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7章 四年的时间差

江之寒请白冰燕吃的是一家店面不大,但很有名的山珍野味小店,正宗的野猪肉,蛇羹,和小鹿肉。江之寒以前对蛇羹这样的东西闻名丧胆,吃了一次以后赞不绝口,倒是成了他的最爱之一。

吃完饭,回了酒店。走到大堂的时候,白冰燕指指旁边的酒吧,说:“进去坐坐?”这是偃城目前两家涉外酒店之一,一楼有带舞池的酒吧。

两人进去找位置坐了,大概是已经很晚的原因,里面只稀稀拉拉的坐了三两个人,有一首柔柔的钢琴曲弥漫在屋内。

江之寒点了两杯鸡尾酒。

白冰燕喝了一口,开口说:“谢谢你陪我来看芭蕾舞。”

江之寒说:“本来我是来准备来当车夫的,争取看的时候别睡着给你丢脸,不过今天看了表演,又听了你的讲解,才真正觉得不虚此行。”他半开玩笑的说:“艺术细胞大概一夜间增长了十倍,还得好好感谢你呢。”

白冰燕抿嘴一笑,她理了理头发,看着江之寒的眼睛,认真的说:“有些心里话我一直想和你讲一讲,不过……我很怕你会误会了我的意思,觉得……原来倪裳的妈妈是这样啊……”

江之寒一愣,过了半晌,他斟酌的说:“阿姨,我这样说吧……以前我和你不熟,但你知道,有时候大家认识了十年不过还是点头之交,有时候几次见面,或者一个偶然的契机却可以一下子拉近距离,彼此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我现在倒越来越觉得,倪裳身上有很多你的影子……”

这话说的婉转,但表达的意思也算明确。你很像倪裳,【不,应该是倪裳很像你】,既然我这么在乎她,曾经那么喜欢她,现在也很欣赏她,我就不会把你往坏处想。今天下来,我们彼此了解又增进不少,有那么点知己的意思,所以你尽可以畅所欲言。

白冰燕点头,说:“好,那我就给你唠叨两句。”

她抿了一小口酒,开口道:“我年轻的时候,像倪裳现在这么大的时候……我们那个时代的人,都是很相信爱情的。我们同时相信,选丈夫人品才能比什么家庭出身,或者是富裕程度要重要,而且重要很多。那时候追求我的人当中,倪裳爸爸家庭条件算最差的,但我觉得他这个人最老实也最踏实,所以选择了他。”

Kao,江之寒很有些惊讶白冰燕开口和他讲起自己的罗曼史,腹诽道,老实这件事,哼哼,恐怕你稍微有一点点走眼。

白冰燕说:“我母亲,也就是倪裳的外婆,那时候不是很同意,但还是顺了我的意。结婚以后,我自认还是往贤妻良母的方向一直在努力。倪裳的爸爸呢,在家什么都不让他做。他工作也算努力踏实,回头看,人也还顾家,对女儿也照顾的很好。说起来,我当时看中的并没有看错,但为什么这些年来……总之,我不妨坦白的对你说,现在我的观点稍稍有了改变。这个世界是实际的,而且越来越实际。人品感情当然重要,能不能撑起一个家同样很重要。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家里条件不够好,各种矛盾自然就会爆发出来。”

白冰燕停了停,接着说:“你大一以后,我一直在观察你,也和小裳断断续续的谈起过。虽然很多事她不愿意都和我说,我觉得我还是知道了很多。其他的人,倪裳的父亲,小薇,还有到过我们家的林墨,就是你的妹妹,还有卓雪,我都问过她们很多关于你的事情。然后,我才意识到你的事业做的相当的大。对我来说,最难得的有几点,你愿意拿出很多钱去帮助别人,帮助完全不认识的人。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这就是我们以前常说的善良。一个人如果有同情心善良的话,即使由于种种的原因大家不能在一起,至少不会相互伤害。在这之外,你现在这么有钱,对我的态度从来没有变过,是尊敬的也是诚恳的……也许,这主要是因为你曾经喜欢倪裳的原因,不过能做到这点很不简单。人越往高处走,就容易傲慢,要保持谦恭是很不容易的。”

江之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冰燕深深的看他一眼,“当然,最主要的是,你对倪裳的态度。虽然你现在有了新的女朋友,你对她一直很关心很照顾,去年你去宁大的事情我也听小薇仔细说过了……比较触动我的是,你悄悄做了很多事,从来没在她面前夸过功,更别说提出什么要求了。”

江之寒抿着嘴,表情严肃,没有说话。

白冰燕说:“说了这么多,我其实想说的就是,从我现在的标准出发,如果能为倪裳找个伴侣,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了。”

江之寒心里一跳,微微张开了嘴。

白冰燕说:“所以我说,和你讲这些我也是有顾虑的。你多半会想,倪裳的妈妈还真是势力呀,知道我很有钱了,才来和我说这个……这样说吧,我是很实际的,作为父母也是免不了有几分势力的,但倪裳是怎样一个女孩儿,你心里应该有数。我虽然有实际的考虑,但更看重的还是品德和性格……我今天和你说这个事,时间上不是最恰当。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我没道理也不可能叫你和她分手。相反的,我希望……你们能很好的在一起。但是,有些机会过去就不会再来,我想着和你讲这个事情,也有一些时候了。人生无常,我们都不知道以后一定会发生什么。我之所以和你讲这个,是因为当初你们俩分手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我想我现在比较清楚……”

看了看江之寒,白冰燕说:“回头来看,我想你应该更能理解倪裳的父亲吧。女儿高二的时候被发现偷偷和一个男孩子在一个房间里过夜,虽然你们也划定了底线,那一定是会抓狂的。在这方面,你曾经走的太快。即使我现在来看,主要问题还是在你那边。但谁年轻的时候不会冲动,不会犯错呢?……”

江之寒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白冰燕说:“目前来说,这还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我还算了解倪裳的父亲,我也有信心他知道更多的事情以后不会对你再有那么深的成见。在这方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准备做一些事情……所以,说到底,我今天想对你说的事情就是,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有了选择的自由,我希望你明白,你们曾经以为的妨碍你们在一起的最大的障碍,并不是真的。我不会成为那个障碍,也不会坐视倪裳的爸爸成为那个障碍。这更多是你,和你们自己的选择。”

江之寒面色沉静,脑子却像过了一下电,空白了一瞬,然后各种想法感觉纷至沓来,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一时间乱掉了。

他曾经像倪裳一样真实的感觉两人之间由于她父母而存在的鸿沟几乎无法跨越。这两年,他不像以前那么理想化,也试着做了些事情改善和白冰燕的关系,但今天白冰燕一番长谈却是远远超出了他想要达到的目标。

四年前,如果有人告诉他江之寒,等待四年,你以为的鸿沟就会消失,你就可以重新和倪裳在一起,他多半是会耐心的等下去吧,等到这一刻。

曾几何时,你觉得无法逾越的鸿沟,多年以后,忽然有人跑来告诉你,你错了,这个问题我会帮你解决掉。但可惜的是时过境迁,你已经不停留在那个点上了,你遇到了新的人,开始了新的关系,但仍然忍不住要想,如果我早一点意识到这个,听说到这个,或者忍耐再久一点等待到这个,那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江之寒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高二的暑假,如果白冰燕来告诉自己这番话,他一定会抱着她喜极而泣吧,感谢上苍的垂怜。但现在……她刨开岁月的尘土,让曾经的幻想重新有了些希望,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和倪建国消除敌意?有一个喜欢欣赏自己的丈母娘?走回倪裳身边,她微笑着说,我……一直等着你回来呢。然后……又回到从前?

曾经的两小无猜,曾经的甜蜜纯真,曾经的两心相印,曾经的春夏秋冬?

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简单。

可惜,四年的时间改变了几乎一切。

可惜,吴茵静悄悄的站在角落,人比花娇,柔情似水,转眼间两人已携手走过两年半的日子,比他和倪裳思宜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还要长久。

江之寒收住心神,斟酌了下言辞,开口道:“不管怎么说,阿姨,我……我很感谢你今天说的一番话,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白冰燕嫣然一笑,“我也感谢你对我的信任。”站起身来,迈着优雅的步子,上楼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