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4章 四出戏

小饭馆里气氛很奇妙。

被扁的六位坐的那一桌,只被江之寒踢了屁股的和小王放倒的那四位,爬起来走了,两人也没有任何要强留他们的意思。剩下两个,还软软的倒在地上,到处是玻璃碎片,血液,混杂着翻倒的酒菜。服务员大概收拾了一下,也不敢走的太近。但别的桌子却是收拾好了,江之寒一行八人在靠墙角最大的一个圆桌边施施然坐了下来。

有两桌人付了钱,心惊胆战的走了。更多的人留了下来,爱看热闹可是酒口镇所有人民的第一共性。饭馆的门前,不停的有人往里面探头,是听到消息来看个究竟的。在酒口镇这样的地方,信息流通在某些方面非常的高效【该高效的地方却闭塞的要死】,很快就传开了消息,那个开着豪车的,吴茵的男朋友,到商场里像买白菜一样买了一堆电器,接着跑到饭店里把人的脸都打开花了,那是什么样的来头?莫不是黑社会的?

看热闹的人,今天回去都很满意,因为目睹了很多精彩的戏码。

这第一出,刚才还凶神恶煞的男子,正凑在吴茵那个傻子哥哥耳边小声说话,一边拍着他的肩头,好像是在安慰他。一会儿的功夫,吴聪破涕为笑。然后,他走到还趴着两个人的桌子那里,四处看看,最后干脆趴在地上到处搜寻起来。吴茵想要叫他,被江之寒阻止了。

好几分钟的功夫,他终于把胖胖的身子挤到桌子和一个椅子脚之间,兴高采烈的抓了一个东西,爬起来,献宝似的走到江之寒身边,很得意的说:“小寒,找到了。”却原来是他丢到人家脸上的那个橡胶球,上面还恶心的粘着些汤汤水水。

江之寒呲呲牙,赶紧挥手说:“快拿去洗干净。”吴聪屁颠颠儿的走了。

这第一出戏,勉强一点,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就叫雨人。

吴聪去洗他的球,江之寒阻住想要跟去的吴茵,温柔的帮她理理头发,在她耳边轻轻说,“小茵,对不起让你吃亏了。”

吴茵嗔道:“说什么呀……”柔情满面,眼光迷离。

这是第二出,姑且就叫铁汉柔情。

接下来,配角出场了。小黄打了个摩的,匆匆到场。和小王不一样,小黄性格更外向搞笑一点,虽然在三人中他是最人高马大的,足有一米八三,看起来威慑力最大。

他走进饭馆,看见江之寒一桌人端坐在那里,心里松了口气。虽然他相信小王和江之寒在一起,除非对方有枪械,或者十几个人持有刀具,他们是不会吃亏的。但小翠湖的教训近在眼前,他也不敢大意。

路过那一桌的时候,小黄停下脚步,俯下脸,像个法医一样,仔细的观察了好一阵,害的第二个被江之寒打倒的家伙,本来已经痛醒了,赶快闭上眼,躺在那里装死,害怕又被打上一顿。

他啧啧啧了几声,抬起头,走到江之寒一桌,坐下来,开口说:“哎呀老板,真不好意思,让您亲自动手了。”

江之寒问:“东西收下啦?”

小黄说:“我很是强调了一下是聪聪的东西和他买给父母的……反正我走的时候,还没有从楼上扔下来。”

江之寒很随意的替他斟了杯酒。

小黄点头致谢,叹道:“可惜可惜,哪怕在旁边看看也好……王哥,你和老板哪个更强些?”

江之寒摇头,“今天是王哥赢了。”语气里很有些惋惜。

小王心里想,我又不开人家的花,当然不用费那么长的时间,嘴上说:“你今天倒也没错过太多,之寒今天可没使出真本事,就抡了抡凳子,用了两招擒拿术,我想观摩一下杨家拳都没有机会。”

小黄笑道:“老板你还是占了些上风的,地上还躺着两位都是你放倒的吧。”

江之寒奇道:“这又是怎么猜到的?”

小黄笑道:“我就知道……王哥打人,那可从来都是不打脸的。”

江之寒正喝一口茶,扑的一声,险些呛着。他指了指小黄,摇头失笑,说:“其实我今天使的都是跟楼哥学的,那才真是班门弄斧。我听楼哥说,他当年拿的全师比武第三,王哥低两届,好像拿的是军区大比武的名次,是不是?”

小王说:“一届一届不能比的。我和楼哥切磋过,他至少不比我弱。这是老实话。”

小黄举起杯子,“来来来,虽然错过了好戏,还是敬两位一杯。等一下我来开车,就喝这一杯,你们俩好好喝喝。”

这第三出戏,就是所谓煮酒论英雄了。

和小王小黄喝了两杯酒,江之寒转过头,看见吴茵正和她两位高中同学聊天,便举起杯子,说:“来,敬两位一杯。刚听王哥说,刚才若不是你们,小茵已经吃了大亏。”

那二人听了,都举起杯子,和江之寒干了一小杯白酒。

其中一人道:“我叫罗亮,是吴茵的高中同学。”

另外一个人说:“我是梁浩,从小学到高中和吴茵都是一个班的……”

江之寒哦了一声,看过去,梁浩个子高高的,长的浓眉大眼,一笑,整个眼里都是笑意。这一瞬间,江之寒蓦然怔住了,我见过他……

那个在青大门口,背着个大包,一脸都是笑意走向吴茵的男子……

※※※

梁浩似乎没注意到江之寒的失神,他接着说:“我和吴茵同班了十二年,小学的时候还做过三年的同桌呢。”

江之寒心思翻转,那天黄昏的情景重现眼前:是我一个高中同学……来出差的……陪他去逛了逛夜市,明天就出发了……就住在学校招待所的通铺……为了省钱嘛。

他没有察觉到,自己注视梁浩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三秒钟,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

罗亮察觉到了。他现在在长安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和吴茵是高中同班里仅有的四个还在读研究生的同学。罗亮是个聪明的主儿,高考也考的全校第二名。刚才出手帮吴茵,他虽然犹豫了片刻,但看着梁浩上了,也不好落的太后,虽然当时的情形看起来不是他们两个挡得住的,但他向来知道梁浩和吴茵关系紧密,一向很维护她。等到江之寒和小王出手,他才知道前面的都是小孩在过家家。小王的身手固然高,但江之寒的狠辣才是真正震撼到他的地方。打完架,他其实都有几分想借口离开,因为在这个男子旁边很有一些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虽然江之寒坐下来以后,一直谈笑晏然,和吴聪,和吴茵,和他的两个手下,现在轮到自己。但梁浩一开口,江之寒的目光就定在那里,罗亮马上敏感的察觉到了。他心里说,你们以前再好,吴茵现在是他的女朋友,拜托不用强调十二年同班加三年同桌的情谊。

谁知道,他一翻脸,会做出什么事?

君不见,两个人被开花打昏了躺在这里,他还旁若无人的继续在这里喝酒吗?

吴茵当然也感觉到了,她眼波流转,有些担忧的看了江之寒一眼,就听到江之寒开口说:“你们好,我叫江之寒。”

梁浩微笑,“久闻大名了。”

江之寒一扬眉毛,瞥了吴茵一眼,嘴里说:“我却是今天才知道二位,不好意思。”

他目光移向罗亮,“还在读研究生?”

罗亮笑道:“你看的还真准,我在长安大学读电机系的研究生。对了,你毕业多久了?”他听江之寒叫吴茵小茵,想来比吴茵要大,虽然他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气质沉稳,颇有些不怒而威的味道,大概只是长了张娃娃脸吧。罗亮是这样推测的。

江之寒笑道:“我呀……”

梁浩在旁边说:“江之寒大学还没毕业呢。”

江之寒又哦了一声,饶有兴味的看着他,“看来……久闻大名四个字倒不是客套话哦……”

话音刚落,警笛声响了起来,总是姗姗来迟的警察终于到场了。

※※※

两辆警车上一共下来五位穿警服的警察,拨开还在门口三三两两看热闹的人群,走进饭馆里来。

领头的那位,走进来目光一扫,心里不禁有些打鼓。里面的情形有些古怪,一屋子的人认认真真的在吃饭,除了有一桌欢声笑语,其余的都静悄悄的,中间桌子那里,地上还躺着两位。

他皱皱眉头,提声叫道:“哪位是王警官?在吗?”

小王站起身来,招呼道:“我就是。”

那人带头走过来,老远伸出手,颇为热情的招呼:“我是负责这片儿的,姓祝。不好意思来晚了。连局长接到电话,立刻就给我们布置任务,不巧正在外面有事。”

小王伸手握了握,“你太客气了,祝警官。感谢你大过年的来替我们解决问题啊,也感谢连局长。林局说了,到中州去开会,一定要找他。”

祝警官说:“连局说了,只要是这边的事情,还请林局不要客气,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尽管说。”

小王已经得了江之寒的授意,他指了指桌子下还趴着的两位,“六个小混混,醉酒打人。这一个”他指指动手打了吴茵的那位,“是最严重的,我控告他蓄意袭警,故意伤害……呃,还有非法持有违禁刀具。”把江之寒从第二个人那里拿的弹簧刀递给祝警官,“大过年的,影响挺坏的,还要请祝警官你主持公道啊。”

祝警官很严肃的点头,对手下说:“铐起来,先带回去”,回过头,对小王说:“我们一定从严处理,绝不姑息放纵,你就放心吧。”

正说着话,又有一群警察走进来,领头的一位穿着便衣。

祝警官见了,很有些惊讶的敬了个礼,“成副局长,你怎么来了?”

小黄看着江之寒苦笑,“不好意思,是我太保守了一点。”

江之寒小声问:“这又是那尊大神请来的?”

小黄说:“沈家是这边市里面最大的投资商,我让冯总打了个电话。”他没想到,小翠湖事件以后,江之寒公司所有的高层对这样的事特别敏感。冯一眉越过九江集团在这边的经理,直接把电话打到了香港总部的总裁办公室,冯承恩的舅舅又让他的高级助手给廊兴市的市长打了求助电话。

成副局长走到近前,很客气的问:“哪位是江先生?”

江之寒等他走到身边,才不紧不慢的站起来,伸出手,不卑不亢的说:“我就是。”

两人握了握,成副局长虽然很惊讶他的年轻,还是很客气的说:“哎呀,我们来晚了,让江先生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江之寒淡淡的说:“成局太客气了,大过年的,让你跑一趟,倒是我们不好意思。”

成副局长说:“哪里的话?王市长打电话批评我们,没有把治安环境搞好,我们都很惭愧。”

江之寒微笑,“感谢王市长关心,也感谢成局亲自跑一趟。”

成副局长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上面有我的手机,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

江之寒和他交换了名片,两人又客气了几句,最后还端起酒杯喝了杯酒,一大群人才闹哄哄的离开。

江之寒一桌人重新坐下来吃饭,气氛自然又有了些变化。张山一直都低头在吃饭,现在更闭上嘴不说话了,倒是那个张雅时不时那眼睛扫江之寒一眼,吴聪偶尔叫她吃菜她也笑吟吟的应了,一点儿不恼。

罗亮说话更谨慎了些,倒是那个梁浩像什么都没发生,和吴茵在聊高中同学的近况。但通常是他讲的多,吴茵只是嗯嗯的听着,偶尔点头微笑。

对于饭馆里看戏的人,这大概就是今天最后一出戏,名字嘛,很贴切的就叫警民一家亲。

而对于江之寒来说,某些戏演出来,对他想要达到的目的,也许会有所帮助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