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3章 会议背后的文章

从中州回来的江之寒心情相当的好,天府花园顶层豪华公寓的拍卖相当的成功,接下来的售楼也出乎意料的顺利——12天的时间就卖光了所有的单元。应冯一眉和陈征的强烈要求,江之寒重回中州参加了他们的庆功会。汉港中州分公司里面年轻人很多,售楼部有不少是高中才毕业没几年,所以玩起来很疯。不过江之寒很矜持的只和管理层的人吃了个饭,后面与民同乐的K歌他没有去,为此冯一眉还狠狠的笑话了他一顿。

天府花园的成功,让江之寒对正在建设中的几个项目信心大增。他投入大量资金正在建设中的实验中学楼盘,定名为“学府小筑”,预计明年春天可以完工。受天府花园成功的鼓舞,江之寒同意了冯一眉的建议,元旦一过便开盘,争取早三到六个月回笼资金。明年春天开始,江之寒雄心勃勃的准备开发北山坡的那块地,在那里他策划修建的楼盘比天府花园和学府小筑又要高一个档次。

在七中读了五年的书,江之寒心底深处有很多关于母校的怀旧情节。过往的岁月虽然不可能回来,但能把校园附近建设的更漂亮一些是他现在力所能及的事情。

开学以后,飞了京城,又去宁州,然后是国庆节在中州的逗留,现在终于有一大块的时间可以呆在学校。下一个行程会到十二月下旬,到时候江之寒会和吴茵一起去羊城参加这一年的外贸交易会。这以后,他准备找个地方陪吴茵去过新年。春节的安排,是吴茵早就预订的——回她老家。江之寒翻着自己的日程表,琢磨着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可以好好的在青大读书做学问,那就安下心来好好享受一下越来越难得的校园生活吧……

※※※

周五的上午,江之寒从图书馆出来,去经济系大楼的办公室。这一个星期,他终于过了过正常的本科三年级学生的生活:早起锻炼,上课,吃饭,自修,周而复始。但有些变化毕竟难以反转,比如说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法忍受食堂的饭菜,偶尔一顿可以,连吃三五天就觉得一定要换个像样的地方打打牙祭。比如说他和同班同学的关系难以避免的有些疏远,虽然江之寒现在也勉强算得上长袖善舞,但毕竟接触的时间太少,生活经验相差太大,似乎不那么容易找到共同话题。汤晴转系,舒兰转学以后,经济系里面江之寒勉强称得上朋友的人不过两三人而已。相比之下,他和研究所的硕士博士们倒是日渐熟悉,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

走进经济系的大楼,江之寒便接到王教授的电话,他说我正在二楼呢,马上就去你办公室报道。进了办公室,王教授说晚上他请江之寒去味庄吃饭。因为十分钟后王教授要主持系里面的一个会,两人也没有多说,江之寒便告辞出来。

晚上六点半,江之寒一个人准时出现在味庄二楼“翠湖春晓”的小包间,王教授已经坐在里面了。

经济系的领导中,江之寒和分管学生工作的张主任交道打的最多,但现在已经升任系主任的博士生导师王教授和他也颇有些渊源。当年荆教授把课题的一部分分给青大的时候,就给王教授打过招呼,让他关照提携一下江之寒。这一年多,国企股份制改革这个课题进行的还算顺利,量产了一批论文,包括好几篇发表在权威杂志上的,从论文指标和项目拨款青大经济系都受益不浅,这也促成了王教授从常务副主任升职作了系主任。上学期赵学斌要查江之寒旷课的事,张主任声称他是全力保护江之寒的人,但没有主管经济系的王教授的坚决回绝,赵书记也不会那么快就偃旗息鼓。相比张主任,王教授要更像一个学者,平常和江之寒的交往颇有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很少在一起吃饭什么的。

江之寒心里琢磨着,王教授主动邀请自己吃饭,大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商量。果然,客气了几句,点好酒菜,喝了一杯茶,王教授便切入了正题。

王教授说:“小江啊,今天找你来是有些事情要和你商量商量。”

江之寒笑说:“王老师,你尽管指示就好。”王教授坚持让江之寒称呼自己王老师,而不是王主任或者王教授。

王教授说:“指示不敢当,做学问的事我还可以指导指导你,别的事情,呵呵,我说不定还需要请教你……”

又客气了一番,王教授说:“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们明年春天,具体的说是四月十五号开始,到四月二十号结束,系里面要承办一个学术会议。”

江之寒说:“这个事情我知道,我还递交了一份论文呢。”

王教授说:“会议论文的录取,今年十一月中旬就会结束。这以后呢,我们就进入会议的各项准备阶段。小江,我不把你当外人,有些话就讲的直接一些。”

江之寒作受宠若惊状,“您说。”

王教授说:“这个会议呢,我们之所以能争取到承办权,老实讲,一方面的原因是它本身级别不够,上面拨款也基本没有,需要自己筹措,所以争取的学校就不那么多。我这次本来想找学校拨一笔款子,因为赵书记反对的很坚决,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言下之意,赵书记的反对多半是因为自己在江之寒的事情上和他作梗。

江之寒淡淡的说:“他也太过分了吧……”

王教授说:“赵书记明年五一要结婚,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他那位老丈人岳校长,你可不要小看。虽然人已经快退了,但他几十年都扎根在青大,影响力不是一般的校长可以比拟的……回到会议这个事情上来。老实说,原本这个经费勉强也是够用的,但我从一开始就准备把这个会议的档次提上去,借这个会议的东风做一些事情,让青大经济系的地位在国内国际都能有所提高……”

江之寒点头。

王教授说:“这次会议的主题,我们确定在计量经济学这个领域。这一次呢,我花了很大的功夫,请了几位国际上这方面的权威,德国的萨斯,日本的小林田二,和美国的雅各布……”

江之寒虽然不是计量经济学的资深研究者,但他学科领域的杂志看的比较杂,这几位的大名都听说过。他扬了扬眉毛,“王老师,您好大的手笔啊……”

王教授微笑,旋即又变成苦笑,“我也是花了不少代价的……光这个学术会议,是肯定请不动他们的大驾。所以,来参加会议只是他们行程的一个环节。我找了省政府市政府里一些好朋友,安排了其它的一些活动,包括在十堰有一个几位专家和私营企业主的对话活动,还包括江南省承办的一个经济论坛,级别很高,我们特地安排会议的时间在同一个星期内举行,以便他们能够安排好行程。他们几位对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现状也很关心,所以我把这个一揽子的安排计划递过去,当然也找了不少的朋友牵线搭桥,才最后促成了这个事情。”

江之寒说:“能把三巨头都请来,这个会议的级别马上就不同了,应该说国内没有任何会议可以比肩。”

王教授喝口茶,叹了口气,“为了请这三尊大神,我是出了血本的。每个人七到十天的行程,包括家属和助手,报销五万美金的费用。”

虽然三五一十五美金,大概换算成120万人民币左右,对现在的江之寒并不是高不可攀的数字,他还是大吃了一惊。据他所知,一个这样级别的会议,通常能拿到15万到20万经费就很不容易,王教授居然拿出120万出场费来请这三位大佬。

王教授说:“五万美金对他们三位也许不算了不起的数目,但我可是刮了又刮才挤出这么些钱。”

江之寒心里想,原来是来找我化缘来了,心思转了转,倒没有急着表现出帮忙的意思。

王教授沉吟了片刻,说:“小江,我说了,把你不当外人,所以不妨和你说说为什么要请这三位。”

江之寒作虚心求教状,“哦?难道不是为了提升会议的影响力?”

王教授说:“如果仅仅是为了这个,我可不愿打肿脸充胖子,好些经费是我自己腰包里掏出来的。如果青大愿意争取国际上的学术声名,就应该拨款支持我们。像这一次这样,全靠我们自己的力量,算是怎么回事?”

江之寒点头称是。

王教授说:“这一次学术会议,一共是四天大会发言,但还会有一个特别的组成部分。你可听说过张以轩教授?”

江之寒说:“听说过,算是我们国家宏观经济学的权威之一吧。”

王教授说:“张教授今年八十六了,身体也有些小毛病,差不多到好好安享天年的时候。我们这次会议呢,会有一个张老学术生涯的回顾讨论会,到时候三位外国专家教授也承诺会出席……”

江之寒心思急转,忍不住问:“王老师,您……是张老的弟子?”

王教授说:“哈哈,乱讲……我当然是刘老的弟子,和荆教授算是同一门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