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1章 无耻的赵世美

文楚借住的是袁媛家在青州的老房子,江之寒来过也有四五次了。有时候送她回家,文楚会邀请他进去喝点饮料。也许是受江之寒的影响,最近文楚家里也自备有茶叶了。

不过去文楚家做饭吃饭这倒是头一遭,而每次轮到做饭这件事,江之寒就遗憾的发现,自己身边的女生,不管多么能干或者体贴,除了伍思宜没有一位厨艺在自己之上。即便是林墨这样有家学渊源的,也从没见她动过手。

像发生过很多次的情形一样,反客为主下厨忙碌的又轮到了江同学。还好大师姐留下来几包现成的东西,酱排骨是加热即食的,腊肉麻烦一点,需要煮了以后,切片再切些蒜苗一起过油炒。再加上一个三鲜汤,一个炒青菜,四个小菜就算齐备了,可以坐下来借着西边的霞光慢慢品尝品尝中州的特产。

令江之寒小吃了一惊的是,文楚家里储备有不少的酒,红酒,黄酒,啤酒,甚至还有一瓶五粮液。对于半个酒鬼江之寒,这简直有了些得遇知己之感。文楚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她说自己酒量一般,不过偶尔喜欢在夜里自斟自饮一杯。

吃过饭,文楚收拾好碗筷,沏好茶,两人随口谈起一点公事。方圆通讯最近开发了一款给电信局配套使用的软件,加上他们的第一个产品:一个对讲机里增强信号强度的处理芯片,都进入市场推广的阶段。袁媛还准备把信号处理芯片拿到羊城交易会上去推销。

这两个东西,都是文楚主持开发的。今天正好有空,便拉着江之寒去书房里给他详细讲讲功能,应用前景,和产品特性。江之寒不需要知道技术细节,更搞不懂如何实现,但如果要推销产品,相关背景总是要知道一二的。

在书房里谈了半个多小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江之寒的领悟力还是相当不错的,他觉得基本知道了要点,又拿了一份文楚专门给他准备的相关文件,便结束了这个话题。站起来,江之寒很不见外的走到书橱前,看看文楚的藏书。

和林墨不一样,文楚这里可是一本武侠小说都没有的。江之寒随手抽出一本《红星照耀中国》,随手翻了几页,觉得还挺有意思,便坐下来细读。

文楚拿着一本新出版的《通讯技术》杂志,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两人各读各的书,书房里一时寂寞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宁静。

文楚诧异的抬起头来,她在附近可不认识什么邻居,同事朋友中也少有知道这四合院的人。

江之寒笑道:“这么急急慌慌的,我猜八成是袁媛。”

文楚笑了笑,说:“她今天不在青州呀。”站起身,走出去开门。

一会儿的功夫,江之寒隐约听到大声的说话,好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头,把手上的书本放下,走到书房门口。那声音愈发清晰起来,然后砰的一声,门被很大声的关上了。

那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来,“楚楚,你坐下来听我说,好不好?”竟然是赵书记。

江之寒心里一动,收住了步子,返身走回书房里,却忍不住还是竖起了耳朵。

文楚的声音响起来,还是那样平静无波,“你喝酒了吧?……我看你喝多了。”

赵书记叹口气,“应酬应酬,我也是没办法呀……楚楚,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无奈吗?”

文楚淡淡的说:“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天已经很晚了。”

赵书记有些激动的说:“楚楚,你知不知道,我还爱着你……自始至终,我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文楚的声音冷下来,“如果这是你要说的事儿,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赵书记说:“楚楚,你听我说。找不到一个人说说,我快要疯掉了。这个周末,我要订婚了。可是,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怎能和你比?……”

文楚冷笑了一声,“你周末就要订婚了,却跑来和我数落你的未婚妻?”

赵书记说:“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但……楚楚,你有没有想过,就像我才毕业时那样,没有靠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论文理所当然的被大老板拿去署上第一作者,写报告申请下来的项目财政权一分都不在自己手里,住在那拥挤的教师集体宿舍,拿几百块的工资,永远都没有尽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怎么能许你一个未来!过了三两年,以你的美丽聪慧,追求你的男人如过江之鲫,我拿什么去和他们比?集体宿舍吗?一个大学讲师的头衔么?……生活是残酷的,我向前看,看不到亮光,只觉得那样下去迟早都会失去你,也失去我的抱负我的理想……”

文楚打断他说:“这番话,我已经听过一次,你不用重复了。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吗?谢谢……”

赵书记说:“你听我说,我曾经是青大最年轻的副教授,现在是最年轻的教授。不久的将来,我会是最年轻的博导,最年轻的副校长或者副书记。我为什么现在走党务这条路,因为这里的学霸太多了,要走学术那条路想要压住你几年十年的老东西太多了。四年,最迟六年,我就能走到副校的级别。那是什么概念?青大现在是省部级的待遇。等到我当了副校长,姓岳的老东西退休久了,也没什么可以抗衡我的了……楚楚,我心里一直只有你,到了那时候,我们就有了真正的未来……我把父母从农村接过来。我现在不会把他们接过来,来了只会忍受白眼和歧视……楚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那时候常常这么问你。比才能,比贡献,最后还是比不过家世,比不过关系的。但有朝一日,我到了那样的位置,我就会有自己的关系,我会拼出自己的家世,世界就是我们的了,让那些混蛋都见鬼去吧!”

坐在书房里,江之寒尽管见怪不怪,却难以抑制心中的讶异。对赵书记的无耻,他倒是一点也不吃惊。但对他晚上跑到前女友的屋里肆无忌惮的倾诉,江之寒颇有些意外。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一向阴沉克制,今天受了什么样的刺激,会跑来没头没尾的说这么一通话?

文楚叹了口气,远远的都能够听到,“你……说完了么?”

赵书记说:“我知道你恨我……我知道。但是你相信我,我一直爱的只有你一个。我……一直在等那一天,可以扬眉吐气,可以许给我心爱的女人像这样宽敞的屋子,可以让她,还有我爸妈为我骄傲。为了那个目标,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等待……”

在书房里,江之寒扁扁嘴,心里说,曲线救国啊,精卫同志也是很值得尊敬学习的!

文楚说:“赵学斌,你知道我这个人,难听的话我也不会说。原以为,虽然你选择了你想要的那些东西,至少曾经的回忆还不需要我去后悔。但……也许我错了。你来告诉我这个是为什么呢?难不成你周末订了婚,明年结了婚,还想着我一直等你等到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赵书记说:“我们会等到那一天。你现在不是一直都没有谈朋友么?在那之前,我们也可以在一起的……”

文楚张了张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现在她真的相信他喝的太多以致神志混乱了。天啊,他竟然在暗示我可以做他的情人吗?他是失心疯了吧?心里很奇怪的忽然涌起一点点同情,而并没有受辱的感觉。因为对文楚来讲,这简直太荒谬了!

赵书记说:“你们系的董主任,我和他现在关系越来越好。明年你留校的事,我已经悄悄拜托过他,一定不会出差错的。楚楚,这是现在我能替你做的一点点事。”

文楚凝视了他片刻,忽然觉得记忆大概也是一场骗局,以前印象中的东西似乎全是假的。她不再说话,走过去,把门打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书记坐在沙发上,两人隔着好一段距离,就这样无声的对峙着。

江之寒坐在书房里,感受着几分钟的静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是什么故事。

忽然,文楚似乎惊叫了一声。江之寒心里一突,已经从座椅上弹起来,风一般的冲出了书房,只见文楚背靠着门,赵学斌正双手环着她,想要亲吻她的脸颊。文楚两只手挡着他的脸,却敌不过他的力气。

我操,江之寒听到自己骂出来的声音。下一刻,他已经一把提起赵学斌的衣领,像扔死狗一样把他扔在地上。

赵学斌痛叫了一声,抬起头来,还没说话,已经把江之寒吓了一跳。

他眼睛血红,脸色却是一种奇怪的青,脸上的肌肉似乎不受控制。即使那天被江之寒尖刻讥讽而发怒的时候,他也不是这么一个样子。

这家伙是压抑太久疯掉了,还是今天受了什么特别的刺激,以致失去了自控?

赵学斌盯着江之寒看了好一阵,像是一只受伤的狼。然后,他似乎终于认出了他是谁,撑着地站起来,“你……王八羔子,你怎么在这里?”挥手一拳打了过来。

江之寒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就听见旁边文楚平静的声音,“不要打他,请他到门外去。”见识过江之寒的身手,文楚对他很有信心。

江之寒一愣,赵学斌的另一个拳头已经到了,缓慢无力的,他一把格开,右手提了他的衣领,不理他发出的一串咒骂,把他半拖把提的弄到了院门之外。

赵学斌拼命的挣扎着,但喝酒过度让他的力气去了八九分,更不用说本来就和擒住他的男子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江之寒把他一把扔到水泥地上,想了想,说:“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对了,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虽然偏远,附近似乎住了些青大的有钱人。”

仿佛被点到穴道一样,赵学斌的癫狂一下子平静下来。他茫然的抬头看着江之寒,好像刚从噩梦中醒来。饶是江之寒胆大,又是纯粹的无产阶级无神论者,看到那眼神也觉得有些发冷。

他看了赵书记半晌,回头轻轻关上了院门,横过插销,走回屋里去。

一进门,却不见文楚的人。他一路寻来,进了书房,见她坐在太师椅上,刚才还平静如水,现在却趴在桌子上,肩头耸动,正无声的哭泣。

江之寒站在一边,沉默着什么也没做。

过了好久,文楚抬起头来,用手背擦了擦泪痕,才转过头,似乎知道江之寒站在那里一样。

她说:“让你看笑话了……”

江之寒凝视着她,轻轻的说:“这不是你的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