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8章 兄妹俩

吃饭的时候,吴茵的母亲很热情,不仅替儿子布菜,也夹了两样到江之寒的碗里。江之寒微笑致谢,回过头来,给吴茵夹了一块红烧肉。吴父看了两人一眼,吴茵低下头,细嚼慢咽的吃饭。

吴聪似乎很高兴的样子,食欲也很好,很快吃完了一碗,拍拍桌子,“添饭。”

还没等吴茵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江之寒已经把身边坐着的吴聪的饭碗拿了过来。吃饭的时候,吴聪强烈要求和小寒坐在一起。

吴父放下筷子,很威严的说:“添饭是女人的事情。”

江之寒看着他,微笑道:“都一样的。”人已经站起来了。

吴父重重的哼了一声,吴茵的母亲站起来圆场说:“我来好了。”

吴聪忽然叫道:“小寒……添饭!”

江之寒看着他,“恭敬不如从命。”这一句对他却是太难了。

走到电饭煲面前,江之寒回头问吴聪,“聪聪,多少?”

吴聪说:“最多。”于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满满的一碗。

江之寒暗自观察吴父,他一顿饭没说几句话,应该是想要显示威严,却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缘故。吴茵的妈妈倒是问了几个问题,路上如何,家住哪里,饭菜可还合口味之类的。虽然是从农村里出来的,江之寒觉得,她谈吐都比老公更加得体从容。

吃完饭,吴茵很快的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给江之寒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动。一会儿的功夫,母女俩把东西都收去了厨房,吴茵走回来,给三个男人一人一杯茶。

吴父敲了敲桌子,沉吟了半晌,开口道:“十万块……带来了?”

江之寒对这样的开场白难免有几分恼怒,他淡淡的说:“钱不是问题,我这次来,就是来解决问题的。”很锐利的盯视着吴父。

吴父和他对视了良久,又问:“你们怎么打算?要结婚吗?”

江之寒对这个问题倒是始料未及,他思考了几秒钟,回答道:“有这个打算……不过我还小,大学还没毕业呢,等毕业了再说。”

然后,桌子上就沉默起来。

旁边的吴聪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江之寒带来的礼物,屁股在凳子上蹭来蹭去。

忽然间,他拍拍江之寒的手臂,指了指魔术弹。

江之寒会意道:“现在就想放?”

吴父皱眉道:“还不到大年呢。”

吴聪也皱起眉头,旁边坐着的江之寒腹诽道,这个皱眉头的表情倒是继承的十足十,一个模子铸出来的。

江之寒拍拍手,站起来说:“大年二十六也是可以放的嘛,是不是,聪聪?阳台在哪里呀?”看也不看吴父,拉着吴聪走了。

两分钟的功夫,吴聪的欢呼声就传出来了。

阳台上,江之寒和吴聪一人一根新式魔术弹,五颜六色的火球直飞高空。这一天,却不是放烟火的时候。一会儿的功夫,对面单元楼的阳台上也探出好多脑袋,有小孩子在叫,“有人放魔术弹了!”引来更多的旁观者。

十根魔术弹,六百发,像打机关枪一样,突突的,不到半小时就解决光了。

回到客厅,只见吴父还坐在那里,手上青烟缭绕。吴茵和她母亲站在厨房和客厅中间的地方,好像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吴聪冲他妈叫,“高级的!”这是江之寒刚刚教他的。

吴聪母亲笑了笑,怜爱的把儿子揽进怀里,虽然儿子已经比她高了半个头,重了足有四五十斤。

抬起头来,吴父说:“找个旅馆住吧,你们还没结婚,住家里不合适。”

江之寒微笑,“我也是这么想的。”也不啰嗦,冲吴茵微微点头,然后笑着对吴茵母亲说:“伯母,晚安。”

最后是吴聪,“聪聪,明天见,放飞机。”

吴聪急道:“去……去哪里?”

江之寒不理他,转身就往门外走。

吴茵母亲犹豫了一下,开口说:“小江地方不熟,小茵去指指路,过去两条街就有个不错的宾馆。”

吴聪被他母亲抓住了,抬头,皱眉头,“为什么走?”

吴茵母亲说:“哥哥……”忽然想起自己儿子比江之寒足足大了八岁,改口说:“小寒有事情,明天再来找你放飞机。”

吴聪听明白了,但仍坚持说:“我去送。”

看了丈夫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吴茵母亲松开了儿子的手,嘱咐道:“路上小心车……小茵,好好照看你哥哥。”

下了楼梯,院子里的人看到一副很和谐的景象:那个高大看起来颇有气派的年轻人,一手牵着吴家的傻儿子,一手牵着他家漂亮的大学生,不,是研究生女儿,很惬意的在冬天的夜里漫步。

吴茵穿着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却一点儿不显臃肿,倒显出几分娇美可爱,像一只胖嘟嘟蜷在里面的小熊。

江之寒松开牵着她的手,把她的腰轻轻揽住。女孩儿抖了抖身子,却没有拒绝,而是把头轻轻的靠过来。

虽然对右手边这个智商只有十岁,或者是五岁的吴聪,江之寒初见还颇有些好感,但这一刻,他心里满是对女友的怜惜。

千里迢迢,女儿第一次带男朋友回家,自己今天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坐吧,第三句话应该就是“十万块有没有带来”吧?前几年的冬天,吴茵回家也是这样的待遇吗?新春佳节,回到这个叫“家”的地方,迎接你的问候,出自你最亲的父母,只是你能产生的价值。

江之寒现在也经历过青春期的反叛,和父母的冷战也曾发生。在他认识的朋友中间,父母有矛盾的,父母和子女相互不理解的,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像吴茵这样的情况,他还真是生平第一遭听说。

在这一刻江之寒仿佛能感觉到那痛,就像那事儿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在寒冷的冬夜,他忽然松开了吴聪的手,转过身,把女友紧紧的抱在怀里。

没有别的话,他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不知道是为自己,为她,还是为了别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