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4章 文阿姨的嘱托

下一刻,吴茵也看到了,她低呼了一声,赶紧拿手捂住嘴。

江之寒眼睛在顾望山脸上转了一转,和他对视了半秒钟,偏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坐着那位保镖。

顾望山走到许箐跟前,这时候她的冷静面具已经被击碎了,眼里不可抑止的有惊慌流露出来,顾望山这样的公子哥,还真拿不定他能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江之寒自信自己的手再快,快不过扳机。他心里叹了口气,暗道,小顾你可别犯傻,这次我选择相信你是个聪明人。

顾望山提起枪,直直的顶着许箐的脑门。她不是没碰过枪的人,别忘了许箐是退伍的女兵,要不也没刚才那份胆色。

金属和皮肤接触的感觉,终于让许箐感到了恐惧。而顾望山眼里带些疯狂的神色,让她不由得脚下一软,已经坐在地上了。

顾望山冷笑,“知道怕了吧!你不是风度吗?牛X吗?……你信不信,许箐,我在这里一枪把你毙了,我老子还是会想方设法把我保出去,屁事没有!你信不信,啊……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条母狗!”

他厉声说:“我警告过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我妈要是被你气死了,我第一个来毙你给她陪葬,你他妈的!……最后一次警告,从今天以后,在我妈呆的城市,你他妈的不要出现。被我看见了,我就用这把枪,就是这把枪,毙了你!”

顾望山站起身来,把枪别到腰间,说:“滚!”

※※※

江之寒走回几步,揽过吴茵的腰,能感觉到她的身子还在发抖。他环过腰的手握住她的右手,紧紧的握了握。

顾望山把枪放回他的车里,走回来,对吴茵说:“没吓着你吧?”

江之寒白他一眼,“才怪!”按了电梯的键,对吴茵说:“我们先上去看文阿姨,然后让小黄送你先回家,我和小顾找个地方聊聊。”

吴茵乖巧的点头。

一行人上了楼,进了顾望山母亲的特护病房,自然是客气问候了一番。江之寒也不知道带什么好,勉强选了样林志贤给他的所谓人参王。

江之寒知道病人其实不喜欢应酬,坐了几分钟就站起来准备告辞,没想到文阿姨指着他说道:“小江,你留下来,和我说两句话。”

其他的人当然都起身往外走,连小顾居然也被他妈赶出门去。

江之寒心里很是疑惑,脸上倒是一点儿没有显现出来。

文阿姨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她示意江之寒找个凳子坐下,微笑道:“有些奇怪我把你单独留下来吧?”

江之寒笑道:“是有点儿。”

文阿姨说:“我们没见过几面,但我常听望山,凝萃,和凝萃她妈妈说起你,你的事儿我还真知道不少。”

江之寒笑着说:“希望文阿姨你听到的都是好话。”

文阿姨说:“我觉得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望山这个孩子呢,脾气稍微傲气了一些,朋友不多。我倒是希望,你们俩能一直做好朋友。”

江之寒斟酌着说:“我和小顾虽然出生成长的环境差别挺大,性子也不是那么一样,但我们俩真的挺投缘的。”

文阿姨说:“你知道,我是军人家庭出生的。对于军人来说,一辈子有几个能同生共死的战友是很重要的。这个世界,多的是利益关系,这是没办法的事。但如果全是利益关系,恐怕也有些问题,有那么一两个不会为了利益出卖你的人,是很重要的。”

江之寒有几分诧异文阿姨和他谈这些,不过还是很真诚的说:“我完全同意您说的。”

文阿姨又说:“你和凝萃和望山都是好朋友,你觉得他们之间怎么样呢?”

江之寒心里想,戏肉来了,这问题可真不好回答。

文阿姨见他犹豫,说道:“我知道他们才二十不到,日子还长。不过……如果合适的话,我们那时候二十一二结婚也是很普遍的事。”

江之寒说:“他们俩关系挺好的。我……就我所知,凝萃对小顾是很有好感的,不过小顾现在更多的是把她当好朋友。”

文阿姨嗯了一声,“望山他对凝萃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江之寒说:“我觉得倒也不是……不过,他大概是不想让她失望,也让你们失望吧。他大概觉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不是很一样。”这个问题,江之寒回答的有些艰难,但却全是实话。

文阿姨沉吟着点点头,正当江之寒以为今天的Q﹠A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文阿姨又开口道:“小江,你以后准备做什么?”

江之寒抿嘴道:“还没有想的特别清楚。”

文阿姨问:“有从政的打算吗?”

江之寒摇头,“这个倒是从没想过,我觉得我性子也不适合这个。”

文阿姨说:“嗯,那经商是最可能的选择了。”

江之寒说:“多半是的。”

文阿姨沉吟着说:“望山他……也不准备像他父亲那样,或者走从政那条路。我看他的性子,去上班也不太合适,经商大概是不多的选择之一了。我听他说,他对这方面感兴趣,还是受你不少影响的。”

江之寒微笑,“应该是有些影响。”

文阿姨说:“经商也不是没风险,不过倒不像从政那么辛苦……我倒是赞成他走这条路。既然你现在有这么多的经验了,以后还得多提点提点他。”

江之寒说:“我一定会的,不过我也在学习,以后需要小顾提点也是很可能的。”

文阿姨说:“他单独第一笔生意就做砸了,是坏事也是好事,让他知道做什么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江之寒大惊,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文阿姨都知道啦?

文阿姨很慈祥的笑笑,“望山太小看我了。我的私房钱虽然不那么多,倒也不会那么小气。你能帮他,我还是很欣慰的……”

江之寒呐呐的说:“阿姨,我只是帮他周转一下,……周转一下。我和他说了,第一次很容易出问题的,最关键是要学到东西,而且不要放弃自己的想法。”

文阿姨说好,神情在长谈以后似乎有几分疲惫。

江之寒说:“您需要多休息。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

文阿姨点头。

江之寒站起来,转身往外走。刚走了几步,听到文阿姨在身后说:“那个许箐……”

饶是江之寒现在冷静深沉,身子也不由僵了一下。

文阿姨说:“在商言商,公事上,你还是要坚持原则。我会告诉你顾叔叔的,你不要有太多顾虑……”

江之寒恭恭敬敬的说了声是,“谢谢文阿姨。”

文阿姨挥挥手,江之寒慢慢的退出病房,轻轻把门带好。

他有一刻简直怀疑文阿姨是知晓一切的,甚至半个小时前地下停车场发生的一切她也亲眼目睹。

※※※

送吴茵上了车,江之寒和顾望山没有开车,就近的去了医院旁边一个小公园,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在花坛边聊天。

顾望山先开口,“我妈和你说什么?”

江之寒觉得文阿姨简直有点儿托孤的味道,他说:“既然叫你出去,就是不让告诉你啊。”

顾望山翻个白眼,“不说算了。”心里倒真有几分好奇。

江之寒问:“今天怎么回事啊?”他大概猜到了七八分。

顾望山说:“你看到了吧,那贱人来探病……我不在,回来听到就追下来了,小护士告诉我的。”

江之寒问:“她……和你妈没碰过面?”

顾望山摇头说:“就我所知,没有谁正式的介绍过他们认识吧。当然,我妈大概是知道这个人的。”

江之寒说:“她来的目的是?”

顾望山哼了一声,“气死我妈呗……她现在化疗呢,心情最重要。医生说,休息和心情也许比药物更重要。”

江之寒说:“许箐这个女人……别的不说,心机深沉是少见的。你真的觉得,她会这么鲁莽?这个传到你父亲耳朵里,对她想达到的目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吧?”

顾望山哼道:“谁知道?说不定是老头子默许她来气死我妈的也很难说。我妈没有搬去宁州,本来就是向老头子表示的一个姿态。这也许是他强硬的回应吧!……反正我一进病房,看我妈的样子就知道不对劲,找人一问才知道她刚来过……他妈的,我平时太温顺,她倒是欺负上头来了。”

江之寒嘟嘟嘴,他不知道顾望山的判断是不是太主观了。但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这场战争中,他是一定会站在顾望山母子的一边的。

顾望山说:“你没当过小三儿,不知道人家忍的多辛苦。尤其是这几年又靠着你赚了不少的钱,想法就更多了吧。而且……她多半还有些别的想法吧……”

江之寒说:“譬如?”

顾望山说:“生个儿子,就可以抢正宫的席位了。”

【多谢支持!】

P.S.总是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叫最长的一梦,不会是结束的时候原来一切都是南柯一梦吧?虽然我不喜欢剧透,但对于这个猜测,我还是要澄清一下,绝不会是这么老套的设定和结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