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5章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农历新年过完第一周,江之寒就开始忙碌起来。他答应王家姐弟的做庄,已经进入第二个阶段。江之寒原本想的,不过是交给他们一份策划书交差,没想到王中慧好像对他很是看重信任,看了策划书以后坚持要他来主持操盘。

江之寒蹲在书房里,成天忙乎着这件事的时候,吴茵正陪着历蓉蓉逛街。有两个下午,和她一起出游的换成了林墨和倪裳。三个女生在城中心的商业区漫步,从当年江之寒陪伍思宜进出的那些商店门口走过,多数时候却没有进去,只是在步行街上漫步闲话。

江之寒牺牲休假时间努力工作的时候,有一个人也没有闲着。

寒假以前,江之寒和明矾欧阳谈到计算机和互联网产业的前景。和他们一样高瞻远瞩的,还有青大的领导同志们。加大计算机辅助教学的力度,建设青大校园网的提议,一早就上了校务会的日程,过了年便风风火火的开展起来。校领导提出的目标,在计算机教学和校园网建设上,青大要在国内做领头羊,达到和国际一流大学的迅速接轨。

作为经管学院副书记的赵学斌,不知道为何摇身一变,身兼起青大计算机教学和校园网建设办公室的副主任,而且还是有财政和采购大权的副主任。为了一个项目平空生出一个机构来,也算是极具我国特色的做法。

春节刚过,新学期还没有正式开学,当江之寒正在坐庄股票的时候,当文楚还呆在老家和父母过年的时候,当吴茵和历蓉蓉,或者是林墨倪裳一起在中州逛街的时候,当大多数人都还在休寒假的时候,赵书记已经离了老家,回青州准老丈人家呆了两日,便坐飞机直飞东镇,去洽谈校园网建设相关的设备购买事宜。

东镇离羊城不过一百五十公里,十五年前还是一座小小的县城。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现在摇身一变也成了高楼大厦林立,高等级公路四通八达的繁华所在。最近五六年来,东镇在南方声名显著,甚至在港澳台地区成为和沪宁京城羊城齐名的地方。原因无它,这里有着很特别很周到的某种特殊服务,其质量之上乘,其价格之优惠,其品种之繁多,其运作之安全,在全国范围内一时无他,堪称个中翘楚。

当然,赵书记到东镇来,心里可没存着这些龌龊的心思。他一门心思想的,不过是怎样能安全的从这笔大采购里吃到一笔丰厚的回扣,同时还要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争取做到公家个人两不误。为了实现这个目的,赵书记很是钻研了一番相关产品的知识,这一次一个人飞来东镇,连一个助手手下都没有带。

和赵书记约在东镇见面的,是飞路达计算机器材公司的老总,姓赵,和赵书记五百年前是一家。公允的说,飞路达公司提出的解决方案相当的不错,不仅提供从计算机到各种附件【键盘鼠标网线等等】,到网络设备的一揽子产品,还承诺提供一整套的售后服务,以及帮助学校进行安装调试,和三天的人员培训。从报价上来看,飞路达不算最低。但他们是唯一提出整套完整有效的解决方案的公司,提出的这个“一站买全,售后全包”的概念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除此之外,飞路达显然也有不错的讯息通道。赵书记的任命还没正式公布,公司的业务员就已经上门来拜访,送上了一份小礼物,希望赵书记有空到公司所在地去实地考察一番,所有费用当然都由公司来承担。

赵书记对比了一下手里的五六份提案,心里是最倾向于飞路达的。他私下揣摩,飞路达在青大领导层也是有些路子,才能这么快得到消息。飞路达认识谁赵书记并不在意,他关心的是对方是否能够知情识趣,在完整的解决方案之外,懂事的有所表示。赵书记自认是一个公私兼顾,又公允的人。如果飞路达能够达到自己的心里预期,即使别的地方出钱多些,他也愿意选择解决方案更完整更有效的他们。

赵书记到东镇的时候,心情不是那么畅快。年前被文楚拒之门外,又碰上江之寒那个老冤家,看到自己酒醉后狼狈不堪的样子,酒醒之后很是懊恼担忧了一阵,好在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连不好听的流言也没有一字一句。春节的时候,赵书记回老家农村呆了一周,飞回青州只待了两天便出发来了东镇,对于这个安排岳校长的女儿,赵书记的未婚妻相当的不满,咆哮着说过他三两次,还好丈母娘帮自己说话,才算过了那关,出得门来。

婚期定在今年五月一日,算算离现在不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但越接近结婚,赵书记越发觉未婚妻在自己面前开始多了些居高临下的态度,生活中的摩擦也越来越多。庆幸的是,岳父岳母都是知情达理的人,虽然心疼女儿,还是经常帮理不帮亲,站在自己一边说话。岳小姐相貌平常,身材矮胖现在在赵书记眼里倒是其次。才认识自己的时候,因为倾慕自己的才华外表,岳小姐很有些千依百顺的味道。但大婚将近,赵书记发觉未来的老婆脾气越来越坏。春节过后这次吵架,对方居然翻出文楚的旧账,说自己的初恋情人便是赵学斌你,你却还有历史问题,而且多半还藕断丝连。提起文楚,赵书记就是一肚子的气。上次喝了酒去了她住的地方,发现佳人终是无法挽回。也许是第一次,赵书记甚至从昔日爱人眼里看到了些许的不屑和蔑视,这让他的自尊心很是受到些伤害。

赵书记虽然近来顺风顺水,但文楚博士还没毕业,便是一个高科技公司的副总,听说那个公司还会落户新建成的科技园区,有相当的实力。赵书记自认为“牺牲”了很多,才爬到今天的地位,但回头看去,曾经漂亮温柔的女友坚守着她的原则,似乎混的也很不错。失去了事业上和地位上居高临下的优越感,让他心里空荡荡的,好像少了好多东西。

到了东镇以后,赵书记的心情好了不少。五百年前一家人的赵总是一个很知情识趣的人,招待周到热情,谈吐也很有档次。赵书记去了飞路达的办公楼和仓库。很显然的,公司是一家一手买进一手卖出的贸易公司,但仓库里存货很齐全,和公司提交的方案也很吻合。

更为关键的是,赵总很快释放出明确的信号:首期五百万的购买合同,一成的回扣归赵书记。那可是整整五十万,抵得上赵书记工资册上几十年的工资。赵总出手的大方,大大超越了赵书记的预期。他大概估算了一下,这笔生意飞路达最多不过有两三成的毛利,居然给了自己一成。赵总说的很直接,第一笔生意图的不是赚多少钱,更多的是要交个朋友,以后还会有细水长流的机会。

呆在东镇三天,花在谈生意上的时间大概就是小半个下午。赵总准备的很充分,出价又大方,赵书记也没有太多的故作姿态。初步的意向达成,就等着下两周去青州正式签约。

离开东镇的前一天傍晚,赵总在城中最好的饭店之一给赵书记设宴践行。和前几次不同,这几日随行的一位副总和赵总的漂亮秘书都没有到场,赵总领来同席的是两个年轻靓丽的姑娘。赵总介绍说,小张和小郑,羊城纺织大学的大学生。

赵书记一眼就看上了小郑,她个头不高,圆脸,短发,前面留着刘海,只淡淡的涂了些腮红,温顺乖巧的模样,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羞涩的神情惹人生怜。小郑很温婉的为赵书记斟酒,替他布菜,被赵总怂恿着还喝了两杯酒,红着脸儿轻唱了一支歌,嗓音圆润,带些沙哑。带着七分的醉意,赵书记眯着眼,有一刹那,他看到文楚就坐在自己身边,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小手。小郑并没有故作姿态的挣扎,她送上一个甜甜的微笑,身子略微的倾过来,带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赵书记眨眨眼,才看分明了身边这个人不是昔日的恋人。这几年爬上院领导的位置,阿谀奉承的人不少,小的红包也收到过一些,但他一心往上走,平日还是比较注意言行,不愿轻易犯错误,这样的场合见识的不算太多。

赵书记心使劲跳了两下,松了手,身体却是有了些反应。赵总和身边的丽人调笑着,余光瞥过,嘴角带出丝很淡的笑。他和赵书记又走了两杯,便起身告辞,约好了过两周在青州再见。

赵总吩咐小郑说,赵书记喝的不少,好好照顾他,出去千万别摔着拌着,也不和赵书记多说,带着美人嗨皮去了,一副急色鬼的样子。这厢里,赵书记醉眼灯下看美人,心里已经动了,但还残留着几分犹豫。小郑宛然一笑,说以后说不定还会报考青大的研究生,想去赵书记住处请教一番。明知道这不过是个借口,赵书记却借着它克服了心里最后一丝犹豫,二人上了车直奔宾馆房间而去。

※※※

灯光下,小郑的身子白皙的像泼了一身的鲜奶。她婉转低吟,声音曼妙仿佛九天之上的仙乐。

赵书记怒吼了一声,从她身上翻下来,只觉得全身都是汗。在他三十几岁的生命里,岳小姐是第一个自荐枕席,和他发生过实质关系的女人,小郑是第二个。以十年以后的标准,算得上是无比纯洁的人了。

小郑去了浴室,拿出来一张温热的湿毛巾,小心翼翼的替他去了汗,清洗过关键的部位。赵书记闭着眼,舒服的每个毛孔好像都张开,何曾享受过这样的服侍。他心里叹息了一声,当领导就是好啊,有项目的财政权在手就是好啊……也许,我的路没有选错。

文楚?小岳?……去他妈的,她们会这样服侍自己吗?

赵书记睁开眼,看着还裸露着的年轻身体,鬼使神差的问,你……真是大学生?

小郑轻轻的嗯了一声,垂下头去。

赵书记犹豫了片刻,忍不住又问,老赵……给了你多少钱?

小郑眨了眨长长的睫毛,笑了笑却是没有回答。

她媚媚的看了眼赵书记,腻声问:“还要吗,赵书记?”见赵书记有些失神,她妩媚一笑,“我这里有学生制服,办公室制服,和空姐制服,你喜欢哪一种?……”

十分钟的功夫,小郑从浴室出来,身上已经穿上了白色的短裙,上身的制服上还有可爱的领结,不得不承认比刚才裸露着竟然又多了三分诱惑。

赵书记呆呆的看了半晌,心里道,出来做的还真是职业,但不管看起来如何温柔娴良清纯稚嫩,毕竟是出来做的。小郑没有想到,自己殷勤的职业的服务,反倒让赵书记心里多了些暴虐的欲望。

这一次,他没有更多的客气,把女孩儿的内裤脱下来,身上的制服还穿着,便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深深的进入。

他拼尽全身力气的开垦,那些被文楚不屑被未婚妻痛骂的委屈仿佛都要在这个身体上找回利息。听着前面的女孩儿近乎悲求的哀鸣,赵书记心里全是兴奋,战斗力空前的高涨。

他快速进出着,口里厉声的问:“说,搞你一晚上要多少钱?……”

小郑支吾了几声,终于受不了挞伐,断断续续的说:“五……五……千,别……太重了!”

赵书记使劲的拍了下她圆润的臀部,在那里留下一个红红的手印。咬着牙,他恶狠狠的说:“你的X是金子做的么?……一晚上要我五千,我……干死你!”

小郑哀叫道:“真的不行了!”

赵书记仰着头,嘴里还重复着那句话,我干死你!有一滴汗珠从脸颊上滚下来,他没有看前面那诱人的身体,却抬头看着天花板,这些日子的郁闷烦恼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终于挥发干净了。

总有一天,我会征服所有的……所有的你们这些女人,他心里狠狠发誓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