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9章 初三

初三,江之寒家。

今天是招待客人的日子,一共来了四家人,合起来足有十六七口。

江之寒领着吴茵,一个个招呼过去,难免对方会夸赞几句,不外乎长的真好之类的废话。也有人问起年龄的,当知道比江之寒大三岁,都打哈哈说女大三,抱金砖。总之,大多是些无聊的应酬。

应酬了一圈,江之寒拉着吴茵进了厨房,开口道:“爸,要不要我来帮忙?”

江永文说:“今天人多,就不用你显手艺,和你妈去外面招呼去吧。”

江之寒说:“那我把媳妇儿留给你打下手吧……”让吴茵羞红了脸。

江之寒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这两天下来,他已经发现父亲对吴茵更感冒一些,而且在外面应酬太累,不如把她留在厨房里做点儿事儿。

江之寒捏捏吴茵的手,把厨房的门带上,自己出来招呼客人。

厨房里,吴茵问:“叔叔,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江永文说:“你先帮我洗洗菜吧,然后把大蒜剥了,切碎……先就是这些。”

两人也不多说话,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吴茵洗菜,切菜,把各种调料准备好,把东西在各个器皿中倒来倒去,大致就是些打杂的事情,但她干的极认真极仔细。

江永文围着围裙,有条不紊的做着各种准备。他是搞技术出身的,生性向来严谨。每道菜,每一道程序,都在脑子里计划的一清二楚。

做菜的间隙,他偶一转头,看见这个漂亮的准儿媳妇儿专注的看着手里处理的东西,脸色平和又认真,没有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心里不由暗暗点了点头。

※※※

林墨帮着历蓉蓉在每个杯子里放上茶叶,冲好开水,端出去,又回来给小孩儿拿酸奶,可乐,和雪碧。

再回来的时候,历蓉蓉正在切水果,把它们往盘子里放,她吩咐说:“小墨,先把那盘牛肉干拆了,放一个小盘子,小胜最喜欢吃这个。”

林墨哦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做好,又回来把水果端出去。放好盘子,林墨跑回来说:“干妈,先这样吧,桌子已经放不下了。”

历蓉蓉说:“那好,先就这样。对对对,我今天忘了浇花了,一忙起来就忘记了。”

林墨说:“要不我帮你浇花,你去招呼客人?”

历蓉蓉说:“这个你不行,这个花有些是每天浇的,有些是一周浇一次的,你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对了,小墨,你跟我来,看看我的金鱼这几天又长大了,长的很好,快来看看。”

陪历蓉蓉浇完花,议论了两句金鱼,历蓉蓉便说:“你妈不是说你昨天复习到很晚吗?不用在外面和他们说闲话,去书房里看书,或者困了去我床上睡觉……”

林墨答应了,走到厨房,想看看江永文需不需要帮忙。

她把滑门推开一点点,就看到江永文和吴茵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正默默的辛勤劳动。没有人说话,却似乎有一个很和谐的磁场在那里。林墨手扶在门上,停了片刻,默默的把它轻轻拉上,转身去了书房,拿出一本习题集看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书房的门被推开,江之寒拿着一个盘子走进来,把门关上,说道:“我妈给你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无花果,杏仁,怪味胡豆,还有橘子,先吃点儿休息一下吧?”

林墨淡淡的说:“谢谢。”放下书,挑着吃起来。

江之寒问道:“怎么啦?看书看的太累?无精打采的。”

林墨说:“哪有!”

江之寒问:“明天的聚会定下来了?”

林墨拍怕脑袋,“你不说,我险些把这件事给忘了。关于聚会有两件事……”

她看着江之寒,“一呢,凝萃姐去不了了,所以时间地点都是我定的。”

江之寒说:“凝萃临时有事?”

林墨说;“这是第二件事儿。凝萃姐要去医院,顾大哥的妈妈好像病有些复发,具体情况她没和我细说。但是……凝萃姐让我转告你,有时间去一趟医院,是在医科大附属二院住院部316房。”

江之寒沉吟了一下,“我初五就去。”

林墨很简要的说:“明晚呢,是六点半,在琅琊坊,二楼201包间。这是按凝萃姐的既定方针办的,她说你名下那两个店她吃腻了,要换换口味。”

江之寒不屑的说:“吃腻了最好,免得老来打我的秋风。”

林墨说:“人呢,就是你和吴茵姐,倪裳姐姐,思宜姐,还有我……不过我正考虑要不要去呢?”

江之寒说:“你不是主持人吗?”

林墨说:“最开始不是凝萃姐,芳芳姐,和小薇姐都要去,我才去凑个热闹的嘛。现在她们都不去了……”

江之寒皱眉,“她们去不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墨似笑非笑,“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江之寒看着她,“半年不见,你说你……怎么思想复杂了这么多?”

林墨叹口气,“算了吧,我去也好。要是三个姐姐打起来,我还能帮你拉拉架。”一脸愁容的,给憋出这句话。

江之寒一愣,佯怒道:“林墨!……你现在以拿我开涮为乐啊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一番笑闹,小丫头终于还是被制住了,双手被江之寒一只手擒着。

她笑道:“好了,我投降了……你也别太过分啊,我现在手里有你很多秘密。”

江之寒凑过脸,“你的高三过的很如意很轻松哦,还有心思搜集我的秘密?”

林墨收起笑容,认真的说:“我现在挺刻苦的,要不青大就泡汤了。我可没搜集你的秘密,都是它们自己掉下来砸我身上的。”

江之寒一乐,放开她的手,“说正经的,新年快乐,林墨。新的一年我的头一个期望,希望你高考能考出水平来。真的考到青大来,到时候我包吃包住包玩,三包。”

林墨看着近在咫尺的江之寒,“哥,新年快乐,我对你也只有一个愿望……”

江之寒眨眨眼,很警惕的看着她。

林墨说:“就不祝你生意兴隆了,你的生意已经够兴隆了。”

江之寒恼道:“哪有这个说法!”

林墨笑道:“也不祝你学习进步,反正你多半无心学习。”

江之寒一笑,“不准诬陷我!我这学期发表好几篇论文呢,整个年级就数我鹤立鸡群了!”

林墨看着他,很温柔很温柔的说:“我祝你……终能找到你想要的,把心安定下来。”

江之寒不禁有几分动容,他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小丫头,是啊,她也十七岁多了,不再是初遇她时的模样。

江之寒揽住她的肩,轻轻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说:“谢谢……林墨,你真的长大了。”

女孩儿的呼吸喷在他脖子处,她说:“哥,温姐姐以前有个说法,你听说过吗?”

江之寒说:“凝萃一般没什么好话。”

林墨说:“温姐姐说,你是个怪人,周围有一种奇怪的磁场。和你在一起久了,隔的太近了,就会被影响,十五岁就变得像二十岁,二十岁就像三十岁……”

江之寒一乐,“这个特异功能好像不怎么讨好。”

林墨在他怀里幽幽一叹,“哥,你小心些……可别老的太快了。”

※※※

招待客人的七菜一汤完全就绪。

即使是冬天,炉灶前的江永文脸上也有了汗迹。听到历蓉蓉在外面问什么时候开饭,他大声说,就好了。

吴茵忙完了自己的,默默的掏出一张餐巾纸,递给江永文。两个人在一起干了两个多小时的活,说的话没有超过二十句,但吴茵感觉很自在,没有任何拘谨的感觉。

江永文接过餐巾纸,擦了擦汗,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拿起一个盘子,就要往外走。

吴茵说:“我来拿吧,叔叔。”

江永文说:“一人一盘。”

两个人端出两盘菜,又走回厨房。

忽然,江永文停住脚步,说:“你阿姨……她脾气比较急……心还是好的。”

吴茵一愣,嗯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江永文拿起一盘菜,走过她身边,回过头,又说:“之寒欺负你,就告诉我。”

略微弓着背,拿着菜走了出去。

吴茵呆在那里,一时间连回答都忘了。好一会儿,她忍不住咬了咬指头,挺疼。

江永文走出厨房,迎面碰到妻子。

历蓉蓉从他手里接过盘子,笑着问:“干了一上午的活儿,觉得儿媳妇怎么样呀?”

江永文面无表情的说:“很好……便宜江之寒那小子了。”

天地良心,这句话他还真没对林墨讲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