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2章 女强人吴茵

十一国庆节恰好就在这个周末。江之寒飞回中州去主持天府花园的开盘和顶楼豪华公寓的拍卖。吴茵则留在青州,处理公司在这边和羊城沪宁的一切相关事宜。从某种程度上说,她听从了江之寒的安排,虽然在生活上感情上对他似乎愈发依恋,在事业上工作上尽量努力担当的更多,让自己更独立一些。

周五的下午,陈裴打来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同行的还有叶芝和王端端。陈裴和吴茵一样留校读了研究生,叶芝和王端端选择了毕业工作,一个在政府机关一个在一家日资的合资企业。工作第一年,叶芝和王端端都比较辛苦,吴茵这一年更是工作繁忙,还要抽时间和江之寒约会,几个大学时的好朋友来往因此少了很多。

身为认识江之寒之前和吴茵最经常厮混的陈裴,对此颇有怨言。陈裴在几人中是生活的最惬意最休闲的:研究生的课程很少,国贸系也没什么研究课题,她半开玩笑说毕业找工作的事儿就搁在茵茵身上了,还说江之寒是拍了胸脯的,自己也不用太操心。陈裴说,江之寒夺走了我的茵茵,不拿出些赔偿是天理不容的。

吴茵和陈裴约了六点半在美食轩吃晚饭,然后出去逛街。没想到,五点钟不到一点,陈裴带着叶芝和王端端找上门来。

敲开经理办公室的门,陈裴一身绛红色的秋装,嘴里叫道:“亲爱的,我们来检查工作来了!”

在汉港青州办事处,江之寒和吴茵是合用一个办公室。虽然他来的时间比吴茵少上很多,但办公室的布置装修都是按照公司内部最高级别配的标准,比汉港在这边的分公司老总还要高上一线。依着吴茵的意思,这间办公室走的是简洁素净的路子,主要突出空间的宽敞,大的办公桌和半圈沙发都是现代感较强的家具,颜色清淡,和里面放着的两盆超大的室内植物相得益彰。

陈裴很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许是她还身在学校,又和吴茵关系最紧密的缘故,她表现的最随便自在。

吴茵嗔道:“你呀,不是说六点半吗?我还有些事儿没做完呢。你早说五点,我就安排到明天去好了。”

陈裴佯怒道:“哟,嫌我们打扰了,那我们仨先去楼下站着等你。”

吴茵白她一眼,招呼叶芝和王端端坐下,这两人显得比较矜持,微笑着说打扰了,陈裴鼓动我们来参观一下。

吴茵拿起电话,拨了内线。几分钟的功夫,一个年轻男子捧着托盘,送了三杯绿茶进来。

待他出了办公室,陈裴笑说:“茵茵,什么时候找了个帅哥当秘书?你就不怕你们家小江吃醋么?”

吴茵嗔道:“别花痴了啊!人家小孩儿都满周岁了。”又对叶芝二人说:“不好意思,坐一会儿,我争取快点儿把事情弄好。”大家当然说没关系。

吴茵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和陈裴几人时不时闲聊两句。

陈裴对叶芝说:“你们不知道,茵茵现在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工作忙的一塌糊涂,空闲的一点点时间成天就和他们家小江腻在一起,根本没有留给我的时间呀……我好苦命的。”

吴茵抬起头来,没好气的看她一眼,“裴裴,我介绍给你那个博士生,上星期约会的怎么样?你还没汇报过呢。”

陈裴翻个白眼儿,“别提他……小气的死人,去麦当劳点了二十几块钱的东西,我客气的说要不我们AA吧,他高兴的像什么样的就把我那十几块钱接过去了。茵茵,你真是过份,给我介绍这样的。”

吴茵歉意的看着她,“啊……怎么会这样?这是王宁的女朋友介绍的,她师兄,说是又有才,性格又很好……”

陈裴玩笑道:“这么好,她舍得介绍给别人?哼哼,我说,你咋不把你们家小江介绍给我呀?”

吴茵瘪瘪嘴,“不是怕你看不上么?”

陈裴啧啧了几声,和叶芝王端端交换个眼神,“瞧她那样儿……气死我了!”

正开着玩笑,那送茶的男子敲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吴经理,羊城来的传真。”

吴茵接过来,眼睛扫了扫,问:“会友银行的贷款到位了没有?”

那男子答道:“这周二,第一期一千万已经到位了。”

吴茵说:“张先生任财务总监助理这件事,我们不用回复意见。如果那边罗总打电话过来,你就告诉他,我们早就说过,人事安排我们原则上不插手,副总级别以下的更不用报备。”

那男子简短的说:“好的。”

吴茵说:“大众汽车销售商这个事情,下周四到周五,你替我安排一下电话会议的时间,两个小时。参加电话会议的包括羊城那边的伍总,财务总监,和赵副总,加上我,江总,和中州方面的楼经理。打电话给他们的秘书协调一下时间,把它定下来,尽快给我回复。”

那男子说:“好的。”

吴茵说:“好了,先就这样吧……对了,中州昨天发过来的那份关于承包食堂的季度财务报表,你转一份给刘经理,告诉他这个事情我下周要找个时间和他谈一下,让他准备准备,准备的东西我已和他说过,他心里应该有数。”

那男子说:“好的,你还有什么事吗?”

吴茵笑了笑,“就这样了,国庆快乐。”

那男子笑道:“国庆快乐,吴经理。那我先出去了。”转身步子沉稳的走了出去,轻轻带上办公室的门。

吴茵抿了抿嘴,用鼠标点开一个文件,噼噼啪啪的打了几条备注上去。

抬起头,她问沙发上的几个朋友,“坐着挺闷的吧?要不要我给你们找两本杂志什么的看看?我可能还有一会儿呢。”

王端端笑道:“吴茵,再这样我们可不好意思坐在这里打扰你了。我们聊聊天就好,你尽管做你的事。”

陈裴笑道:“是呀,我们来见习一下吴总的风度的,拜托你不要打扰我们好不好?”一席话,引得几个女生嘻嘻笑了几声。

吴茵还是拨了个电话,过了十几分钟,推门进来一位小姑娘,手里拿着四五本精装的杂志,时装娱乐之类的,提着的袋子里则是十来包零食,是些薯片,牛肉干,五香瓜子什么的。顺带的,还贴心的带来一个放垃圾的小盘子。

三人磕着瓜子,看着吴茵处理文件,接听电话,敲打键盘,各自颇有一些心思,但面上都挂着些微笑。

六点钟不到一点,吴茵终于关了电脑,揉了揉眼睛,站起来说:“哎呀,差不多应付过去了。真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这么久。”

陈裴招呼她,“来,一起磕磕瓜子再走。茵茵你有了爱人,和我们愈发生疏起来,说话都文绉绉的客气的很。”

吴茵笑着走过来,坐在沙发上,捡了几样零食吃起来。

叶芝笑着说:“裴裴刚才和我们说实话了,你这次给她介绍的女朋友她很生气,让你要好好赔她……怎么个赔法呢?就是再给她介绍一位,有你们家小江一半那么好就成。”

陈裴娇笑道:“这要求太高,只要十分之一有钱,五分之一体贴,一半的英俊就够了。”

吴茵拧了她一把,“你对他的评价未免太高了些。”

叶芝半开玩笑的问:“吴茵,你们家小江到底有多少钱啊?”

陈裴娇笑道:“那可是商业秘密……别说他们家小江了,就说茵茵吧。上上周好不容易抓着她陪我去逛街,去的地方都是我们以前只能过眼瘾的。有一件大衣我觉得好,她一定要买下来送给我。我坚持不要,你猜茵茵说什么。你就别推脱了,不过是几天的工资嘛……OMG,那可是我好几个月的基本生活费!”

叶芝微笑,却掩不住眼里的一丝羡慕。对吴茵她认识以来一直深有好感,觉得这个女孩儿漂亮却不傲慢,为人处事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外壳下其实极为温柔,也从不卖弄自己漂亮的资本。那时候,叶芝大概也知道吴茵生活不算宽裕,经常在外面打工,心里还想,她要是愿意结交个有钱人,一定不会如此辛苦。转眼两年过去,她不仅结交了个有钱的离谱的男朋友,自己也摇身一变,成了职场上的女强人,发号施令,指挥若定。

即使美丽如公主,在这个社会终还是需要包装需要历练的!看着一身高档办公室套装,显得端庄干练又不失娇柔妩媚的吴茵,叶芝心里这样感叹。

正说着话,走进来一位四十来岁已有些小肚腩的中年男人。他很客气的招呼,“吴经理,打扰了。”

吴茵站起身,微笑道:“没有没有,有什么事吗?”

中年男人笑道:“好消息啊……刚接到京城那边一个电话,说下午美国大使馆忽然来了个电话,十二月底的时候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副国务卿要来访问,他们考虑着有一顿宴请放在我们宫廷菜馆,所以来电要求我们发个东西给他们审阅一下。”

吴茵眼睛一亮,“是吗?那可真是个好消息,这是谁联系到的?”

中年男人说:“据我所知,好像是美领馆主动找上门来的。大概是因为在京城的外交圈子里,我们现在颇有些名气。”

吴茵问:“具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中年男人说:“大致上,我们需要先送一份方案给他们,包括菜谱和菜馆的基本情况,譬如能容纳多少人,房间分布等基本的情况。然后,如果他们觉得不错的话,会有人到现场来看一看。再下一步,如果决定下来,双方会就时间表,菜谱,座位安排,安保等各种问题进行协调,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

吴茵沉吟了片刻,说:“最好开始的时候就能准备充分一些,方案里把各种因素都尽量细化,尽量明确出来,这样可以给他们一个更好的印象。这样,今天这个大致的情况,你再和京城菜馆的人通个电话,写个简报,……给这几位都转发一份,江总,程总,冯经理,方经理,楼经理,……嗯,给肖经理也算进去,还有我。等到国庆以后,我们再确定一个时间,就这个事情碰次头。”

中年男人说:“好,我马上去办。”

吴茵吩咐说:“这是一个大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这一次能把助理国务卿的宴席接下来,年初澳洲总理的事情又会再多几分把握。告诉京城那边,我们会集中一切资源,做好他们的后盾,让他们放手去干,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

中年男人答应下来,打过招呼,退了出去。

吴茵走回办公桌,把坤包收拾了一下,说道:“我们走吧,要到说好的吃饭时间了。再不走,恐怕又走不了了。”

三个女生都站了起来。

陈裴走过来,挽着她的右手,“今天是大有收获啊……美国助理国务卿,啧啧啧,茵茵,你现在的档次真不一样了,我也不愁毕了业没有人收留,是一定赖上你了,反正我是个没有大志,只求温饱的人。”

向来温婉少言,在几人中显得特别成熟的王端端走在吴茵的左手边,她问吴茵:“这样的生活……感觉如何?”眼里何尝没有三分羡慕和三分向往。

吴茵想了想,很真诚的说:“还不错,虽然累了些……”

在心里,她却是叹了口气。每个人都喜欢把自己光鲜的一面展现给大家看,但那些隐藏着的酸楚和苦痛,又有谁能知道呢?

即使在大学生活里这几个最好的朋友面前,她也从没有提起过一字一句。但现在,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之寒一起来分享和承担。因为朋友们会羡慕会善意的揶揄自己的风光,而他才是那个能真正支持自己,保护自己,和自己同喜乐共忧愁的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