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6章 昔日偶像

白冰燕说:“这一年多,小裳和我交流的多了不少,我才发现以前并不真的了解她。一直以来,我虽然知道她很能干懂事,还是把她看的太小。她心里的主意,看事情的深度和我以前想的可完全不是一个样……唉,老实说,时代真是不一样了,我们那个年代,二十七八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成熟,没想过这么多吧。”

江之寒说:“那个年代挺好,大家都挺纯真的……”

白冰燕悠悠叹口气,好像陷入回忆,好久没有说话。

江之寒觉得一味的沉默有些怪异,便轻轻扭开音量,CD里传出来的是一首六十年代经典老歌的旋律。

白冰燕回过神来,“哦,这么老的歌你也听?”

江之寒回答她,“偶尔听听,挺好听的……”

白冰燕沉浸在歌声中,不知道是不是回忆起她的青葱岁月,微微闭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

※※※

到了偃城,开车跟在后面的小黄急忙先下去落实了酒店的房间,因为是两天往返,大家都没带太多的随身物品。大概收拾了一下,白冰燕出了房间,到大厅汇合江之寒,去隔着两条街的“陈桥菜馆”,一个偃城有名的老字号吃中饭。

走在路上,白冰燕说:“有件事儿,倪裳告诉过你吗?”

江之寒问:“你说的是?……”

白冰燕说:“宁大最近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结成了友好大学,因此有一个交流学生的合作项目,主要是研究生和年轻老师,但也有五个本科生的名额。大致来说,就是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去那边学习。学校领导找小裳谈过话,说如果她愿意去的话,有一个名额可以给她。说是一年,其实也就半年左右,十月还是十一月才出发,暑假就回来。”

江之寒问:“明年倪裳不是大四么?毕业设计,找工作或者是考研保研,这么一大堆事情,去了美国怎么办?”

白冰燕说:“参加这个交流的前提,就是要在宁大继续读研究生。倪裳基本上是定了保送的。至于毕业论文,就在那边做,但学位证书还是宁大颁发。小裳倒是说,那边的实验设备更好一些,对她的实验应该很有帮助。”

倪裳要去美国了?江之寒乍听这个消息,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倪裳没有同他讲起过这件事,前不久给林墨庆祝高考成功的时候大家在一起吃饭,她并没有提起。

他略微出了会儿神,问:“就是说,她自己是愿意的?”

白冰燕说:“她还没完全下定决心。”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和倪叔叔的意见呢?”

白冰燕道:“我们是支持她的,出去看看总没有坏处吧。”停了停,她问道:“你觉得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冰燕好像习惯了征求江之寒的意见。

江之寒沉吟片刻,只是说:“我觉得挺好的。”语气似乎有那么一点勉强的味道。

※※※

吃过中饭,江之寒安排白冰燕回酒店睡觉,自己赶场去和林志贤的朋友见面。据林志贤讲,那家伙虽然只是个处长,家里的能量相当的大,自己也有一个圈子,银行的,国土资源局的,发改委的,有一大帮实权的处长级别和家里有背景的人混迹在里面。汉港开发在偃城立军中学看好了一块地,准备下一个项目就和Andrew二舅的公司合作在那里搞,下面的人虽然也在铺路搭桥,进行各种准备工作,江之寒这次顺路来见见方处长,也算添砖加瓦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和方处长喝过茶,江之寒告诉他这次确实还有事,婉拒了他做东请吃晚饭的请求,回到酒店和白冰燕汇合。演出是晚上六点半开始,但持有贵宾票的人,这一次有机会提前进场。主办方有一个小的招待酒会,除了政府部门,文化届知名人士,和接待方的人,持贵宾票的观众只要再付一笔钱,也可以入场。现场有糕点水果酒水为主的简单的自助餐,芭蕾舞团的一些名角和老演员会在那边同大家交流。

江之寒揣测,同看表演比起来,和曾经心目中的偶像面对面的交流,大概对白冰燕更有意义,所以就领着她来赶这个下午四点半的招待酒会。

招待的地方,就安排在了剧院二楼的一个大厅。进了会场,江之寒一眼看去,足有七八十号人在那里晃来晃去。他虽然一个都不认识,但白冰燕很快的就认出了几位,转过头给江之寒介绍,什么别林夫斯基,什么什么娃,江之寒当然听的一头雾水。

白冰燕有几分跃跃欲试,想要上去找当年的偶像说说话,但她有几分怯场,回头用眼光征询江之寒的意见。

江之寒说:“阿姨,我可不会说俄语,英文勉强凑合,就不知道他们懂不懂。”

白冰燕微笑,“我会一点点俄语。”

江之寒张嘴,暗道那你还看我,他笑道:“那你还不快去?”

白冰燕嫣然一笑,“我要是不懂俄语的话,过了几十年还真不敢肯定就是他们。”几个曾经的功勋老演员面前都摆了个牌子,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弄的,上面居然只有俄文没有中文,江之寒刚才看了就很诧异。

江之寒很自然的推着白冰燕的肩头,把她往那几个人坐的地方推。这动作大概太亲密了些,白冰燕扭头看了他一眼。江之寒马上察觉了,赶快松了手。还好他铁面皮神功已有七分火候,脸上表情还挺自然的。

白冰燕笑了笑,扭头走到那几人跟前,俯身说了几句。相比旁边站着的几位现今的台柱子,几个老家伙没这么热门,这时候前面并没有几个人。

江之寒很体贴周到的随身带了他的莱卡相机,便取开镜头盖,先在侧面抓拍了两张,等着过会儿帮白冰燕和她曾经的偶像们拍几张合影。

也许是因为会几句俄语,又曾经跳过芭蕾舞的缘故,白冰燕边说边比划和那几位说的挺热火。说着说着,大家还站了起来,拿了酒杯,围在一圈谈了起来。江之寒慧眼如炬,看见那个秃头的鹰钩鼻老头最是热情,眼里光一闪一闪的,一看八成就是个色鬼。这就是身为美女的优势了,即使是年纪稍大一点的美女。

江之寒现在是从不怯场的家伙,他走过去,拍拍白冰燕的肩,示意她和老家伙们来一张大合影。咔嚓咔嚓,他毫不手软的连拍了七八张,很有些专业摄影师的风采。

那秃顶老头居然会两句蹩脚的中文,对着江之寒,他翘起大拇指,“你的母亲……很漂亮。”音调怪异,像只公鸡在叫。

白冰燕脸居然红了,回头来看江之寒。

江之寒微笑,“我完全同意您。”

秃顶老头居然听懂了,他哈哈大笑起来,和白冰燕热情的拥抱作别。

※※※

出了大厅,演出还有一个多小时左右才开始。江之寒刚才偷空已经往肚子里塞了些糕点,而白冰燕兴奋的完全想不起吃饭这件事,所以两人不打算出去吃晚饭,就找了个地方随便坐下来,聊着天等表演开始。

白冰燕脸上还带着一点儿红晕,召回青春的记忆,好像也让她找回了一些青春的风采。

她说:“那个秃顶的老头子,以前可是他们的王牌。现场我没有看过,他的胡桃夹子的录像,我们观摩过一遍又遍。那时候,他一头短短的金发……时间催人老啊。”

江之寒微笑,“阿姨,那时候他是你们的白马王子吧?”

白冰燕笑笑,眼波流转,好像真的回到了二十年前,脸上带着些许小女生一样的羞涩。

江之寒轻轻咳嗽一声,“阿姨,今天见了,有没有梦想幻灭的遗憾?”

白冰燕扑哧一笑,说:“有什么好幻灭的,我们那时可不像你们现在年轻人思想这么复杂。”

江之寒呵呵一笑,和白冰燕接触越多,他越觉得她身上有倪裳的影子,当然事实上应该是反过来的。如果说倪裳的教养多是来自父亲的体系,她的本性大概继承母亲的更多一些。

于是,江之寒细心请教起芭蕾舞的常识,怎么练基本功,如何练习形态,经典的曲目都有哪些,最枯燥最高难的是什么动作,怎样才能看出高下,如此等等,白冰燕很耐心,简直就是很开心的替他解答,因为这曾经是她从事过的事业,充满着美丽和梦想,和现在坐办公室的工作完全是两个世界。

到了后来,看表演好像成了次要的事情,虽然无论是灯光音乐,还是舞蹈编排都是真正的国际水准。出了戏院,两人接着刚才的话题,白冰燕谈起当年的往事,一时有些不能自已,谈话一直延续到晚上的饭桌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