二人返回中州的时间提前了两天。安置好一切,陪他们吃过晚饭,她上了小黄的车,往江之寒家里去。

虽然吴聪叫嚷着要见小寒,但江之寒并没有出现在晚餐的餐桌上。吴茵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只是淡淡的说晚上没有空,同早上的说法不太一样。

开门进了屋,吴茵换好鞋,走进卧室,只见江之寒拿了本书,坐在床上,神色颇为严肃。

她招呼道:“我回来了。”

江之寒嗯了一声,并没像往常一样给她一个温暖的微笑。

吴茵敏感的心跳了一跳。不管工作上如何繁忙或是不如意,在家里江之寒总是温柔周到的。上一次她看到他这个模样,应该是彭丹丹自杀的那个夏天的事了吧?

吴茵走进浴室,洗了手,轻轻擦了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不祥的预感。对着镜子,她呆呆的看了一阵,人比花娇,我见犹怜。

定了定神,吴茵走出浴室,打开衣橱,换了一身家居休闲的衣服,淡淡的说:“机票我订好了,大后天的,下午一点二十分。”

江之寒放下书,看着女孩儿,精致柔和,一如既往。与以前不同的是,她的自信和品味似乎与日俱增,让她身上更多了一份华贵之气。

他拍拍床,示意吴茵坐到身边来。吴茵坐下来,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江之寒从没有对她发过怒,就是说话高几度的事儿,也几乎没有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有一点怕他。

江之寒微微嘟了嘟嘴,开口道:“我一向以为,我们两个之间,现在是可以坦诚布公的,是不是?”

吴茵心里一跳,更是紧张了几分。她点头,表情严肃。

江之寒说:“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把倪建国录像带的事情告诉倪裳她妈吗?”

吴茵心里咯噔一下,她定定神,咬了咬下唇,说:“我没有。”

江之寒神色不变,他哦了一声,说:“所以,她在撒谎……”

吴茵心里知道了个大概,对那天的一时冲动已经很有些后悔了。她开口说:“今天下午你去见她,她对你这么说?”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知道我下午是去见她?”

吴茵说:“你又没有刻意瞒着我,我当然知道。我还偶然听说,你上周陪她去偃城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脱口就出来了。

江之寒略略皱了皱眉头,“哦?这……是她告诉你的?”

吴茵不答他的话,说:“但是,我确实没有去找她说过录像带的事……我也没有理由那么做……”。在措辞上,吴茵玩了一个小小的花招。

和江之寒对视了一会儿,她说:“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知道为什么,是委屈呢,还是有点心虚和后悔,她一眨眼,有一滴泪流了下来。

看着江之寒审视的眼神,咬咬牙,吴茵说:“明天你把白阿姨找来,我们可以当面说个清楚……”

江之寒缓和了脸色,心里想,难道昨天在机场小茵问我的时候,被哪个白冰燕的熟人恰巧听了去,然后转告给她?或者是,她昨天恰好在机场,就站在我们旁边?那未免也太巧了些?他脑海里回放了一遍那时的情形,还是一团乱麻。

终于,他伸手把吴茵揽进怀里,柔声说:“我怎会不信你?……只是……这个事情捅出去,可能有些麻烦。唉……别在意,我只是心里有些烦躁而已。”

吴茵伏在他怀里,“那录像带……?”

江之寒说:“是倪建国和他情人偷情的证据……我过两天就把它处理掉。唉,我要是记得这鬼东西,早就把它销毁掉了……不过现在什么都已经不重要,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呢?”他的眉头挤到了一起,心里也没了主意。

白冰燕知道了这事,一定会和倪建国摊牌吧?难道会闹离婚?还是会原谅他?和白冰燕上一次的谈话,让江之寒发现了她温婉外表下的精明厉害。他现在越来越相信,倪裳更多的是继承了她母亲的基因。从那一段对话的开始,白冰燕就牢牢的把握着主动,控制着江之寒的情绪,让他很快的只能坦白承认事实。

倪裳呢?她又会受怎样的影响?会有怎么样的感受?倪裳一定会知道父母争吵的原因,她也一定会很伤心,心目中道德完美的父亲居然干出那样的事情吧?但是,难道她不应该知道事实吗?她已经长大了,应该更能承受这一切吧?江之寒这样祈祷着。

江之寒有些捉摸不定,现在事情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以后怎么发展,几乎完全在白冰燕的一念之间。他甚至设想过,白冰燕对他的观感,会在这件事情之后有怎么样的变化。但隐隐的,在内心深处他不是没有一点幸灾乐祸:倪建国这个伪君子,终于要在倪裳面前现出原型了……

小白兔,我告诉过你,他是自己从高处跳下来自残的……现在,你总归该相信我了吧!

※※※

第二天一早,林墨打电话来告别,她今天要和妈妈出发去距离中州两百里的南风县住上两周,那边是古老师父亲的老家,山清水秀,景色很是宜人。

和江之寒讲了几句,她要吴茵姐姐来接电话。江之寒把话筒递给吴茵,两人在电话里唧唧呱呱讲了足有七八分钟,才笑呵呵的收了电话。

江之寒和吴茵收拾好,一早就出了门,趁着上午不是太热,准备带吴母和吴聪去游西山。吴茵埋怨说,这天也太热了些,下午根本没法出门。江之寒说,天气预报讲,今明两天晚上中州都会有大雷阵雨,下了雨自然就凉快下来了。

上午游玩西山,下午江之寒带着吴聪去打街机电游,教他开赛车,这个相对比较简单些,无非是快一点慢一点的差别。后来吴茵也被哥哥拉进来一起玩,一直玩到六七点钟,吴聪还没有尽兴,被妹妹和小寒一人抓着一只手,有些不情愿的回旅店会合母亲吃了晚饭。

把一切都安顿好,从市区开车回到家,已是快九点钟。

江之寒去书房打了两个电话,看了一份小顾发到家里来的传真,才回到卧室,洗过澡,穿了条三角裤就走出来。吴茵懒懒的靠在床上,卧室的电视开着,是中州台的晚间新闻。

几天下来,江之寒也深切的感觉到,照顾吴聪这样的是一件极累的事情。一天两天也还罢了,长年累月真是耗费心神的一桩麻烦。要不老人家的名言怎么说,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做好事呢?想着吴茵这样过了十几年,江之寒心里满是怜惜。

他坐到床上,把吴茵揽进怀里,说:“我们现在真的有点像老夫老妻了哦。”

吴茵白他一眼,“什么意思?”

江之寒怪笑,“你不觉得,我们做那个事,没有以前频繁了吗?”

吴茵脸上一红,“讨厌!”

江之寒说:“我可是很正经的,那个对夫妻感情很重要的。”

吴茵抬头看着他,娇媚的说:“久而久之,我变成黄脸婆了呗……”

江之寒扬扬眉毛,“哎呀,小茵,你原来早有怨念呀……你想要,怎么不说呢?”

吴茵使劲拍了他一巴掌,“鬼才想要?讨厌啦你!”

江之寒说:“别口不对心,我保证天天喂饱你。”

吴茵嗔道:“你还说?”

接下来,自然是一番搏斗。

夏天虽热,但终究有夏天的好处。吴茵在床上只穿着件小小的背心,能看到里面凸起的小豆豆。很快的,江之寒便攻上了高地,占领了低谷。但今天有些不同,女孩儿的抵抗认真又顽强,她扭动着身子,把最要害的部位掩藏起来,让这个战争的游戏变得愈发有趣。

终于,江之寒定住了她的身子,分开了棉花般柔软玉脂般温润的两条腿,攻破了那防线。感觉到挤压和充实,他长长的满足了叹了口气,停了好一会儿,感觉到里面的律动,然后自己跟着节奏动起来。

一二三四

二二三四

三二三四

四二三四

换个姿势

再来一次

……

和着他的进出,他的数数,女孩儿轻声吟唱,凄婉呻吟,那声音盖住了背景中电视新闻播音员低低的话声。

今天中午,在南风县附近,由于近两天连降暴雨,导致山体滑坡。从中州通往南风的省道一部分被掩埋。到记者发稿时为止,至少有一辆客运大巴因为躲避山体滑坡失去控制,坠入路旁的悬崖,死伤人数还不确定。另外至少有两辆货车被掩埋,有关部门正在组织抢救。

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已经发出指示,要不惜代价救死扶伤。南风县县委书记张伊陶同志,县长钟淑娴同志都已经赶到现场,指挥抢险救人的相关工作。驻中州解放军某部也已经派出工程兵部队赶往现场支援抢险。

……

墨黑色的夜空中一道闪电划过,接踵而来的是一声霹雳般的惊雷。激情中的二人似乎沉入只有他们的世界,丝毫没有察觉。

哗啦一声,雨水如注,倾灌而下。

又一个夏日的雷雨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