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1章 带走她

江之寒眼光在两人脸上打了个转,严肃了神色,说道:“小茵,在学校里是学习刻苦,长的又漂亮的女孩儿。小学中学我不知道,到了大学,仰慕她的男孩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她也是我见过的最孝顺的女孩儿之一,对父母对哥哥从来都是尽心尽力。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为了多赚点钱,多赚出那十万块哥哥娶媳妇儿的钱,她差点被人侮辱了,你们知道吗?”

他把目光停在吴母脸上,“你们可曾……哪怕问起过?赚钱容易吗?有没有危险?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能照顾好自己吗?……你们问过她吗?进了大学,她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而是每个月都往回寄,你们问过她,挣钱辛苦么?”转过头,吴茵低着头,但肩头耸动,已经轻轻的抽泣起来。

江之寒严厉了目光和语气,“你们生她养她,不容易。她认真学习工作挣钱,报答你们,也不容易。这个世上,没有谁是欠谁的,也没有谁生下来是为另一个人存在的。”

江之寒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讲的太形而上了,他斟酌了一下,说道:“看看她,她是你们的女儿,女……儿!不是为了哥哥存在的保姆,工具!她也有爱,有恨,会哭,会笑,想撒娇,想被关心。她也想父母能问她一句,小茵,你感冒了吗?工作学习辛苦吗?有什么需要吗?有心事和我们讲吗?……天冷了,加件衣服吧!”

江之寒厉声说:“生下来,养大成人,是件不容易的事。但就是小猫小狗,也需要爱,需要关心,需要温暖,不知道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吴父看着他,好像一时间被迷糊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皱起眉头,使劲一拍桌子,“你混账!……你教训起我来了。我养了女儿,我有错?需要你来教训?”

他使劲一推,几扎钱掉在地上,“你……混账,你有钱了不起,可以来教训我!?”

江之寒可以感觉吴茵的手在自己手里发抖,他仍然端坐在那里,“看好了,这可是你娶儿媳妇的钱……有钱当然了不起,没有我的钱,张家姑娘怎么娶回家?”

吴父嘴角哆嗦了一下,张了张嘴,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江之寒站起身,放缓了语气,他说:“既然你们不把她当女儿看,而只是把她当成哥哥的附属品。那么,今天晚上,她作为附属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一点钱,是她辛辛苦苦挣来帮父母养老帮哥哥娶媳妇儿的……今年我带她回家去过年……你们不要她,我要她!”

拉起吴茵往门边走。

吴父站起来,吼道:“给我站住。”

江之寒停步,回身,开口说:“你们这儿有句俗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做哥哥保姆的,我已经替你们备下了,什么时候你们需要的不是一个保姆,一个附属品,而是一个女儿,我会把她送回来的……再见!”

※※※

国人的传统看法,父母生你养你,就是一种恩惠。江之寒对此并不那么赞同。他以为,把一个小孩儿带到这个世间,不是一种恩惠,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作为父母,必须尽到责任,不仅要给他衣食,更重要的是给他关爱。

没有那种关爱,就是父母的失职。不是孩子欠你的,反过来,是你欠她的,是你应该愧疚应该反省的,就像吴茵的父母一样。

他不能确定自己今晚这么激烈的手段是不是一定正确,但这一次他是经过理智思考过后的决定。到了吴茵家不过一天两夜,他已经发现,无论拍出多少钱,满足多少要求,或者是如何好言相劝,根本改变不了吴父根深蒂固的观念:女儿就是为儿子养的,除了这么功用什么都没有。这二十几年来,吴茵不停被灌输这个观念,而灌输这个观念给她的人好像也越发相信这件事,简直把它当成了一种信仰,一种真理,一种不需证明就一定正确的事。

如果没有激烈的手段,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根本不可能扭转;当然即使使出了这些手段,也不见得就有用。

出了家门,吴茵软软的靠在江之寒身上,好像精神力量都已经被剥离出身体。江之寒一把抄起她,把她横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往楼下走。

走出楼道的时候,只见已经黑下来的坝子里还站着不少的人,开着奥迪车带着随从的吴茵的男朋友可是这几天这一块儿最大的新鲜事儿。江之寒也不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和交头接耳的嗡嗡声,神态自若的抱着女孩儿走出去。小王帮他开了车门,一会儿的功夫,小车已经停到小县城最好的宾馆前面。

酒口镇的冬天是寒冷的,所以房间里开着暖气。江之寒扶着女孩儿,让她坐在床上,自己半跪在她面前,抓住她双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说:“乖,我们去洗个澡,然后就可以睡觉了……”温柔的把她的羽绒服解开,一颗扣子,两颗,三颗……然后是毛衣,女孩儿听话的举起手配合她的动作,然后是保暖的内衣……

江之寒把她一层一层剥开,好像在剥开她二十三年羞于启齿的秘密——我只是哥哥的附属品,我的父母不爱我。他把她一层一层剥开,又好像是让她甩脱这么多年来的委屈和哀伤。

终于,女孩儿被剥成了一只小白羊,黑发如瀑,冰肌如玉。但此时的江之寒心里没有一丝欲望,有的只是怜惜。他把她带出那个家,现在是他该给她温暖的时候了。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打开淋浴的龙头,替她戴上头罩,江之寒三下两下把衣服脱了,站进去,帮她洗澡。他把水开的很烫,水流击打在肌肤上,一会儿就发红。吴茵半闭着眼,嘴里嘶嘶的吐着气,任男友的手轻柔的抚过前胸后背,小腹大腿,替她擦干,拿浴巾包起,抱回床上去。

江之寒坐在床上,把吴茵抱进怀里,静静的没有说话。

冬夜漫漫,外面忽然下起雨来,雨点啪啪的打在窗户上,有些凄冷的感觉。但点起两盏床头灯,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好像抵消了不少那种凄冷。

过了很久很久,吴茵终于开口了。她说:“我是你的了……”

江之寒嗯了一声。

吴茵说:“没人要我,只有你要我了。”

江之寒轻笑一声,“想要你的人从东校门一直能排到三食堂,我昨天说八十一百是怕吓着你爸妈,怎么也有千儿八百的吧……”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爸心里有个错误的想法,需要点时间才能扭转过来。我们又不是不管他们了……我们会回来的,啊?……相信我。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死亡。加上一点外力,和一些剧烈的冲击,我相信可以让他换换陈旧的想法……”

吴茵抬起头,“寒……”

江之寒温柔的看着她。

女孩儿重复道:“我是你的了……全部都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