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70章 绕不开的人

吴茵心里有很多疑问。

在江之寒的描述里,虽然他只是偶尔很简略的提过,倪裳的父亲是他和倪裳分手的主要原因,而她母亲对自己也很不待见。至于冲突或者不合的详情,江之寒从没有对吴茵讲过。

寒假聚会的时候,吴茵装作无意的问起过林墨,倪裳出来吃饭聚会,她家里难道不会反对?那时候林墨说,姐姐通常只是说出来和中学同学吃饭,她现在进了大学,家里也不再像以前管的那么多,不会刨根问底到底都是哪几个人。

所以,江之寒和倪裳母亲的关系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而是……相当的亲近。对,就是亲近。吴茵回想起两分钟前两人隔着桌子谈笑的情景,亲近这个词不可抑制的跳出来。

他是在撒谎?或者是,他们的关系最近出现了转机??

吴茵心里念头百转,脸上的表情就难免有几分僵硬。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关心道:“连夜往回赶,一定很累吧?”

吴茵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

她打量着白冰燕。坐在餐馆里,白冰燕脱了外面的咖啡色的长风衣,穿着一件圆领的浅色羊毛衫,身材容颜都保持的很好。除了眼角的鱼尾纹,看上去更像是三十出头的年纪。

不知道为什么,吴茵感觉白冰燕看她的眼神很奇怪,倒有几分像是……对,像是历蓉蓉才见她时打量她的神情。

吴茵抿了抿嘴,对这种感觉很有些不舒服。她有那么一刻的分神,白冰燕对着她,嘴巴张合着,在说些什么。她隐约捕捉到两个词,“郎才女貌”,“真是般配”,其它的却都没有听进去。

努力的呈现出一个微笑,吴茵转过头对江之寒说:“裴裴和她爸的朋友是我开车带过来的,不太好意思让他们打车回宾馆。我还是去送送……”转头对着白冰燕,微笑着说了几句客气话,微微一点头,站起身来告辞而去。

走出餐馆的大门,陈裴迎上来说:“小茵,你不用送我们,我和他们打车回去就好。”

吴茵表情略有几分僵硬,“没事儿,还是自己开车比较方便。我送你们回去,也要回家睡觉了……”

陈裴哦了一声,八卦的问:“那是谁呀?”

吴茵淡淡的说:“他一个极要好的朋友的妈妈……”

陈裴说:“难怪你们家小江会亲自作陪……”

进了奥迪车,吴茵打火发动引擎,不知道为什么,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见面上。

漂亮?……这是倪裳经常当着她的面就出口的恭维,今天又被她妈重复了一遍。在倪裳眼里,我的最大特质似乎就是漂亮。也许在她看来,之寒之所以会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我的容貌吧。吴茵有些无厘头的胡思乱想着。

难道不是吗?她轻轻的问自己。在那个契约签订的时候,他看中的,不就是我的外表么?除那之外,还有什么呢?

吴茵眨眨眼,白冰燕那微笑又浮现在眼前。和倪裳一模一样的微笑,和煦,温柔,带着些亲切,又隐约的显出些距离,无可挑剔的礼貌,却似乎含着些读不懂看不透的东西。

老实说,她内心深处很不喜欢那样的微笑……

※※※

吴茵坐在床上,随意翻开一本伍思宜寄给她的时装杂志,停在任意的一页,傻傻的想自己的心事。伍思宜是个很有趣的人,对她亲近的朋友,她总是急不可耐的想要把自己的爱好传染给她们——譬如,对于时装的热爱。

和江之寒在一起两年多,吴茵慢慢的已经融入他的圈子。江之寒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几个女子,她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接触。

这些人里面,沈桦倩和文楚都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对于沈桦倩,吴茵开始的时候是七分尊敬还有两分的畏惧。沈大师姐是工作上很严格,性情上也有些清冷的女子。吴茵在她手下做过研究,和明矾一样,对她是敬畏各有几分。但日子久了,吴茵感觉到沈桦倩的人情味儿。在研究中一些细小的地方,大师姐非常的照顾她。上次传过去一篇自己写的论文,她亲自改了三稿,最后一稿还特地拿给吴教授写了批注,把他的意见详细解释给吴茵听。江之寒后来说,这样的礼遇,他都从来没有得到过。吴茵觉得,沈桦倩是个很公允的人,只要你努力工作,她一定看在眼里,有所回报,而且通常回报的时候并不会说出口来。当然,时至今日,吴茵在沈桦倩面前也没法像江之寒那样亲近。她也不肯定,沈桦倩对她格外照顾,是不是爱屋及乌的原因。但对于吴茵,这并不重要。

文楚和沈桦倩不一样,她从不会给身边的人任何压力。和她说话,从来都是一种享受,仿佛沐浴着春风,或是炎热的夏日踏进清冷的泉水,自然而随意。吴茵有时候会和江之寒一起去和文楚喝茶聊天,但很多的时候江之寒是一个人去。江之寒曾经对吴茵提起过,要给文楚介绍个男朋友,但看来看去,还是欧阳最合适,可惜文楚对他就是不来电。

江之寒的异性朋友之中,有三个人和他来往最多:林墨,温凝萃,和舒兰。林墨最先对她有些抗拒,吴茵能够感觉到。但自从林墨舍身替江之寒挡刀以后,她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迅速的改善了。寒假的时候,林墨在聚会时说那一席话,让吴茵很是感动,更有些引为知己的感觉。吴茵喜欢林墨现在对她的态度,就像一个小妹妹对嫂子一样,时常挂在嘴边,尊敬和亲切兼而有之。在有些地方,吴茵对林墨是有些羡慕的,譬如她和历蓉蓉江永文的亲近,譬如她在江之寒这个小圈子里扮演着人人都疼爱的小妹妹的角色,譬如她小小年纪好像和谁打交道都游刃有余的样子。但更多的时候,吴茵试着像江之寒一样,把林墨当作一个亲近的小妹妹,好好的宠溺和关心,送她贵重的礼物,满足她小小的心愿,希望她能在庇护下无忧无虑的长大,永远是这个圈子里的开心果。

温凝萃算得上是江之寒最好的红颜知己,她留给吴茵的第一印象就非常的好。第一次到中州,寄居在顾望山提供的房子里,温凝萃大过年的跑来陪她去逛中州的闹市,看起来大大咧咧,却细心周到,细节处很能温暖人心。吴茵隐隐的觉得,在江之寒身边最亲近的女子中,温凝萃是唯一一个不以他为中心的人。她的心思多半都放在那个高大英俊的小顾身上。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潜意识里,吴茵对温凝萃的接纳度来的最高。

舒兰和江之寒才认识的时候,很有些针尖对麦芒的味道。但在吴茵面前,她一向是礼貌,矜持,并且友好的。因为彭丹丹那件事,吴茵对舒兰更多的是一种怜惜。在她看来,舒兰对于江之寒,未尝没有些特别的感情。但她从来没有妒忌过那种感情,反而是更多了些怜惜。

剩下的两位,就是曾经和江之寒有超越朋友关系的倪裳和伍思宜。

两个人之间,伍思宜对吴茵,是更主动热情的那一个,也许是和她的性格有关,也许是因为和江之寒分手以后,她真的很快退回原处,重新做起她红颜知己的角色。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伍思宜从不介意当着吴茵的面对江之寒嘲讽揶揄,甚至有时候大大咧咧的呼来唤去。江之寒偶尔反唇相讥,多数时候乐呵呵的无怨无悔的承受下来,吴茵在旁边看着,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倪裳的情况就复杂很多。

第一次在中州偶遇,她表现出来的是敌意。但讽刺的是,那敌意似乎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给伍思宜打抱不平。第二次在青大路遇,吴茵成了主动的那个人。她那时急切的想走进江之寒以前的生活,了解他到底想的是什么。和倪裳携手共游青州的那几天,倪裳表现出她温婉和礼貌的一面,让吴茵觉得初见时她的咄咄逼人不过是一种幻象。上个寒假正式上门,在中州的小聚会上,倪裳是相对话最少,也表现的最矜持的一个。即使后来她和林墨一起陪自己逛中州的时候,吴茵也觉得倪裳刻意的保持着距离,并不想和她过于的亲近。

但在江之寒的圈子里,倪裳是最绕不开,偏偏自己似乎了解又最少的那一个人。

江之寒连夜奔赴宁州,并没有告诉过她真正的原因。后来他想方设法帮助倪裳拿到主持的角色,也从没有在吴茵面前提过一字一句。现在,他和他宣称的完全矛盾,在青州私下招待倪裳的母亲,关系似乎极为融洽,让吴茵不由想起在酒口镇江之寒和父亲之间的对峙,和两者之间的对比。

下午五点的时候,吴茵还打过一个电话给江之寒,江之寒告诉她,自己今天和文楚在一起喝茶,等会儿一起吃晚饭。

他在撒谎?……

可是,为什么他需要撒谎呢?和白冰燕一起吃饭,并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或者是,他只是惯性的把任何和倪裳有关的事情,都封闭起来,不和任何人分享?

吴茵心念千回百转,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终于她发现,在江之寒的生活里,这个看起来已经淡去的背影,这个聚会里话最少的女子,才是最绕不开的那个人。

她是林墨最亲的姐姐,她和伍思宜好的像什么一样,她和温凝萃也相知莫逆。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江之寒慢慢的向她敞开心扉,容许她分享自己的朋友和过去,现在和将来,但任何关于倪裳的部分,都放在他不愿意分享的角落。

你们为什么分手呢?她记得自己问过他。江之寒那时候说,因为她父母不同意,特别是她父亲。

那么,现在的他,难道是准备越过那道障碍了吗?他想要的又是什么呢?

吱呀一声,门推开,江之寒带着些倦容,走进屋来。

吴茵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有好多问题,不知道该问,还是该放在心头,永远不要提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