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435章 替他辩护

飞机开始下降高度,扩音器里,机长的声音传出来,我们离中州还有三十分钟的旅程,当地地面的实时气温是摄氏三十三度,感谢大家选择凤凰航空完成您的旅行,祝你们在中州一切顺利。家在中州的旅客们,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江之寒看一眼旁边坐着的女孩儿,两人相视一笑。在龙泉逗留了三天,江之寒带着林墨,以及手下的两个员工,坐上了回中州的飞机。小顾橙子四人在机场送别他们以后,也各自回家回校去了。

林墨收起笑容,忧心忡忡的看着江之寒,“哥,你怎么会这么早打电话给我爸妈呢?这下可好,以后我再想出门,一定是困难重重。”

江之寒柔声说:“是我带你出来的。走的时候,我向你妈保证不会出任何的问题。既然出了事,我怎么能向他们隐瞒呢?你放心吧,我在电话里已经告诉过他们,没有什么大碍。”

林墨问:“你说过我是被刀砍伤的?”这个问题,她今天至少问过5遍了。

江之寒点头。

林墨皱皱鼻子,叫道:“完了完了……哥,你不是那么诚实的人呀,干嘛什么都说嘛!”

江之寒苦笑,“那我该怎么撒谎?你教教我。”

林墨说:“就说是不小心摔到坡底,被什么植物划伤的嘛……”

江之寒说:“我会向你爸妈诚恳承认错误的,你就别担心他们会怪你了。”

林墨嗔道:“笨蛋,你千万别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你还想去我家蹭饭么?这个事情我有自己的说法,你要配合我。听到没有?”

江之寒老实的问:“我怎么配合你呢?”

林墨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唧唧咕咕的开始说起来。

※※※

两人没带什么行李,除去江之寒斜跨的一个背包,算是两手空空。林墨崴的脚还没有全好,江之寒用手轻轻扶着她,一路往外走。

走到机场接人的地方,远远的江之寒就看见了林墨的父母和吴茵站在那里。

刚一走出来,吴茵便迫不及待的迎上前来,旁边的林叔叔和古老师则是心疼的围着女儿,一个劲儿的问长问短。

吴茵握着江之寒的左手,美目在他带着绷带和夹板的右肩注视了良久,眼圈忽然红了,一把把他背着的包拿下来,背在自己身上。

江之寒柔声安慰道:“小伤小伤。”

这句话起了反作用,吴茵难得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伏进男友的怀里,哽咽着说:“这个生意,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江之寒拍拍她的背,笑着说:“是大意了……答应你,不会有下次。”

吴茵抬起头,嘟着嘴,看着男友嬉皮笑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恨极了,却又舍不得去掐他,怕碰到他的伤处。

一转头,林墨安慰了父母几句,和她打招呼,“吴茵姐。”

吴茵舍了江之寒,走过去,轻轻把她揽进怀里,隔了点距离,注意不要碰到她的伤口。江之寒在电话里告诉她,林墨从车里扑出来,替他挡了致命的一刀。这时候,吴茵以前觉得林墨有些不待见自己的忧虑早被抛在了脑后,心里对她满是感激。她抱着林墨,柔声问:“还疼吗?”

林墨笑笑,“好多了。”看着吴茵红红的眼,揶揄道:“吴茵姐,别心疼了,他疼的比我还轻。”一句话,倒是把吴茵逗的笑了起来。

站在旁边不远的江之寒,这时候却是笑不出来。

古老师走过来,毫不客气的问:“江之寒,你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

林叔叔皱起眉头,看了妻子一眼,走过来关心江之寒,“你没事吧?”

江之寒投给他一个感激的目光,转头诚恳的说:“古老师,我……实在是对不起。”

古老师有些不依不饶的,“你在中州的生意做的这么大了,那些危险的东西,可以不去碰么?钱是赚不完的!”

江之寒陪着笑,心里倒是没有怨气。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做母亲的怒气冲天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他心里难免的叹息了一声,看来古老师的怒气很难抚平,从倪建国,白冰燕,到伍阿姨,罗行长,现在轮到古老师了。同自己最亲密的女孩儿的父母,似乎总对自己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在私人的事情上。

林墨隔着几步,对母亲叫道:“妈,我饿死了,家里有没有吃的呀!”总算替江之寒暂时解了围。

吴茵背着江之寒的包,轻轻环住他的腰,小心翼翼的生恐过往的乘客碰到他受伤的右肩。看了男友一眼,她轻轻说:“林墨才多大,你就让她经历这些打打杀杀的,也难怪古老师会生气。你要理解她。”

江之寒苦笑,“我知道……”

吴茵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江之寒告诉过她那天的细节,吴茵一方面感激林墨奋不顾身的替江之寒挡刀,一方面难免联想到了很多很多。江之寒身边有太多女孩,不仅漂亮聪明,而且对他极好。

这个世上,有几个人是你愿意拿着自己的性命作赌注,去帮助他保护他的?这样的情感,就算亲兄妹也少有企及的吧?

※※※

林墨家里。

林叔叔精心准备好的七菜一汤都端上桌,林墨一个一个尝过来,眉开眼笑的,称赞父亲,“爸,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林叔叔呵呵笑笑,看着女儿吃自己做的菜,眼里全是满足。

古老师坐在旁边念叨,“在外面就没有好好吃顿饭么?”

林墨嗔道:“外面再好吃,能有爸爸做的好吃?”

古老师忍不住又问:“不会有后遗症吧?”

林墨说:“妈,你说什么呢?”

古老师说:“不会影响拉琴吧?”

林墨跺跺脚,撒娇说:“您就别咒我了。”埋头狠吃父亲做的美味佳肴。

古老师却是不放过她,“这一次,说来也是我的不对。江之寒说要带你出去,我就不该答应。他虽然看起来老成,也不过二十岁,做事还是毛毛躁躁的。”

见女儿丈夫都不接口,古老师心里有些不舒服,她继续念叨说:“要是这个伤到开学还不好,影响了高三的学习,那可怎么办才好?……老林,你说江之寒做的是什么生意,会惹得人拿刀去砍他,还不是一个两个,是十个八个……这简直跟香港电影演的一模一样……”

林叔叔皱皱眉头,“女儿才回家,你就少念叨两句好不好?”

古老师不悦道:“我说的不对么?墨墨,我说的不对么?”

林墨放下筷子,严肃了神情,看着母亲的眼,认真的说:“妈,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走在路上也难免遇到恶人,被人打劫,被人欺负。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些坏人嘛。你就算没惹到他们,他们也会找上门来。难道我们就不敢出门了么?难道我们被欺负了只能抱怨自己运气太差?难道一味的躲避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停了停,她继续说:“你放心,我下个星期就活蹦乱跳,一定不会影响高考复习的。之寒哥做的是很正经的生意。他们这次销售的机械零件被人骗了一千万的货,然后对方就宣布破产,想要赖账。之寒哥去了当阳,想办法找到他们储货的仓库,把那批货硬是要了回来。他也没想到,那帮人丧心病狂,居然会跨过省界,在光天化日之下追杀他。爸爸也是做生意的,你问问他,吃了这样的亏,难道只能打落牙齿吞下去么?那可是一千万,多少工人几年的工资加起来也够不上那个数。如果说没就没了,厂子也许就垮掉了,十几年的心血就付之一炬。我觉得,哥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使了些非常规的手段,也是迫不得已的……”

看着母亲,林墨沉声说:“要说不是,这一次主要是我的不是。本来他告诉我他是去办公事的,但我一心想着离开中州出去避暑,又很想去海边,就好说歹说迫他带着我去了。如果在小翠湖边上,我不在他旁边,他不说可以一个人打倒所有的敌人,要想脱身是很容易的事情。正是为了保护我,他才硬拿肩头扛了对方一铁棍,骨头都碎了,就为了替我争取一点时间……我答应你,以后外出一定会小心翼翼的,不会任性,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但是,你一味批评他,其实……其实是不公平的。”

古老师看过去,只见女儿毫不退让的和她对视,那眼里半是倔强半是柔情,心里动了动,终是闭上了嘴。


阅读www.yuedu.info