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8章 被遗忘的录像带

吴茵敏感的发现,江之寒从偃城回来以后,有一些心绪不宁。他推掉了两个会,有两天早晨没有起来早练,在床上睡到很晚。

但这两天她有更大的事情要烦心,也顾不得那么多。江之寒去偃城的那天晚上,母亲悄悄给吴茵打来电话,告诉她自从春节她离家以后,隔着不久张雅也离家出走,至今除了一封报平安的信,没有任何音讯,随着她离去的当然是那大年十五领证的约定。为了此事,吴父去张家大闹了一场,在春天收到张雅报平安的书信以后,还跟着张家父子去地址所在的小城寻找了三五天,结果当然是无功而返。张家父亲找到当地派出所,结果民警说他进行婚姻交易逼走了女儿,要他深刻反省,以后张雅如果出了问题还会来找他谈话。

寻张雅无果返家以后,吴父精神明显不如以前,抽烟抽的更凶了。胸闷做了几次彻底的检查,也查不出任何问题,但想必也影响了他的情绪。大概是生平第一次,当吴聪在他耳边吵嚷着这几个月天天念叨的几个人:二丫,妹妹,还有小寒的时候,上个星期吴父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换来的吴聪绝食了两顿,才被母亲好说歹说哄过来。作为交换的代价,吴聪要坐飞机。他虽然在江之寒面前夸口坐过三次飞机,其实是一次也没有。他对妈妈提出的要求很简单:坐飞机,找妹妹……

这个月呆在中州,吴茵是住在江之寒家里的。像前几年一样,历蓉蓉和江永文被江之寒安排外出避暑,这次去的还是春城,江永文很喜欢的地方。历蓉蓉走之前就念叨说,媳妇儿回门,就想着把爹妈撵走,自己好落个清净。江之寒当时苦笑着说,天地良心,年年都是这个时候安排你们出去避暑的好不好。

吴茵面对历蓉蓉的时候,早已不像初见那天那样紧张,但她总觉得历蓉蓉对自己不是很满意,两人之间有某种隔阂。她小心翼翼的婉转的问过江之寒什么地方可以做的更好,江之寒满不在乎的说,已经很好了,不要疑神疑鬼的,他们可喜欢你了。在这一点上,吴茵心里对江之寒是有一点点小的抱怨的,他不如其他方面那么考虑的周到,而在吴茵看来这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相比之下,江永文确实很喜欢吴茵,虽然他几乎没有当面开口夸过她,虽然吴茵还是从心底里希望江永文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能够像和林墨在一起时那么经常笑笑。可是,他们谈论的那些英超联赛啊,新武侠流派啊,或者是日本的围棋六超啊,她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感兴趣过,一时之间又怎么可能插得上话。

既然吴聪叫嚷着要来找她,吴茵心里想着干脆让母亲和他飞一次中州,自己陪着他们在附近玩一玩。父亲最近身体没什么问题,吃着中药调养,再找个亲戚帮着照应一下,一周左右的时间应该不是问题。吴茵想着江之寒的建议,和父亲提过两次把吴聪接到沪宁来,还没得到肯定的答复。

算算时间,过几天历蓉蓉和江永文就要回来了,吴茵心里有些顾虑,不知道该不该让两边的人见见面。历蓉蓉曾很婉转的问过她一次【因为江之寒曾经告诉她要谨慎】她哥哥的事情,吴茵大概讲了讲,但她没告诉历蓉蓉她父亲曾经的誓言,哥哥没有娶媳妇儿我是绝不会出现在妹妹的婚礼上的,一分钱嫁妆都不会给。结婚的唯一条件是吴茵必须和丈夫回酒口镇去住。吴茵不会天真的认为,历蓉蓉会喜欢这样一个亲家公,和这样一堆附加条件。

江之寒曾经打算把吴茵家所有的事儿都给历蓉蓉讲讲,因为他深知母亲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但吴茵恳求他把这事儿搁一搁,江之寒也就听从了她的。吴茵心里是有顾虑,她家里的事和她以前在家里的地位,对她来说是一种耻辱。在这个阶段,她可以做到和江之寒分享,但还没有准备好告诉更多的人。在此之外,吴茵还是很在乎父母的,不愿意在未来的公公婆婆面前刻画出一个不好的形象。

吴茵自己想了很久,才给江之寒提出这个事儿。她说,她考虑让母亲陪着哥哥过来几天,但就不要住在江之寒家,找个酒店住下,自己陪一陪就好。如果下周天气还是太热,也可以考虑带他们去春城或是南岛呆上几天。

江之寒听了也说好。他本来打的主意,就是所谓不破不立。吴父在家里有着绝对的权威,大男子主义和重男轻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不是劝说可以改变的了,那可是几十年的沉淀。江之寒以为,首先需要打击的就是他的所谓权威,让他知道很多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然后呢,他需要意识到女儿对这个家的重要性,以及她的能力。如果可以从根基上动摇这两点,下一步江之寒设计的就是让吴聪暂时离开老家,不要在一味的溺爱中继续做几岁的小孩儿。他以为,吴聪虽然不如正常人,其实是有潜力可挖的。把他送进一个好的特殊教育学校,让他学会更多生活自理的能力,才是保证他下半生幸福的关键。

江之寒也说过,吴母是突破的关键。她臣服于吴父的威势已经很多年了,不过据江之寒的观察,她其实个很聪明的女人,只不过因为当地大男子主义盛行,以及当年自己是农转非户口,才一直忍气吞声。把吴母争取过来,让她也加入到抗争中,把家里剩下三个人组成联盟,江之寒相信,最终吴父回接受现实。当他接受现实以后,也许他会越来越体会到女儿的好。基于更平等的基础,才可能慢慢的来建立爱的纽带。

在江之寒看来,吴聪和吴母要单独出来【吴父不肯妥协】是他计划成功标志的第一步,所以他听到这个消息,还颇有些得意。

※※※

和江之寒商议好以后,吴茵替母亲和吴聪预订了周五的机票。

今天江之寒去明矾家,一来明矾的父亲好不容易回中州一趟,要去见一见。二来明矾和姗姗十一的婚礼已经进入最后筹备的阶段,江之寒过去问一问自己在什么地方可以帮忙的。他已经对明矾提过,方家宫廷菜馆可以停业一天,来招待参加他婚礼的重要宾客。但那个地方还是太小,招待最亲密的亲戚朋友还行,拿来办酒可能容不下那么多人。江之寒提出来,状元楼可以是一个选择。如果明家中意其它的饭店,他现在在餐饮界的交际还是比较广的,可以出面帮他们联系。

这个夏天,江之寒名下的几个公司还在扩张,办公地点也新增了一处。好说歹说,江之寒总算同意把他的办公室从七中食堂旁边的小楼搬到新的地方,小楼要进行彻底的重新装修【在江之寒看来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他去了明矾那里,就把钥匙给了吴茵,让她去帮自己清理一些私人的物品。他在办公室是有一个保险柜的,当然在几年后的这一天,江之寒已经完全忘了保险柜里面还躺着一卷录像带:上面写着“倪建国”的名字。他现在事情太多,而且潜意识里,由于和白冰燕的交好和自己地位的不同,倪建国再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威胁。

小黄开车送吴茵去了七中,暑假是校园最清净的时候。加上天气炎热,除了知了的叫声,整个校园都静悄悄的。抬头看去,可以望见那一片新开发的小区,在绿树的掩映下,静静的立在那里。

吴茵上了楼,开门进了江之寒的办公室,打开抽屉,里面剩下的东西寥寥无几。吴茵把他们都装进一个她带来的小盒子里,又过去把保险柜打开,里面有一扎钱,和一盒录像带。

吴茵愣了一愣,她把那黑色的带子拿出来,放在办公桌上。蹙蹙眉头,她把它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却看见在另外一面贴着一张小标签,上面写着三个字:倪建国。

吴茵的心咯噔跳了一跳,她知道倪建国是倪裳父亲的名字,这是她装作无意问过林墨的。上次偶遇白冰燕以后,她那审视而饶有意味的目光在吴茵脑海里停留了很久。她有一种直觉,白冰燕对她有一种敌意,而且她和江之寒之间的关系,完全不像她以前听说的那样糟糕。

江之寒在他保险箱里面,放着一盘关于倪建国的录像,里面会是什么呢?吴茵本能的想找一台录像机,马上放出来看看。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