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8章 明矾的判断

生意这个事情,需要慢慢的积累和发展,也需要抓住契机跳跃式的前进,踏上一个新的台阶。前者是量变,后者是质变,缺一不可。

江之寒以为,成功的承办招待澳洲外长的晚宴,就是方家宫廷菜馆的一次质变,让它的名声和发展机会都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回头看去,由外转内的这个策略是一个正确的战略方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巩固现阶段的成果,把宫廷菜馆的名声地位再往上推一推。明年年初的澳洲总理招待已经基本确定下来,那将会是下一个主要的战役。

从京城返回以后,江之寒在青州呆了一周,就按原定的日程安排,去宁州见欧阳和明矾。明矾应他父亲的要求,继续在荆教授名下攻读博士学位,离毕业也不远了。

江之寒和明矾欧阳见面谈的是投资美国股市的相关事宜。自从投资国内股市获利退出以后,这两年国内股市持续低迷。比这个更为糟糕的是,江之寒和明矾都认为国内股市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很多公司财报的可信度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从技术分析的角度看,可研究的历史太短,短期内的信号噪音太大,可能导致很多技术指标失灵。从基本面分析的角度看,资讯的透明度和可信度,监管机构的效率都还有很大的缺陷。自从江之寒开始着手替王家姐弟起草做庄一只医疗公司的股票以后,他对国内股市的了解又更深入了一些,相应的顾虑也更多不少。

明矾的父亲贵为证劵监管机构的高官,他对这方面的内情当然了解的更深。在江之寒下面的投资分部,明矾是头一号的决策制定者和执行者,负责的是宏观经济政策和上市公司基础面的分析。明矾和江之寒从一开始就对国内股市的走向有相同的判定,所以才有机缘走到一起,来开辟出一番事业。上一次获利回吐以后,两个人对国内股市达成的意见仍然相当的一致。这其中包括几个原则:一是做大市而不集中资金做单个公司的股票,二是尽量的利用政策面的内部消息捞底追高,而避免过多的使用传统的技术分析或者基础面分析作为参考。

在国内股市之外,明矾和江之寒都看中了美国股市的长期投资前景。这里面有几个因素:第一条,美国股市的资金流量在全球股市中遥遥领先,从资金的流通性来讲是最好的。第二点呢,美国股市的交易成本相对很低,随着低价券商的出现,这个交易成本进一步的被压缩,从操作成本角度看在全球股市中是相对很好的选择。这第三条,虽然华尔街的大投资商们仍然是操纵股市的幕后黑手,但资讯的透明度,财报的可靠度相对来讲比国内股市要好很多。

当然这最重要的一条,从长期投资的角度看,代表美国股市大市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最近30年的回报达到了600%,而历史更悠久的道琼斯30指数在二战以后近50年的回报达到了接近2000%,按复合利率计算,平均每年的回报能稳定在百分之六。这个数字看起来并不高,但从一个方面反映了美国股市能长期提供稳定的投资回报率。

当然,年均百分之六的回报率还不足以吸引江之寒。吸引他的,是明矾提出来的投资新兴的NASDAQ的前景。同传统的道琼斯交易平台不一样,纳斯达克采用电子交易平台,而且招募的上市公司多为所谓的新兴高科技公司,譬如通讯,电子,计算机,医疗器械,咨询,和金融服务。

明矾提出投资NASDAQ的建议以后,江之寒指示欧阳进行技术层面上的相关分析,从另一个角度提出参考意见。现在的投资分部,决策层基本上是三驾马车,除了明矾以外,欧阳负责的是技术分析,而江之寒主要掌管总体的战略决策。

※※※

文明软件的办公室被隔板分成十来个小间,最里面最大这一间就是老板欧阳的办公室。除了面积大些,外面加设了一个方桌和一条长沙发,和其他员工的隔间没有任何的区别。据欧阳说,这是他仿造国外高科技公司的布置,打造的所谓完全平等的“圆桌式”办公环境。

文明软件现在的业务主要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做数据库开发的应用程序,现在已经有些规模,是公司收入的主要来源,下面有二十来位员工,还在宁大和宁州的其它高校雇用了三十几个兼职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另一个方向就是关于股票交易平台开发和交易策略研究的,是江之寒委托欧阳专攻的一个方向。

欧阳果然有些高科技企业平民化老板的风范,招待明矾和江之寒的饮料就是饮水机里出来的温水。三个人坐在半圈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文案,正在讨论关于投资纳斯达克的前景。

明矾总结说:“从大的经济周期来看,美国在打赢一场大的战争以后,总能迎来一个较长的牛市。战争是股市上涨的最好催化剂。布什总统在赢下海湾战争的情况下之所以输给新人克林顿,当时的主因就是被克林顿抓住了经济这个议题。但经济和股市的复苏是有一定的滞后量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克林顿是占了些便宜。从去年年初开始,美国股市就开始出现稳步上升的趋势。标准普尔500去年上升了大概8个百分点,今年到目前为止也有7个百分点的上升。从经济周期的理论判断,我以为这是一个牛市的开头,但还没有迎来一个加速上升的时期。通常来讲,牛市开始的时候是加速度最快的,但从前年年初标准普尔500达到历史新高以后,我们能看到一个稳定上升的趋势,却看不到一个加速上升的阶段。我的判断是……这个阶段还没有来到……就在我们前面……”

喝了口水,明矾接着说:“当然,任何判断都是主观的,有一个成功的概率问题。但相对于标准普尔来说,我更看好的是纳斯达克。这个判断,在经济周期理论之外,还有一些别的论据支持。首先一点,我看好计算机,互联网,和生物科技引领的所谓新兴高科技。从应用前景上来看,我认为它们可以彻底的改变我们现在工作和生活的方式,引用一句美国人常说的话,只有天空才是它的极限。在目前这个阶段,这样的前景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还没有到那个加速的阶段,但我深信那只是时间的问题。你们可以大概的想象一下,有那么一天,所有的办公室文件处理,大部分的通讯交换都可以实现无纸化,全部在由计算机为核心的平台上进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沃尔科特先生在最近一篇文章里预测,它会改变整个人类生活方式和彻底颠覆传统媒介,甚至我们思考问题的方法。这里面有两个理念的核心,一个是无中心,另一个是完全互动式。从第一点上来说,互联网本质上就是一个无中心的互联,就像当年亚瑟王的圆桌会议,没有一个中心点,有分层但核心并不是层次化的。在互联网上的每一个点,从本质上来说都是相同的,就如我们文明软件的组织形式。”

明矾继续传教,“所谓的互动式,也就是说互联网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和用户交互进行的,不像电视或者报纸,受众是单方向的接受,虽然可以反馈意见,但总体上是一个被动的单向的信息传播。互联网则不同,你可以自由的选择时间,地点,和内容,这都是传统媒介做不到的事情。当然,传播速度是它的另一个优势,电子邮件可以几秒钟内就跨越世界,普通的邮件又如何能做到?从大的背景上来看,所有的传统媒介做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在互联网上实现。不仅如此,它还能进入新的领域,开发新的应用。这是我对远景的一些基本看法……”

看了看欧阳和江之寒,明矾说:“这第二点,克林顿政府在扶助新兴高科技产业方面也不遗余力。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他们做的确实比布什政府强。副总统戈尔提出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说明美国政府会全力资助和扶持这个产业的发展。虽然美国号称是市场经济,但财政预算支出和国家干预的力度仍然是世界头号。他们如果决心优化资源来支持这个产业,对它中长期的发展前景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