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8章 电话

吴茵叹了口气,“这些……我也反复想过了。我想的和你一样,无论如何要回家一趟,心里才踏实。医院那边要好好安排一下,该做的检查都要做了,要把原因找出来……之寒,你知道吗?张雅前两天给我宿舍打了个电话,要了我的手机号码,给我打过来……”

江之寒问:“她找你干什么?”

吴茵说:“没什么特别的事,不过是感谢我,又聊了些心事……我有时候觉得,她比我可怜,也比我更坚强。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但还是很努力的在活出自己的人生……”

江之寒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张雅那个丫头,虽然读书不多,却是一个很能干很厉害也很坚韧的女子。

吴茵说:“和她聊过了,我觉得……这样说,你可能不以为然,我觉得我父亲对我还是不错的……重男轻女,在我们那里本就是根深蒂固的观念。再加上聪聪的病根子,我隐约听母亲说过,爸他总觉得心里有愧,所以对他特别好些。但从小到大,虽然我没得到想得到的那份爱,但毕竟他没有动手打过我一次。张雅她……被她爸打,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江之寒紧了紧手臂,说:“先回去看看……没有我的时候,你都能支撑起你那个家。现在有了我在后面帮你,你更不用担心了,小茵。有什么事,我会一直在你后面支持你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把头紧紧的靠在男友胸前,吴茵喃喃道:“你要一直在我身边,一直……知道吗?”

※※※

去年底贸交会的时候,文楚主持研发的用于对讲机的信号处理芯片拿了两个小单子,美国和德国两家业内大公司都订了一批产品去做测试,说如果效果好的话,会有大订单过来。

文楚虽然是个很淡泊的人,自己开发的东西想要大卖却是逃不过的心理,这几个月很有些苦苦期盼的味道。为此,江之寒总是安慰她,说这些大公司测试一个产品,即使是内部开发的,周期也很长,不要急于一时。

因为就要毕业,从这学期开始文楚不再担任江之寒班上的班主任。但她在班里的人缘极好,男生女生都很喜欢她。开学的时候,班长还组织大家出去聚会了一次,算是给文老师告别。让同学们略微有些郁闷的是,那个和大家交往很少的江之寒,和文老师关系很紧密,很多人都看到过他们一起饮茶散步。

江之寒和文楚愈发熟悉以后,把每周喝茶聊天的地点慢慢从茶屋移到她借住的四合院里。对江之寒来说,文楚是一个极好的倾听者,他个人感觉这方面有些像沈桦倩和车文韵的混合体。即使现在他城府愈发深沉,也愿意在她面前讲讲自己的私事。出于一种莫名的直觉的信任,他知道她不会拿出去传扬,而且……她能够真正的理解。

吴茵家里的事,连林墨和母亲江之寒都没有仔细讲过,偏偏和文楚略略讲过一些。虽然嘴上说了好些宽慰的话,吴茵回家会是怎样一个情形,江之寒心里也没有数。她父亲会不会改变,他更是不敢拍胸脯保证。

和文楚讲起这件事,她听了,叹口气,说:“吴茵真是……真是难得,之寒你可要好好珍惜。你要知道,恨一个人很容易,哪怕是你的父母。每个人想来,都觉得别人欠自己的多,自己欠别人的少。别人做错的多,自己做错的少。吴茵她自己没做错一件事,却一直有这样体谅和宽恕的心情,有感恩的自觉,是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

江之寒点头同意,“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文楚说:“那是因为你摊到极好的父母,所以……会觉得,这样的父亲难以想象。”

江之寒抿抿嘴,心里不禁想,是呀,就算我爸那样,我还觉得他有些事做的极不对呢,心里忽然有几分愧疚涌上来。

文楚喝了口茶,“我以为呢,要想改变现状,一要有一颗感恩宽恕孝顺的心,一要有世俗眼中的地位和能力。吴茵她有前者,你有后者,我看你们在一起,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

江之寒苦笑,“你这么说起来,我好像没有感恩宽恕孝顺的心一样……”

文楚噗嗤一笑,“你不是自己都说做不到她那样么?”

江之寒转开话题,问道:“袁媛好久不见踪影,她跑哪里去了?”

文楚说:“她呀……她最近交了个澳洲男朋友,据说长的特别像汤姆克鲁斯,正忙着约会呢。”

江之寒呲牙咧嘴,“太不像话了……我们这里有六亿国货等着她挑选,她居然外销了,太不像话了……”

文楚白他一眼,“袁媛是一个真正能做自己的事,让别人去说的人……这上面,我真是很佩服她。”

江之寒微笑,“对了,楚楚姐,我们公司有几个青年才俊,上次偶然见过你一面,简直惊为天人,希望能认识一下。你有没有空接见接见他们?”自从文楚不当他的班主任以后,江之寒便很厚脸皮的不再叫她文老师,改叫楚楚姐了。五一就要到了,江之寒心里不确定,赵书记大婚的阴影是否还在她心中。

文楚嗔道:“惊为天人?!……撒谎也要撒的像一些!我可不是你的小茵。”一句话说完,忽然觉得很有些语病,脸微微红了红。

江之寒说:“我不骗你……”便要发一个毒誓,却被文楚打断了。

她说:“我们今年招的这几个技术骨干很不错,现在我们在研发的一个通讯节点管理软件,夏天可能就有第一版出来。对这个东西,我更看好它的应用前途……”滔滔不绝的和江之寒讲起技术上的问题。

江之寒和文楚,就着下午温煦的阳光,喝茶聊天,说了些公司的事。天色黑下来的时候,江之寒照例下厨做了三个小菜,便在饭厅里就着酒开始一顿晚饭。

文楚给江之寒的感觉,有三分像石琳,亲切的姐姐,可以倾诉心事;有三分像沈桦倩,淡泊高雅的师姐,可以高谈阔论,说些文学技术天下大事,分享分享人生观世界观;还有三分像车文韵,似师实友,有些共同的经历,能够了解彼此内心深处的某些不愿为人道的经历。

袁媛说,文楚如水,你认识她越深,越会被她吸引。江之寒是深为赞同的。和这个大自己六岁多的女子在一起,仿佛就被春水围绕,即使谈些方圆通讯里的公事商事,好像也少了些铜钱味道。

一眼看去,文楚似乎总是柔柔的淡淡的,微笑的有礼的,但认识深了,你才发现她也是水一般姿态变幻:有时候她很像大姐姐,可以虚心求教会耐心聆听;有时候她又像小妹妹,不经意的露出些妩媚和娇嗔,很自然的那种,让你禁不住有些怜爱的感觉。

才认识的时候,文楚以为江之寒是个二世祖,对他颇有些挑眉挑眼。但经过橙子退学和与赵书记冲突这两件事,两人的关系迅速的紧密起来。加上在方圆通讯上的合作,彼此认识对方的一干朋友,融入对方的圈子,现在已是知己的味道,每周都会小聚对酌,谈些大大小小的事情。

同往常一样,晚饭过后,文楚张罗着洗碗。这时候,江之寒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说了一阵,对文楚说:“楚楚姐,我有急事,要先走了!”

文楚说:“哦,自己路上小心。”

※※※

白冰燕不久前被调到一个更闲散的部门,级别却提成了科长。她倒是乐于接受这个安排。女儿上大学在外,丈夫事业上这两年终于进了一大步,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她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在单位上努力往上爬。

提成了科长,相应的当然会有些福利,这一次就捞到来江南一带开会的差使。宁州青州她都去过,但顺便可以去宁大看看女儿,她当然是乐意的。

在宁州呆了三天,白冰燕除了去开了半天的会,点了个到,一直和倪裳呆在一起,在宁州城里到处游逛。

白冰燕她们单位的人出差,通常都是住在兄弟单位在那个城市的招待所,条件不错,价格上也有优惠。离开宁州,她的下一站就是青州。下午四点四十,白冰燕和女儿从城外的古城遗址赶回火车站,因为大堵车,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和倪裳告别,匆匆上了火车。

车到了青州站,白冰燕才想起,这几天忙着陪女儿,忘了青州单位上平常指定的那个宾馆最近正在装修,不能接待,需要自己找住处。文化局出差,不同级别的人每天的餐饮补助金额不一样。白冰燕不想去太贵的宾馆,又不愿意住的地方条件太糟糕,想找个人问问情况。

很奇怪的,第一个出现在脑海里的名字就是江之寒。

江之寒接到电话,很爽快的说,市中心的招商宾馆条件很不错,公司在那里还有长期的包间,所以可以享受六折的优惠,让白冰燕做出租车直接去那里。

七点二十分,饥肠辘辘的白冰燕从出租车里下来,就看见那个身材挺拔的年轻男子一脸和煦的笑容,正站在宾馆外面,走过来接过行李,问她:“还顺利吧?”语气亲切,宛如就是一家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