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5章 带你去看黑颈鹤

大三的第一学期,江之寒的工作安排愈发的繁忙。十二月下旬,他和吴茵一起奔赴羊城,参加羊城的外贸交易会。掐指算来,开学到元旦这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大概有一个月出差在外,而吴茵单独出差的时间也有三个星期左右。

在青大的日子,江之寒忙着补缺掉的功课,还要参与课题组的研究项目,忙得四脚朝天,和吴茵在一起的时间好像越来越少,连上学期许诺的每周末的出游都中断了快一个月。他心里想着,在寒假回吴茵老家见她父母之前,要安排一次和她的出游。而时间呢,就定在下一个阳历新年,正是他们认识差不多两年的时候。

※※※

参加完羊城外贸交易会展,吴茵和江之寒同伍思宜橙子一众人告别,坐飞机直飞春城。至于去那里干什么,还在江之寒的脑子里,吴茵并不知情。

出了春城机场,早一天到达的小黄已在外面等着他俩。上了车,便一路直奔此行的终点,那个吴茵现在还不知道的终点。吴茵喜欢江之寒时不时给她制造的这些惊喜,更多的不在惊喜本身,而在那等待时的期望,和过后回味时甜丝丝的感觉。

等待惊喜来临时的感觉,有点像小孩子过年时等待拆开那包着的礼物——先是倒计时,在日历上画好得到礼物那天的红圈,一天一天的数还有多久那个日子才能来临。接着是猜谜游戏,会得到什么呢?心里全世界都转了一个圈儿,最后多半没有任何答案。最后终于瞧见了,彩色的纸包裹着,红色的绸带打了一个结,静静的躺在离你不过五步的地方,等待最后谜底的揭晓……

有时候,过程比结果更让人享受,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小黄显然是知道目的地的,他一言不发的履行着司机的职责,CD里放着一盘他最喜欢的唱片。出了城七八十里,路变得崎岖难行起来。再往前,便进了山,在崇山峻岭里蜿蜒前行,先是一路费劲的往上爬,然后过山车般的放下去,再接着是下一段上坡。周而复始,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匹山。

放眼望去,远远近近的山上都是高大的亚热带树林,即使在冬天的时候,依然青翠欲滴。太阳渐渐西落,把一团团的红色的光投在原始森林的某一块,在明与暗的对比中景物仿佛多了些立体感。

拐过一个急弯,眼前一片宽阔。江之寒示意小黄靠边停了车,拉着吴茵走下来吸口新鲜的空气。

小黄倚着车,点了根烟,悠哉悠哉的享受起来。江之寒牵着吴茵的手,往前走了四五十步,在灌木丛中的一条小道曲折前行,终于来到悬崖边一块大石伸出的地方。

放眼眺望,在远处的山头,夕阳恰恰正搁在那里。再过十分钟,就会躲到后面消失不见。冬日的夕阳,多了些艳丽柔和,少了点刺眼炙热,正是最美的光景。远山洒上夕阳的柔光,变得朦胧起来。把视线往近处拉一拉,能看到一个山谷,在密林之间,依稀可见道路,农田,和房屋。

江之寒四处查看了一番,指着东南的某一角,对吴茵说:“看见那边那个小城了么?那应该就是我们今晚落脚的地方。”

吴茵说:“是终点站么?”

江之寒摇头,“只是中转站而已。”

吴茵看了看远方,感叹说:“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呢……”差不多两年前的这时候,江之寒传给她一封信,送给她一辆自行车,然后开着车拉她去静山探幽。那时候,他说,一个人的新年实在太寂寞了些,慢慢的已经不能承受……

江之寒嗯了一声,静静的看着夕阳,没有说话。

到了歇脚的小镇,天色已经全黑了,不太看得清小镇的全貌。沿着狭窄的街道,江之寒下车问了三两次,才找到要去的客栈。走进去,只见老板娘穿着蓝色的布裙,和鲜艳的上衣,活像一只五彩的孔雀。孔雀虽然年纪大了些,但热情爽直,很快就赢得了江之寒一行的好感。

三人订了两间房,把行李放下,听从老板娘的建议,出门拐了两条街,匆匆吃了一顿晚饭,便回来歇息,因为江之寒说道,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要出发。

四点三十五,江之寒的生物钟准时的响了。他睁开眼,发现女孩儿已经穿戴整齐,俏生生的坐在床沿上,一脸温柔的看着他。

江之寒一惊,“你没睡着么?”他昨晚睡的像头猪。

吴茵摇头,微笑着说:“新年快乐……”声音轻轻的,柔柔的,有一点沙哑的感性。

江之寒一下子跳下床,叫道:“新年好,小茵……新年第一天就要早起赶路,可怜见的。”

三下两下把自己打整干净了,看看表,说早餐就在车上吃吧。两人下了楼,月亮还高高挂在天上。借着路边的一点灯,能看见小黄正倚在车边,口里吞云吐雾,享受他起床赛似活神仙的一刻。

江之寒呵呵笑笑,“黄哥,无烟不欢啊……”

小黄最后吸了一口,把烟蒂踩灭,回他说:“那是……男人最忠实的伙伴就是它。”

吴茵抿嘴一笑,“黄哥,新年好。”

小黄一愣,“今天是新年?”很真诚的给大家带来了些笑声。

汽车出发了,慢慢的从星月当空开到晨曦初露。吴茵趴在车窗上,也不多和江之寒说话,只是静静的观察路边的标记,看着那山,那水,那树渐渐的在阳光中苏醒,光线变了强弱,整个世界都跟随着变了模样。到最后,土黄和青绿又统治住视野,太阳高高的悬在天上。

这一段路,虽然蜿蜒曲折,却少有上下的坡度。正午时分,三人在一家临路的小店,拿面条和茶叶蛋充过饥,接着一路向前。

吴茵转过头,忍不住问江之寒:“我们这是去哪儿呢?”

江之寒说:“你以前想去的地方呀……”

吴茵一愣,“我想去的地方?”

江之寒呵呵一笑,“不是天……涯……海……角么?”

吴茵娇嗔的白他一眼,扫了一眼开车的小黄,又觉得有些害羞。

江之寒揶揄道:“我也不想带黄哥的,可这是组织决定!”

小黄接嘴说:“当我是透明的……真的,其实我就是透明的。”他性子爽直开朗,和吴茵现在也熟悉起来,可以略略的开开玩笑,不像开始认识的时候还需要“吴小姐”那样正规的称呼。

一点半左右,车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小城。小黄下了车,二十几分钟的功夫,带回来一个瘦小的中年人,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当地人的五官。

小黄介绍说:“这位就是老牛。”

江之寒伸出手,笑道:“我们通过电话的,我是江之寒。”

老牛笑道:“江先生,和吴小姐是吧?”

江之寒说:“叫我小江就好。”

小黄说:“老牛,我这车四轮驱动的,开那路正好,不如就开我这个车吧。”

老牛答应了,坐在副座上,一行人重新出发。他介绍说,还有大概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大概是得了小黄的提醒,他只字不提要去哪里。

小黄开着SUV继续前行,过了一段大路,就拐上了布满小石子的没有铺沥青的小路,车开始颠簸起来。路很窄,很多地方只能容一辆车通过。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周围看起来愈发荒凉,不见什么人烟。

终于,前面出现了一排小木屋。听老牛说到了,小黄停住车,终于解脱了这一个小时多艰苦的行程。

四个人下了车,老牛说:“现在条件还很简陋,就只有自己动手搭建的木房子,平常也就两三个同志住在这里,大家每周轮班。”叹了口气,他说:“保护区已经建起来好几年了,但投进来的钱实在是不够。”

小黄玩笑说:“让我们老板给补贴些。”

江之寒一咧嘴,“这个笑话好冷……”

大家笑过一阵,老牛去敲开一个小屋的门,进去了一阵,出来手里拿着三把钥匙。扔给江之寒他们两把,他说:“条件艰苦,大家担待些。听小黄说,你们赶了两天的路了吧,歇一会儿,我们大概五点半出发。”

江之寒诚恳的说:“真是太感谢了。”

老牛摆摆手,“老周的朋友,说这个就见外。我和他是过命的交情。老实说,这个地方现在没开放,知道的人还真不多,难为你知道,我们搞这一行的还很开心呢。”

和老牛暂时告了别,江之寒领着吴茵进了一间小屋,里面一张大床,一个小柜子,一个衣橱,一个保温瓶,连电视都没有。即使有电视,这里大概也没什么信号可以接收。

江之寒往床上一躺,问吴茵:“一路给颠坏了吧?快来躺躺。”

吴茵嗔道:“脏死了你,连澡都没有洗就上床。”

江之寒坏笑,“你没看我是躺在被子上,而不是在被子里面么?这个地方,有可能只能洗冷水澡,你要不要挑战一下?”起身硬拉着吴茵,脱了鞋和自己并头躺下来。

吴茵实在是有些好奇,“这是什么保护区?”

江之寒笑道:“军事保护区。”

吴茵白他一眼,“你以为我是白痴么?”被男孩儿揽进怀里,手放在她肩头,手法熟练的按摩起来。

听到吴茵舒服的呻吟了几声,江之寒说:“我倒真有些忐忑起来。”

吴茵闭着眼,问:“为什么呀?”

江之寒说:“跑了这么老远的路,要是最后看到的是一团狗屎怎么办?”换来的当然是一句讨厌。

吴茵悠悠的说:“路边的风景就很好,我看了一路呢……亚热带的感觉好不一样!”

江之寒拍拍脑袋,“糟了!”

吴茵转头问他:“怎么了?”

江之寒夸张的说:“我忘了看路边的风景了,真是俗人一个,就想着来终点站!”

吴茵吃吃的笑道:“你不仅是俗人,还是个笨蛋。”

江之寒问:“这话从何说起?”

吴茵笑道:“不知道回头还会再走一遍的,难道不是笨蛋?”心里知道男朋友在哄她开心,有些甜甜的。

四点半的时候,导游兼保护区工作人员的老牛,司机兼保镖小黄,和江之寒吴茵二人出发了,目的地当然是这一行的终点。带着那么点神秘的终点,就要揭开面纱。

沿着小路走了二十几分钟,就能听见水声。再过了一会儿,一条大河仿佛从天而降,就横亘在眼前。水流湍急,但流水清澈,远非中州城外的大江可以比拟。

四人沿着河边,过了一个小山坡,往下看,江面窄了许多。再往前,茂茂密密的是一些亚热带的树木,挡住了视线,但还能听到流水的声音。

这时候,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柔和的光线透过树叶,在地上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团。抬头看,到处是大树垂下的藤条,林间还有些鲜艳的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风景担得上秀丽两个字。

老牛指着前面一个小坡,说:“翻过那里就到了……”

吴茵控制不住的心悬了起来,这一路的风景虽然秀美,但在终点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呢?在这新年的第一天。

过了最后一片小树林,一拐弯,踏上一处高点,吴茵不由加快了脚步,走在了一行人的最前面。

到了开阔处,她迫不及待的放眼看去,不由得轻轻的叫了一声。

夕阳下,这一处河滩水波荡漾,反映着夕阳的余光,无比的美丽。在水面上,河滩边,和天空中,足足有两三百只的鹤,纯白的身子,颈部到头却是黑的,或低空飞行,或直立水中,或昂首向天,或曲颈自怜,有成双成对的,有孤傲独行的,也有挤成一片的。

那些黑颈鹤们,无论是何种姿势,婷婷的立着,或是展开双翼,姿态都无比的优雅。在这一片宁静的河滩,它们是绝对的主人,惬意的享受着南方冬天的温暖和无人打扰的宁静。

江之寒拉了拉吴茵的手,带着她往前走去。到了离那些黑颈鹤一两百米的地方,它们丝毫也不慌张,自顾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毫不在意两个无心的侵入者。

江之寒坐在河滩上,让吴茵坐在自己身边,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可值得这一番颠簸?”

吴茵微微张着嘴,还在为这些美丽的鸟而震撼。她问:“是鹤吧?叫什么呢?”

江之寒说:“这是黑颈鹤,据说只剩几百只了,和熊猫金丝猴一样珍贵,是一级的保护动物呢。”

吴茵哦了一声,“这里是他们的保护区?”

江之寒说:“是的,全天然的,全国唯一,也是全世界唯一的天然保护区。”

吴茵眼光跟随着一只低空滑翔的黑颈鹤,“好美丽好优雅的鸟……你看,他们飞翔的姿势……”毫不费力的,自然舒展的,随风掠过的……

江之寒轻笑,“可比路上的风景好看?”

吴茵嗔道:“不准笑我!”

江之寒跟着她看了一回,叹道:“对于他们,这儿就是世间桃源啊……”

吴茵说:“要飞很远到这里来过冬吧?”眼睛追随着鸟儿的移动,满是不可思议的赞叹之色。

忽然间,有两只离他们很近的黑颈鹤,漫步走到一起。隔着三两步的距离,他们似乎正深情对视着。

江之寒指给吴茵看,“那一定是对情侣。”

话音刚落,两只黑颈鹤同时仰起脖子,尖嘴对着夕阳,曲颈纠缠一般,一起鸣唱起来。

呜……

江之寒和吴茵一时都呆住了,只见那两只鹤并立在一起,脖颈的曲线无比优美,头似乎印在夕阳里面。它们对视,他们鸣唱,眼里仿佛只有彼此。

哇,吴茵忍不住惊叹出声,为这大自然创造的美丽生物。

江之寒从那绝世的美丽中回过神来,搂了搂吴茵,在她耳边说:“我知道他们叫的是什么意思。”

吴茵一笑,“嗯,你也会鸟语,我知道的。”

江之寒站起身来,把吴茵拉着也站起来。

他学着那只黑颈鹤,扬起头,朝着夕阳。可惜脖子短了太多,一个姿势已经逗乐了女孩儿。

忽然,他大声的叫起来:“小茵,我……爱……你!”

吴茵张大了嘴,一时间傻了。

那成百的黑颈鹤似乎也被吓着了一般,但十几秒钟以后,几十只黑颈鹤都扬起头来,高声鸣叫起来,似乎在应和,或许在赞美。

呜呜……呀呀……

和着山壁那边的回声,小茵,我……爱……你!

萦绕在山谷,久久未平息。

低下头来,江之寒微笑说:“新年快乐,亲爱的。”

迎接他的,自然是一双泪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