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8章 新上门的准媳妇

江之寒回到家,中饭已经准备就绪了。

历蓉蓉一边招呼大家入席,一边还在唠叨,“早知道林墨这丫头今天一定要回家去吃中饭,就不叫她去接小寒他们了。”

江永文开口问道:“她怎么一定要回去?晚上回去不行吗?”

历蓉蓉说:“小墨说了,昨天是她父亲家里的人来,两顿饭她都陪着吃了的。今天是妈妈家,要是只陪吃一顿,妈妈会有想法的……你说古老师她是不是太小气了些?”

江之寒知道老妈在宿舍区继承的习惯,喜欢说这些家长里短,瘪嘴笑了笑。吴茵略低着头,没有说话。

历蓉蓉说:“小墨就是懂事,心细的很。”

江永文嗯了一声,算是同意她的见解。

历蓉蓉举起杯子,说:“我就和小寒一样叫你小茵,好不好?”

吴茵点头,“好的,阿姨。”

历蓉蓉说:“到了家里,就不要拘束。你叔叔和小寒喝红酒,我们俩喝的是果汁,就欢迎你来我们家吧……”

吴茵说:“谢谢叔叔,谢谢阿姨,叔叔阿姨辛苦了。”

大家喝了一口,历蓉蓉招呼说:“开吃吧……小茵,我们家不兴夹菜,喜欢吃什么自己夹。你叔叔手艺还可以,不过思想比较保守,只会做那几样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吴茵说:“看起来就很好吃。”江之寒已经给她夹了一筷子鱼。

吴茵白了他一眼,忽然又觉得这样阿姨会觉得自己对之寒太强势,赶快低了头,脸有些红,吃起来。见了历蓉蓉不到半小时,吴茵就感觉江之寒的妈妈比较外向比较强势,心里有那么一丝的害怕。

江之寒给历蓉蓉也夹了一筷子,笑道:“妈,别吃醋。”

历蓉蓉嗔道:“吃你个大头鬼……二十年第一次吃你夹的菜,要感谢小茵啊。”

江之寒委屈说:“您这话可就太委屈我了,我六岁就给你夹菜了吧。”

历蓉蓉刚说我们家没有夹菜的传统,江之寒就给她来一筷子,吴茵觉得这是在挑衅历蓉蓉的权威。听着她半开玩笑的话,心里一急,鱼没有细嚼,就吞了下去,一根刺卡在喉咙里。

吴茵赶紧喝了口水……还在那里。

江之寒问:“怎么了?鱼刺卡住了?”

历蓉蓉说:“没事吧?来来来,我给你盛碗饭,一大口不要嚼碎,一下子吞下去。”

吴茵吞了一大口饭,好像还是没有解决问题,但比卡在喉咙的鱼刺更让她难受的是连吃饭都吃出了毛病,心里羞窘,都快要哭出来了。

历蓉蓉说:“别紧张,别紧张,咳一咳,去洗手间漱漱口……”

吴茵说:“对不起。”站起身来,红着脸去了洗手间。

历蓉蓉在她背后叫道,“去小寒房里那间好了。”

等到吴茵进了屋,历蓉蓉埋怨道:“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多刺的鱼……就是你爸爱吃嘛。我们每个星期吃,怎么都没有卡住呢?”

江之寒笑道:“是被你吓着了吧?”这话说的不是很恰当,不过他虽然成熟,在“婆媳”关系调理方面还是一张白纸。

历蓉蓉竖起眉毛,“这是什么话?”

江之寒连忙陪笑道:“哎呀,开个玩笑嘛……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

站起身,去看吴茵的情况。

历蓉蓉看着他的背影,咕哝道:“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江永文看看她,说:“你们娘俩儿,一唱一和的,人家难免紧张嘛。”

历蓉蓉说:“哟,还真是我的错了。”

江永文说:“小声点儿……”相对于婆婆,公公一般是比较容易相处的存在。

江之寒走进洗手间,见吴茵正使劲往外咳那根刺,便揽住她的腰,说:“没事没事,别着急。实在弄不出来,还可以去看医生。”

吴茵把他往外推,江之寒愕然。

吴茵说:“不要管我,快出去吃饭呀。”

江之寒笑道:“我不管你,谁管你?”

吴茵急得红了脸,小声说:“快出去呀,阿姨会生气的。”

江之寒笑道:“我妈不会的,她最大大咧咧了,刀子嘴豆腐心。”

吴茵一急,那刺却吞下去了。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看见江之寒还站在那里,忍不住伏进他的怀里,无声的掉下泪来。

江之寒急着拍拍她的背,“别哭别哭,这样我妈可就真的要生气了。”

吴茵抬起脸,梨花带雨,“我……好笨哦。”

江之寒心里怜惜,凑上前,轻轻的吻上她的泪珠,咸咸的。

他温言说:“小茵,你记住,我喜欢你,我父母就会喜欢你的。知道吗?”拍拍她的脸,说:“我先出去了。”

回到饭桌前,江之寒坐下来。

历蓉蓉急着问:“怎么样啊?需要去看医生吗?”

江之寒说:“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她就是太紧张,太想给你们留个好印象。”

历蓉蓉咕哝道:“我和你爸看起来很凶吗?”

江之寒说:“哪有?主要是太喜欢我了,所以患得患失。”

这话倒是把历蓉蓉逗笑了,“你现在脸皮还真厚!”

江之寒一笑,“主要是我不好。你说我们家没夹菜的传统,我就想开个玩笑,给她来一筷子,结果……”

历蓉蓉摇头叹息,“唉……知道疼人了。”心里禁不住有些酸酸的。儿子长大了,妈不再是最亲近的那个女人。

吃完饭,吴茵第一个站起来,要收拾碗筷。

历蓉蓉说:“今天坐飞机辛苦了,就不用你们动手,以后有机会呢。”

吴茵坚持道:“我来吧,坐飞机没什么辛苦的。”

江永文拦住历蓉蓉,“他们要尽孝心,你就让他们做吧。”

江之寒站起身,说:“是啊,二老就坐着看电视吧,我们来就行了。”

吴茵说:“你就陪叔叔阿姨说话,我一个人就好。”

历蓉蓉说:“让他洗碗,你收拾收拾就可以。要劳动没问题,初三的时候,事情多着呢,有你们做的。”

看到两人把东西都收好,又指挥他们什么放冰箱,什么放碗柜,怎样腾出碗来,历蓉蓉才回到客厅,坐下来,看到厨房的门关着,对丈夫小声说:“长的好,脾气看来也不错,就是……”

江永文横她一眼,“这么快就议论起来了?”

历蓉蓉竖起眉毛,“我说说还不行?……你们爷俩还真是哈!……你说,她比小寒大三岁,小寒又比林墨大三岁,也就是说,她比林墨大六岁,怎么感觉待人处事还不如林墨成熟啊?”

江永文说:“不都说了嘛,她就是紧张嘛……林墨那孩子,就不知道紧张两个字怎么写。”说着话,他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回家之前,江之寒是打了电话,给母亲大致说了一下情况。他没有提吴茵和父母的关系问题,但是说到了她有一个大五岁的哥哥是弱智,大概谈了一点相关的情况,还嘱咐历蓉蓉到时候最好不要多谈这个话题。历蓉蓉心里不是没有一点考虑的,而且儿子如此护着女朋友,提前打电话给自己打招呼,面面俱到的考虑,让她不知道怎么有些不太舒服。

※※※

江之寒家三室两厅,一间是父母的主卧室,一间是留给江之寒的,另外一间做了书房。

江之寒当然是想抱着吴茵睡觉,但这个愿望显然很不现实。

十点刚过,历蓉蓉发话了,“昨晚赶车,早上又赶飞机,赶紧睡了吧,好好休息一下。我把小寒的卧室全部换好新的东西,小茵你先去洗澡吧……小寒,你自己到我们卧室来抱你的被子毛毯,等会儿和你爸一起把沙发拉开,就可以睡了。”

吴茵客气说:“我也可以睡沙发的……他太高,睡沙发可能不太舒服。”

历蓉蓉皱皱眉,心里有几分不高兴,就你关心我儿子哈,我还不想他睡沙发呢。她说:“女孩子,怎么好睡客厅呢?”语气似乎有几分严厉。

吴茵心跳了一跳,低眉垂目说:“哦……那我先进去了……叔叔阿姨晚安。”

看到吴茵进屋关了门,历蓉蓉扭头问江之寒,“她是不是觉得我很凶啊?”

江之寒头大如斗,苦笑道:“妈……都说了人家是想讨好你……”

吴茵洗过澡,在浴室里对着镜子发了一阵呆。今天,第一印象很不好吧……笨,娇气,不会说话……

她穿好睡衣,对着镜子自顾自怜了半晌,收拾起心情,走出来,赫然看见江之寒笑嘻嘻的坐在床边。

她吓了一跳,走过去,很小声的说:“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陪叔叔阿姨说话,早点洗澡睡觉了。”

江之寒一把把她揽进怀里,吴茵想挣扎,又怕发出声音,急得脸都红了。

江之寒双臂紧住她,心里叹息了一声,想起吴茵从小在家里就小心翼翼,心里充满了怜惜。

他在她耳边说:“我爸妈人很好的……”

吴茵说:“我知道。”

江之寒说:“他们挺喜欢你的……”

吴茵趴在他怀里,幽幽的说:“我好笨哦……看看林墨,多讨你爸妈喜欢!”

江之寒柔声说:“她是自来熟,从不懂紧张的,你和她比?……再说了,你抢了他们的儿子,她又不抢,待遇当然有些不一样哦。”

吴茵撒娇道:“我哪有?”

江之寒说:“你应该知道我的性子,只要我喜欢你,哪怕全世界都反对,我也不会在乎的……”

吴茵很少听到男友这样直白的言辞,不由得痴了。

江之寒咬着她的耳垂,轻轻说:“乖乖,我爱你,你知道吗?”

换来的是一串泪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