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40章 知心朋友

自从橙子,小怪,和舒兰先后离开青大,汤晴转系,江之寒在学校呆的时间又越来越少以后,他在青大的朋友圈子基本就局限在经济系的那帮研究生,因为要一起开会,时常还要去经济系的办公室,他和研究生们的往来比和自己班上的同学要来的更频繁。

但真正说的上比较知心的朋友,不算吴茵的话,在青大王宁算一个,文楚则是另一个。

文楚明年夏天就要博士毕业了,她的毕业论文其实基本已经完成,就等着答辩委员会的教授们什么时候找时间凑在一起把事情办了。留校的话题,已经被频繁的提起,但暂时还没有真正的着落。文楚的导师告诉她,给她办个博士后过度一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她想要直接留校拿到讲师的职位,可能会比较困难。

从橙子退学事件开始,到后来和赵书记的冲突,和哲学系的球赛,再到方圆通讯公司的成立运作,江之寒的生日宴会,两个人的关系慢慢的越发紧密起来。

这学期开始,几乎每个周二,如果江之寒在青州,都会和文楚一起去他们都很喜欢的楚轩喝茶聊天,吴茵有时候也会和江之寒一起去。

在江之寒心中,文楚和大师姐沈桦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学历,环境,还有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失败的恋爱史。但沈桦倩天生给人比较清冷高傲的感觉,男友背叛以后似乎更加厉害。除了亲近的少数几个人,旁人都有些不敢接近。文楚则不同。如果说女人似水,江之寒以为这个圆脸短发的班主任是他认识的人中最有水的特质的,柔和,坚韧,清澈,缓流无声,毫不造作。

文楚在研究上是一把好手,但她告诉江之寒她实际操作构建系统的能力比理论水平更强一些,那也是袁媛为什么总说她其实更适合出来主持研发创业的原因。实验是枯燥的,波形很多时候是千篇一律的,Debug是艰辛而让人筋疲力尽的,需要耐心,需要坚持,需要仔细。文楚对江之寒说,也许对更高一层的科学家们灵感的闪动更为关键,但在她这个层次,扎实的基础,丰富的经验,开阔的眼界,和无休无止的劳动才是决定成功与失败的分水线。

上周沈桦倩有事到青大来,江之寒好久以前就想着要介绍她和文楚相识,觉得她们一定会是知己。不得不说,在做媒之外,江之寒连配对朋友也饶有兴致,性格里的八卦之魂还真是有一些的。

周二的时候,像往常一样,下午四点多江之寒到了楚轩,约好了文楚喝茶。吴茵因为出差,今天没有跟他一起。

江之寒对于准时这个事情是比较自我严格要求的。离约的时间还有三分钟,他走进小包间,文楚已经坐在那里了。

还是那样淡淡的笑意,她问:“吴茵又出差了?”

江之寒点头。

文楚说:“你也未免太不怜香惜玉了。”两人之间日渐熟悉,说话也就随便了许多。

江之寒坐下来,“大家都这么说,我其实挺冤枉的。小茵她骨子里就是一个工作狂。再说,这一次可不是我支派她,是她们系里面的事情。”

文楚替江之寒倒了一杯茶,江之寒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谢谢。在这一点上,江之寒感觉文楚和他很想象:比较亲近的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礼貌客气,一个眼神,一个姿态,甚至什么都不用,就可以很随意的交流。哪怕是平躺着,高跷着腿,半闭着眼,也没什么不尊重的地方。

随便传达的其实是一种亲近。

江之寒说:“还没谢谢你上周替我招待大师姐呢。”

文楚微笑,“我要谢谢你介绍她给我认识,倩姐真是女中豪杰,性格也是好的很。”

江之寒笑道:“你们俩这算是什么,英雌惜英雌?惺惺相惜?”

文楚白他一眼,“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怪话!”举起杯子,皓月一样的手腕轻轻一扬,优雅的饮了一口。

江之寒最近无事的时候私下分析,他认识亲近的女生通常都有一些共通的特质,譬如孝顺,譬如聪明,譬如漂亮,譬如善良。但她们也有很多的不同,每个人因为成长的环境不同,出生的家庭不同,经历的事情不同,都有着自己很特别的地方。

倪裳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的仪态和风度。白冰燕曾经是专业的舞者,她一向很注重仪态,坐立起行,以致吃饭睡觉,都有个规矩,不能耷拉个头,弓背弯腰,作出些丑态。而倪建国从小灌输倪裳的则是在公众面前的端庄礼仪,对长辈尊敬,对同辈亲切,对下属要温和,对男孩子呢,则是要不远不近,把握分寸。所以,即使后来和江之寒如此亲近,倪裳从未忘记礼貌,谢谢请总是挂在嘴边,江之寒也从未见过她邋遢不收拾的模样。只有最亲近的朋友恋人,比如江之寒或者薛静静,才偶尔见过她的失态。

温凝萃则不同,她的父母算得上传统的严父慈母,但实际上都比较开通。但在长大的过程中,她又进出过高级干部的家门,见过富贵,也遭过白眼,很早便知道世间冷暖。所以她的性格里很早就有些我行我素任人议论的特质,这一点和顾望山确实有相近之处。

伍思宜和温凝萃成长的环境有相似之处,父母曾经都比较放任她的成长和性格的形成,没有给她太多的框框。但父母关系的紧张以至于后来的离婚,在相当程度上重塑了她的个性。伍思宜的我行我素中,有一种强烈的安全感的缺失。在江之寒很亲近的女生中,伍思宜似乎是对物质比较看重的,名牌服饰,香水手包,都是她的最爱。但江之寒以为,那只是她安全感缺失的一个表象,她需要抓住一些具体的东西,让自己感到踏实。初识江之寒的时候,江的家世条件远不如她,伍思宜却从未被这个因素影响,因为她骨子里并不是真正的物质女孩儿。

林墨的家庭条件,其实和倪裳很相似。但和倪裳不同的,是她父母的开通放任。古老师也许还严厉一点,林叔叔对女儿基本说得上是宠溺。因此,林墨的性子中欢快和随性的一面,是她独有的。她没有太多的框框,对现状好像总是挺满意,对未来也从不缺乏信心。不是全班第一,Ok;不是班花一号,挺好;男生在自己面前说别的女孩儿如何温柔似水,而把自己当哥们儿,有点小感伤不过一觉睡醒就释然了。江之寒有时候觉得林墨颇有些暗合道家的哲学,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

吴茵的特点,在于她性格中很强的柔顺听话,以及同情心。不认识她的人会被她以前仰头走在路上的高傲所迷惑,其实骨子里吴茵是和江之寒亲密的女子中最柔和的一个。江之寒对她的成长环境并不了然,也还没见过她的父母,他大概知道她家物质条件不算太好,私下里江之寒猜测她父母是走严厉路线的。

而面前坐着这个文楚,袁媛说她柔如春水,但在江之寒眼里,是典型的柔里带钢的个性。文楚的柔,体现在每一个细节,微笑,说话,待人接物,以致端坐行走,是那种毫不造作的,自然温润的柔和。相处久了,你在她面前说话的声音也会压低几分,不想破坏那种气氛和节奏。但文楚的柔中含有刚毅的那部分。譬如足球场上起冲突的时候,经管院几十条汉子都迫于淫威站在场外,她想着自己是挂着名【其实没有用处】的领队,带头就冲了进去,没有一丝犹豫。又比如,赵书记为了前途权势而选择岳小姐的时候,她没存什么幻想,很果断的就转身离开了。

袁媛等一干朋友,总是害怕文楚走不出那段感情,对赵书记余情未了。但江之寒虽然认识她不久,却看出她其实眷念的不是赵书记,对他也不再存什么幻想,她眷念的不过是已消逝的曾经美好的初恋,而对未来暂时没有什么信心和勇气罢了。因为这一件事,文楚有视江之寒为知己的感觉,殊不知江之寒能猜中,部分是因为倪裳和她的心态有那么些相似的地方。

※※※

和文楚一起喝茶聊天,有几分像当年在四合院里同师父一起煮茶说话,能让江之寒心境平和,在繁忙纷乱之中有那么几个小时能够抽身其外,逍遥度日。

喝完茶,江之寒今天孤家寡人,就说不如一起吃晚饭。说起晚饭,文楚想起沈桦倩走之前,给江之寒留了好几包中州的土特产,酱排骨,五花腊肉,和烧猪蹄,都是真空包装的。

两人商议了片刻,改了主意,回文楚的住处自己煮东西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