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6章 对不起

吴茵的老家在中州西北七八百公里的地方,离着他们省会也有两三百公里的路。两人坐飞机到了省会同安,住了一夜,早上起来便准备开车去吴茵的老家。自从夏天在小翠湖遇险以后,江之寒外出去青州宁州以外的地方,周龙山都会派人跟随。这是林志贤,楼铮永,肖邯均,黄阿姨,和程宜兰几人商量以后定下来的规矩,江之寒抗辩了几次,也只好服从了。

这次来吴茵的老家酒口镇,江之寒倒是没有拒绝这所谓的“保镖”,因为他预感吴茵家里有一些矛盾,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会牵涉到任何的冲突,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跟着江之寒和吴茵一起来的,是在霍村和他合作过的小王和小黄。不同的是,小王现在正式有了个新身份,中州公安局警务督察办公室的员警。这是林志贤苦思冥想想出来的一个主意:他在督察办公室搞出三个拿薪但很少干活的职位,职位不高,薪水一般,但所有福利都有。顶着这个头衔的警员,可以受命随机的到底下的基层单位调查警风警务,但没有处罚权,只有向上级报备的职能。最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林志贤是为了给一个上级实权领导交差,把他一个侄子安插进来,还不能安排的太糟糕。这个职位比较灵活,想要进步可以出成绩,想要天天在家睡懒觉,只要直接负责的林志贤的亲信没有意见,谁也管不着,连每天去办公室报道都可以省了,在下面做调研嘛。

林志贤把其中一个职位设法给了小王,现在小王正式在中州市公安局上班。一来,小王算是林志贤可以信赖的亲信,如果想要动某个基层不听招呼的单位,他可以做急先锋;二来,林志贤给周龙山的承诺就是,任何时候江之寒有需要,都可以“借调”小王去外地“公干”。在随行保护江之寒的人当中,有一个有正式公安身份的人,很多情况下更好办事。毕竟江之寒的能量还没有大到走到哪里都能随时找到官面上可以帮忙的人。

小王开着租来的一辆奥迪车,这年头还有不少省部级干部用这车。德国大众很重视华夏市场,是最早进入的汽车巨头。小黄坐在副座上,江之寒和吴茵都坐在后座。从同安到吴茵的老家,如果是坐长途汽车再转两次车,加起来通常要花十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有自己的车,最多四个小时应该就能到。

车里沉默着,这算是带着保镖的副作用之一。私人空间被侵占了,有些话即使知道他们有职业道德,也不好拿出来深谈。

江之寒闭着眼,还在回想昨晚宾馆房间里吴茵给他讲的话。

昨晚两人洗过澡,上了床,吴茵洗过头,让江之寒拿吹风帮她吹干。伏在他怀里,吴茵说起她几乎从没有提起过的家庭。

吴茵说,你见我那时候要拼命的挣钱,大概是猜到我家经济状况不好,或者是有什么特别需要花钱的地方。其实,经济状况并不是最大的问题。我们那里普遍比较穷,我家相对来说算是我们那里中等的吧。我父亲在小县城里百货公司上班,国营的,管仓库,在我们那里市场经济不发达,还算有点小实权。我妈呢,以前是农村的,十里八乡都有名的漂亮。我父亲想了很多法子,走了很多路子,把她转成城镇户口,才把她娶回门。

我们家还有一位,就是我哥,他叫吴聪。大概是怀孕时受了惊吓或者是分娩时的问题,总之……他生下来以后……就是所谓的低智,说话自理都没有大问题,但大概就像八九岁,甚至更小的小孩儿吧。因为这也算是残疾,他们拿到了生第二胎的准许,过了五年就生了我。今年我二十三,我哥二十八。

很小的时候,我父母就对我说了,我们生你唯一的原因就是想着以后我们死了,这世上要有个人来照顾你哥哥。不是他,你就不会来到这个世上。于是,我很小就学会照顾他,带他玩儿,给他讲故事。我哥这个人,脑子虽然不好使,但还是知道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和我很亲。

我考大学,起初家里是很反对的,因为四年都不回家,不能照顾我哥。我当时告诉我爸妈,时代不同了,有了文凭,以后才能挣钱养家。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可能是一个高中生的两倍三倍,甚至更多。因为这个,他们终究是勉强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毕业以后必须回老家。

家里条件虽然不算好,我也从来不是那个被宠溺的,但到那时为止,一切都还好。在我们中学里,我是成绩最好的,出名的事有两样,一是漂亮,二是有个傻哥哥。

大一第一个寒假,春节回家的时候,事情有了些变化。我哥陪我妈去我妈老家参加一个婚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就着了迷,回家闹着说要娶她做媳妇儿,非她不可。我爸妈先是哄他,没想到过了一两个月他还是念念不忘。然后呢,他们还真去打听了,那个女孩子家在村里,长的也漂亮。家里有个哥哥,在供销社工作,父母都是种田的,家庭条件和我家差不多。

我爸妈想给我哥娶个媳妇儿这事儿,我早知道的。在这之前,还有很多热心人帮忙介绍过,但都是有些残障的女孩儿,比如说耳朵聋,或者有小儿麻痹症的,不过我哥见了,都不喜欢,每次谁带人来相亲,他接下来就几天闹情绪,有时候还闹绝食。

我高中的时候,就听我妈向我爸提过,到偏一点儿的村子里去买一个健全的姑娘,这事儿在我们那里也很常见。既然我哥看上了一个,他们就琢磨着去问问,可是那姑娘家也不是荒山沟里赤贫的人家,心里知道这事儿很难办。

我爸我妈找了个熟人介绍,就上门去了,支支吾吾的提出来意。不出意料的,对方一口拒绝了。没想到,过了不到一个月,我回家以后大概一周的时间吧,那家人一起到我家来拜年,说事情可以商量,但有一个条件。

那个条件呢,就是让我嫁给那姑娘的哥哥。交换婚姻,我们那一块儿也不是啥罕见的事儿。那个男的,比我高两届,在我们初中读过,高中毕业就工作了。我想,也许是他知道这事儿以后,迫着他父母答应的。那个女孩儿呢,只念了初中,那天并没有到我家来。后来我去找过她,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俩都是被拿出去被交易的人。她还羡慕我呢,比较起来她哥还算是普通正常人,我哥呢,是个傻子……

再后来,我当然拒绝了。生平第一次吧,我和我爸妈大吵了一架。从大学第一年开始,我自个儿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打工挣的。我当时想,大不了我离了这家,自己生活。读书的时候,我可以自给自足。等到毕业工作了,就更不在话下。

那时候,我爸喝了酒骂我,说我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如果不是我哥,他们根本就不会生我,现在要让我做这么点儿牺牲,我都不愿意。再怎么说,那个张家的娃子,长的也周正,又没有缺陷,文化也是高中,工作也不错,没什么可挑剔的。我妈就哭,说那时候穷,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多不容易,说如果我哥只是一时的小孩儿脾气也还罢了,但几个月过去了,他还在想着那个姑娘,饭量都只有以前的一半。医生都说了,他就是小孩子的脾气,要是得不到他想要的,最后会郁闷而死的。我哥呢,其实我一直把他当小弟弟哄着照顾着,和我感情很好。他们就撺掇着他来和我闹,说我要娶那个张家姑娘。你可能不知道,小孩子是怎么闹你的,就是同一句话,一天在你耳边念上一千遍。

说真的,以前我爸妈再怎么偏爱我哥,我从没有怨恨过他。可是那年的冬天,我第一次恨他。有一天早上,他缠着让我带他出去玩雪,走到一个陡坡的时候,我忽然想着把他推下去。我被自己忽然蹦出来的主意吓坏了,顾不得他哭闹,使劲把他拉回了家。

怎么办呢?答应他们是不可能的,我是不会和完全没有感情的人来这样交易的婚姻。我在家里想了三四天,最后决定私下去找张家父母。唉……我也是自私的,我就问他们,如果我哥要娶他们的女儿,除了他们提出的条件,有没有别的可能?他们开始说没有。我就说,如果我给你们一大笔钱,你们儿子拿着钱,也可以娶一房很漂亮很贤惠的媳妇儿。而我即使嫁过来了,心不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事。

那两人听了,也动了心,说要商量一下。过了几天,我要回去上学,我爸正挡着不准我走,说打砍断我的腿,那夫妻俩来了,开了口,十万……

我后来想,那是他们儿子教他们的。十万是什么概念?在我大一的时候,我们那里一个月挣四五百块的都是了不起的高收入,大家把很有钱很有钱的人还叫万元户。就算一个月了不起挣七八百,十万那可是十几年不吃不喝的收入。

我当时一咬牙,说没问题,你们给我五年,我把十万块给你凑齐。可是,我还要读三年的书,就算工作两年,不吃不喝,哪里去挣那十万块钱?

江之寒睁开眼,想起初见吴茵的时候,自己提出那荒谬的要求。是啊,自己看的很准,她确实急切的需要钱,但那样的交换,对她又是何等的伤害!而自己提出那样条件的动机,不过是有一点寂寞,想要找个不用彼此纠缠那么深的女伴。

想到这里,他伸出手,把身边的女孩儿搂进怀里。吴茵略微挣扎了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前座的两个人,他们一动也没动,眼睛笔直的看着前方。

依偎在熟悉的怀抱里,吴茵忽然听到男子在自己耳边轻语。

他说:“对不起。”

这一瞬间,她觉得一切的委屈似乎都已得到了回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