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2章 胜利者与失败者【二】

张家父亲转头陪个笑,“亲家公,我们商量好的事儿照办。”

吴父不冷不热的说:“我不想看到上门时聪聪媳妇儿不情愿。”

张雅这时候说:“叔,婶,我说句心里话,不管你们爱听不爱听。聪聪心很好,你们疼他,是应该的,但不是什么都由着他就是真正的疼他。”

张家父亲怒吼道:“回家!”

吴聪对着他怒吼,“唱歌……二丫……你……走!”

张家父亲心里狂怒,吴父出声招呼,“聪聪,有礼貌,这是你老丈人。”

逗留到晚上,吃过饭,张家四人就很快告辞了。回到张雅姑姑家,四个人进了屋,把门关起来说话。

不等父亲开口,张雅先说了,“爹,你也别打我。这个女儿养了二十二年,眼看就要卖出去了,打的到处都是伤办酒的时候大家看着也不好。”一句话倒是把剩下三个人都说怔住了。

张雅说:“你定的事,我从来反对不了。但事到临头了,我说说总可以吧。不管怎么说,我好歹是娘怀了十个月生下来的,这样去嫁给一个智力只有五六岁的人,你们真忍心吗?”

张家父亲冷笑,“你还知道是谁生你养你的,呸。”

张山拦着父亲,柔声说:“妹妹,你也看到了,你那个中学同学去羊城打工,说的有多好多好,一个月挣三百八十块钱,省吃俭用寄回来200,人人都说他爹妈有福气。一个月200,一年2000多,一百年才二十万啊,你算过这个帐没有?”

张雅冷笑,“哥哥,不知道这二十万,你准备分给我多少呢?”

张山说:“这二十万是拿来孝敬父母的……他们也老了,要钱养老啊……至于你,你好好想想,吴茵现在傍上了个有钱人,又有势力,要不过了一年他们哪来的这多出的十万块。吴聪是他们家的宝,什么到头来都是他的。他爹妈要叫吴茵再给他些,她能不给吗?到时候,十万二十万,不都是手到擒来吗?你想想看,那是一个傻子,等不了多久,他爹妈都去了,什么不都是你的了吗?”

张雅冷笑,“到时候,什么都是你们的了吧。”

张家父亲骂了句脏字,冲过来,一耳光打在脸上,厉声说道:“别说你还没出嫁,出嫁了也还是我闺女,我还是可以打……德性了,和你哥你老爹这么讲话。”

张雅却也不怕,她摸摸脸,站起来,忽然笑了笑,“是啊……我怎么敢呢?爹,好歹我也给你挣了二十万,下手别太狠了。你的话,我从来都反对不了的,你还是担心一下我今天这一说,吴家改变了主意吧。”

张家父亲哼道:“那我就打死你,你信不信?”

张雅呵呵笑笑,“好吧,我会求菩萨保佑他们别改了主意。”

虽然张雅向来聪慧,读初中的时候成绩比她哥好的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是家里不许才没有继续读,但今天她的表现多多少少有些不同寻常,连她暴烈的老爹都有些晕了,没有继续打她。

※※※

张家父母和张山逛了大半天的集市,吃过中饭,便先回张山姑姑家,姑姑一家人还要再逛一会儿。

张家父亲问儿子,“你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会出什么事?”

张山阴阴的一笑,“爹,长途站卖票的我都打过招呼了,都是我哥们儿,她往哪儿走啊。我昨天还把她的身份证特地收起来了。往外走,寸步难行,别说找工作,住个店吃个饭恐怕都不行,你以为城里外地是那么好呆的?就算走了,我保证她十天半月还得乖乖的回来。她就是想不通,嫁给那个傻子,总比在外面打工吃苦强的多吧?”

两人说着话,已经到了家,却看见一辆警车停在街边。

有个民警朝他们招招手,三个人心里都咯噔一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张家父亲陪着笑走过去,“警察同志,找我啥?”

那民警面无表情的问:“你就是张明亮?”

张家父亲赔笑道:“是是是,来抽根烟。”

民警一挥手,“不抽……我们收到一份材料,反映你们现在还在搞婚姻买卖。啊?你知不知道新社会是婚姻自由,不准搞婚姻买卖的?”

张山心里呸了一声,狗屁,这酒口镇不买卖婚姻的就没几个,不过是换个名头罢了。他忽然想起什么,身子哆嗦了一下。

张家父亲赔笑说:“政府……这个也管么?”

民警说:“大过年的,我也不想来找你谈话,赶庙会日子在这里等你,你以为我愿意啊?”

张家父亲赔笑道:“那是那是。”

民警说:“很多人呢,犯法就是不知法,是法盲。现在是什么年代啦?有些陈旧的不对的封建观念还想盛行吗?犯了法,还不知道,到时候戴上铐子的时候就晚了……这个事情,我今天是和你先说道说道,以后我们还会跟踪情况的,要是出了什么事不要怪我先没和打过招呼……好了,你可以走了。”

张家父亲看着警车扬长而去的尘土,黑着脸,往地上吐了口痰,回过头,看见儿子有些呆滞的模样。

他皱眉头说:“你干啥?”

张山瘪嘴道:“妹妹大概跑了。”

※※※

张家父亲不识字,信是张山念给他听的。

信很短:

爹,妈,哥哥,

我走了。

这二十二年,我自认孝敬爹妈,服侍哥哥,该做的我都做了。

既然你们铁心要把我卖了,我没别的选择。

我走了,也许再不会回来了。

再见,张雅

张家父亲抓过信,两把撕了个粉碎,对儿子大叫,“你不是说她没地方走吗?去给我找回来,我打死她!”

张山叹了口气,心里隐隐的知道这次恐怕不再一样了。想到小饭馆里那个上一刻微笑下一刻就把人废了的年轻男子,他甚至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想不通的是,半个下午妹妹就和他勾搭在一起了?妹妹虽然漂亮,但和吴茵比起来,差距也不是一点半点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