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60章 四女同室何所望?

初四傍晚,江之寒和吴茵出了家门,上了来接他们的车,先去接林墨,然后一起到琅琊轩。

进了包间,伍思宜和倪裳已经坐在里面,正亲密的窃窃私语呢。

见他们仨进来,两人都站起来。

伍思宜笑道:“茵姐,好久不见,恭喜恭喜!”走上前很热情的和她来了个拥抱。

吴茵略红了脸,明知故问,“恭喜什么呀?”

倪裳朝林墨招招手,她跑过去,两人拉着手。

倪裳说:“拜年哦,林墨……关键时刻到了,过了就可以海阔天空。”

林墨笑道:“姐姐新年快乐!……最近又看了一个你的节目哦。”摇了摇脑袋。

倪裳微笑,“怎么了?”

林墨咯咯娇笑,“风华绝代哦。”

倪裳扑哧一笑,“你这样去考语文,我很是替你担心。”

江之寒一个人站在那里,见大家说的很是开心,不由摸了摸鼻子。

吴茵和林墨一左一右,分别在伍思宜和倪裳身边坐下,留下江之寒孤零零的一个。

伍思宜指着靠门的正对着四女的座位,说:“江总,我看那个位置特别适合你。”

江之寒很乖的坐下来,林墨嘻嘻笑了一声。

伍思宜问:“林墨,你笑什么?”

林墨说:“那位置确实不错,上个菜端个汤什么的,最方便了。”

倪裳抿嘴微笑,只有吴茵含着笑投过来同情的目光。

江之寒心里宽慰,还是小茵对我最好呀。

伍思宜看着吴茵,“先点菜吧?”

吴茵说:“好啊,你们等了这么久,一定饿了,今天堵车堵得厉害。”

伍思宜说:“我们今天下午在这一带逛街,所以来的早些。可惜我明天就要走了,按理说中州再怎么也是我们的地盘儿,在青州劳你陪着逛街,到这里应该陪你逛街的。”看看倪裳,“不巧倪裳是个不爱逛街的,今天陪我逛了一下午,已经是舍命陪君子了。”

倪裳笑道:“杞人忧天就是讲思宜你这样的。”

看看江之寒,伍思宜说:“差点儿忘了你还有个跟班儿,这家伙逛街的潜力其实挺厉害的,我真是替古人担忧了。”

倪裳微笑说:“吴茵去逛街,对店家来说也好也不好。”

伍思宜问:“这是怎么个说法?我总是说,茵姐不多买衣服,简直是那些衣服的损失啊。”

倪裳说:“这倒是没错。不过其他女孩子看到她买衣服,多半不会买同样的衣服吧……上次我在中州看到一件特别好看的大衣,结果进去一看,穿在吴茵身上,立刻断了买一件的念头,差距太大了……”

江之寒有几分瞠目结舌,这俩是在说相声么?

林墨嘻嘻笑道:“姐姐和思宜姐夸起人来就是听着舒服,不像昨天的那些人,我听的头都大了。”

伍思宜说:“昨天怎么啦?”

林墨说:“昨天不是干妈请客吗?来一大群人,见到吴茵姐姐只会说长的好秀气哦,好俊俏哦,都什么陈词滥调嘛!以前考作文一定都不及格……”

江之寒咳嗽一声,“好像我们在讲点菜的事情。”服务员已经站在身后了。

林墨说:“吴茵姐姐,这里是本帮菜,我们都问题不大,主要是看合不合你的口味,还是你来点吧。”

吴茵说:“我家乡跟这边的口味也差不太多,我都可以的。”

倪裳说:“你看看吧,让思宜给你介绍推荐一下,她是专家。”

伍思宜朝吴茵苦笑,“倪裳她是讥笑我呢,吃喝玩乐,我都是专家。喏,你们几位,高才研究生,宁大学生会主席,七中的高材生,最次的那位也在七中勉强混过几年,在四十中山中无老虎充过霸王,唉……”

倪裳佯怒道:“再乱讲,我可真生气了。”

伍思宜朝倪裳笑笑,转过头说:“来,我给你介绍。”

可怜的江之寒,他是透明的。

吴茵在伍思宜的帮助下点了几个菜,客气的问:“倪裳,你也点两个吧。”

倪裳微笑道:“我爱吃的,思宜都知道,刚才都点了呢。”

吴茵哦了一声,“林墨,你呢?”

林墨说:“我要个剁椒鱼头就好。”

吴茵看着江之寒:“之寒?”

江之寒谢天谢地,总算还有人记得起他,“你们点完了吗?把菜单拿过来,剩下我来做主。”

点好了菜,江之寒问:“喝点儿什么?”

三女都看着吴茵。

吴茵说:“我喝果汁就好……酒也行,不过只能喝一点点。”

伍思宜决定说:“还是喝点酒吧,大喜的日子……”

林墨附和,“是啊,双喜临门。”

吴茵脸红不语,倪裳垂目微笑,江之寒抬头看着天花板。

伍思宜朝江之寒努努嘴,问林墨:“他现在什么酒量?”

林墨说:“两斤……打底。”

伍思宜扁扁嘴,摇头。

林墨摇头,“没戏。”

伍思宜说:“酒鬼……”

于是很温柔的要了两瓶红酒。

江之寒举起杯子,决定不能再让伍思宜和林墨这两个家伙掌握话语权了。他说:“新春佳节,第一杯,恭祝几位永葆青春,今年二十,明年十八。”你还别说,在座的真有两位年方二十的女子。

大家喝了,江之寒第二杯单敬林墨,“林墨,虽然是陈词滥调,还是要祝你早点到青州来蹭吃蹭喝。”

吴茵也举起杯子,和江之寒一起同林墨喝了一小杯。

第三杯,敬伍思宜,“生意兴隆,心情愉快,保重身体,不要太操劳。”

第四杯,敬倪裳,“学业顺利,心想事成,无聊的人嫉妒攻击,别往心里去,开心最重要。”

江之寒拍拍手,“今天我的任务完成了。”

三女一齐看他。

江之寒发愣,“干什么?”

伍思宜似笑非笑,“你说呢?”

江之寒恍然大悟,“我还需要敬她吗?……小茵,我需要敬你吗?”

吴茵微笑不语。

江之寒摇头,举起杯子,“小茵,相信我,新的一年,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吴茵眼波流转,喝了这一杯。

接下来是伍思宜。

她斟了一大杯,很诚恳的对吴茵说:“新媳妇上门,茵姐,祝福你。”

吴茵给自己倒了同样多的酒。

江之寒犹豫了片刻,还是出声说:“咱们这儿可不用讲究感情深一口闷哈。吴茵酒量很差的。”

伍思宜看了他一眼,转过头说:“我干了,茵姐你随意。”一口见底,脸红彤彤的,醉意下更添了几分丽色。

江之寒说:“小茵,你喝一口,剩下的我替你喝。”

吴茵摇头,一仰脖子,慢慢的把所有的就都喝进去了,眼波荡漾,真是我见犹怜。

接下来是倪裳。

她拿起酒瓶,给吴茵倒了一点点,给自己也倒了一点点。

举起杯子,倪裳说:“吴茵,上次在青州,劳你一直陪着,买回去的衣服我妈喜欢的不得了,我一直没好好谢谢你。如今到了中州,虽然我们是东道主,但你这些天一定很忙,也不好约你出去玩。但如果什么时候江之寒太忙,你想去看看中州的民俗或者品尝一下小吃又没有人陪,记得一定给我打电话,我很高兴陪你出去转转。虽然我远不如思宜,但毕竟在这里住了整整十八年呢……这杯酒,祝你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也祝你们……”她顿了顿,似乎低了下头,“把幸福进行到底。”

伍思宜笑道:“啧啧,主持辩论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

最后是林墨。

林墨今天被破例喝了一点红酒,似乎有些醉了,话越来越少。

她给自己斟了大半杯,江之寒皱眉说:“林墨,不准喝这么多。”

林墨嫣然一笑,“哥,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敬……吴茵姐姐了。”

大家一愣。

林墨说:“下一次,多半敬的就是嫂子了。”

江之寒摇头苦笑,感到已经越来越搞不定这个小妮子。

林墨说:“吴茵姐姐,我先喝一半,说了话,再喝一半。”小丫头的名堂很多,当然她的酒量也还没锻炼出来。

林墨喝了一半,有红晕浮上脸颊,她看着吴茵,认真的说:“我觉得呀,哥能找到你,是特别的幸运。”

虽然未尝不是各有心事,倪裳,伍思宜,和吴茵都被她一本正经的神态逗的笑了起来。

林墨说:“哥呢,他有很多优点,但也有很多缺点。”

倪裳扭过头,眼里难掩一丝诧异。

林墨接着说:“也许,你是最能包容他缺点的那个人。”

一语出口,包厢里竟然沉静下来。

江之寒张嘴,吴茵愕然,伍思宜低头,倪裳眼里异彩连连。

林墨忽然展颜一笑,似乎又回复到平时精灵调皮的性子,“那就请你继续包容他吧……但不要纵容哦!”嘻嘻笑着把剩下的酒喝了。

伍思宜深深看了林墨一眼,转过头来,补充道:“也不要包庇。”

倪裳一笑,看见左右两个女孩儿都看着她,只好被逼着说:“也不要……”她想了半天,急道:“我真的没有词,都被你们说尽了……嗯,我觉得还是偶尔批判镇压一下吧!”

江之寒苦笑,忽然想起林墨那天说的话,一时间呆住了。

四女同室何所望?

他问自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