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3章 屋顶花园的夜空

六月底的中州,热浪已经开始袭来,晚上九点多,才慢慢散去,吹来一阵清凉的风。

九点半的时候,下课铃响起,今天的晚自修结束了。林墨挎着书包,和几个同学说笑着走出教室门,一眼便看到江之寒斜靠在栏杆上,正朝她点头微笑。

林墨和朋友们说了再见,走过来,说:“哥……你来了?”好像那是理所应当会发生的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江之寒微笑,“林墨,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可准备好了?”

林墨嫣然一笑,“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紧张的!”

江之寒笑道:“恭喜你,通过测试了!”

林墨很自然的挽过他的手臂,就像一个被哥哥宠溺的妹妹一样,“还有半小时就锁门了,陪我去外面走走?”

于是,两个人走到教学楼外面的屋顶花园。自从温校长接过七中的正印,这屋顶花园修饰的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两个人走到花圃的尽头,手搁在栏杆上,往前看,是黑漆漆的篮球场和升旗台。往右看,灯火通明着沿山上顺流而下的,是江之寒主持开发的天府花园。往上看,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和几颗闪闪的星星。

林墨看了会儿夜空,开口道:“哥,你觉得我选的电子系合适我吗?”

江之寒心想,林墨还真是个有大将风度的。这个时刻,大家担心的都是高考的发挥,她居然还在想选专业的问题。

他说:“你吴茵姐和倪裳姐姐不是都说了吗?即使选错了,还有我可以帮你转系呢……”

林墨展颜一笑,“吴茵姐都告诉你了?”即使在夜色里,江之寒也能清楚的看到她洁白整齐的牙齿,和那双灵动会说话的眼睛。

停了片刻,林墨又说:“现在好像不太看的进去什么了。”

江之寒说:“据我的经验,这才是正常的。该复习的,都复习过了。懂就是懂,不懂也来不及了。最后这一两个星期,要做的就是调整好身体和精神状态,争取考试的时候精神饱满,思绪清楚,才是最重要的事。”

林墨说:“我妈也这么说……你不知道,我妈还找人要了特别的食谱,让我爸给我做。这几个星期,一点儿辛辣的东西都不给我吃,真是讨厌死了!”

江之寒笑呵呵的说:“那……我们等会儿出去偷偷吃点儿?”

林墨犹豫了片刻,还是抵制住了诱惑,“算了吧……太久没吃,我害怕吃下去胃里有反应。要让我妈知道了,我就死定了。你……就更死定了,嘻嘻!”

悠悠叹口气,她说:“反正熬一熬,就剩下最后十来天了……其实啊,大家都说高三难熬,我倒觉得这学期过的特别快!”

江之寒说:“很奇怪耶……我这学期也有这个感觉。仿佛一眨眼,几个月就过去了一样。”

林墨偏过头,亮晶晶的眼看着江之寒,“哥,我要是考上青大了,你在青州怎么欢迎我啊?”

江之寒沉思片刻,说:“要不,我开学的时候在青大大门口挂个大红的横幅:林墨,青大欢迎你!”

林墨咯咯的笑了两声,“骗人!”

看着夜色里的校园,林墨出了回神,开口说:“哥……你以前经常在这里约会吗?”

江之寒哑然失笑,林墨的思维总是很发散,经常会跳跃性的进入到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

他摇头,“没有。”

林墨追问:“真没有?”

江之寒顿了顿,“真没有……那时候在七中的时候,就像地下党接头一样,几乎没有在校园里约会过。我们那时啊,谈恋爱的人极少,不像你们现在这么早熟。”

林墨扁嘴,“那你就是其中特别早熟那个?”

江之寒说:“那倒是事实……怎么忽然想起这个?难不成这么关键的时刻,还有男同学在屋顶花园向你表达思慕之情?”

林墨哼了一声,“懒得和你说!”

她迅速换了个话题,说道:“你最近打电话回家挺多的吧?干妈都表扬你了……干爸虽然没说什么,我看他挺高兴的。该死的高考,害的我世界杯也看不成!我妈干脆就把电视都放进他们卧室里,想要偷看也没门路。”

林墨又说:“对了,我前不久去状元楼吃饭,才知道曲姐姐已经升做那边的大堂经理了,你一定知道吧?”

江之寒说:“我知道啊。”

林墨问:“那你知道陈大哥专科毕业准备去军队里的事吗?”

江之寒说:“我也是才接到他一封信,知道这个事情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墨在江之寒的圈子里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很溺爱这个懂事聪明又活泼可爱的小妹妹。有时候,江之寒感觉,关于自己圈子里朋友的近况,她消息的灵通甚至超过了自己。

江之寒笑道:“林墨,我这次回来,本来准备给你减减压,让你轻松去迎接高考的。但看起来,我是白担心了……”高考的前夕,林墨还很悠闲的和他天南地北聊着天呢。

林墨看着江之寒,认真的说:“高中以后,我学习比上初中时认真多了。就算是妈妈,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你不是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吗?我高中努力学习了三年,现在感觉心里踏实多了,也没什么可以担心的。要是临场发挥不佳,考不上青大,那多半是你不愿我去蹭吃蹭喝,在背地里诅咒的缘故……”其实林墨的普通高校志愿原本也想选一个青州的大学,却害怕找不出正当理由向母亲解释,所以最后选了一个中州本地的科技大。

如果考不上一本,青州就泡汤了。因为这个缘故,林墨虽然谈笑自若着,这些日子心里难免是有些紧张的。

两人随意聊着天,很快的就到快十点了。

江之寒看看表,说:“我们下去吧,要不被锁在大楼里了……”

林墨答应了一声,忽然呀的叫出声来。

江之寒转头看她,“怎么啦?难不成在平地又把脚扭到了?”却看见林墨正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

江之寒愣了愣,等到林墨睁开眼,问道:“这又是哪一出?”

林墨看着他,满脸的遗憾,“你没看见吗?……刚才有一颗流星!”

江之寒抬头看看天,“在哪里?”

林墨吃的一笑,“流星嘛,当然是一闪即逝的哦!”

江之寒说:“所以,赶快闭眼许愿?”

林墨嗯了一声,“思宜姐姐和我说,如果是那种特地准备好去看的流星,许愿是不太灵的。但如果某一天晚上,你偶一抬头,看见一颗流星,那么许愿就会很灵很灵。”看起来,喜欢算命的伍思宜终于有了个小徒弟。

江之寒微笑,“恭喜你,林墨,你的青大看来是跑不掉了。”

林墨眼波荡漾,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回话。

你以为我许愿是要考上青大么?林墨心里说,错了,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当然要许一个大大的愿望。

她闭上眼的时候,心里不是没有一丝犹豫。但最终,她终究放弃了贪念,只许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身边这个人,能永远在我的生活中不要消失,希望他永远成功,快乐,得偿所愿……

※※※

林墨的高考落下帷幕,江之寒的暑假也开始了。他在青州多呆了两周,处理了一些公司的事务,才一个人回到中州来。吴茵提前了半年提交了毕业论文,通过了答辩,还留在青大处理最后一些毕业相关的事务。

江之寒问起林墨发挥如何,得到的答案是80分。那就是发挥的很不错,所以成绩还没下来,替她准备的庆功宴已经就绪了。小丫头说,组织的事情自己来定,宫廷菜馆太奢华,放在状元楼就好。嗯,还要配上风之裳的甜点。

吴茵打来电话,说下周替林墨庆贺的时候,自己就飞回中州来。这个学期,自从吴父生病住院以后,她飞了几次老家。病因一直没有查出来,但经过一段时间调养,症状却是减轻了很多。医生说,心情好,饮食规律,作息正常是最主要的。

这几次回家,吴父还是有一些脸色,但已经不太像以前那样对吴茵呼来唤去。吴聪又见到妹妹,也是高兴的不得了,经常缠着她问小寒怎么不一起来,可不可以一起坐飞机去见他。总的来说,江之寒觉得事情正在正确的轨道上前行,心里还是很替女友高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