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3章 暴力的基因

江之寒给周龙山打了个电话,大致交换了一下情况,便收好手机,往饭馆里走。走了十几步,已能清楚的听到里面有吵闹声传出来。他皱了皱眉头,不过想到小王在里面,倒也不怎么担心。

一推门,只见这里边生意相当的好,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却又不少是站着的。下一刻,就听到有人在叫,妈个巴子,外地人欺负起我们本乡人,没这个说法。

江之寒心里一跳,一把推开前面挡在他前面的几个人,不理他们不满的嘀咕,几步走到前面,却只见右手边一个圆桌,六条汉子都站着,左边一人手里还提着半个砸碎了的啤酒瓶。那瓶子碎了一半,露出参差不齐的玻璃,要是捅对了地方,捅死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和他们对峙着的,最前面站的正是小王。他后面站着两个男子,一眼看去,有一个的侧影似乎有几分熟悉。再后面,吴茵把哥哥牵着,站在那里。

看到江之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吴聪。他大叫,“小寒……小……小寒,有人打妹妹。”

腾的一下,江之寒抑制不住火起。这几天,吴茵受的委屈不少,自己正想着要怎么好好哄她开心,几分钟不在身边居然被人打了……

他两步走到吴茵身边,端详着她,“打到哪里啦?”已经看到眉毛右上方有淡淡的一条红杠。

吴茵摇头说:“没打到……”

江之寒抓着她的手,柔声问:“怎么了?”心里苦笑,难道红颜还真是祸水,到哪里都有招惹麻烦?

这一次他却是想错了,这回触发事端的不是红颜,是吴聪。

吴聪和二丫坐了一路的车,虽然没有说上两句话,心里着实开心的紧,脸上都是笑容。走进饭馆,四处瞧瞧,那笑容一直挂在那里。

这起冲突的一桌,坐的都是些酒口镇本地的人,算不上完全的地痞流氓,但绝对都是有些痞子习性的,偶尔也干点儿欺行霸市之类的事儿,有三个人没什么正经工作,有一位还认识张山。

看见一行人走进来,那位也喝的不少,就笑,“傻子和他媳妇儿来了……”

吴聪和张雅的事儿,在这里很有知名度,尤其是张家那个十万块的条件提出来以后,大家都说卖女儿卖的也太黑,难道肉是金子做的?后来又有传言,吴家女儿攀上了有钱人,拿出十万块,张家又反悔,涨到二十万了。说的难听点,有不少人家看着自家没出嫁的女儿,心里都活泛开了。傻一点儿有什么关系?二十万呢,一辈子都不用干活,吃利息就够用了。

酒桌上另一人就大声说:“妈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好X都被猪拱了。”酒口镇一块儿算是西北,民风也算彪悍,出口成脏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张雅听到这话,脸色白了白。吴茵心里也有些犹豫,遇到一群无赖醉汉,是不是该换个地方?

吴聪却是不明白这些话,他还乐呵呵的到处看,走过这一桌的时候冲着他们一阵乐。

这桌上最操性的那位就开口了,“傻子,瞪着我乐啥呢?娶这么俊的媳妇儿,不怕她以后给你戴绿帽子呀?”

吴聪没有全听明白,但傻子和媳妇儿这俩他是听懂了的,而对方的语气他也准确把握了。他手里正捏着一个江之寒才给他买的锻炼握力的小球,正捏的开心,一扬手,那球不偏不倚砸在那位脸上。

冲突一起,张山就退到一边儿去了,吴茵当然把吴聪护在身后,那人推攘了两把,打不到吴聪,便顾不得那么多一个耳光扇过来,吴茵躲了一下,额头还是被擦到了,留下一根红杠。

眼看着那边又上来一个要拉吴聪出去打,吴茵护不住哥哥,饭馆里吴茵的两个高中同学冲上来把对方挡住打起来,点燃了更大的战火,那边五个家伙都冲了上来。就要吃大亏的时候,小王冲了进来,一出手,便把三条汉子都挡了回去。这就是江之寒现在看到的局面:小王一夫当关,对方心有忌惮,所以有人开了啤酒瓶,有人手伸进兜里,弹簧刀已经准备亮出来了。

江之寒旁若无人的,一手扶着吴茵的肩头,另一只手轻轻抚在她的脸上,柔声问:“疼吗?”

吴茵脸有些热,心里却暖暖的,她看着男友的眼,摇了摇头。

对面有一位终忍不住叫起来,“妈个巴子,演言情剧啊?”

江之寒笑笑,转头对吴聪说:“你是做哥哥的,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吗?”

吴聪点头。

江之寒把吴茵一只手放进他的手里,转过身,走到最前面,和小王并排站在一起。

小王看他一眼,“之寒,先打个电话?”

江之寒说:“需要吗?”

小王笑笑,“林局嘱咐的……”

江之寒失笑,“要依靠法制力量是吧?林局站的高度总是那么高。”掏出手机,隔着两步扔给他。

小王旁若无人的拿着手机,拨起号来。在酒口镇这个地儿,这年代还基本没见过人用手机,对面的人见到这个最新款的手机,都有些愣神儿,一时倒也没造次。

小王打完电话,偏头说:“小黄很谨慎的,前两天得空他都联系了一下。”

江之寒哦了一声,“看准我要出事儿?”

小王呵呵笑了两声,没有说话,神色里却摆得明白,老板你就是个衰命,到哪里都有麻烦缠身。

砰的一声,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对面又有一位敲破了一个啤酒瓶,对对面两个装X的人表示出极大的愤慨和战斗的决心。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问小王,“有扎手的没?”

小王说:“没。”

江之寒说:“那切磋切磋?”

小王说:“好。”

江之寒拍拍手,指着一屋子的人,“看热闹的,都给我退远了,退到墙边儿去……聪聪,带着你妹妹往后退。”

目光扫过,大伙儿还真卖这个嚣张的家伙的帐,纷纷站起来,往后退。

对面这六位,已经有两个胆小的腿肚子有些发抖了。对方四个男人,有一个特别能打的,还有一个特别嚣张的,指不定也能打?这场架,从欺负美女白痴,一下子变成没有胜算,很是不合算呀!

江之寒很满意自己还有几分威严,他点头说:“一人三个。”

话音刚落,两人就动了。

江之寒冲向左边,当头的就是这位挑起冲突的,手里拿着半个酒瓶子。他冷笑一声,当胸就戳了过来,一心想戳死这个装模作样的。旁边已经有女人惊叫出口了,但叫声未停,江之寒已经侧身闪过他的酒瓶子,伸手搭住他的右腕,劈手夺下酒瓶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扬手,砰,半个酒瓶在他脑勺上开了花,玻璃渣子混着一缕血往下掉,人已经软软的坐下去,无巧不巧的,还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原来的椅子上。

越过他,冲向第二位。那人一扬手,从兜里拔出一弹簧刀,平时拿来吓人的。他其实已经被对手的身手震慑住,但拔刀自卫是一个本能的动作。

江之寒往左一滑步,一伸左手,旁边桌子的一个椅子已经抄在手里,他劈头盖脸的朝那人打去。那人站在两个椅子之间,没料到这招,小刀完全没了用途,人往旁边一闪,没想到江之寒的椅子一顿一偏,又对准他直直的砸下来。

这一次,他没有闪过去,那椅子劈头盖脸的打在头上。还好他情急之中两手护在前面,只觉得一阵剧痛,似乎骨头全碎了。下一刻,江之寒已经跨步到了他身边,右手抓住他的领子,死命把他的头往桌子上一撞。还没叫出声,人已经昏过去了,鼻子破了,血汩汩的往外流。

最后这位,却本就是里面胆子最小的。刚才群殴,他是唯一一个没上前的。看见前面两位的下场,他脚已经软了,想跑却像灌了铅,刚挪出两步,江之寒已经到了眼前。

他双手合十,丝毫不反抗的求饶说:“俺啥都没做,真没做,真没做……”

江之寒愣住了,还不习惯打没有反抗意志的家伙。两秒钟以后,他恼怒的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那人顺势倒在地上,叫道,“真的啥都没干!”

江之寒一抬头,小王已经收手,三个人两个捂着腕子,被拧脱臼,一个捂着下体,被踢了一脚。

小王的招法看似很简单,上面拧腕子,下面膝盖撞下阴。但这三位,顾得了上顾不了下,很快就交账了。

江之寒摇头苦笑,“这次却输了。”

小王呵呵笑笑,“你打的太花哨……”心里说,老板,你是下手太狠,所以花的时间比较多。

江之寒往回走,走到打倒的第一个人前面,忽然问道:“聪聪,是他打你姐姐的?”

吴聪大声说是。

江之寒一伸手,那人虽然脑袋开了花,还有些抵抗能力,举手格挡,没料到出手却是慢了一拍,背上先被砍了一掌,剧痛传来,眼前一黑。不等他反应过来,江之寒右手已经抓起桌子上一个装菜的大碗,左手抓住他的头发,固定住他的头。

砰!远远近近的人都听到那碰撞的声音。那碗硬生生的在他脸上开了花,碎成了碎片。瓷器的棱角划破了脸,碰撞的力道碎了鼻梁骨,还有些菜和肉堆在上面,混着越来越多的血往下流。这家伙被这一击彻底的打昏过去。江之寒一放他的领子,他就软在了地上。

有女人尖叫了一声,但刚刚发出一半,便被身边的男人捂住了嘴。

哇的一声,终于有人哭出声来,却是吴聪。

满屋的人,连小王都失神了片刻,老板血液里暴力的因子好像真是略微多了那么一点。过了好半晌,饭馆里奇怪的静默着,除了吴聪的哭声。

江之寒叹口气,觉得昨晚的怨气基本抒发出来了,他扬声叫道:“老板,收拾一下桌子,大家还要吃饭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