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6章 似曾相识燕归来

今年青州的春天,好像来的特别早。开学还不到一个月,校园里已经桃红柳绿起来。春风拂在脸上,比情人的手还要温柔。

江之寒甩着手,悠哉悠哉的往教工食堂走。今天中午约好了和王宁还有他女朋友范琪一起吃饭。

这学期开学以后,王宁进了汉港,找了份兼职的差事,做吴茵的助手。上学期王宁就半开玩笑的问过江之寒,去替他打工好不好。江之寒当时以为他说着玩,过后就忘了。王宁在经济系的研究生中,是属于做事做人都很有一套的,和导师同学关系都处的相当不错,脾气也好。但毕竟在象牙塔里呆的时间太长,脸皮总是有些薄,见江之寒没有回应,就不好意思再提。

王宁自从认识江之寒以后,感觉眼界开阔了许多,自我规划的更远,对毕业以后的前途也未雨绸缪起来。他分析自己的情况,现在毕业留在青大的名额几乎没有,这条路是很难走通的。所以,摆在他面前的大致有三种选择:去一个比青大低一到两个档次的学校当老师,争取找一个国家机关的工作,去企业里面工作。王宁以前倾向于前两种选择,也许是受到江之寒的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他现在对第三条路更为感兴趣,因此深感提前找个地方实习的紧迫性。

不得不说,范琪是一个很贤惠的女友。她知道王宁的想法以后,就去找了吴茵,算是走的夫人外交路线。吴茵对王宁印象也很好,加上王宁本科学的是财务会计,正是现在青州公司这边缺少的人才,于是便去找江之寒说希望能让王宁兼职来帮她处理一些事情。江之寒这才知道王宁是当真的,当然没有不点头的道理。进了汉港以后,王宁工作很踏实很努力,他在经济系的一些朋友笑他说,现在有幸跟着校花当助手,就算倒贴钱王宁也会乐之不疲。

私下里,江之寒对吴茵说,人家都说倒追男生的女生很危险,但就范琪和王宁这一对来说,倒是有一个很圆满的发展。

今天中午的聚餐,江之寒下了课直接从教八过来,吴茵和王宁开车从公司过来,范琪则是下课从医学院往这边赶,一起到教工食堂的小餐厅会合。

刚走进教工食堂的门,江之寒就接到吴茵的电话,说范琪在医学院里骑车和人撞了,流了不少的血,被送到校医院去了。她正开车送王宁去医学院校医院,应该会在那边呆一段时间,让江之寒自己解决中饭。既然是孤家寡人一个,江之寒便失去了去小厅里坐下来点菜的兴趣,到二楼拿了个瓷盘,走到窗口随意点了两个菜,琢磨着随便把这顿中饭对付过去。

打好饭菜,江之寒四处看看,才发现二楼无比的拥挤,似乎每个座位上都坐着人。教工食堂价钱不贵,味道又比校内的食堂好些,要不是离着校门有些距离,来吃的人还会更多。

江之寒连着走过五六排的长条桌,还是没能发现一个位置。他正四处搜索着,忽然间有人招呼他说:“这里有个空位……”

江之寒转头看去,是一个个头不高,看起来很结实的陌生男生,头发有些稀疏,相貌看起来很老实可亲。

江之寒点头微笑,等那人把他对面凳子上的报纸收起来,便坐了下去,说了声谢了。

那人解释说:“这里挤的很,有个师弟说要来吃饭,给他占个座,但看起来是不会来了……”

江之寒放下装饭菜的瓷盘,扫一眼报纸,是体坛周报,一整版的世界杯预测分析巡礼,便搭讪说:“世界杯快开始了……”

那人笑笑,“是呀,我其实足球看的不多,从师弟那里拿的报纸打发打发时间。”很豪爽的说,“有兴趣尽管拿去看。”

江之寒也不客气,拿起一张,边吃边一目十行的读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抬头评论说:“现在巴乔真是火,介绍意大利的一整版都在谈他。”

那人笑说:“谁说不是?我们实验室的小姑娘都喜欢他,说他是什么忧郁王子。我看啊,其实是个怪人。”

江之寒扬扬眉毛,“哦?……”

那人说:“你没看这报纸上写的么?他信佛呢,但又喜欢打猎,这是哪门子的信佛啊?”

江之寒呵呵一笑,“意大利人信的佛大概有些不同。”

那人扁扁嘴,“有道理,高原那边儿的人不还有信欢喜佛的吗?哈哈……”

江之寒一愣,这是哪里和哪里,但禁不住也笑起来。

他仔细打量了下坐在对面的男生,肤色偏黑,浓眉大眼,头发略微有些乱。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人笑笑,“我刚才看你挺眼熟的,还说在哪里见过?你……是哪个系的?”

江之寒说:“经济系,大三,江之寒。”

那人哦了一声,“经济系的?……那我以前应该没见过你。我是自动化控制博士四年级的,我叫沈城。”

江之寒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沈大师兄……”

※※※

吴茵开车回到学校,已经是一点过了。她在大校门外停车场停了车,到门口处和江之寒会合。

江之寒问起范琪的事,吴茵说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流了些血,缝了五针,三个人在医学院一起吃了中饭才回来的。

两人说着话,走在校园的小路上。

寒假见过彼此的家长,虽然中间有些不那么愉快的插曲,有紧张和不安,但总体上来说,两人的关系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春节前的夜晚,吴茵坐在奥迪车的后座,驶离老家和父母哥哥的时候,感觉自己把所有一切都托付给了身旁这个小男生,虽然信任他,但难免忐忑不安。几个月后,一切好像真如他说的,慢慢的在变好。想到这里,吴茵不禁挽住了他的胳膊,主动的把头依过去,靠在他肩头。

江之寒说:“难得下午有空,去哪里走走?”

吴茵说:“嗯……去大操场好么?”

江之寒说:“喳……”

吴茵白他一眼,“你不是最讨厌清宫剧么?”

江之寒笑道,“不说这一个字,不足以刻画奴才相,这可是清宫剧的精华所在……”被女友轻轻的打了一下。

两人走到大操场,这时候下午的课还没开始,宽阔的场地上空荡荡的,只有周围看台稀稀拉拉坐着几个人,大多看起来也是约会的情侣。江之寒的师兄就曾说过,按照他的观察,会在奇怪的时间出现在奇怪的地点的,多半都是情侣,因为他们是最缺乏理性思考,又最穷极无聊的人群。当然这话多少有些酸葡萄的味道在里面。

初春向来是江之寒和吴茵最爱的青州的季节,暖暖的风,蓝蓝的天,最适宜的温度,加上桃红柳绿,让人心情莫名的就好起来。

吴茵坐在石阶上,把头靠在江之寒怀里,闭上眼,懒懒的说:“好想在这里睡一觉……”

江之寒温柔的笑道:“那就睡啊!”

吴茵撒娇道:“怕你无聊嘛。”

江之寒说:“抱着你睡觉,人家羡慕都来不及呢,我怎么会无聊?……我会向大家招手致意的。”

吴茵哼了一声,坐起身来,说:“对了,小墨给我写了封信,问我选专业的看法呢!”

江之寒问:“你怎么说的呢?”

吴茵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我安慰她说,选错了也没关系,到时候想转系找你哥,他现在门路宽的很。”

江之寒恨恨的,“你!……”

吴茵咯咯娇笑了两声,心情愈发明朗起来。

江之寒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说来也巧,我给你念念,这是今天才收到的林墨的信……”

“哥,关于选专业方向的问题,我请教了很多人,结果只有吴茵姐和姐姐说的最实用,不过吴茵姐讲的什么她说不能告诉你。总之呢,问完了我才发现,信息太多也是件苦恼的事情……我给你讲讲他们的建议。温姐姐说,据我现在的观察,大学读什么专业和你以后出去干什么工作,相关性很小很小,所以……选一个你觉得有趣的就好。这就是我简单的建议。芳芳姐说,小墨,你有两个选择,follow your mind,或者是follow your heart。如果两个一致,那就好办。不一致呢,选什么就是你的自由了。小薇姐是这样说的,墨墨,我实在是不知道给你什么具体的意见。但我至少可以给你贡献几个错误的选择:不要因为中学哪门功课最好,就选择哪个方向;也不要因为现在最火的是什么专业就选什么,这中间至少有四年的滞后呢。我相信你,一定能选到你喜欢的。最后是姐姐写的,她说的最详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