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7章 改变

“小墨,没有人能替你做这个决定,但愿我能给你一点点有用的建议。选择专业,通常来说一般人有两种途径。一是经过思考预测判断选择以后出来工作好找,社会需求比较大的。一是选择觉得自己比较强,能够有所作为的方向,希望能做出一番事业。在我们现有的教育系统中,最缺乏的是第三种,就是选择你真正喜欢的,想要奉献所有想要从事一生的方向。老实说,即使给出这种选择,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因为我们现在的中学教育太强调应试,在激发学生的兴趣上面做的太少。”

“就我来看,这三种选择没什么优劣,也没什么对错。在高中的时候,我们都以为大学是终点,是梦想的彼岸。但进了大学,你会发现,大学只是开始,是过渡,是你进入社会的桥梁和准备期。所以,实际一点也是没有错的。有些想的比较仔细的人,他们希望能结合自己的长处和社会的需求,来找一个好的专业,我想这是一个不错的方向。但如果你心里真的有一样东西是你很喜欢的,想要去努力尝试的,或者去探索那里面的奥妙和乐趣的,也许你应该遵从你的心的方向。因为……那是很难得很难得的一件事。对于绝大多数的高三学生,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选择。”

“小墨,这个世界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不是理想的也不是完全功利的,这中间有一个度,要好好把握。我之所以劝你先看看自己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劝你能够跟随你心的选择,也是考虑过实际的因素。坦率的说,林叔叔现在事业很不错,你家里也不愁经济方面的问题。嗯,你不是还有一个神通广大的哥哥吗?有了哥哥,不用可是白不用,找工作转系什么的有困难一定要找他……回来说正经的,如果你没有一样特别特别喜欢的东西怎么办呢?那么我想刚才讲的那个办法是比较实用——结合自己能力的长处和社会需求的热点。关于前者,不一定反映在你某科成绩如何,更多的是看相关的能力。就我的观察,你的语言表达能力,逻辑分析能力,特别是和与人打交道的能力都是很强的,可以选择的面应该很广。至于社会需求这部分,我建议你多问问你之寒哥哥的意见,他是做企业的,对这方面的研究和预见应该比大多数人要深远一些。最后,我说说自己的亲身经历吧,希望对你有些启发……”

“我读中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老师压倒性的都觉得我文科比较好,组织工作管理工作干的很多,所以当我选择读物理的时候眼镜大约跌碎了一地。我之所以选择应用物理,有几个原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虽然我英文和语文通常是考试成绩最好的,但对这两科也说不上特别的喜欢。高二以后,我觉得自己真正的对物理有了兴趣,又看了很多物理史的书,譬如你也读过的那几本最经典的关于量子力学,关于第二次物理革命的书籍。所以说,我找到了一个喜欢的学科,是促使我选择这个方向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当然,我不是没有现实的考虑——我没有选择理论物理,因为对自己在那方面的能力还是不够自信,而且毕业以后求职的路子也比较窄。我个人以为,应用物理比较灵活,进可攻退可守,要转计算机电子甚至机械这些应用学科相对也比较容易,所以……”

“当然,这是我的选择。对你来说,小墨,我相信你能够选的更好。因为在同样的年龄,我相信你的眼界比我当年的时候更加宽广,你可以征求意见的人更多,而且……我觉得你比我更自信更果决。如果我可以给你一句忠告的话,这终究是你人生事业中第一次重要的抉择,兼听是好事,但做决定的一定要是你自己。这样的话,不管后果如何,你都不会后悔……呵呵,希望我写了这么一大通,没有让你更加迷糊。”

“哥,我最后一个咨询意见的人就是你了……给我一个答复吧……如果能替我做这个头疼的决定,那就最好不过!林墨”

吴茵看了眼江之寒,“你……心里可有了主意?”

江之寒摇头,“倪裳说得对,这最终是林墨自己的事情,我们建议一下没问题,拿主意要是她自己才不会后悔……”

吴茵看着蓝天,眯着眼悠悠叹口气,“春天真好啊……”

江之寒抱着她,没有说话。

良久,吴茵伏在江之寒怀里,忽然问道:“倪裳喜欢上物理,是因为你么?”

江之寒怔了一怔,说:“两个人相遇,总是会改变对方一些东西的,你说呢,小茵?”

吴茵嗯了一声。

在心里,她说,我们的相遇,改变了我的一切。

你知道吗?之寒,你改变的是所有的一切……

※※※

自己有了如意郎君,总不好意思让好友总是单着。虽然吴茵上次给陈裴介绍男朋友失败,她发扬屡败屡战的精神,在青大又给陈裴物色了一位。别的不说,高大英俊勉强是称得上的。

周末的时候,江之寒开车,载着吴茵,陈裴,还有和陈裴约会过三次的赵勇一起去青州城外一百里的云山踏青。这一次,他准备了些新东西,晚上在山腰搭帐篷露营。

陈裴拉着吴茵睡一个帐篷,她害怕一个人在野外单睡,和赵勇又远远没有发展到同睡的地步。江之寒不习惯和男人同睡一个帐篷,便搭了三个,为此还被陈裴笑话了一番。

一觉醒来,走出帐篷,露珠还挂在青草上。江之寒拉着吴茵的手,在山间荒无人烟的小径随意漫步,心情宁静,是一种无上的享受。两人很少说话,按江之寒开玩笑说的,现在他们已经进入老夫老妻的阶段——心有默契,但不时相对无言。

从云山回来,心情本是大好,但一个电话便让吴茵的心情晴转多云。

电话是吴聪打来的,告诉妹妹父亲住院了。他一直感觉胸闷,却检查不出问题,去了医院,医生便强烈的建议住院观察,同时彻底的做各项检查。很显然的,吴聪是被母亲指派打的这个电话。吴母害怕丈夫怪罪给女儿打电话,便推出儿子,因为吴聪在父亲那里是有绝对的豁免权的。

吴茵放下电话,便推掉一切的会议和工作安排,开车到了青大。她知道江之寒这天上午最后两节课是王教授的,一定会捧场,便去了教室门口等他。

江之寒下课和王教授在讲台上略略寒暄了几句,最后几个走出教室,却看见吴茵站在那里,走廊里很多男生逡巡着,正朝她那里看。吴茵还穿着办公室的套装,亭亭玉立,把白领丽人这四个字解释的生动无比。

江之寒扫一眼她的脸色,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心里微微一紧,和王教授说了再见,走过去抓住她的手,柔声问:“出什么事了?”

吴茵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悬着的心仿佛有了一个地方降落下来,在办公室时的彷徨无助一时少了好多。

两人一边走,一边讲起电话的内容。走到大操场的门前,江之寒带她拐进去,找了看台最上方的一排石阶坐下来,把事情讲完。两人认识两年多,现在约会的地点颇有些返璞归真的味道——吴茵最喜欢来的就是这不起眼的大操场。在这里,他们一起呆呆的看蓝天,看日出日落,也在黑夜里看过月亮星空。

待到吴茵讲完了,江之寒安慰她说:“你父亲的身体,不是一向很好吗?胸闷什么的,只要检查的早,平时注意些,即使有点什么小问题,也能够控制住,你不要太担心。”

吴茵说:“我妈叫聪聪给我打电话,就是想让我回去。可我又有些担心,回去了惹得父亲不高兴,反而不好,你觉得……”

江之寒说:“我觉得你应该回去一趟。一来,你现在是家里面顶梁柱的那个人,出了什么事,只有你可以解决。你爸心里有些根深蒂固的老观念,需要现实不停冲击他,才可能扭转过来。你就是要证明给他看,女儿没有哪点不如儿子,你才是家里可以依靠的那个人!这二来,你在这里也是担心,回去了医院那边了解情况,在旁边看着,心里总是踏实些。我倒觉得你现在回去是个好事情。”

吴茵试探着问:“你……和我一起去么?”

江之寒想了想,摇头说:“我还是等一等吧……你爸是个死要面子的人。我春节的时候把他的面子都撕掉了,他心里应该还很在意,我去了指不定有副作用。不过好歹你拿出那么多钱帮聪聪解决问题,让他们养老没有后顾之忧,他心里虽然可能还恼怒我,对于你应该会好些。小茵,你这个事情有些特别,所以我那时候仔细想过,我来做那个扮黑脸的人,我来给你父亲的陈旧观念一些敲打冲击,来做那个他有些恨但又惹不起的恶人。而你呢……还是要做他的女儿的。不过,不能像以前那样,像个丫鬟一样被使唤,要有平等的地位。这个转变一旦形成了,慢慢的会生根发芽,成为很自然的一件事。所以,回家了怎么做,怎么一个态度,这里面的分寸还要你自己好好把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