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9章 投资的权衡

“如果我们回头看美国经济的发展,二次大战以后,它凭借军事胜利和政治主导,慢慢确立了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当日本和欧洲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的时候,正是美国公司开始称霸全球的时期——从石油能源,到工业制造,从金融服务,到健保通讯,美国公司全方位的领导全球发展,因此也主导了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的黄金时期。但越战以后,美国的军事霸权遭到挑战,再接下来的中东石油危机让它的政治霸权也受到了动摇。但从经济角度上来说,它受到的最大挑战来自八十年代的日本,尤其在美国曾经引以为豪的汽车制造业和电子工业。无论是丰田本田,还是索尼夏普,在和美国同行的竞争中几乎都取得了完胜。那时候,美国人悲叹总有一天日本人会进入所有的行业,而美国在生产效率,成本,甚至质量品牌上都无法和日本人抗衡,会丢掉全球经济霸主的地位。”

明矾喝了口水,说:“但日本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对美国的依附,造成了它经济竞争能力上的战略被动。美国半强迫的让日本接受广场协议,开始对日本经济的打压。但所有政治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和战略布局,最终毕竟还是要靠经济上的配合才能完成。美国的有识之士也意识到,生产效率和生产成本,甚至单纯的加工制造业质量上面,美国很难和日本竞争,因此创新也许是唯一的出路。那就是为什么美国急于开发新兴的产业,在这样的产业中企图占据绝对的话语权,那是他们想要重新夺回世界经济霸权的努力,而我呢……绝对看好这样的努力。”

明矾说:“从投资角度上来讲,进入的时机和大的方向同样的重要。如果我们预见的爆发十年后才来到,现在进入也许不是一个适当的时机。我们最近为此跟踪了高科技行业十个比较具有产业代表性的公司,包括生产网络设备的CSCO,计算机芯片生产商INTC,网络服务提供商AOL,生物科技公司AMGN,软件公司MSFT,半导体芯片生产商TXN,开始进入个人计算机行业的老牌工业公司IBM,计算机和打印机生产商HPQ,商业软件提供商ORCL,和生物制药公司GENZ。这一份报告是对所有十家公司经营状况和前景预测的详细分析。”

明矾翻了翻手里打印的一本厚册子,“之寒,你回去可以好好看看。总的来说,我的判断是这样的——这些企业总体可以维持高速度的增长。由于利润率普遍远高于传统产业,高速度的营收增长带来的一定会是更高速的利润增长。从应用前景的角度看,现在他们触及的也许还是冰山一角,我以为向上发展的空间是很大的。之所以选择现在这个时间点,另一个原因是这些公司已经度过了所谓的贩卖概念和前景的时期,已经能有比较稳定的营收,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支持研发,准备迎接进一步的扩张。所以,从风险角度上来讲,比起前几年已经有所下降。相比于SP500大约16%的升幅,纳斯达克指数最近两年上升了百分之六十,而且这个升幅是伴随着交易量的扩张,因此可信度又更高一些。”

明矾说:“当然,风险总是有的……如果这些公司,尤其是高科技行业的某些规模更小的公司无法达到预期的高速增长,最终投资者和投机者都会抛弃对它们的追捧,股价就会掉回地面。从基础面投资的角度,总体上来划分就有两个种类,偏重于价值型的投资和偏重于增长性的投资。如果我们计划进入纳斯达克,那么我们选择的是第二条路。从单纯的P/E、P/S价值来看,这些公司一定是偏高的,这偏高的价值预估是建立在高速发展的预期之上的。皮埃尔先生最近有一篇专访,谈到他投资纳斯达克的哲学,我很赞同。他指出,如果你期待纳斯达克的总体P/E价值回落到和标准普尔500同阶的水准再进入,将会是一个绝对错误的观念。要么,纳斯达克能够像预期一样维持总体高速的前进,那么平均的P/E只会被支撑的更高,这是因为投资者愿意付出的所谓Premium那一部分越来越高。要么,关于纳斯达克的所有美好预期破碎了,它才会跌落到和其它工业齐平的水准。但那时候进入,是一个追低的进入,而追低对于这个发展中的产业也许会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概念。”

欧阳接过明矾的话,重点谈起技术层面的问题,“之寒,自从我们从TradingData公司购买了全套的数据以后,按照你的意思,我们上个月完成了所有的测试,结果都在这个报告里面。简单的说,对于十八个最常用的可定量测试的技术分析参数测试,每个技术指数随机选择500支测试个股,得出的结论很简单,使用这些参数指导进出指令,在三十年测试范围内,不满三十年则从开始挂牌的第一天开始计算,综合500支股票的总体表现,比简单的购买持有策略回报率略低。也就是说,这十八个最常用技术指数,从统计学角度看,都不能优于简单的购买和持有策略。由此出发,我们只能有两种结论,或者说是方向。一,彻底摒弃使用技术指标指导进出指令。二,必须发掘新的技术指标。我们现在有两个方向。第一呢,是试图结合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基本技术指数,配以参数设置,条件判断,和其它的系统设置,看能否通过统计测试找到一个明显优于购入持有策略的新技术指标或者技术分析系统。这第二呢,我们项目组有一位小孙,他正在开发一套以离散数学中的一些概念出发的一套技术分析交易系统,也就是说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出发来试图建立一个进出指导参数系统,我准备给他一到两年的时间,看初期产品能否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

明矾接过话说:“这个结论和我看到的一些材料是很相符的。斯图尔特先生在漫步华尔街一书里就做过类似的统计测试。他的结论很简单,华尔街那些薪酬过百万甚至更多的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经理管理的数以千亿美元的财产,从平均的长期的投资回报率表现来看,也是无法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简单的购买持有策略的。”

江之寒说:“所以……你们都认为简单的购买持有就是目前这个阶段的最好策略?”

明矾答道:“进入的时间点,个股的选择还是会造成很大的区别的,至少我现在是这样看。单纯的技术参数或者图形辨认,在新的成果出来以前,我以为不应该过份的倚重。”

江之寒翻着手上的两份文件,沉吟道:“关于技术分析研究的项目,我全力支持你,欧阳。一年两年不出成果都没有关系,我们这个着眼的是长期规划,不必急在一时。和投资国内股市不一样,个股选择,我以为是投资美股的重要一环,甚至最重要一环。如果我们能抓住一个或几个未来之星,在他身上得到十倍甚至更高的回报都不是幻想。除了明矾你现在提供的十个公司,我希望你们能加大搜索的范围,提供更多中小型高科技公司的前景分析,作出一套相对客观的基础面分析过滤系统,为我们以后可能投资的公司提供一个选择的大池子。这件事情,要作为重点,现在就开始抓。我已经在美国注册了一家名为C﹠J的投资公司,另外在内地和香港也各有一家小公司注册为投资这个方向。资金的投入,和我们前几年的操作一样,一定会是分批分期的,第一笔资金现在已经到位,随时可以启动。”

看着明矾,江之寒接着说:“从长远的角度看,我认为投资美股一定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不说别的,从我们投资分部来说,美股和国内股市至少可以是互补的两个选择,在不同的时期可以提供完全不同的两种投资渠道,两个投资方向,有利于控制或者平衡投资风险。另外,投资恒生指数也是一个选择。随着回归的临近,香港股市可能会受到一些打压,对国际投机热钱来说,它可能成为一个制造混乱的好的选择。由此推论,短期到中期的波动性可能会很大,也许能提供一些好的价值投资的机会……我最近也做了一些研究,明矾,我觉得价值型投资和增长型投资在我们整个投资策略里还是应该各占一定份量。如果纳斯达克的投资着重于后者,我们必须有一部分资金基于前者,这样才能控制总体的风险。”

江之寒想了想,接着说:“欧阳的工作,还有很大一部分放在数据库系统开发这上面,毕竟这才是文明软件现在的聚宝盆,而且也有相当的发展前途。除了做相对简单的应用开发,我们现在也有一些新的想法,希望能在这方面做的更大更深入一些。所以,关于交易平台和基于技术分析的交易策略开发测试这个方面,明哥你要更多的介入。欧阳的职责,以后可能会更偏向于提供技术方面的支持。但这个项目更重要的一部分,是提出具体的功能要求,和如何诠释技术分析测试得出的数据结果。关于这两方面,我希望都由你来主导。明哥,我知道明叔叔一向对你涉入国内股市投资有一些微词,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如果你可以把焦点转移到美股和香港股市投资的方向上来,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明矾苦笑,“老头子就是太正统古板了些……”

江之寒心想,老头子虽然正统了一点,还是透露了不少消息给我们。严格来说,我们还是受惠于内部消息,才能有上一次的大捷呀。

他说:“国内股市这边,我们的既定方针不变,现在指数已经降到这个地步,如果中央不想股市整个垮掉的话,应该会有一些措施出台了。我预估着,战术性的反弹应该不会太远。到时候,我们会把很大一部分流动的资金都投入进去。不过,美股投资也许需要更多的一些研究前期分析工作,明哥你把工作重点往那边转一转,私下里当然不需要放弃国内这一块儿,但这个姿态我相信老爷子一定是会很赞同的。”

明矾笑道:“我完全同意你这个意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是吧?我们会跟着这个方针忠实不渝的往前走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