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4章 学而优则仕

江之寒哦了一声,“那……张老和刘老是师兄弟?”

王教授微笑,“看来我需要给你科普一下历史。在我前面这一代专家学者中间,国内大家公认的宏观经济学的三位学术带头人,就是张老,刘老,和社科院的封老。封老常年在社科院作研究工作,而张老和刘老在大学里呆的时间很长,培养出的人才也很多。所以不客气的说,这个学科领域,现在德高望重有影响力的七成都是张老和刘老两位的门人弟子。但是这两位老人家呢,以前在某些学术问题上观点很不一致,有几次著名的辩论,所以关系不是那么亲近。顺带着呢,两位的门人弟子各持一派,这些年互相掣肘的事情也不算少……”

江之寒微微点头,“王老师是想要促进大家的和解?”

王教授点头,“今年春天,刘老去世了。我们这一派,现在有两三个展露头角的,譬如说荆教授。但说起资历,都还略显不够。我总觉得吧,我们这两边,合则两利,斗则两败。恰好呢,P大的范教授,和我私交不错,是同乡,恰好他又是张老的关门弟子。我们谈起来,都觉得需要找个机会来消除历史上一些误会和正常的学术争辩所带来的某些负面情绪。今年刘老去世,张老就亲自送了花圈。这释放出很好的一个信号,我们也需要有所回应。”

江之寒点头,心里还是有些不解。就算是要和解,要替张老攒名声,也不需要掏自己的腰包吧,况且还不是个小数目。

王教授说:“客观的说,我们国家宏观经济研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目前还很有限。当然,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国力的增强,我相信以后会是完全不同的局面。张老……在国内虽然是泰山北斗一样的人物,但说句不为尊者忌的话,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不能和我请这三位所在的师门学派并肩。所以,把他们请到张老的生平学术研讨会上来,啊,……也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顿了顿,王教授又说:“到时候,如果他身体允许的话,张老会亲自出席。范教授会来,张老的几个身为学部委员的弟子也会来。就像你说的,我们要把这个会议办成一个国内级别最高的,空前的学术盛会。”

王教授替江之寒解惑说:“这样一个关于张老的学术探讨会,我们来办,比张老的徒子徒孙来办更有说服力,你觉得呢?”

江之寒说:“那是,那是。”

王教授转了话题,说:“至于我们这些继承刘老衣钵的人,现在可以说是群龙无首。我个人和荆教授几次的合作都很愉快,是倾向于让他站出来担起这个担子的……我想,这个会议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如果荆教授能来,并挂一个研讨会组委会副主任的头衔,代表我们这一派来实现这个和解,同时昭示他的地位,会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你怎么看,小江?”

江之寒很谦虚的笑笑,“王老师,您们这个层级的,我可插不上话。不过,我同意你一个很基本的观点,合则两利啊……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学问,我看都是这个道理。”

王教授说:“没错,做学问也要讲政治嘛,也要讲团结合作。其实各个领域,学术,政治,商业,在更高的层次都是相通的。我今天找你来呢,有两件事。”

江之寒说:“您尽管讲。”

王教授说:“这第一件事呢,我知道你和荆教授,他最得意的弟子向教授,还有他的关门弟子,现在兼任他行政秘书的沈老师,关系都很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把整体这个考虑和想法和他们沟通一下。如果荆教授有这个意愿,我等着随时和他进行进一步的交流……”

捧荆教授做接班人,促成和刘老一派的和解甚至是合作,王教授在这其中会得到什么好处呢?粗粗一想,应该是可以两面逢源,好处多多的。所以,这个钱花的不冤!

江之寒想了想说:“这个没问题。具体怎么个讲法,您再指点一下我,我一定把话给您带到。”

王教授说:“好,好……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明年这个会议。到时候,这么多大佬要来,我这边资源资金都有限,所以要借助小江你的帮助啊。”

江之寒说:“您说说看,我一定尽力。”

王教授说:“一方面呢,是可能资金上会有一些缺口。这不还有半年的时间吗?我尽量从系里面的资金,和一些研究项目基金里面拨出一些作为招待费,但如果……如果还有一些资金缺口的话,也许需要一些进行紧急周转……”

江之寒心说,这个紧急周转以后,鬼知道还拿不拿的回来。如果钱不多,也还罢了,要求太高,我只能拖一拖了。他说:“这样说吧,王老师,我一定尽力。不过,您得提前一到两个月给我一个大概的数目,因为我们账上的流动资金也不是很多,需要提前有些准备。”

王教授说:“小江,这个钱,是一定不会让你白出的,这一点你放心。除了钱以外呢,还有一个就是接待工作。系里面搞接待的人不是没有,专业人才不够多,老师学生都可以随意调派,但有这方面经验的很有限。所以,到时候协调上啊,交通用车上啊,还有其他的一些方面,也许你们公司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江之寒很爽快的说:“这个没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一定尽力。不过据我的经验,这么大的规模,还有不少重要的人物,一定需要一个完整的详尽的接待计划。”

说着话,两人略略喝了些酒,吃了点菜,关系似乎又亲近了一些。

王教授看似很随意的说:“小江,你知不知道学校明年底准备搞一个科技园区的事?”

江之寒摇头。

王教授说:“这个已经上了校长会议了,校长书记在这个事情上决心很大,意见很一致,而且有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我看是一定能搞成的。”

江之寒很敏锐的问:“会有优惠政策?”

王教授说:“我听说,进驻企业前三年可以得到大幅度的减税,甚至有人提出免税两年的计划。”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哦?有什么资格论证吗?”

王教授说:“原则上说,需要高科技产业,就是高技术,非密集劳动力产业,而且需要达到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技术水准,如果能填补国内空白领域就最好了。”他笑了笑,“不过规定死的,人是活的嘛……”

江之寒闻弦歌而知雅意,“我现在参股的一个做通讯方面的小公司应该够得上这个标准。”

王教授笑道:“我看你们汉港开发包装一下,兴许也能够得上标准。”

江之寒愣了愣,房地产开发什么时候成了高科技,低劳动力,填补国内空白的公司?

王教授解释说:“所谓高科技,并不是说产品一定要是高科技产品,有一部分技术和实现过程是高科技我看就很好。总之呢,现在已经在议这个园区管委会主任的人选,我一个老朋友机会很大。如果他能出任管委会主任,很多事情就很好办。”

江之寒心里点头,这是王教授在给他许诺回报。

举起杯子,江之寒祝道:“王老师,先祝您明年春天的大会能圆满成功!”

※※※

周六的晚上,同样的餐馆,这次是在“静山夕照”的包间,和江之寒一起吃饭的是张主任。

张主任和江之寒的来往比较多。比起王教授,他学术上的威望履历差距很大,师门也没什么势力,所以短时间内倒没有要和王教授争锋的意图。张主任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把他博士生导师的资格拿到。在江之寒协调帮忙下,去年和今年他有两篇比较重要的论文挂名发表,一篇第一作者,一篇第二作者,在他最薄弱的领域重重的加上了一笔,拿到博导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在江之寒印象里,张主任和荆教授王教授不同,他更像是一个生意人。当然,昨天和王教授深谈以后,江之寒也修正了自己的印象,王教授是一个学者,同时也是一个很出色的政客。

江之寒和张主任一起吃饭喝酒的时间比较多,所以在一起更随便一些,称呼也不会“您您”的叫个不停。

喝了几轮酒,江之寒便问他:“张主任,你知道明年春天那个学术会议的事吧?”

张主任说:“老王找你了?”

江之寒点头。

张主任说:“他先来问过我,关于你公司的一些事情。”

江之寒点头。

张主任感叹了一声,“王主任志向远大啊……”

江之寒微笑,“哦,王主任是奔着经管学院院长去的吧。那不正好,你可以接他的班了。”

张主任喝口酒,“所以,这次我也是出了力的……”看来两人已有了些默契。

江之寒说:“王主任可是下了血本呀,光是请那三个老外的钱……”

张主任说:“你知道国务院和高教司刚刚推出的一个政策吗?”

江之寒摇头。

张主任说:“国家要推出100位中青年学科领头人,每年给予10万的特殊津贴,和100万的研究经费。如果获选,就是一个五年的周期……”

江之寒哦了一声,心里大概有了些数,“王主任要争取争取?……”

张主任说:“这次卡的年龄线在48,他今年46……”

江之寒喝了口酒,笑笑,“看来希望很大。”

张主任说:“钱还是小事,不过就五百万研究经费和五十万报酬嘛……这个地位带来的附加效应可能会更多一些。你们做公司的不也讲什么无形资产么?这就是无形资产。我听说,赵书记也在争取呢……”

江之寒说:“他?!……”

张主任笑道:“难度很大的,大家都争破了头。你知道,在大多数领域,青大没有强势的地位,根本说不上话。从学部委员,到学科权威,到评审委员会的成员,你一个都没有,谈什么学术能力那是空谈。这个事情,首先还是要讲政治的。”

江之寒感叹:“讲政治真是好啊!”

张主任说:“据我所知,青大大概就有一个人基本是板上钉钉能拿到这个。其余的嘛,大概有三四个人还有些希望。如果老王拿到了,对他以后争经管院院长会有不小的帮助。”

江之寒点头。

张主任说:“对了,春天要是荆教授过来,怎么也要帮我找个时间和他一起吃个饭,小江。”

江之寒说:“这个我答应过你,一定没问题的,说不定不用等到春天就有机会。你知道,王主任他和荆教授现在也要加强联系……”

张主任叹了口气,“老王是不错的,很有战略眼光。我不瞒你说,我现在是他坚定的拥护者呢。你想想看,刘老和张老的门人真的合流了,我们这一行就是他们说了算,一级杂志论文也好,博导资格也好,国家基金下拨也好,职称评定也好。就是有些矛盾,那也是他们的内部矛盾了……”喝了口酒,张主任又叹了口气,“出身很重要啊,小江……你要是读研究生,我劝你还是回中大去做荆教授的关门弟子。”

江之寒和张主任干了一杯,心里愈发明白王教授的大手笔的由来。如果他能促使这个联盟成立,学术界这个领域就成了他们的私地。就如张主任说的,无论是钱还是职称,过来过去都跑不脱是那一小撮人在管理评定。如果能进入这个圈子,别说是投一两百万,就是投进去三五百万他大概也是愿意的。

全国100位中青年学科带头人之一,然后是经管院的院长,然后是经济学学术领域的决策小圈子中的一员,再然后呢?也许能像荆教授一样在政府里挂个显赫的顾问头衔?这大概就是王教授给自己策划的前进之路吧……

学而优则仕,确实是又一条充满了我国特色的康庄大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