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82章 绝望

倪建国推门进屋的时候,白冰燕在沙发上大概已坐了三个多小时。没有喝一口水,甚至身子都没有挪过一下。

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早不复下午面对江之寒时的机巧锐利。忽然想起去世的母亲,以前她念叨倪建国不好的时候,自己为他辩护得最多的就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一个忠于家庭的男人,深爱女儿,在外面也从来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母亲那时候常常冷笑说,他就是想,也要有人愿意啊!你以为他不想么?

还真给她不幸而言中了!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在白冰燕他们这一代,忠诚是一种信仰,是她深为看重的一件事,一种品德。她有时候回想过去,总是对自己说,倪建国虽然事业上差强人意一些,在忠诚上在顾家上还是可以打上100分的,这是她深感安慰的一件事。

可惜,现实给了她重重的一击。

这些年来,单位上对白冰燕示好的领导,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想要暧昧一下的所谓成功人士,还真有好些。老实说,白冰燕从来没有被诱惑过。对婚姻的忠诚,是她一直信奉的一样东西,慢慢成了习惯和信仰。再说了,她并不觉得那些男人有太多吸引人的东西。

尤其是最近几年,她的期望越来越多的放在了倪裳身上。所谓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她觉得自己看事情豁达了很多,心境也越发好了。倪裳上了大学,一如既往的卓尔不群,以后的前途光明着呢。而自己呢,一转眼就快五十,也许真的到了知天命而享受生活的时候了吧……

白冰燕越来越相信,平平淡淡也是一种幸福的状态。现在就很好,不需要太操劳,经济上没有太大的压力,不需要和周围的人无聊的攀比。前些日子,她重新关注起年轻时学习的芭蕾舞,从偃城回来以后,一时兴起,到处打听,拿到了几个十几二十年不见的老朋友的电话,打过去和她们聊天,感觉心里很畅快。

忽然间,一切似乎都崩塌了……

生活的改变,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瞬间。

对于白冰燕,那个瞬间就是她听到那个漂亮的女孩儿大声的问江之寒,你抽屉里那盘倪建国的录像带该怎么处理?

她一定是故意的吧?白冰燕心里冷笑了一声,又继续的为自己悲哀起来。

※※※

倪建国推开门,看见妻子窝在沙发里,天黑了屋里还没有亮灯,便顺手按下日光灯的按钮,放下公文包,问道:“干什么呢?天黑了也不开灯。”

白冰燕看他一眼,似乎聚焦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眼神很呆滞。

倪建国没有发觉,他去洗手间洗过手,走回客厅,问道:“晚上吃什么?肚子饿坏了……”

良久没有回答。

倪建国皱皱眉头,走到白冰燕身后,关心的问:“怎么了?单位里有什么事吗?”

白冰燕说:“饿坏了,怎么不回你另一个家吃啊?”好久不说话,一开口嗓音很是沙哑。

倪建国心里一跳,好像埋藏在土层深处的炸弹忽然引爆了,瞳孔倏然放大,身子一软,险些坐到地上去。

他努力稳住了神,说:“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因为心虚,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三度。

白冰燕背对着他,幽幽的说:“从小裳还在读高中就开始了吧……”有些事情,有了结论再往回想,似乎就一马平川的显出踪迹。倪裳高二那一年,是倪建国几乎每周都要晚回来一两次的那段时间,即使后来升了科长应酬似乎也没有那么多。回头想,白冰燕记得自己有几次似乎能闻到他身上有些奇怪的香味,不过那时候可从没有往那边去想过。

倪建国喉咙发干,他艰难的吞了几口唾液,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倪裳大一时他收到的那个纸条,还清晰的历历在目。终于,那个冰燕的朋友把这件事捅给了她?可是,这几年自己和茹芸虽然没有完全一刀两断,但确实几乎断了来往啊。

他声音有些颤抖,“你……说什么呀?”

白冰燕叹了口气,“你到底想要瞒多久呢……那个人,如果那个人早一点告诉我……我也想不到,他能这么久忍住不说啊……”

因为有了字条这个先入之见,倪建国认为白冰燕的朋友中有一个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当白冰燕提起那个人的时候,他连撒谎辩解的想法都快打消掉了。

白冰燕背对着他,低沉着声音,“怎么?……我以为你还会抵赖一阵呢!”

倪建国深吸了口气,用手撑了一下沙发,让自己不要坐在地上。他心思飞转,抵死狡辩,还是承认错误?过了大概十秒钟,他下定了决心,绕过沙发,走到妻子身边,想了想,半跪下来,说:“我们已经断了很久了……”

白冰燕闭了下眼,最后一丝侥幸也幻灭了。

良久,她睁开眼,看着丈夫,像看着一个物体,“她……很漂亮?”

倪建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心里满是悔恨。最近这一年,工作上虽然还是很多人眼里不起眼的小科长,自己已经觉得很是扬眉吐气了,又深受领导的器重。家庭里,岳母去世以后,和妻子的关系慢慢的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女儿还是那样听话乖巧,而且光彩照人,整个教育局谁不知道他倪某人的女儿在中央台主持过节目,漂亮,聪明,大方得体,身在名校,前途无量。

一切都那么美好,不能让它们从指间流过……

如果妻子一怒之下告诉了女儿,后果会是怎样?……

如果她情急之下闹到局里面,后果又会是怎样?……

倪建国简直不敢往下面想,他说:“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是我糊涂了……我对不起你!”

白冰燕不理他,还是问:“她好看吗?”

倪建国小心翼翼的说:“远不如你……”

白冰燕又问:“很有文化?”

倪建国说:“中学文化。”

白冰燕问:“很温柔,对你百依百顺?”

倪建国沉默,这确实是事实,也是他选择和曾经沉迷于她的原因。他说:“冰燕,真的只是我……一时糊涂。那时候,被妈,还有舅哥他们嘲讽,心里一时有些怨气,所以就糊涂了……”

白冰燕哼了一声,“哦……原来还是我的错啊。”

倪建国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就请你看在几十年夫妻的情分上,看在小裳的情分上,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了。我一定会对你好,来弥补你的。其实……我早就知道错了,我早就和她断掉了……”

白冰燕冷笑了一声,“倪建国,你可知道,这些年来,垂涎我的男人可是不少!”

倪建国低声下气的说:“是。”

白冰燕说:“比你长的好的,比你有钱有势的,比你春风得意的,比你年轻的,多了去了!”

倪建国不说话。

白冰燕说:“我可做过一丝一毫对不起你的事?”

倪建国说:“都是我的错……”

白冰燕说:“我连想都不曾想过……一起生活二十年有余,谁没有不顺心的时候,谁没有觉得受了委屈的时候!……我没有吗?……我白冰燕在单位里的级别不比你倪建国低吧,这二十年除了辅导小裳的功课这一件事,所有的家务事都是我做的。我可抱怨过?我下了班,回家还要辛辛苦苦做事,你躺在沙发上读书看报,我不委屈?……家里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我也许埋怨过几句,但不过是嘴里说说。我妈,尤其是我那两个哥哥也许是有些势力,但那能够称为你出轨的理由?!……这些年来,我看重的是什么?是你对这个家庭的忠诚。我始终相信这一点。如果没有了这个,那还有什么?!……”

白冰燕叹了口气,“太让我失望了……”她顿了顿,说:“我们夫妻一场,就到此为止吧……我没什么好同你讲的。”

倪建国的心已经不知道沉到哪里去了,他哀求道:“冰燕,你可以惩罚我,但……但好歹你要想想小裳啊……你让她怎么办?”

白冰燕低头看着他,眼里满是愤恨,“你还好意思提小裳?!你出轨的时候,心里就算没想过黄脸的老婆,难道没想过女儿?从小到大,你不是都教她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诚实的人,对家庭忠诚的人么?她撒谎和男生约会了,在你嘴里不都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么?……哦,对了,我女儿可还没有结婚哦……她父亲已经结了婚,还可以去和别的女人约会,还会几年如一日瞒着家里瞒着老婆,这又算什么?倪建国,我告诉你,我现在想想,妈生病那段时间,你就在外面乱来吧……我记得妈那时候说了几句怪话,我还说过她,没想到被她不幸而言中了!你一心想着她早死,就是怕被她揭穿吧!……我想起来……想起来就恶心!”

白冰燕哼了一声,“你出轨,是因为我家人冷嘲热讽了你?错了!倪建国,你出轨,是因为我这些年都错信了你这个人,对你太好了些!……怎么办?总有一天,小裳应该知道真相啊!知道她心目中道德高尚的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嘴脸?……你真的以为,你……能逃过那一关?”

眼前黑了一黑,倪建国险些晕了过去。他抓住沙发的坐垫,才稳住身子,但这一刻,绝望整个的笼罩住他,前方没有一丝亮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