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1章 胜利者与失败者

吃过饭,江之寒本来准备安排大家唱歌或者喝茶的,但觉得今天风头好像不太对,便打消了这个主意。他今天喝的不多,还可以开车,于是开车先送了思宜,然后是倪裳,最后是林墨。

离开饭店之前,吴茵去洗手间洗了两次脸,但回家以后还是能看到酒醉后的红晕。江之寒叫她别担心,还给她出主意说,母亲其实喜欢带一点随便的亲近,太客气了反而让她觉得和你疏远。

进了家门,江之寒便说今天被灌酒了,催着吴茵自己回屋去休息。历蓉蓉问他今天都有谁,他语焉不详的敷衍了两句,便也进了自己的小屋。

吴茵洗完澡出来,穿着一套带小熊的可爱粉色睡衣,更衬得人唇红齿白,肌肤娇艳欲滴。

江之寒跳上床,把她拥在怀里,吴茵倒不像前几日那样紧张的催他出去,却抓住他的手,不准他随便乱动。

江之寒笑道:“回家真是个错误选择。”

吴茵妩媚的笑笑,靠着他的肩头,闭着眼,睫毛长长的一闪一闪,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开口说:“寒,你认识的女生中我是不是最笨的?”

江之寒呵呵笑笑,“怎么?觉得今天受围攻被欺负了?”

吴茵抬头看着他,眼里全是骄傲,“我知道,她们也想做被围攻被欺负的那个人呢!”神态风流,眼光迷离。

江之寒再也忍不住,一口吻在她的樱唇上。吴茵抵抗了半晌,便放弃了,任他突入嘴里,翻江倒海,然后一路向下,下巴,肩颈,锁骨。当吻到那两团软腻柔和的凸起,她随手抓了枕巾,把自己的嘴紧紧塞起来。

等到江之寒半强迫的分开她的腿,那地方已经溪水泛滥,芳草凄迷。他只凑上去轻轻的吻了几下,山潮便无可抑制的爆发了。吴茵使劲挣开他,双腿夹紧,脚尖绷直,全身都抖起来,却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

江之寒看的目瞪口呆,女孩儿从来没有这么激烈迅速的爆发过。他不为己甚,把她搂进怀里,只是轻轻抚摸她光洁的背,让她慢慢疏缓过来,还能享受那可爱至极的余韵。

吴茵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夜情动的如此之快。也许,是因为她感到了作为胜利者的骄傲和荣耀吧……

※※※

初五中午,陪父母逛了市场,吃过中饭,江之寒便带着吴茵去探望文阿姨,顾望山的母亲。她现在住在军医大附属三院的高干病房。

今天是江之寒自己开的车,坐在车上,他大概和吴茵讲起当年初识顾望山,第一次去他家,甚至讲起了许箐的事。吴茵默默的听着,心里很是甜蜜。男友越来越愿意和她分享心底的事,周围的朋友,让她感到安心而幸福。

终于,我们不再是契约情人……

江之寒开着车,手机响了。吴茵帮他从裤兜里掏出来,放在他耳边。江之寒嗯嗯了几声,说好,辛苦了。转过头来看着吴茵,他说:“希望聪聪不要怨恨我,你也不要怪我。”

吴茵已经猜到了几分,“张雅?”

江之寒点头,“她已经离开酒口镇了。”

吴茵摇头,“我怎么会怪你?……我和她其实该同病相怜的。”

江之寒说:“这事儿,我回头再慢慢和你讲。”

吴茵说好,又说:“有一件事儿我想和你商量商量。”

江之寒说:“你说。”

吴茵说:“这次去我家,你拿了四十万的现金出来。我想……把那条项链拿起去卖了,和你商量商量。”

江之寒断然道:“不行。”

吴茵说:“我们现在……”

江之寒打断她说:“这事儿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现在手里还有些钱,你看我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人么?”

吴茵说:“可是……”

江之寒说:“就算你觉得那项链买的太贵,下次我多和你商量好了。不过送的礼物拿去卖,是很伤感情的,啊?”

吴茵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江之寒说:“我当然知道,不过林墨不是说了么,你是最能包容我缺点的那个,所以还请多包容吧。”

吴茵不再和和争论,笑了笑,“你倒是把我套进去了……哼,林墨不愧是你妹妹哟。”

江之寒呵呵一笑,“那是,没有白疼。”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到了附属三院,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

※※※

在江之寒和吴茵把车开进停车场的时候,酒口镇也正发生着一些事情。

初五的早晨,张雅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父母哥哥和姑姑一家都去赶庙会,她推说身体不舒服,一个人留在了姑姑家里。

她手上戴着一块廉价的电子表,身上穿的是最喜欢的一套冬装,心里有紧张,有期盼,却没有一丝眷念:她想要离了这里,已经想了好多年了。

酒口镇不大,但她就像生活在一棵大树上的某种小生物,要离了这片天地去更广阔的天空,是那么的艰难。她曾经尝试过几次,都可耻的失败了,但这一次应该有所不同吧。对于那个男子,她有一种直觉的信任。他的能力,不是周围这些人可以比拟的。

至于离开之后会怎样,她没有过多的去想,因为在她看来,生活不可能更坏了,所以为什么不赌上一赌呢?

八点过五分的时候,张雅出了门,空着手什么也没带,兴奋紧张之下她连早饭都忘了吃。她警惕的四周看看,路上有不少的人,今天是酒口镇一年一度的庙会集市,穿得喜庆的从周围村子来赶集的人熙熙攘攘。

张雅逆着人群走了两条街,回头看看,似乎没看见任何一个熟人。她往左拐,到了前几天到的那个地方,一辆小轿车正停在那里。

张雅打开车门,钻进去。

坐在司机座位上的小王开口道:“决定了?”

张雅大声回答说:“是的。”

小王发动引擎,嘴里说:“那就好”,小车已经启动起来,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中驶离了县城。

路过吴聪楼下的时候,张雅忍不住从车里往外看了一看,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初三的上午,按约定好的时间,张家一家四人去了吴聪的家。江之寒的强势张家父母已经听说了,所以这次上门便多了几分客气,进了屋看见吴聪拆了封摆出来的各种新式电器,难免夸赞客气了一番。

江之寒和吴茵走后,吴聪大吵大闹了四五天,不得已吴母只好拿初三的二丫和江之寒买回家的新玩意儿哄着他,把那些东西都摆出来,但好些电器还不知道怎么用,是找了街坊邻居的小子来帮忙连好线的。

吴聪叫嚷着要练卡拉Ok,其实就是跟着VCD的卡拉Ok碟子唱,那是走之前江之寒教给他的。好不容易找到个转移他注意力的事情,吴父吴母高兴还来不及,当然都由了他。

张雅一来,吴聪就拉着她要唱卡拉Ok,还把大家都往其它屋子里赶。张家母亲就说,你看,你看,聪聪很霸道。吴母接嘴说,感情越来越好了,便还真的都去了卧房,商量二十万的事情。

吴父给张家父亲和张山发了烟,开门见山的就说:“二十万我们已经筹好了,今天是不是就把事情定下来,准备选日子了?”

张家父亲看了儿子一眼,心想果然不出所料,有钱女婿一上门,钱就到了手。他心里不是没有闪过再加点钱的念头,但想到儿子的劝告,还是打消了那个念头。

张家父亲吸了口烟,说:“好。”

吴父吐口烟圈,说:“定好办酒的日子,头一天我们就一起去领证,领证那天我们就把钱交给亲家公。”

张家父亲心里呸了一声,老不死的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心里合计了合计,说:“不如大年十五就去把证领了,办酒的日子再找个吉日。”

吴父沉声说:“好,好,好……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忽然听到客厅里吴聪大叫了一声。

吴母护子心切,三步两步冲了出去,却见吴聪拿了一个话筒,正嘟着嘴生气。

吴母柔声说:“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玩啊……”

吴聪说:“二丫……不当媳妇儿……”

这时候,大家都走了出来。

张雅站起来,从容不迫的说:“叔,婶,我刚才对聪聪说,我觉得不适合做他的媳妇儿,想要认他做哥哥。”

话音刚落,张家父亲便叫道,“反了你了。”就要往前冲,被儿子一把拉住了。

张山给他父亲使了个眼色,而这时吴聪也拦在张雅身前,他大声朝张家父亲吼,“你……你……你干啥?……打架!”

吴父一脸阴沉,又点了根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