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6章 又一个第一次

今天是江之寒和林墨去医院换药检查的日子。吴茵考了驾照好一阵,一直没什么机会实践【出门开车总是江之寒的活儿】,今天倒有了施展的机会。

江之寒处理好一切,医生说伤势好了以后,应该不会影响以后的发力,让他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出了房间,看见林墨和吴茵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头靠头很亲密的聊着天。

江之寒问林墨,“你这么快?”

林墨抬抬手,很轻松的说:“都取掉了。”她心里不是没有一丝烦恼的,一个长长的伤疤,带着些狰狞,横在那里。想当年,下巴上那个淡淡的口子让她每天照镜子照了足有三个月。

江之寒说:“好事情,出去吃饭庆祝一下吧。”

林墨果断的摇头拒绝,“要回家吃饭。”

江之寒哦了一声。

林墨解释道:“我爸替我准备了特殊的菜谱的,这样……才会愈合的好,不会留下疤痕。”终究还是说出心中的忧虑。

在这一点上,江之寒倒是不太懂得女孩儿的心思。

林墨又说:“爸爸叫你和吴茵姐一起去吃晚饭。”

江之寒说好。

吴茵道:“我先送你们去林墨家,然后我要回公司一趟,程总和冯经理找我开会。会结束了,我再过来。”

一路无话,到了林墨家前的空地,吴茵放下他们俩,开车往回赶。

看着小车渐行渐远,林墨回过头来,美目注视着江之寒,好一阵都没有移开。

江之寒错愕道:“我又干坏事啦?”不得不说,面对林墨的时候,他的心理年龄会不自觉的小一点,大概潜意识中是为了配合她吧。

林墨说:“问你一个问题。”

江之寒道:“好啊,不过不保证会回答。”

林墨貌似轻蔑的哼了一声,说:“哥,你说你也算极有钱的人了,吴茵姐是你女朋友,你怎么会让她工作这么辛苦呢?”

江之寒道:“工作不光是为了挣钱,你有点觉悟好不好?……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祖国努力工作五十年……”

林墨打断他,“我认真的呢。”

江之寒说:“我也是认真的呀……工作可以让你充实,让你有成就感。”

林墨说:“这我知道,可是……你不觉得吴茵姐工作太辛苦了吗?我不是很了解她,都有这样的感觉。难道……你想要让她这么辛苦?”

江之寒看着很认真很认真的林墨,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是想她辛苦,我是想她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有一天能够独挡一面。”

林墨回味了片刻他说的话,问道:“这对你很重要?”

江之寒摇头,“你错了,这对她很重要……林墨,世事无常,有些东西我们是无法把握的,但有些东西我们是可以掌握的。如果她有了那样的能力,至少在事业上她就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这是我确信可以给她的东西,你明白吗?”

林墨低头不语。

两人进了林墨家的门,江之寒的手机便响起来。

他拿起收起,嗯嗯啊啊了几声,便走到阳台上,讲了好久。

回到屋里,林墨给他端来一杯茉莉花茶,问:“有事?”

江之寒摇头。

林墨盯着他,“难道不是说的小翠湖事儿?”

江之寒苦笑,认识的女生太聪明有时也不是件好事,“没什么特别的……”他刚才接到的电话,这次对方一共有十个人在小翠湖伏击他,三个在停车场接应,剩下七个人去包他的饺子。江之寒所不知道的是,多亏林墨认出了那个头天就盯着他们的家伙,他们俩没有一头撞到那四个人中去,因为那里面的一个家伙是所有人中身手最好的。如果被他缠住了,江之寒那天应该是凶多吉少。那个人骑自行车猛追江之寒他们的时候,车出了问题,所以没能及时赶上,是江之寒很大的一个幸运。

据被抓到的人供认,那个盯梢的家伙头天在湖边听到江之寒说第二天要去北边游玩,觉得那里是更好的动手的地点,所以才有了那么一个计划。但江之寒他们俩临时决定骑自行车出游,却避开了在车站守株待兔的这帮家伙,才有了后来的辨认和追赶。

江之寒不想告诉林墨详情的原因,是因为反馈回来的消息说,因为封队长组织的围捕开始的极快,那一伙人来不及去医院,便上车一路往老巢当阳赶。为了躲避沿途临时设立的检查站,他们东绕西绕,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回到当阳。但由于失血过多,在停车场被江之寒捅破了肚皮和砍到腿部大动脉的两位没有活过来。其它的八个人,分头逃窜,抓住了五个,还有三个在逃。在小翠湖边的追击站中,林墨和江之寒双双受伤,但对方也付出了两死一重伤一轻伤的代价。

也就是说,江之寒又做了一件不曾做过的事:平生以来第一次,他亲手杀了两个人,虽然是为了自卫。

听到这个消息,江之寒拿着手机,在阳台上愣了半晌,心里很复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杀人不是打电子游戏或者看电影,尤其是用冷兵器砍人,你能听到金属卡进骨头时的碰撞声,你能看到血飙出来时的形状,不是一件那么写意或者多么值得骄傲的事儿。

这也是江之寒不想告诉林墨电话内容的原因,只是不想让她受到困扰。连夜的审讯以后,有人供出了帮派里指使他们出动的人,他们得到的指令是打断他的双腿,把人给我绑回来。而这样做的报酬,是足足十五万块钱。

但派出这帮人的家伙,包括当阳一个当地黑帮的头头,和闽南武馆的一个当权者,都得到风声,连夜逃跑了。所以雇佣他们的人,虽然呼之欲出,却还没有定论。

林墨和自己,险些在小翠湖丢了性命,林墨的身上还留下那么长一道伤疤,这样的事情,依江之寒如今的性格,当然是不可能就此罢休的。洪起帆不过骂了倪裳一句婊子,他就连夜赶了一两百里路,还找了许多人去善后。比起这事儿,那简直就是鸡毛蒜皮。更何况,如今在江之寒的心目中,林墨的地位一点儿不比倪裳来得低。

对他来说,后面指使行凶的人,比前面的打手更应受到惩罚。虽然心里的猜测有明确的指向,他还是需要耐心的等待:等待细节,等待回击的办法。

按照江之寒的指示,周龙山带着几个人去了当阳,他还顺路去了小翠湖,给封队长带去一个五万块的小红包,对方没有拒绝。收了红包以后,封队长很热情的替周龙山介绍了一位他在当阳的老战友。

总之,周龙山在当阳住了下来,为以后的行动做两手准备:官面或者是非官面。春天的时候,江之寒和周龙山长谈过一次,感谢了他在苏城的行动,把他从助学慈善基金的工作上撤下来,让他全权负责注册了一个安保公司。

安保公司的法人是周龙山自己找的,他在里面正式的头衔是培训部主任,但却是那里实质上的头儿,而且是说一不二的头儿。江之寒能做的,就是给他资金的支持。

注册一个安保公司,是江之寒在斯科特事件以后想到的主意。有些事情,需要私人的力量来解决,那么就需要一个私人的机构,在合法的公司注册下来支撑这个需要。对于公司的雇员,周龙山和江之寒的意见完全一致,那就是精而不多,忠诚是最重要的。到目前为止,他们全部都来自江之寒的慈善基金曾经资助过的退伍军人群体。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思绪从杀人,到后续布置,再到周龙山和他的安保公司,一会儿的功夫,就神游了一大圈儿。抬起头,正看见林墨亮亮的眼。

江之寒给她一个疑问的眼神。

林墨犹豫了片刻,说:“哥,我知道我不能要求你做什么,但我可以说说我的希望吗?”

江之寒愣了愣,“你说。”

林墨试探着说:“既然……既然那天伤到我们的人,都被你打倒了,而且……你说他们伤的都很重。我,我希望你不要再去理这个事儿,不要再去冒险了。”虽然对江之寒的武力愈发崇拜,林墨心中,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也不是好惹的。

江之寒拍拍她的肩头,微笑道:“放心吧。现在不一样了,我们有了防备,他们就不会再有机会……对了,忘了告诉你,他们大多被抓捕了,准备着进大牢呢,你不用担心。”有人死的消息,江之寒想了想,还是觉得向林墨隐瞒。

林墨坚持说:“既然都被抓进去了,又有铁证,以后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再管了吧……”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关注一下还是必须的……有些事情,你长大了自然会明白,世界是很复杂的。再说,出面砍人的固然可恶,背后指使的才是真正该伏诛的家伙。要把他们揪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林墨看他一眼,知道自己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进耳去。心里叹息了一声,她低下头,不再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两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