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50章 摊牌

听到吴聪砰的关门声,江之寒神态自若的喝了口茶,一抬眼,吴茵坐在母亲身边,垂目顺眼,像是个做粗活的丫鬟。虽然城府越来越深,江之寒也忍不住心里有些鬼火冒。

江之寒控制一下情绪,带着些威严的,放慢了语速的开口说:“伯父伯母,依我这两天的接触看,聪聪反应其实很快,理解说话的能力也还不错。据我所知,沪宁和京城现在都有机构,针对他这样的人群做特殊教育。既然他是小茵的哥哥,我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如果你们同意的话,过了年我可以帮聪聪联系一个,到时候伯母可以过去陪着,先尝试一年半载,你们觉得如何?”

吴茵的母亲看了眼丈夫,脸上不难看出期待。

吴父吐了口烟圈,“聪聪现在也挺好,现在……先解决结婚的问题。”

江之寒看着他,“我来这两天,还没听他提起过张家姑娘,应该已经淡忘了吧。”

吴茵母亲赶紧说:“没有没有,上个星期还问我呢。我说初三要来家,他才消停的。”

吴父盯着江之寒,:“二十八了,是结婚生娃的时候了。”

江之寒不在意的说:“我这个建议,一直都是有效的。什么时候你们觉得合适,给小茵说一声就好。过了年,我先找人去联系一下,可以给你们寄两本册子过来,你们也好参考琢磨。”

吴父摁熄烟头,回到他见江之寒的第二句话,“钱带来了?”

江之寒心里咒道,老子又不欠你的钱。他不紧不慢的说:“钱不是问题。”神态带着些高傲不屑,眼光扫过,吴茵的母亲不由低下了头。

吴父沉吟了片刻,说:“你和小茵的事,我没有意见。只有一条,结婚以后要回这里来住。我们老了,他哥哥以后需要人照顾,隔得太远不中!”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江之寒笑了笑,拿起手机,拨了号。看到一屋子的人都不知所以的看着他,他也不说话,颇有些故作高深的味道。

五分钟后,有人敲门。

条件反射一般,吴茵第一个站起来,走过去开了门。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和父母一样一无所知。但她选择了相信男友,她对此很有信心。

门开处,一个穿着小棉袄的清秀女孩儿站在外面,面生的很,吴茵愣住了。

江之寒开口道:“小茵,让小娟进屋。”活脱脱的自己就是这里的主人。

吴茵忐忑不安的关上门,走回自己的座位,却忘了坐下来。江之寒倒是轻松的紧,他指指自己身边吴聪的座位,“小娟,坐。”

待女孩儿坐下,江之寒看了吴茵父母一眼,开口说:“伯父说的有道理,你们年龄大了,就算聪聪结婚也需要人照顾,儿媳妇儿靠不靠的住还很难说。”看见吴父凶狠的朝他看过来,他微微一笑。

“我来介绍一下,小娟,是我费心找来的。今年二十一岁,有五年的保姆经验,还有一年照顾像聪聪这样的经验。小娟在同安干过三年,在沪宁干过两年,雇主的评价都很好,肯吃苦,细心,认真,不偷懒,会照顾人,洗衣做饭照顾人都很有一套。小娟的老家离酒口镇七十里路,这边的风俗民情各方面都很熟悉。小茵不在这边,这是她的一点心意,特地请回来照顾聪聪的……”

吴父又抽起一支烟,他开口说:“聪聪不需要保姆。”

江之寒对小娟点头道:“小娟,你先回旅馆。”

小娟站起身,乖巧的给吴父吴母,还有吴茵鞠了个躬,说:“叔,婶,大姐,我先走了。”出门轻轻把门带好。

江之寒听到她脚步声渐行渐远,才开口道:“专业做这个的,照顾人比谁都来的好。我在旁边清风旅馆给她订了个房间,215。什么时候合适,她随时就可以过来工作。如果你们不愿她住家里,以后可以给她租个屋子自住。”

吴父有些阴森森的开口道:“你什么意思?……是说你们以后不会回这里来?”

江之寒淡淡的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的关键是,我们的主观愿望一致,就是要聪聪受到好的照顾,让他能更好的照顾自己,学会照顾自己。这是小茵和我认真想出来的一点办法,去沪宁是让他提高自我照顾的能力,雇小娟是帮他料理日常事务,让他受到更多的照顾。不知道,伯父伯母的意见如何?”

吴父不等老婆说话,说道:“花钱雇来的,终究是靠不住的。我和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也不要求什么,聘礼啊,仪式啊。只有一点,结婚的话,必须回这里来,这个条件没得商量。”

江之寒也不生气,“伯父,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从小到大,你觉得小茵对她哥哥照顾的如何?”

吴父说:“这是她的本份……没有她哥,她不会生下来!”

终于亲耳听到这句话了,江之寒没有去看吴茵,也能想象她现在的心情。他说:“除了照顾好她哥哥,你,你们对小茵的生活还有什么期望呢?”

吴父愣了愣,“你啥意思?”

江之寒重复道:“我就是问一问,对她以后的生活,除了照顾好哥哥,你们对她还有什么希望,什么要求,什么祝福吗?”

吴父沉声说:“我不懂你说的那一堆……说实在话,我们从小就告诉过她了,我们对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照顾好她哥。”

江之寒微笑,“我明白了。说句题外的话,关于张家姑娘的。”看了眼吴母,江之寒说:“这是小茵和我的一点看法,中不中听,对不对,还得你们二老自己衡量。不过既然我们想到了,我们就要说出来听听。”

江之寒神情自若,也不怎么理会吴父的脸色,“古人婚嫁,讲究个门当户对,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张家姑娘又漂亮,如果被她父母二十万卖了,嫁给聪聪,你觉得她会心甘情愿吗?不心甘情愿,两人会幸福吗?”

吴父一拍桌子,“混账!我们和她哪里不门当户对!聪聪哪里配不上她!你给我说清楚,今天。否则,你别想走出我的门,别说再走回来!”

吴母站起来,“孩子他爹,聪聪睡觉了,你这么大阵仗干啥?”

江之寒面不改色的坐在那里,沉静的看着狂怒的吴父,“百年之后,二老驾鹤西去了,你们觉得,那个漂亮女子,会甘心跟着聪聪?不会算计你们留给他的东西?”

吴父恶狠狠的看着他,“她要怎样,由她!进了我的屋,就要给我生吴家的娃。生了娃,看她能飞到天上去?”

江之寒微笑,“要是生的是个女娃呢?”

吴父恶狠狠的说:“那就给我再生!”

江之寒拍拍手,说:“想说的我就言尽于此了。”走到墙边,把一个大的牛仔背包拿过来,拉开拉链,一掏,掏出一扎百元的钞票。

他把那扎钞票往桌子上一放,“这是一万块。”

不停手的,他一扎一扎往外掏,嘴里数着,“两万,三万,四万,五万,……九万,十万。一共十万块,娶媳妇儿的钱!”把钞票都推到吴父面前。

吴父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江之寒笑了笑,又说:“我看张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说不定临时又要涨价也很难说。”

在吴茵父母犹疑不定的目光中,他又拿出一扎钱,面不改色的数,“一万……两万,三万,……九万,十万。”

吴母已经张大了嘴,好像已经傻了。十万块在这里绝对是天文数字,而张家开口的时候那就是正经的漫天要价。女儿花了四年,挣回来一张十万的存折,两个人都已经难以置信,而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拿出十万块,像是去菜市场买菜一般。

江之寒淡然的说:“这十万,是娶媳妇儿以防万一的备用金。”

他叹了口气,又开口说:“不管怎么说,伯父伯母把小茵生出来,把他拉扯大,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她时时刻刻都记着你们的恩情,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们年纪也大了,为了儿子也从没享受过,据说二十年都没有出去旅游过了……所以呢,我们虽然现在也不是多有钱,还是尽我们所有之力,表示一点儿孝心。”

说完这话,江之寒啪的一声,又在桌子上拍出一扎钱。这一次,吴茵也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第二扎,第三扎,……第八扎,第九扎,第十扎……江之寒把所有面前的,都推到吴母面前,“伯母,这是给您养老的一点心意。”

依样画葫芦的,拿出十万,推到吴父前面,这次他没有说话。

江之寒看了看吴茵,招手说:“小茵,坐我旁边来。”

吴茵似乎也受了惊吓,她慢慢挪过来,眼神里有些惶恐和不安。

江之寒抓住她的左手,紧紧的握在自己手里。

给一点缓冲,让老两口从一大堆钱里渐渐苏醒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