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4章 故人今昔

这一日,江之寒在办公楼和高层开了一天的会,婉拒了和大家聚餐的邀请,忽然有点想去中学校园里走走,便一个人出了办公楼,打车先去了趟四十中,在校园里游荡了一圈,接着走路到了七中,坐在篮球场边看人打了个3VS3的半场,忍不住技痒上去显了显身手,打出一身汗来,才去教学楼边洗了把脸,信步走到状元楼去解决晚饭问题。

进了门,引座的小姐正问江之寒几个人的时候,曲映梅已经笑着从后面走过来招呼。她笑着说,“这是我们酒店的大老板,以后记着有专门的包厢留给他的。”引着江之寒上了楼,去了重新布置后的三号包厢。

江之寒一个人坐在大圆桌边,觉得有些怪怪的,“恭喜你哦,曲经理。”他开口玩笑道。

曲映梅很职业的矜持微笑,“多谢江总,我会更加努力的工作,一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和栽培。”一番话说得拿腔拿调,还没完便逗乐了江之寒。

江之寒摇头,“受不了你,赶快收起这腔调,坐下来陪我吃晚饭吧。”

曲映梅问:“今天怎么一个人?”

江之寒说:“到七中和人打了场篮球……”

曲映梅收起笑容,为难道:“说正经的,今天我值班呢,不好坏了规矩……”

江之寒倒是很满意她这个态度,说:“那我帮你请假。”真的给杜经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人替一替曲映梅。

坐下来,曲映梅叫人来点好菜,便很淑女的坐下,等待领导发话。

江之寒开口问:“沂蒙回中州了吗?我上周打了个电话,说还没有回来。”

曲映梅说:“已经提前去军队报道,这个暑假据说是不会回来了……”

江之寒拿着手里的杯子,把玩了片刻,感叹说:“真没想到,他读了大学,还是最后走了他父亲的路。”

曲映梅喝了一口果汁,没有答话。

江之寒又说:“也许,军队真是适合他的地方。以他的性格,这可能是个好的选择呢!”

曲映梅淡淡的说:“也许吧……”

江之寒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道:“你们俩?……”

曲映梅笑了笑,“我们俩……现在差不多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了……”

江之寒看过去,初识女孩时她那标志性的游戏人间的妩媚已消失不见,眉眼间好像沉淀了些岁月的风尘,妆画的比以前淡,看起来年纪显得更小了一些。岁月流过,曲映梅的棱角好像也早早的被磨平了好些。

回想往事,那个初见时逗得自己脸红让他不知所措的女生,那个有着真诚善良的内心,悉心照顾不是亲妹妹的小雪,却不被她理解和感恩的女生,那个不被陈书记接受,但努力保持自己尊严的女生,那个站在四十中的操场上,剥开所有的骄傲外壳,告诉自己她真的怀孕了的女生,那个在四合院里小住,温婉柔和的女生,那个辞了职到自己公司工作,认真努力不愿服输的女生。

一转眼,认识曲映梅五年,她从好朋友的女友,慢慢成为自己的朋友,自己手下的员工。在江之寒的过去,他们分享着一些很是特别的时刻。

一转眼,五年已经过去了,江之寒心里感叹道。

他问:“你……是怎么个打算呢?”

曲映梅有些茫然的摇头,“先多挣些钱吧,希望能再升升职……你别笑,这还真是我现在的生活重心。沂蒙他……上个星期给我打了个电话。以后开始集训了,部队规矩多,他们那里好像保密级别还挺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联系。他在电话里说,回头看这些年,他太不成熟,一直都像一个小孩子,根本不知道照顾人。所以,他说,也许……也许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江之寒吃了一惊,陈沂蒙主动提出来要分手?他呐呐的说:“他……这样说?”

曲映梅深深看了眼江之寒,“之寒……他去当兵,相隔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上大学的时候,还会想还有三年就毕业了。现在呢?……他做出那样的抉择的时候,大概就想到过分手吧?”

江之寒抿嘴沉默。

曲映梅说:“有个好工作不容易,说真的我挺感谢你。所以这两年来,和沂蒙他联系越来越少,我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了。我以前的朋友同学,说起我两年都没有和人约会过,一定是不信的……没想到,曲映梅也会变成这样哦……”

江之寒说:“我……我只是觉得,沂蒙也许说的是真心话。也许,他在军队里磨练过,会真的成熟起来。也许,你们以后还可以有缘分走到一起呢!”

曲映梅悠悠的说:“那……你是说我应该一直等着他吗?”

江之寒摇头,“几年前,我大概会这样劝你……现在不同了,你也该往前走,去寻找你的机会。缘分这个东西说不清楚的,也许放下了,才会真正的降临,你说呢?”

曲映梅叹口气,“是啊!……说句你也许不爱听的话,当年你和倪裳那么恩爱,在我们这些人眼里是最典型的金童玉女,不是一年就分开了吗?如果不是你劝我,我大概和他也不会坚持过高中毕业……这几年,感情慢慢的淡了,两个人却没有人开口说分手这两个字。从某个角度,我倒是很感谢他主动说出来,结束这一段感情。”

江之寒吃了口菜,想起高中的往事。那时候在一起的,倪裳和自己,陈沂蒙和曲映梅,还有有些苗头的楚名扬和薛静静,都分开了。只有顾望山和温凝翠这两个冤家,还在暧昧纠缠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

和曲映梅吃过晚饭,忆了些往事,江之寒出了状元楼的大门,寻思着难得有一个清闲的一个人的一天,要不要去河边走走。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起来。

来电话的人有些出人意料,是好久没有联系的阮芳芳。

江之寒有几分惊喜,“芳芳?……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你在中州吗?”

阮芳芳说:“没呢……这个暑假不回中州了,在京城上GRE培训班。”

江之寒哦了一声,“想要出国留学?”

阮芳芳说:“是啊,确实有这个打算,出去见见世面……”

不知道为什么,江之寒感觉有几分失落,他说:“找我有事?”

阮芳芳说:“没什么大事,不过刚才有人找我要了你的手机号,我告诉你一声。”

江之寒说:“哦……谁呀?你还这么郑重的打电话过来?”

阮芳芳说:“是聂勤勤……你一定没有想到吧……”

※※※

聂勤勤约江之寒见面的地方,就在校门口的风之裳。

江之寒打破脑袋也想不到聂勤勤会有什么事情找自己,所以也懒得去猜。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一身淡青色连衣裙的聂勤勤出现了,眉眼五官和上次江之寒见她时【三年以前的事】似乎完全没什么变化。江之寒眼光一扫,心里无不恶毒的想,连太平公主这一点也没有丝毫改变。

聂勤勤坐下来,未语先笑,“很奇怪我会找你吧?”

江之寒心里想,聂勤勤还是变了,以前的那种矜持内向少了好些,和人交往好像更成熟更自如。

他很老实的说:“我还真没想到。”

聂勤勤开门见山的说:“有人托我带给你一样东西……”从随身的大手提袋里拿出一个包好的东西,递给江之寒。

江之寒眼睛一亮,“王萧!?”

聂勤勤含笑点头。

江之寒很有些惊喜,“你们……还有联系?”

聂勤勤摇头,“不过,这个暑假见了一面。他艺专毕业,拿到一个Offer,要去欧洲了。”

江之寒笑着埋怨,“这小子,都没和我说过,真是……”硬生生的把重色轻友四个字吞回肚子里,不由咳嗽了两声,好险好险。

聂勤勤似乎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脸上抹过一丝笑,“他没有你的手机号,走的又匆忙,好不容易找到你家里的电话,打过去才知道你还在青州。”

江之寒惋惜的说:“这样啊……可惜了,走之前没能聚上一聚。”

聂勤勤低头喝了一口奶茶,抬起头来说:“那时候……你很为王萧抱不平吧。”

江之寒没想到她旧事重提,颇有些尴尬,“那个……那时候不是年轻不懂事吗?”

聂勤勤抿了抿嘴,“是啊……年轻……我们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女生要是谈个恋爱什么的,受到的压力特别大。我那时候也是年轻,觉得被人议论谁喜欢自己,真是一件特别羞耻的事情……”

江之寒有些吃惊的看着女孩儿,没想到她郑重其事的说起往事来。

聂勤勤说:“这次见到王萧,我……向他道歉了。被人喜欢,其实是件很美好的事,不是吗?”

江之寒看着聂勤勤,微微张了张嘴,心里不由为王萧感到些庆幸,三年以后,能听到梦中情人亲自向自己道歉,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聂勤勤不理江之寒傻傻的样子,又说:“王萧也留了件礼物给我……”

江之寒条件反射的说:“素描?”

聂勤勤嗯了一声。

江之寒摇头赞叹,“真的,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素描……全是用心画出来的!”

聂勤勤垂下眼睑,脸色在灯光下似乎有几分红晕。她抿了抿嘴,并没有反驳江之寒的话。

喝完最后一口饮料,聂勤勤站起身来,“我的任务完成了,也该走了。”

江之寒一愣,没想到聂勤勤是这样一个利落干脆的人,不由跟着站起身来。

聂勤勤犹豫了片刻,忽然说:“我进了大学,也交了个男朋友,前两个月才分手……喜欢过人,才知道喜欢的珍贵。你说是不是,江之寒?”

江之寒一愣神的功夫,她已经摆了摆手,飘然的走到门边。推开门,一阵风吹来,女孩儿的裙裾扬起,那一刻真有些仙姿飘渺的味道。

江之寒目送着聂勤勤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好久才回过神来,出门去了楼上一间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打开王萧留给自己的礼物。

就像今天聂勤勤天外飞仙般的拜访一样,王萧留给江之寒的礼物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是一幅画,上面的少女白衣红裙,风姿绰约,正是歌唱比赛上指挥大家唱歌的倪裳。

江之寒呆呆的看着那画,倪裳的青春,倪裳的自信,倪裳的冰肌玉骨,倪裳的顾盼之态,倪裳的……幸福,仿佛都被简单的笔墨勾画出来,跃然纸上,仿佛真人一般。那时候,正是二人情浓的时候,也正是伊人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候吧……

江之寒傻傻的看了好久,才收束心神,读王萧留给他的一个纸条:

之寒,

我要去法国了,走之前大概没时间见到你。你现在生意越来越大,兄弟们之间的联系倒是生疏了。我也是,一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总之,和你说说这幅画的由来。当年,你央着我学画画,要准备一份生日礼物给倪裳惊喜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你这家伙拙劣的画技,忍不住自己背地里画了一副,本来想毕业的时候送给你们俩,没想到你们却分手了。所以,我就断了送给你的念头。

几年以后,我的想法却是变了,所以把这幅画留给你,算是一个纪念——纪念我们的青葱岁月,和那时候所有的美好和悲伤。

兄弟,多保重!

有空到法国来,我请你喝正宗的葡萄酒……

江之寒读了几遍,把字条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又重新去看那幅画。

在那画的右下方,王萧的印章之上,他看到他写了几个字。仔细辨认,他写的是:

曾经相遇

即是幸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