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9章 中州小馆

自从江之寒因为霍天雄的事主动找白冰燕谈话以后,这两年来,两人之间的关系慢慢转变,已完全不同。虽然说不上频繁联系,江之寒每次寒暑假回中州,都不忘给白冰燕打个电话问候,还见过三两次面。

和江之寒关系改善以后,遵守着和他的约定,白冰燕从没有和丈夫谈起,连女儿也蒙在鼓里。在江之寒这面,即使亲如林墨或者吴茵,也不清楚这个事情。

讽刺的是,和女儿谈恋爱的时候,生恐她父母知道了真相。几年以后,和母亲的关系日见解冻,女儿却毫不知情。

白冰燕跟着江之寒往前走,嘴里说:“你怎么跑来了?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江之寒笑笑,问她:“堵车堵的这么厉害?”

白冰燕摇摇头,“和中州简直没有两样,堵车就堵在桥上。和小裳出城的时候,她还很谨慎的多留了一个小时,说是害怕堵车,没想到堵了足足有两个多小时,险些误了火车。如果误了这班,下一班是慢车,到青州大概会是午夜了……”

江之寒问:“还没吃饭吧,白阿姨?”

白冰燕听他一问,肚子却是更饿了起来。

江之寒很自然的说:“这附近有家中州风味的小餐馆,味道很不错。我去年才发现的,等会儿去试试?”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坐在中州小馆一个靠窗的桌子。这里是青州少有的能迟到正宗中州菜的地方,装修的也相当不错。

江之寒知道白冰燕早就饿了,先点了两个马上就上的凉菜,又要了两杯饮料。自己虽然吃过了晚饭,也陪着吃了几口。

吃饭的间隙,白冰燕讲起在宁州的见闻。在宁大校园里散了小半天的步,白冰燕惊讶的发现,女儿在这个大学有了不起的名声,和她微笑招呼的人络绎不绝。自从和江之寒长谈过几次以后,白冰燕认真的重新审视起倪裳来。就像天下多数的父母一样,不管倪裳在外面多么能干,家里多么懂事,她以前眼中的倪裳总是还没有长大的,需要保护需要指导的小女孩儿。当白冰燕试着和倪裳更多的沟通,从她的角度看待问题,间接的从她的朋友处【林墨张小薇阮芳芳等等】了解她在学校里的事情以后,她觉得自己慢慢的和她更能沟通。倪裳其实也感觉到母亲的转变,开始愿意和她分享更多的东西。

沟通的结果,是白冰燕发现女儿远比自己和丈夫想象的更成熟。她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她规划自己人生的远景,也许脱不了十几年来父母的教育,但越来越有自己的理解和自己的东西。而她小小年纪就经历的那些事情,获得的那些成就,接触的那些世界,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但却没有机会触碰到的。

当知道这些以后,她感到很是欣慰。他们这一代,很多失落的理想,都寄托在儿女身上。而倪裳大踏步的前行,远远超越了她的预期。作为母亲,除了骄傲,她还是骄傲。

江之寒恭维白冰燕道:“倪裳在宁大是一等一的风云人物,就和在七中时一样。不像咱们,走在校园里,认识的人两只手就能数过来。”

白冰燕看着他,“这次本来说要请小裳的同学吃个饭,后来她说太麻烦不必了,也就算了。”

江之寒笑道:“那是因为她认识的人太多,怕你破财……”

白冰燕说:“她们班上,一共就两个女生,我早就知道,这个专业来学的女孩子很少。不过,我们在路上遇到几个同班的男同学,还在校园里坐着聊了聊天。很奇怪哦,你在宁大居然名气很大……”

江之寒张了张嘴,“不会吧?”

白冰燕饶有深意的看着他,“说你办着公司,很能打架,为人豪爽,酒量也好的很……”她问过倪裳,倪裳只是淡淡的说,有次江之寒到宁大来,恰好赶上自己和人有了些冲突,所以就和班上的同学认识了。白冰燕见倪裳不愿多谈,抑制住好奇心,没有深问下去。

江之寒说:“倪裳他们班上的人,很有几个编程挺厉害的。我在宁州有个软件公司,张鹏他们在那里做兼职,所以多少认识一些。”

白冰燕追问道:“那打架是怎么回事呢?”

江之寒道,“倪裳没和你说?”

白冰燕抿抿嘴,说:“是帮她出头吧?小裳的性子,按理说不会主动招惹人的呀……”

江之寒耸耸肩,“如今这世道,不招惹人,也有人找你麻烦。漂亮姑娘尤其如此……”有感而发的,脱口评论道。

白冰燕很警惕的皱起眉头,“不行,你得和我详细说说是怎么回事!”心里倒是替倪裳担忧起来。

江之寒拗她不过,大概的讲了讲前因后果。自己做的善后工作,像以前一样,倒是一股脑的都推给了顾望山。

白冰燕越听心里越是担忧,“照你所说,这后面至少有两个市领导的小孩儿……他们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江之寒安慰她,“您就放心吧,小顾他家的背景更强一些,而且他和宁州市委书记的工资关系很铁,找人去打过招呼。那两个小屁孩儿,要想报复,早就动手了,是没有耐心忍个一年半载的……”

见白冰燕还是有些忧心,江之寒又安慰了她几句,便转开话题,寒问起她出差的缘由,才知道她已经升职了,便端起饮料和她碰了碰,笑着恭喜她。

白冰燕一笑,“现在去的是闲的不能再闲的部门,没什么实权……不过,我也不想要那个。”

江之寒附和道:“就是……我看这样挺好。有的是时间,又不用和人斗来斗去,正好享受生活……”

白冰燕感慨的摇摇头,“唉,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这辈子算是看到头,希望只能寄托在小裳身上了!”

江之寒笑道:“事业这个东西,说不清楚的。如果为了往上爬一级两级,把十年的时间都搭进去,我倒觉得没什么意思。现在倪裳离开中州,你又不用像以前那样天天回家做饭,属于自己的时间多了,可以做些喜欢的事情……对了,我听倪裳说,你以前本来是要成为专业的芭蕾舞演员的,如果不是后来受了伤,也不会进事业单位。”

白冰燕说:“所以说,大家说福祸相依是有道理的。那时候受伤,心里觉得就是世界末日。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个年代,练舞也没什么前途,白白让自己伤心而已。有个机会进了事业单位,虽然几十年都是枯燥单调的工作,总算平平安安的把女儿养大。”

江之寒说:“是呀,我原以为,你们那个年代,都不准跳芭蕾舞呢!”

白冰燕说:“那时候,跳的舞单调,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支,白毛女啊,红灯记啊,你们年轻人大概都不太知道。我记得啊,我们那个时候,有几次有机会看苏联国家芭蕾舞团的经典芭蕾舞的片子,都喜欢的不得了。到后来,放片子的人还被处分了,说是在腐蚀思想……”

不知不觉的,话题转到白冰燕的青春岁月,开始起一段忆苦思甜。

※※※

吴茵和陈裴从中州小馆的包厢里走出来,一起的还有三个人,是陈裴父亲的老朋友。

研究生二年级,找工作的事情已经摆上日程。陈裴虽然常笑着说,以后要依靠吴茵解决吃饭问题,那毕竟是一句玩笑之言。前天吴茵从老家回来,去十堰那边调研,要把沈桦倩那个项目余下的事情基本结掉,想起自己在那面认识不少人,便叫上好友,一起过去介绍几个人给她认识,看有没有她中意的职位。

按照日程,两个人应该是明天下午回青州。但陈裴接到电话,父亲的几个好朋友到青州来出差,一定要她接待一下。十堰那边事情基本也结束了,于是便提前了一天赶回青州,下了车匆匆忙忙的便和几个长辈一起吃饭。

陈裴眼尖,一出包厢门,就看到了江之寒。

她咦了一声,仔细看了一眼,回过头,笑着对吴茵说:“这是什么领导?你们家小江亲自出面陪着吃饭哦!”

借着灯光,吴茵远远的看了眼,觉得那个气质不凡的中年女子侧面很有几分熟悉。但自己和江之寒认识的人中,这个年龄的很少,一时想不起是谁。

陈裴推她一把,“干嘛?还装作没看见?”

吴茵微微皱皱眉,还是走了过去。到了近前,江之寒还没有发觉。他很专心的和白冰燕说着话,不知道说了个什么笑话,白冰燕指了指他,摇着头,却忍不住笑起来。

吴茵站在那里,轻声说:“之寒……”

江之寒抬起头,“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茵眼波如水,静静的看着他,“裴裴有点事,就提前一天回来了,陪她家的长辈在这里吃饭……”

江之寒哦了一声,半晌,看见吴茵正转过头朝白冰燕微笑致意。

他犹豫了一秒钟,开口说:“哦,这是白阿姨……白阿姨,这是我女朋友,吴茵。”对着吴茵说:“小茵,坐下来啊……”

白阿姨?吴茵保持着微笑,脑子里却一时想不起这个名字。看江之寒和她交谈的样子,应该是很亲近的长辈,似乎从没听他提起过。

白冰燕在灯下仔细打量吴茵,心里也不禁赞叹了两声。

她展颜一笑,柔声说:“哦,我可是久闻大名了。老是听小裳说起你如何漂亮,结果……”转头看了眼江之寒,说:“还是见面更胜闻名!”

小裳?漂亮?吴茵心思转动,终于知道为什么觉得她看起来很是熟悉。

那眼睛,那脸型,尤其是……那微笑,和倪裳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吴茵忍不住瞟了江之寒一眼,一时间有无数的疑问和很多莫名的感慨,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微笑点头,矜持的说:“你好,白阿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