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5章 小县城里的妙人们

吃完饭,张山拉着妹妹就要告辞。没想到,吴聪叫嚷着要二丫留下来,张山看了吴茵和江之寒一眼,居然答应下来,自己道了谢,很快的走了。如果他以前还有些妄想和怨恨的话,今天以后他清楚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该去想,有些人是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张山是一个知进退的聪明人。他现在祈祷的是,去年他喝醉了酒和几个朋友在街上拦住吴茵的事情,不要被翻出旧账来。幸运的是,吴茵并没有把这事儿告诉江之寒。否则以他现在的性子,不找他的麻烦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江之寒问老板哪里有洗手间,老板一个劲儿的道歉说,自己这里没有,不过隔了一条街,走五分钟就有一个公共厕所,又谢过江之寒支付了打碎的椅子碗筷的钱。他见到县局的副局长跑来致歉,本来是不敢收这钱的,但江之寒坚持,他当然只有再三谢过了。

江之寒让吴茵吴聪先上车,自己去趟厕所。这一次他不敢大意,把小王小黄都留下来,鬼知道几分钟的功夫又会出了什么事情。

转念想来,江之寒对吴家倒越发同情起来。有这么一个弱智的儿子,又要宠着,出来又容易受人嘲笑,被人欺负,这日子真是不好过,久而久之大概脾气也会越变越坏吧。

那公共厕所在一条街的尽头,很小一个,很是偏僻。江之寒上完了,走出来,迎面就看见一个女孩儿,正是张雅。

她二话不说,看见江之寒走近,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江之寒现在见识的东西不所谓不多,但有人朝他下跪,却是第一遭。他愣了愣,大概猜到对方的来意,冷冷的说:“你这是干什么?”

张雅砰的一声,磕了个头,“江大哥,求你救救我……”

江之寒皱皱眉头,抬脚就往前走。不曾想,张雅在地上往前一伸,已经抓住他的裤脚,哭道:“求求你救救我。”

江之寒不理她,往前走,却也不好意思把她一脚踢开。

张雅也不做声,拼命抓住江之寒的裤脚,任他拖着自己在地上擦过。

江之寒很辛苦的走了几步,停下来,四处看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他开口说:“有话起来说吧,我可不习惯谁这样和我说话。”

他原本以为对方会说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没想到张雅很听话的爬起来,胸前的衣服已经沾满了灰土。

她脸上还有些泪痕,拿手胡乱抹了一把,忘了手在地上沾满了灰,倒是抹成了一只小花猫。

江之寒也不由笑了笑,递给她一张纸巾,示意她擦一擦,嘴里说:“我明天就走,没什么可以帮得到你的。”

张雅擦了脸,说道:“江大哥,求你看在吴茵姐姐的面上,救救我吧!”

江之寒哦了一声,“你和吴茵很熟?”

张雅说:“我给吴茵姐姐写过十几封长信,给她打过两次电话。我们其实面临的是一样的处境,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如她,但我也有……也有追求自由的权力呀!”

江之寒愣了愣,这个据说是初中毕业的农村女孩儿比他想的要成熟聪明很多。

他问道:“你……有相好的人?”

张雅摇头泣道:“没有……他们把我管的紧紧的,等着拿出去卖钱呢。”是呀,重二十年庄稼,收益远不如养二十年女儿。

江之寒说:“聪聪有什么不好?你看,他其实是懂得基本道理的,他也真的很喜欢你。像聪聪这样的,喜欢就是喜欢了,不会变心的。家里又疼,经济条件又还不错,不是么?”

张雅说:“聪聪不是坏人,但……我不是玩具,我不是他的玩具……”

江之寒心里略略有些触动,昨天他在对吴父说,吴茵不是服侍哥哥的工具,今天这个女孩儿说,我不是我未来丈夫的玩具。

江之寒沉默了半晌,说:“可以诚实的回答我三个问题吗?”

张雅很坚定的点头。

江之寒问:“既然这么不想,怎么从来没有试着逃走呢?”

张雅说:“我逃过三次,但我们这个小地方,大家都彼此认识,到处都是给我爸妈报信的人,长途汽车站卖票的都认识我哥,我有一次就是上了车被拉下来的……”她忽然弯下腰,把左脚的裤子使劲全往上提,抬起腿,小腿上有暗红色的鞭痕。

江之寒问:“你想怎么样?你会做什么?”

张雅说:“我就想跑到别的地方去,自给自足。我没什么特别会的,只有初中文化,但高中的书我都自学过,我会农活,有力气,也替小卖铺卖过东西……”

江之寒说:“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不得不嫁给聪聪了,你会做什么呢?”

这一次,张雅犹豫了好一阵,才开口说:“我会等……等到机会,实在不行就等到吴家老人都去世了,便收拾了我的东西一个人走。”

江之寒说:“如果你们已经有了小孩呢?”

张雅咬着嘴唇,快把它咬破了,但她沉默不说话。

江之寒一笑,“这是第四个问题了,呵呵,你可以不回答。”

他忽然伸出手,慢慢的靠近她的脸。张雅觉得自己脸上发烫,但她睁着大大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江之寒指头在她脸上使劲抹了两下,皱皱眉,一缩手,手指上全是灰土。他把裤兜里一整包餐巾纸都扔给张雅,“好好擦擦吧,还有胸口,别搞的像被人欺负了一样……”转身走了。

在他背后,张雅叫道,“江……”忽然间,她闭上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不再说话。

江之寒一边往前走,一边心里想,所以山区里也会飞出金凤凰。酒口镇这个小地方,还真有几个妙人。

※※※

江之寒走到巷子口,拐弯上大路去和吴茵他们汇合。一瞥眼,梁浩微笑着站在路边,正等着他呢。

江之寒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张雅,但头扭了十五度便停住了,若无其事的慢慢转回来,嘴角挂着笑,眼睛却不看他,好像他是透明的一样,自顾自举步往前走。

“江之寒。”梁浩开口叫他的名字。

江之寒停步,“有事?”

面对着他故意作出的有些傲慢的无视,梁浩神情自若,说:“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江之寒盯着他,“谈什么?”

梁浩说:“关于小茵。”

江之寒瞳孔微微缩了缩,目光锐利起来,“小……茵?……你说吧。”

梁浩说:“一会子也说不清楚,想请你找个地方慢慢聊一聊。”

江之寒道:“真不巧了,我今天特别忙,不过你可以长话短说……现在。”

梁浩坚持道:“那明天呢?”

江之寒皱了皱眉头,刚才自己在饭馆里那么爆烈的出手,然后两个电话还找来了县局的局长摆平了事端,对平常人来讲,这威慑力不可谓不大。这小子却在饭桌上摆出一副我和吴茵关系很亲密的模样,现在居然私下要找我详谈“小茵”,小茵是你叫的么?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和那日一样的浓眉大眼,一样的满眼真诚坦率。最近流行穿皮夹克,他也穿着一件棕色的,灰色的西裤,打扮的规规矩矩,挑不出什么毛病,也没有这里很多人穿着的土气。

江之寒开口问:“你要和我谈的目的是?……”

梁浩说:“我真的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谈谈而已。我希望小茵能够幸福。”

江之寒说:“你觉得她不幸福吗?”

梁浩说:“没有。今天我看到,我感觉得到你是很在乎她的,连带着对吴聪也很好……”

江之寒摆手打断他,“这是什么话!我本来就和聪聪一见投缘。”

梁浩微笑,“是,是我说的不恰当。这一次,你可能没有时间,这里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呵呵,我可是没钱买手机,那玩意儿太贵。任何时候,你有时间的话,我都很高兴接到你的电话。”

江之寒拿起名片看了看,廊兴市木材加工贸易公司副总经理,“哦,失敬失敬,梁总。”

梁浩不卑不亢的说:“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是大学毕业以后和几个朋友开的小公司,这才两年半的时间,勉强维持个生活。要不是那样,小茵当年要凑那十万块钱也不会那么辛苦了……”

这家伙在挑衅我!江之寒皱起眉头,“哦,如果出得起的话,你准备帮她出?”

梁浩说:“那是自然,难道我会坐视她嫁给张山吗?”

江之寒说:“你……”

话未出口,就听到吴茵说:“你们怎么站在这里呀?等了好久,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走过来挽住江之寒的胳膊。

江之寒说:“你这位同学……想要和我好好谈一下你。”

吴茵轻轻咬着下唇,朝梁浩看过去。梁浩面色一黯,开口道:“只是想和江之寒好好聊聊,随便聊聊,可惜他没有时间。”

吴茵有些冷淡的说:“我们这次挺忙的……对了,梁浩,前段时间真要多谢你帮助照看聪聪。下次吧,下次等我和之寒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请你吃饭。”

梁浩笑道:“好啊,我也可能有机会去青州出差,到时候一定来叨扰你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